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十三章 那个身影
    向南走了多半天,终于看到一座城,至少不用在借宿了吧!没准城里还能赚钱的地方。

    “多多,你看,这个地方真繁华啊?”

    飞燕指着城门口,来来往往的的络绎不绝的人,还有的小商贩直接在城门口摆起了小摊。

    “恩,真不错,一定是个大城市。”

    “大城市是什么?”

    “哎呀!走吧!快点。”

    我拽着她率先朝着城门口走去,一边忍不住瞧着路边的商贩都卖的什么好东西。

    “站住,干什么的?”

    一个精瘦的小个子拦住我们进城的路,吓了我一跳。

    “军爷,我们是进城卖艺的。”

    “卖艺的?”

    他围着我们两个转了一圈,又朝后看着三叔走上来位置,有点打量起我们来。

    “都会什么啊?”

    “啊?”

    “你不是卖艺的,都会什么啊?”

    “军爷,我们是唱小曲的戏班。”

    身后有一个高瘦的男人走了过来,对着那小个子男人恭敬的说道:“头,老爷的公子不是最近要过百天了吗?你这会弄个戏班给老爷庆贺庆贺去?”

    那小个子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两圈,点点头,冲着那大个子竖起了大拇指。

    “走吧!跟我们走吧!”

    他这一说,把我下了一跳,现在那些大官家的演出实在是不敢去了,这万一唱不好,挨板子是正常的,蹲大狱那可是小命不保。

    “军,军爷,容我们找个地方住下再去行吗?”

    那小个子一听,脾气立马上来了,横眉瞪眼的抓着我的胳膊,一扯,我差点栽倒在地。

    “怎么?爷的话你还敢不听,还想不想在这混了?”

    “爷您说的对,你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他不懂话,爷你带路,我们跟着。”

    三叔恭敬的给那个小子说好话,还将我扯在身后。

    我这脾气急的,差点骂他,被月华姐一手捂住了嘴,这心里蹭蹭的火直冲脑袋顶。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一点王法都没有了,这简直就是明着绑架。

    一路上,我冷着脸,几个小姐妹轮番劝我,三叔走在前面回头瞪了我一眼。

    府衙并不远,转过了一条街就到了,小个子把我们领进后门,就去了前厅。

    “这还有王法吗?这简直就是不讲理。”

    “你要跟谁讲理,他们吗?”

    三叔指着那个小门,严厉的问我,我第一次见三叔发了脾气,语气中起伏很大。

    我冷登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他们就是王法,我跟谁说理去?耷拉着脑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表演那天,倒是意外收获,不仅美美吃了一顿,县太爷还赏了一定银子,这是我来了戏班以后第一次见到如此的收获。

    因祸得福也差不多吧!至少这次没有挨饿。

    回去的路上,大家的心情好的不得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喜悦。

    走出去没多远,我总觉得身后有个人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我回头望望,又看不见身影,难道真是我疑心病不是?

    “多多,你瞅啥呢?”

    我向后瞅多了,三叔也朝后看,他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天快黑了,快点走吧?找个地方歇脚,明天我们再赶路吧!”

    走了没几步,我猛的一回头,只见后面十米远的墙角有个脑袋探了出来,我把手里的东西向三叔的手里一塞,转身就朝回跑。

    “喂,多多,你干啥去?”

    后面的这个孩子显然没有发现我跑过来,立马站定,也就几秒钟的时候,她反应过来,也向后跑去。

    “喂?你站住,别跑,你站住啊?”

    我上气不接下气捂着肚子的喊,她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但是她还是朝后看向我一眼。

    “啊!”

    我摔倒在地,双手着地,擦出了一片血迹,我疼的眼泪差点掉下来,那个小孩也站定在远处看着我,我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你跑什么啊?”

    我隔着老远喊她,她站在那里也不动,只是呆呆看着我,我站起来,伸着手朝她走去,这次她没有跑看着我一步一步的接近。

    我上前上下打量她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实在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我不确定的问:“我们认识吗?为什么你老跟着我?”

    她没有回答,眼睛直直看着我,我忽然想起,一拍大腿,原来是那个在客栈要饭的小乞丐。

    “是你啊?小乞丐,你为什么跟着我?”

