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十一章 岌岌可危
    长安城门大道两旁彩旗招展,站满了来迎接国师回京的老百姓。

    一些百姓高兴的伸长脖子看着远处的路眺望,一些人叽叽喳喳的在一边嘀咕。

    “听说国师大人今日回京,是不是啊?”

    “当然是了,我昨天就听说国师大人今日回来了。”

    “你看,那几个不是尚书大人和太尉大人吗?这难道他们亲自来迎接国师的?”

    “何止这几位大人,还有都尉将军呢?”

    “你知道啥啊!听说皇上都来了。”

    “哪呢?皇上在哪呢?”

    人群里一阵咋呼,拥挤,皇上是来迎接了,只可惜皇上是到宫门迎接。

    看着满街的人,就知道国师在老百姓心里那是相当的有地位,很有地位的一个神。

    国师的马车刚到城门口,高公公笑脸相迎的走过去。

    “国师大人你可回京了,这会,皇上在宫门口一定等急了,杂家代替皇上来接国师大人了。”

    国师只是瞟了眼马车外的高公公,冷着脸进了城,高公公也不怒,早已见惯了国师的高冷范,也不生气,反而更加殷勤的赔笑奉承。这在朝中待久了,什么人没见过?强项就是审时度势,溜须拍马。

    百姓们一看国师马车从城门进来,呼啦一声,两侧跪下。

    国师心有不忍,他们信奉国师能带领他们的精神世界,如同漆黑夜里的一个燃烧寂寞的蜡烛,不管全世界有多黑暗,但是你的心里总是光明长存。

    陛下在宫门前,望着一步一步走近的国师,皇帝收到密报的时候,平阳关的瘟疫已经控制住不在蔓延。

    眼下朝中无人可用,内忧外患,在加上大臣们相互诋毁相互利用,一时间朝廷岌岌可危,他不得不得请,国师回来商量对策。

    “臣,子言参见皇上,皇上万……。”

    国师的腿还没有跪下,皇帝已经过去搀扶起来。

    皇上真是百感交集看着国师,总算是心里有了主心骨了。

    “子言,你瘦了。”

    “让皇上担心了。”

    “此次平阳关瘟疫,子言辛苦了,朕真的很欣慰,有子言在,朕的江山才如此的安慰,子言是百姓之福,朕之幸。”

    一大推冠冕堂皇的言辞,确实发自内心的夸奖,皇上牵着国师的手,就这样进了宫,尊卑礼节在皇上这里已经是个摆设了。

    乾阳宫设宴招待国师回京,众臣工陪同左右,这说来朝中很多大臣,文官、武官、皇上本该是跟众位大人商议朝政,为啥突然非要国师回来坐镇?

    说白了,现在的朝廷大臣已经是四分五裂的局面,藩镇实力日趋强大,谁不想着给自己留个靠山,皇上的朝廷现在就是一个摆设,至于为什么不改朝换代,估计是各方势力还有所忌惮的东西。

    这皇上的接风宴吃的是官面和谐,谈笑风生,人人都很高兴,有谁会在乎黎民百姓的死活呢!

    白术跟着主子身边,防风就直接回了国师府,知道主上肯定不到子时是不会回府的。

    出去近一个多月了,府里也不知道是否安静,下来马车防风就看见站在门外的十个人,白芷忙向后面看。

    “七哥没有回来?”

    防风也向后看看嬉笑的说:“是啊!只有我们回来了,不欢迎吗?”

    白芷抿嘴傻笑说:“欢迎,怎么能不欢迎啊!”

    艾叶立马插嘴道:“防风,你都不知道,白芷姐姐这是在担心七哥呢!这下白芷姐姐肯定失望了。”

    白芷瞪了一眼艾叶,似乎让她不要在说了。

    晚宴结束后,国师跟着皇上进了御书房,一看就知道有重要的事要说。

    今天不仅仅是设宴款待这么简单,一进门皇上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关上门,皇上忧心忡忡的走来走去。

    “子言,朕急召你回京是不得已,你先看下这个。”

    说着从奏章里拿出一封信,国师双手接过,看到那上面的字,也觉得难以置信。

    “想不到短短数日,朱三的大军连破三城,扩充地盘,达数千里。看来日后必定是朝廷大患,暂时只能做安抚了。”

    “子言有何良策应对?”

    “皇上,眼下,各藩镇实力都日趋扩大,奇虎相当,如今这朱三的势力是不能忽视,但是眼下朝中的局势才是岌岌可危啊?这整顿朝纲迫在眉睫。”

    皇上皱眉,现在朝中大臣皆和藩镇来往密切,还有谁能重用?

    “那这派谁才能担当此重任。”

    “不如就让宰相温大人来实施怎么样?”

    “不可。”

    “密报不是说温大人乃是朱三的暗部。”

    国师笑了笑,“皇上多虑了,你想如果温大人是朱三暗部,我们正好有借口,如果他是身家清白必定可以协助皇上你,一举两得,现在是用人之际,单凭怀疑不可取,皇上还是小心宦官假借皇上之名造反吧!我不在的日子皇上把神策营的兵权竟然给了高公公。”

    皇上的脸色自惭形秽无言以对。

    “皇上,自古宦官不得干政,前车之鉴啊!”

