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十七章 囚禁的心
    一缕阳光斜射进来照在我的脸上,增添了金色的温暖,不知道过了多久,几个守卫走了过来,打开牢门。

    “你,出来?”

    他们看向我,一个人用手指着我,我还陷入自己的心境无法自拔中,他们狠命把我扯了出来,小瑶和小胖子爬在地上看着我。

    我被推搡着第一次走进他的房间,他坐在书桌前直视着我颓废的目光。

    “少爷,人犯带到。”

    “你们下去吧!”

    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我看向他,他的眼神很不自然闪躲起来。

    “朵儿,如果我……我能救你们出来,你是否愿意留在我身边?”

    我嘲弄的笑起来,扯着嘴角的皮都不停的颤抖。

    “我能说不吗?我有权利说不吗?”

    “朵儿,三叔的事,我很……!”

    “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因为不需要,人都死了。”

    我打断他的话,眼神里不屑一顾他的解释。

    “你,你误会我了,我,我去的时候,三叔已经这样了。”

    他慌不择言的说着心里的委屈,生怕我误会他。

    “是,我是有过留下你的念头,但是我绝不是用这种方式。”

    “什么方式重要吗?现在只要你放了我的姐妹们,我一切都听你的。”

    他看着我脸上淡定的表情,有点难以置信,我说的如此干脆。

    “我不想你用这样的表情看我,我……。”

    “什么表情?难道要我向你跪下吗?”

    我的目光变得深邃绝望,顷刻间便真的跪在他的面前,我祈求他能帮我。

    “我想你心甘情愿的留下,而不是我这样的方式。”

    “你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我有选择的权利吗?”

    亚轩知道现在我误会他太深,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一定要留下我,无论用什么办法,即使我恨他,他也在所不辞。

    过了三日,真的把我们都放了,珍儿,豆豆,巧儿已经死了,我看着昔日的姐妹,冰冷的躺在板车上等着被扔掉,我的心就会窒息的疼起来,这都是我害大家的,我对不起大家,我的泪浸满了双眼。

    那板车从我眼前推过,衣服上道道血迹那么晃眼的在我眼前而过,“嗡嗡嗡”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的声音。

    月华带着她们走了出来,满身伤痕的她们看着我,似乎从来就不认识我一般。

    经历了这么多,每个人都心里的伤痛都刻上了永远,以后我们可能永远再也无法见面了,我的忏悔变得苍白无力。

    “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她们眼里布满惊恐,摇摇头,惨白的脸上写满绝望。

    “你们自由了,可以走了。”

    这一刻我心里如若针刺,不管他们有多恨我,我还是要听三叔的话,好好照顾他们,小瑶不可置信望着我的目光。

    “姐姐,那你呢?”

    “我当然要留在这里了。”

    我的脸上挂着笑,心里却痛的无力。

    小瑶走过来抓着我的手说:“我要跟着姐姐。”

    我低下头摇摇,心痛的如万剑穿心,小瑶的脸色很苍白,不明所以。

    小胖子搀扶着飞燕,拉着月华,从我身边静静的走过,他眼角的余光瞟了我一眼,这目光包含太多的东西,是怨恨?是感激?是无奈?还是……?

    小瑶最后是跟着我留在李府,自从那日起,我便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自责自己的自以为是,自责自己的好心,自责自己的不以为然,也许一切这都是天意。

    我被安排住进了亚轩的西苑一间房里,自从那日送走大家,我便天天发呆起来,一个人的时候我的大脑是空白的,就像我的时间永远停留在三叔死的那一刻。

    亚轩只要是没有功课,都会来看我,问问今天吃的什么?问问小瑶我今天做了什么?时常还会带一些好玩的东西过来,我安静的坐在那里瞅着他嘴说话。

    他的笑又回到当初那个初见时,我们斗嘴的时候眉飞色舞,我看着他的嘴一张一合,说的什么话,而我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这个冬天,异常的寒冷,接连又下来几场雪,就连整个屋子都是冷冰冰的,我的心坠入冰冷的湖底。

    我的世界变成了黑白两种颜色,我的听力近乎无声,小瑶直视我的眼睛,发现我的异样,她伸手向我示意,我透过她的指缝看见整个世界变成了暗黑。

    每一个深夜里,我都会被噩梦惊醒,每一次惊醒都是冰冷一片,我开始害怕黑夜,害怕陷入了长夜漫漫的梦里。

    噩梦今夜还是光顾我了,我梦见爸爸妈妈,他们在一片灰蒙蒙的雾里只有背影对着我,我焦急的大喊起来,却是无声。

    我看见国师大人在向我招手,三叔瞬间站在我们的面前用手指着我说着什么。

    他的目光那么凌厉的怒视着我,我要解释,我要跟三叔解释。

    我突然睁开眼睛,还是在房间里,还是在床上躺着,原来一切都是梦。

    我赤着脚下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整个夜变得诡异起来,风从我的面前拂过,仿佛是刀尖上跳舞。

    此刻的花园的里,一片空旷,寂静的树梢随着风在狂舞,空气凝结成,三叔的样子,他和蔼的笑着看向我,要活着,要坚强的活着。

    这是他最后唯一留给我的话,我哭了,眼泪肆无忌惮。

    我伸开双臂,闭上眼睛,用脚尖点地浮动,膝盖微曲,向右飘洒飞奔的感觉。这寒冷的夜让我放松,舞步飞旋的如游泳的鱼儿,我颤抖的抱紧双臂,一字马下落任身体颤抖,任绝望的泪水流淌,我伸直双臂,潺潺流水般的绕过。

    这个世界就是我的观众,我用自己的方式祭奠我的痛苦无奈,祭奠我的苍白无力,祭奠我无法挣脱的灵魂。

    “朵姐姐,朵姐姐。”