    她还是瞅着我,一动不动的站着哪里。

    我又试探着问:“你是哑巴吗?怎么不说话?”

    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虽然脸上很脏,很黑,不知道多久没有洗澡,但是还是很漂亮。

    “你跟着我很久了吗?”

    我再次试探的问她,这次她点点头,我很高兴她终于有反应了,就是不开口。

    “那你为什么,不找我,只在远远看着我。”

    她摇摇头,我不知道是啥意思。

    “是不敢?还是不想?”

    她还是摇摇头,我有点着急,算了我不问了,你爱干嘛干嘛吧!我自己嘀咕,转身去追赶三叔他们。

    我假装不看她,但是我知道她还是一直跟着我,走出去老远,我不放心,还是回头看了看她,只见她跟着我,中间距离不超过十步,我嘴角上翘,继续走,她不紧不慢的跟着我。

    三叔在拐弯的街角等着我,我追了上去,她还是一直跟在我身后。

    “多多,她是谁?”

    “走吧!回去再说。”

    巷子里就是一家客栈,说是客栈,估计是一个民居改的,房间简陋的很。

    月姐姐找了一个地方一边熬粥一边跟我说话,小胖子低着头在烧火,时不时的瞅瞅墙角的她。

    三叔忙完也坐在火旁边抽起了汗烟,吧嗒—吧嗒的很悠闲。

    “多多,这孩子是谁啊?”

    “三叔,她是我妹妹,失散很久了,她跟着我也好久了,我都没有发现,今天终于找到她了。”

    三叔显然是不信我的说辞,也并没有拆穿我,我也知道这样撒谎不对,但是没有办法,我不能赶她走,她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三叔摇摇头,笑起来,我知道他同意了,我给她先盛了一碗粥,她狼吞虎咽的就吃完了,大家都笑了起来。

    睡觉前,我跟小胖子借来剪子,把她满头的已经压成饼的头发统统都剪掉了,脑袋上只有一点毛寸的细发了。

    等收拾过后,她那苍白的小脸终于恢复原样,很漂亮的一个小丫头,就是眼神里带着惊恐的表情。

    我向她解释我剪她头发的原因,她大眼睛看着我,知道我不会害她这才安心下来。

    晚上的时候,我们两个挤在一起,窗外的月亮皎洁而明亮,月光透过窗棂照亮整个屋子,我侧过身看着她,小声的问:“你会说话,对不对?”

    她安静的看着我,轻轻的点点头。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是哑巴!”

    “你叫什么名字?”

    我问道,她又摇摇头。

    “你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她点点头,清澈的眼底是一汪清泉。

    “那以后我就叫你小瑶吧!因为你很喜欢摇头,她没有反对也没有点头同意。”

    “小瑶,那你告诉我你为啥一直跟着我?”

    我好奇的问她,她想了好一会才说:“姐姐,是好人。”

    我很纳闷指着自己说:“就因为我是好人?”

    她可怜兮兮的点点头。

    我满头黑线,她也太容易相信人了吧?就因为我施舍过她一次,给了她吃的,我就是好人?做个好人还真是简单。

    想想自己,其实,小瑶说的也没有错,我遇险的时候不是也是因为别人救过我一次,感激的涕零,也觉得别人是好人吗?信任这东西,有时候还真是不好解释,太武断不是?太谨慎了反而是拒人千里吧!人总会遇到困难,免不了用人帮忙,尤其是是困难的时候,尤其缺少判断力的时候。

    我认真的看着她说:“小瑶,我很感激你把我当成好人,但是你记住,并不是每一个人帮助你都是好人,人性是多样化的,他们目的有很多种,没准给你好处就是让你放松警惕,好利用你,或者杀了你。”

    她眼睛惊讶,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她不知道人心的险恶,因为都是单纯的,现在不是往往有很多坏人都是利用孩子单纯心里作案吗?

    “以后一定要记住,越对你好的人,一定要多长个心眼,不能轻易相信别人,至少要防备下,不然被人家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她似乎听不懂我话的意思,但是知道我对她是是好心。

    “睡吧!我们明早还要赶路呢!”

    我又有点感慨,看来一点好处就能收买人心,在这个人情淡薄有无奈的时代还真是能做的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