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十二章 路遇戏班
    流浪了几日,我此刻已经和乞丐差不多了,蓬头垢面,破衣烂衫的沿街乞讨,还真是能要到吃的,这下俨然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小乞丐。

    我已不在乎什么尊严了,好看难看了,只要能填饱肚子,只要能活着就是希望。

    我一路打听着向平阳关的路线,也不知道方向对不对,就这么瞎走,这一路上,村庄越来越少了,走很久才看见一个民房,都是破破烂烂,里面已经没有人居住了。

    越接近越没有人烟,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我的肚子咕咕直叫,到哪里去找东西吃啊?天气也越来越冷了,我想应该是深秋的天了吧!身上的薄衣已经不能御寒,这要是在找不到吃的,不冻死一定先饿死。自从逃出来,没有一天不是心惊胆战的东躲西藏,害怕被坏人抓到,害怕被绑架,两眼有点发黑,轻飘飘的,大概真是饿的。

    我感觉身后有马车飞驰,想要给人家让开路,但是还是晚了,眼一黑,晕了过去。

    我睁开眼睛,看见几个孩子围在我的周围。

    “三叔,三叔,她醒了,你快来啊!”

    一个比我大的孩子大声喊到,我警惕的看着从门外跑进来的那个男人,他带着淡淡的笑。

    “孩子,你醒了?饿了吧?来,来吃点东西。”

    我的眼睛里惊恐不安,爬了起来朝后躲着,他伸手端起放在桌子上的一碗稀粥,递向我。

    “吃吧!孩子,你一定是饿晕了才昏倒的。”

    我不敢相信,真有人救了我,还给我吃的,我一把接过来,不管三七二一大口的吃起来,我太饿了,对,一定是饿晕过去了,几秒钟我就吃光碗里的稀粥,一个米都没有剩下。

    在以后的日子,我感谢那个三叔的那一碗粥救了我的命,吃完以后,我舔了舔嘴把碗递给他。

    “还想吃吗?”

    我点点头看着三叔,他又给我端来两碗,我都快速的吃完了,那个时代,一碗粥让我如此觉得珍贵。

    直到感觉自己肚子里没有了饥饿感,才缓过来。我看了一圈,身边的这些人,七八个像我这么大的小孩,大家都直溜溜瞧着我。

    “我这里在哪啊?”

    “你晕了过去,我在城外救了你。”

    我的眼泪唰的流了下来,立马爬下床,跪在地上,磕头。

    “谢谢大叔救了,谢谢大叔救命之恩,谢谢救命之恩。”

    三叔把我扶起来,关切的问我。

    “孩子你是哪里人?怎么会晕倒在城外?”

    我在此回忆着那个将军府,我回忆国师说的楚州,但是我不知道在哪个城市,我撒谎说自己是逃难的,本来是像投奔亲戚,可是找不到地方,我没有敢说实话,我不敢确定是不是坏人,我怕自己再次被绑架。

    三叔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都是苦孩子,你先跟着我吧!等找到亲人在做打算。”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收留我,除了感激,更多的是觉得自己还活着,我很感激三叔收留我。

    后来我才知道,三叔跟着几个孩子都是唱小曲的,说白了就是卖艺啊!有时候还会表演杂耍,几个孩子靠表演赚钱养活自己,都是没爹没娘的孤儿,混口饭吃。

    我暂时有了安身的地方,跟着他们四处卖艺,我也没有在打听平阳关,因为不确定国师还在不在哪里。

    她们每天天不亮就起来练功,开始我看不懂他们的表演形式,类似现在的相声,有捧人的,有附和的,还有唱一些小曲子。

    我们只是在一些小村子或者镇上表演,有些大户人家过个喜事丧事或者孩子满月什么的,即使这样,我们也有赚不到钱的时候。

    兵荒马乱的看杂耍的普通百姓能有几个,真正看的起的只有那些有钱有权的人。

    我自己什么也不会,就只能帮着小胖子收拾吃饭的家伙事。

    小胖子是这里面唯一的一个男孩子,力气很大,每次重的都他自己扛着,我后来也成了帮忙的,跟着人家,总不能白白吃饭吧!

    自从来到这个戏班,我的穿衣打扮俨然像个男孩子,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才发现,这个乱世,什么样的人都有,女孩子实在不方便,出门在外,三叔这样想法,确实让我安全一些。

    不到半个月我和几个小伙伴都熟悉了,小胖子是最不爱说话的,但是有时候爱笑;飞燕和巧儿跳舞最好,月华年龄是我们几个里最大的。

    大家都对我很好,小姐妹会教我一些表演技巧,我也会教她们一些现代的舞蹈片段,她们都很惊讶我竟然会跳舞。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已经快到冬天了,想想我来到这个时代已经好几个月了。

    这日行到一个镇上,老远就听见有人议论,说明天是中书令张大人的寿诞,各地大小官员都来贺寿。

    “这下总算可以好好吃一顿了。”

    珍儿高兴的一蹦三跳摇摆起来,大街上就开始跳了,后面我们几个都哈哈哈的笑起来。

    晚上找了一个能落脚的人家,想着怎么才能问问那家里是否需要表演节目。

    正好这家里有人在那大官家里当佣人,这可是大好的机会,大家央求了三叔半天才去问问人家。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被请去了,说是要看看我们的节目如何!