    我的身体一僵,小瑶从不远处跑了过来,紧紧抱着我的身体哭起来。

    “姐姐,你为何要这么折磨自己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外袍披在我的身上。

    我看着她通红的脸,仔细的替她擦干那心疼的热泪,她还在我身边,我并不孤独。

    “小瑶,姐姐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小瑶泪眼迷糊看向我,我浅浅的笑,我看到他眼睛里我的坚强的倒影,她拥抱着我的冰冷的身体向小院走去,我看了一眼身后那一片空旷的雾气。

    亚轩是第二日才知道我半夜跑去花园的,脚步匆忙的来质问我,我看的见他关切的眼神,也看的见他眼里的怒火,可他不会明白我心里的痛。

    一个无意的决定注定的是永远无法改变事实,他看到我看他,黑白分明的眼眸写满了为什么?为什么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淡淡的笑也无法抹去我心里的距离,有些东西,你以为你抓住了全部,其实你已经失去了所有。

    大夫把了脉说,只是感染风寒,开了一些驱寒的药走了,煎药的任务就落在了小瑶身上。

    屋里就剩下我们两个,我依靠着床边的锦被上,眯着眼睛看他。

    沉稳的气质,坚毅的目光,不像这个年龄应有的冷静。

    自从那日起,夜里不在做噩梦,睡眠也好了,仿佛真的不曾发生过什么事。

    那小子每天傍晚都会过来坐一会,看着我一天天好起来,他脸上的笑多了起来。

    这天傍晚,他又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本书,看见我静静的坐在炭火旁边发呆,他挨着我坐下盯着我的脸看着。

    “说吧?为什么要留下我?”

    “我留下你还需要理由吗?”

    他的厚脸皮功夫见长,好,好,好,我连说了三个好字,他不以为然。正说着,小瑶端着药走了进来。

    “姐姐和少爷聊的可好?”

    她看向亚轩眉眼间都是轻盈的羞涩,我瞪了一眼小瑶,接过她碗里的药,黑乎乎的一阵苦味。

    我捏着鼻子吐了一口气,好呛的味道。

    他们两个都笑我,我怒视着盯着他们说:“有没有糖吃啊?这么苦怎么喝啊?”

    喝完药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小瑶,我拿来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身上,炭火暖暖的燃烧着映红我的脸。

    时间真是好东西,我看着这温暖的房间里的一切,都让我觉的一切不真实,活着真好,这个世界我要看的清清楚楚。

    桌上的书是那小子的,我顺手拿来翻了起来,那小子看这么深奥的书?我不仅摇头,叹息着,小瑶抬起朦胧的睡眼看我。

    “朵姐姐,你起来了?吃点东西吧?”

    “困了,你就到床上睡吧!”

    她站起身来,揉揉眼睛倒了一杯茶递给我,一看我手里书。

    “这不是少爷的吗?怎么会忘在这啊?”“你去给少爷送去,万一要用呢!”

    她的脸色红润大概是刚睡醒吧?拿着书匆匆忙忙跑了。

    我望着背影,都过去了,一切不是好好的吗?我问自己,我尽责了,我没有辜负三叔的嘱托。

    小瑶进了房间,看见少爷正在写字,她静静的走近那张桌子,内心快要窒息了。

    “少爷,你的书?”

    “放哪吧!”

    他没有抬头,专注的写着手里的东西,放下书,小瑶斜眼瞅着一眼少爷,俊朗的脸,褐红的头发,青黑的袍衫,修长的身材,她的心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她醒了没有?”

    “恩!姐姐醒了,就是姐姐让我把书给你送过来的。”

    少爷抬起头看着我,我被他瞅的脸更加红了,嘴角的酒窝浅浅凸显。

    亚轩的心里明白这丫头肯定是爱慕自己,不然不会是这样的目光。他从桌子绕过了,站在她的面前,这突然的走近,小瑶的心里如小鹿撞怀,少女般的羞涩更加明显,她的手不知道放在那里在胸前举着。

    “你叫小瑶?”

    “是的,少爷。”

    “你跟着朵儿有多久了?”

    他只是在我身侧停了几秒就走向茶几,端起了茶,优雅的品起来,我也不敢抬头看他,一直目光盯着自己的鞋。

    “也不是很久了,大概也就两个多月。”

    “哦?你是怎么认识朵儿的?”

    我想了想说:“我第一次见到朵姐姐,是在一个客栈,她跟着几个男人。”

    亚轩来了兴趣放下茶杯,坐下。

    “你接着说。”

    我顿了顿。

    “那个时候,我是个小乞丐,要饭要到那个客栈,老板打我,她看不过,就把吃的都给我。”

    我陷入了深思,那段不堪回首的历程再次被揭开。

    “后来呢?”

    “再后来我就没有见到朵姐姐,我也是四处流浪,直到两个月前,我看见朵儿姐姐在一个优戏班,就是三叔的戏班。”

    “你知道朵儿的身世吗?”

    我摇摇头。

    “朵姐姐,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什么,我只是觉她是个好人。”亚轩沉默不语盯着我,但分明他的眼睛里是对朵儿姐姐的怜惜,如果那是对自己流露的该多好啊?

    我收回那些根本不可能的期待,少爷怎么会对我有如此怜爱呢?原来我想的一切都是徒劳。

    “少爷?少爷?”

    我试着轻声唤醒那边沉思的少爷,他在透过我看朵儿姐姐吗?他收回凌厉的目光。

    “你回去吧!记得好好照顾她。”

    我站在那,静静的看向他分明的脸颊,真的想找到一种是关于自己的眼神。

    “怎么还不走?”

    “少爷,我……。”

    “少爷,你保重身体。”

    我说完红着脸急急匆匆跑了,我这是怎么了?如此的心跳加快。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