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十四章 再次被困
    第二天,我们起的很早,因为要赶到下一个镇子,这段日子和小伙伴混的很熟了,我们在路上嬉戏打闹起来,小瑶安静的一直跟在我身边,她大概很想融入这样一个集体的环境吧!

    小胖子走在前面只是傻笑,三叔的脸上满是微笑,这样一个大家庭其乐融融,其实也挺好的啊!

    快晌午的时候,我们歇脚在一个小树林边上,小树林下面就是一条小河,我带着小瑶下去,将每个人的水壶的水都灌满了,

    中午的阳光暖暖的,虽然已经到了冬天,但是还是让人感觉到了温暖,姐妹们去小河里洗了个脸,三叔从包袱里拿出几个干粮给我们分,我们都坐在小树林路边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不远的后面陆陆续续有几辆豪华的马车过来,后面还跟着一队兵丁,三叔着急的把我们护在身后,我紧张的看着他们那些人,因为有被绑架过得事,我十分的警惕。

    那边有个小兵跑了过来,问我们是做什么的,声音里带着威胁。

    三叔讨好的说:“军爷,我们是唱小调的。”

    身后又有几个士兵的又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虎背熊腰的,大将的派头十足,还真是一个头领,说话威武雄壮。

    “正好我们大人爱听小调,跟着我们走吧!好好的表演,没准还会重重有赏。”

    “军爷,我们这样的小调难登大雅之堂,怎敢污了大人的眼?”

    “怎么?还敢不从?”

    “哪里!哪里!军爷误会了,我们这都是乡野小调,怎敢……。”

    还不等三叔说完,那人猛的一脚踹了过来,生生将三叔踹到在地,嘴角溢出了鲜血。

    “你们这些不知道好歹的伶人,敬酒不吃吃罚酒,统统都给我绑了。”

    呼啦一下过来好几个人,说着就要动手绑我们。

    “我们跟你走就是了。”

    我大喊一声,三叔看向我摇摇头,我小声说道:“保命要紧。”

    小瑶害怕浑身颤抖抓着我的手,我示意她不要害怕,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惊吓,没准她曾经遭遇过这样的恐吓。

    那个大人一看我说话,摇头晃脑的的走到我面前打量起来我。

    “还是这小孩识时务。”

    我们收拾好东西被几个当兵的押着向前走去,我瞪着那个人的后背,恨的牙痒痒。

    三叔捂着胸前,不停的咳嗽,走路都觉得吃力了,我这才感觉到,三叔受伤了,那些人下手真狠。

    豪华的马车窗户里探出一个脑袋吗,一个少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也瞧向他,褐红的微卷的头发,玉簪束发,看样子不是汉人。

    他眼睛很大,深灰色眼眸,眼窝很深,高挺的鼻梁,尖尖的下巴,可能穿着一件黑色圆领的衣服,因为在车里看的不清楚,我猜测他是谁,这样的模样怎么看着像西域的人,看穿衣打扮应该是个公子或者少爷什么的。

    他见我盯着他看,他眯着眼睛,冲着我露出了一排小白牙,我白了他一眼。

    我们是在一个繁华的城镇停下了的,城门上写着林州两个大字,怎么看,都像一个大城市。

    进了都城拐过南面一条大街,被他们押着进了一个很气派的院落,三步一厅五步一个廊,角落里这个院子不是很大,我们是从侧门进来的,他们将我们安排在此,就走了,门口突然多了几个兵把守。

    我们站在院子里,警惕的看着门口那些人,三叔的咳嗽声不断,他叹了一声气。

    “三叔,你那里不舒服?”

    他摇摇头,低着头扶着墙坐在边上的石头上,用尽了全力。

    “你啊!该改改你的脾气了。”

    我的感觉是才安定了几天,我再次又被绑架了,这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官的府邸,看样子绝对是个很大的官。

    姐妹们哪见过这样的架势,集体的围着三叔掉眼泪,我知道她们在害怕。

    傍晚的时候,那个大人来了,说是让我们快点准备,将军要看我们的表演,大家都害怕被拉去杀头,忙碌的上妆。

    我们被带着进了大厅,缠枝花纹的地毯从门口铺到房间的尽头,两边的窗户雕刻的花鸟虫鱼,大厅里富丽堂皇,流光溢彩。

    我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华丽,比起我的那个家那可是豪华太多了,估计跟皇宫的大殿差不多吧!