    飞燕和巧儿先来了一段九天仙女来贺寿,豆豆和月华是表演的王母娘娘来贺寿唱词,正好迎合了人家的寿诞,

    看着我们卖力的劲,这下那管家看的兴高采烈的一下子就答应了,还说要我们表演三天。

    吃了早饭,我们便收拾好了,上好妆,换好衣服等着传唤,前面院子里热闹的很,道贺声在后面小院都能听见。

    小胖子凑近拱形门朝外望着,人来人往的,烫金的寿在院子里正中央特别显眼。

    “真热闹啊!”

    小胖子看了我一眼走开了,我盯着外面这些人一看就知道这家的什么中书令一定是个大官,不然这排场难得一见。

    开始表演的时候,院子里坐满了人,远远看去,至少十几张桌子,满桌子都是山珍海味,醇香美酒,看的我直流口水。

    这家主人不仅请了我们,还请了好几个杂耍班,我们被排在了第三个表演。

    上去的时候,飞燕和巧儿的舞蹈,让下面的人都拍手叫好,我看着一些老东西们贪恋的眼神,一个个都不怀好意。

    大概是中间桌子上那个是寿星老爷,身边还有几个女人围着说笑,看他胡子头发白了一大把的还搂着身边一个年轻的女人不松手。

    身边不断有人过来给那个老头敬酒道贺,这些人还真挖空心思的讨好那个老头。

    我再也看不下去这些阿谀奉承的鬼脸了,刚要转身回去,就听大院里一阵乱哄哄的骚动起来。

    只看见刚才那个老头身边围了很多人,里三层外三层,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是被撵出来的,甚至把我们的东西都扔了出来,不光是我们,还有那个第一个表演的戏班。

    “这是怎么回事?连顿饭都不让吃。”

    月华拉着我牵着豆豆,紧走了两步,谨慎的看了一眼那个大门口那些人,三叔呵斥我们快点走。

    大门外围着很多百姓,这跟炸了锅一样,今日了倒好,本来想美美吃一顿,没吃上饭,还被撵了出来。

    “吃什么啊?没抓我们见官就是好了,这会还不快点走?”

    即使心里愤愤不平,不得不承认月华姐说的对,此时不走,再去纠缠没准蹲大狱的可能都有。

    今日里确实倒霉,喜事成了丧事,那老头活着也不是个好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回到住处,大家都惊魂未定的,想着此地事不能多留了,收拾东西马上赶路,这要是被抓,那就完了。

    我们连住的那家都没有敢回去,就带着家伙事紧张的出了镇子,一直朝南走,到了天混黑了才走到一个村子里。

    三叔敲开了一家还亮着灯的人家,出来开门的是一位老人,他打了了一点缝隙朝外看了一眼我们。

    “大伯,我们是卖艺的,天黑了,想要在你家歇息一晚行吗?”

    门缝里的老人很警惕,瞧着我们半天。

    “放心老伯,我们是好人。”

    这下老人才开了半扇门,让我们进去,院子不大,房间的油灯一点点的光亮映射出一个人影。

    “老头子,是谁啊?”

    屋里的人大概是听见了动静才问的。

    “过路的。”

    西面就两间茅草屋,一个老人住,一个黑着灯,老伯指了指那边,拿着一盏油灯给我们照亮。

    进了屋,就一个火炕,冰凉的房间里一点热气都没有,但是已经不错了,总不会挨冻了。

    “凑合住一晚吧!”

    三叔安慰我们,这出门在外,挨饿受冻是平常事,这点苦不能算苦的。

    我们将东西放在地上,爬上火炕,一张席子光溜溜的看着发亮,这可怎么睡啊?

    三叔送出去老伯,看着地上的东西,将能盖的一块毯子给我们铺上,让大家挤一挤凑合一晚上。

    大家白天是在是太累了,又连着惊吓,早已进入了梦乡,我却始终睡不着,想着这些日子来,已经好几天没有挣到钱了,叹了一口气。

    “想什么呢?还不睡觉?”

    三叔在地上挨着行李坐着问我,他大概也睡不着吧!

    “三叔,这些日子都没有开张,我们可怎么办?”

    “朵儿,别瞎操心了,快点睡吧!”

    黑暗里,三叔那烟袋的火一闪一闪的,微弱的闪着一点光亮。

    这一夜出奇的并不是那么冷,原来,老伯后来抱过来一床被子给我们几个盖上了。

    萍水相逢,却温暖我们的心,这世界还是有善良的人存在,不管你遭遇了多大的坎坷,遇到多少困难,依然还相信有人会帮你一把。

    说好的给老伯的房钱,老伯最后都没有收,我们冲着老伯深深的鞠躬,这也是一种感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