    这神策营在皇上看来是不得已罢了,高公公说白了还算是对他忠心耿耿吧!虽然有些小聪明,但是毕竟是照顾自己长大的。

    国师回到府里的时候,已经夜深了,外面的天气转凉,防风和白芷站在门口。

    “主上,你回来了?”

    白芷小跑过去,把一件锦袍披在国师身上,防风看着一脸疲惫的国师,跟在后面直摇头。

    “白芷,你下去休息吧!”

    白芷看了看身边的防风,防风示意她去吧。

    进了书房,防风端着一杯热茶走了进了,看着主上站在窗前凝神。

    “主上,夜深了,小心着凉,保重身体。”

    “田七那边可有消息?”

    “启禀主上,暂时还没有。”

    国师的脸色凝重,他不敢去想,她这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劫难,他心里期待永远都要是好消息,而不是她的坏消息。

    人总是这样,在选择错误的时候抱怨自己为什么不做另一种选择。

    国师站在窗前,仰望明月,最近这一次次的政治斗争,军事战争,无一不在显示,大唐的天下,已经没有几年了。虽然他一再努力斡旋想控制局面恶化,单靠一个人的力量怎能扭转乾坤。

    这天下真是一盘无力回天的棋局啊!

    三公主文秀听说国师回京已经第三日的事,她带着侍女小竹偷偷从宫里一直快马加鞭的赶往国师府。

    马车上,文秀的心情急切不自信,她一会摸摸头上的珠钗,一会整理整理自己衣服。

    “小竹,你看,我的妆容可花了吗?我的披帛平整吗?”

    小竹一便又一遍替公主整理衣襟和裙摆,端正身体看个仔细。

    “公主,你从出来到现在,已经问了我十几次了。”

    “哪有?我就问了你一次罢了,我这次是见子言哥哥,许久不见,不能让子言哥哥笑话我啊!”

    “公主,你的妆容很美,你的衣裳也美,你浑身上下都是最美的。”

    小竹的认真回答,让文秀的心里一阵阵的羞涩脸红。

    “公主,皇上不是把你许给国师大人了吗?”

    “那以后国师就是咱驸马爷了吧?”

    文秀的脸红的像个苹果,“父王是提过此事,但是子言哥哥还没有答应呢!”

    这条通往国师府的路如此之长……。

    刚到国师府,文秀就迫不及待的跳下马车飞奔进去,差点撞上朝外走出来的白芷。

    “哎!公主…。”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不见了。

    这会国师正在后花园的院子里练剑,一身白衣胜似雪,招式游龙戏凤山水间。

    文秀的脚步放轻,放慢,走近,满脸可爱都是灵动的俏皮。

    “子言哥哥,你回来了啊?”

    那边收了身形,转过身,看见飞奔过来的文秀。

    “怎么这么早?”

    文秀笑脸一红,“这不是为了能早点看见子言哥哥吗?”

    “父王也不告诉我,子言哥哥回京了。”

    国师的脸色始终片平和安静,把剑给了身后的防风。

    两个人回到前厅,白芷早已端了茶进来,茶香四溢,随后冷眼的看了一下公主,放下茶杯走了。

    文秀的白眼怒怼白芷背影,国师优雅的端起茶杯,文秀也学着样子端起,从茶杯的侧面看了一眼喝茶的国师,看见国师看他,她立马喝了了一口。

    “啊……!好烫,好烫。”

    那口茶喝进去又吐了出来,吐着舌头尴尬十分,国师无奈的笑笑。“子言哥哥,你这次回京住多久啊?”

    “三日。”

    文秀皱着眉说道:“你能不能多住一些时日吗?我学了好多新舞,要跳给子言哥哥看。”

    声音里满是柔情蜜意的祈求,这时候白术快步走了进来。

    “主上,那边有消息了。”

    顺手把一封信送到国师的手里,国师眼神一亮,文秀坐在一旁,看着国师眼中那一抹深情的笑意竟是因为那份信。

    “白术,马上安排,我们明日出发,我现在进宫去。”

    “是,主上。”

    “文秀,正好我进宫面见皇上,我顺路送你回去?”

    文秀的脸色有些不高兴,她这才刚来,凳子还没有坐热呢!就要赶她走吗?

    “子言哥哥,我可不可以今天不回宫。”

    国师不解。

    “为何不回?”

    文秀脸红脖子粗的吞吞吐吐,扭扭捏捏的拽着手绢拧来拧去,倒是难以启齿。

    “子言哥哥,我……我想多留在你府上一晚?”

    国师脸色清冷,身体散发出一种严肃的气息。

    “你一个未出闺阁的女子,怎可住在这里,名节甚是重要,何况今日我还有事。”

    “子言哥哥,难道在乎那些流言蜚语。”

    “我在乎的从来都是尊重别人。”

    文秀那一抹难看凸显,她抿着嘴脸色苍白,国师不在理会她转身出了门。

    不一会,白芷走了进来,三分讥笑冷漠的看着她。

    “公主,主上吩咐送你回去,请吧?”

    文秀回了白芷一个甜甜的笑容,宫中生活教会她无论如何都要保持笑容,这是最基本的功夫。

    白芷走在她身后,真想拿眼睛杀死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