    大厅的上位坐着一个独眼的中年人,满脸的络腮胡,同样褐红的头发,但是英气不减,下面两侧都是年轻的将领,几个人在谈论着什么。

    我站在门口的位置,低着头走进去,这个时候,一个人站了起来背对着我朝上位哪位大爷说话。

    “义父,我听说义父很喜欢听小调,今日正好遇到一个这样的戏班,带来给义父助兴。”

    那个独眼的人哈哈笑起来,笑声大的震耳欲聋的感觉。

    “莫云有心了。”

    “谢义父夸奖,这都是孩儿应该的。”

    一听这话还真是孝顺的忠心耿耿,就是不知道是里子话还是面子话,说的这么动听。

    三叔先让月华和飞燕,带着巧儿,珍儿先是唱优戏小调,曲目的安排上特意选了寓意祥和的段子,毕竟这样的主,哪怕说错一句话,脑袋也是会搬家的。

    我悄悄斜瞄着着大殿里这些人,他们或谈笑风生,或低头思语,或大吃大喝,或开怀畅饮,丝毫看不出生气的样子,这样的一场表演却让我们提心吊胆的害怕。

    幸好后面选的都是诙谐幽默的让人捧腹大笑的段子,我稍稍松了一口气,今天大家的脑袋算是保住了。

    演完了,我们在大殿里跪成一排,低着头,也不敢说话,三叔也跪下,等着上面的哪位爷评语。

    “大人,他们演完了。”

    “恩,不错,今天你们唱的小曲不错,赏。”

    “谢大人。”

    那个少爷,自始至终一直瞅着我微笑,我就当看不见,他那样的笑还不知道藏着什么阴谋呢!

    我无视他,他眉毛向上挑了挑,似乎还不乐意我的表情,我无奈的苦笑。

    回来的时候每一个手里抱着赏的东西,心里美滋滋的,刚进小院的门,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传来。

    “你们在外面候着。”

    “是,少爷。”

    他笑眯眯的大步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贴身的下人,我站在屋门前吃惊的看向走过来他,眼睛里满是鄙视。

    “你来做什么?”

    我不屑一顾的看着他问。

    “我怎么就不能来,这可是我家?”

    “你家怎么了?你家现在可是我住在这里。”

    “你住在这里也是我家。”

    我不在费力的辩解,这里确实是他家。

    我转身就要回屋,不想,“嘣。”的一声直接撞门框上了,疼的我龇牙咧嘴的蹲下捂着额头皱眉。

    身后那小子却哈哈大笑起来,小瑶急忙跑过来扶起我,查看我的额头,鼓起一个包,红色一片。

    我的怒火噌的就窜上来了,忍无可忍的朝他大嚷。

    “笑什么?有啥好笑的?”

    “还有比你笨的人吗?进门都能被撞上哈哈,哈哈。”

    我怒视着他笑我的脸,至于这么开心吗?他被我盯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一只手捂着额头问道:“你来,有什么事?”

    “没有事就不能来了吗?”我真是觉得无聊的人可是真多。

    我不在理他,捂着额头进了屋,他随后跟了进来,小瑶偷偷的看着他。

    “姐姐,你的头?”

    “没事的。”

    我一屁股坐在床边揉着脑门那疙瘩。

    “你怎么能随便进人家房间呢?”

    “我哪里随便了,我家当然我想进来就进来了。”我被气的无语,还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人。

    他在房间转了一圈,看我不理会他,也就走了。

    傍晚的时候那个贴身的下人带来一盒药膏,说是少爷让送过来的,我看着手中的药膏不知所措,他这是要闹哪出啊?

    天气越来越冷,似乎要下雪的感觉,我们来到这已经半月了,从那天表演完,那独眼龙将军就再也没有召见我们。

    房间里早已燃上火炭,增添了一份暖意,如果现在不是囚禁,这样的生活还是相当不错,有吃有喝。

    那家伙来过几次,看看就走了,大概是看我额头是否消肿了,我也懒得理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