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二十章 西王府赴宴
    小瑶在外面等着我,我这还没有从厕所出来,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声和哭声,等我跑出来一看,小瑶捂着衣服惊慌失措,颠倒在地,衣服前襟被撕开。

    一个满脸酒气矮个子胖乎乎的男人正站在她面前,我满眼怒火的上前给了他一个耳光,他瞪着牛眼看着我。

    “你个?你个小贱人,竟然打本将军?”

    我上去再补了一巴掌,他被我打的晕了头,站在那里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有娘生,没娘养吗?张口闭口就是骂人?”

    我回身扶起颠倒的小瑶,查看她的脸颊,整理好衣襟,此刻的她惊慌害怕起来。

    “你没事吧?小瑶,别怕。”

    她摇摇头,我一把拉起来了她,她害怕的站着我的身后抓着我的手紧紧的。

    “本将军的事你管的着吗?”

    “我是管不着你,但是欺负我的人,就不行。”

    他哈哈大笑起来,前仰后合,连着身体都抖动,一身肥肉像个猪一样。

    “你的人?”

    “整个林州都归我父亲管的,你算什么东西?”

    我哑然失笑,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白痴不着调的人啊!还是王大人的儿子?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

    “这样的大话都敢说,你还真是胆大包天,还真是……。”

    我只能吃哑巴亏,因为总要给亚轩一点面子,不想事情闹大,自认倒霉。

    我拉起小瑶准备走,再次帮她整理好衣服,那个男人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我回头瞪了她一眼。

    “放开。”

    “你把那丫头留下,我就放开。”

    我一甩胳膊,想要抖落他的手,他反身站在我的面前,伸手拦住了我,另一只恶心的手正在伸向我的脸。

    满嘴污言碎语的说:“放了她?可以,看你还有几分姿色,那你就留下,陪小爷我喝两杯,顺便让小爷我玩几天怎么样?”满脸的色眯眯的看着我。

    我反而不怒了,这样一个流氓,地痞无赖,看来要好好让他受点教训,那家伙真是让我恶心,满嘴酒气离我很近。

    我眯着眼睛说道:“就怕你不敢留下我。”

    “哦!你不过是个卑贱的下人而已,要一个下人在我王府可不算难事吧?”

    “可我这个下人可是不一般,而且还是个有身份的下人。”

    我看着站在不远处看好戏的亚轩,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那的?

    “我可是李府的丫鬟,你敢要吗?”

    他显然不知道我的来处,一听李府顿时有点惊讶,可是仍然面不改色。

    “那个独眼龙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低声下气的巴结我父亲,皇上见了我父亲都要给三分面子,要你一个小小卑贱的丫头,不在话下。”

    “住嘴,你这个逆子,闭上你的狗嘴。”

    王大人跟着亚轩还有两个下人走了过了,显然王大人是听到他儿子嘴里的大话,才那么生气吹胡子瞪眼的骂道。

    “来人,把少爷关进祠堂,家法伺候。”

    两个下人搀扶着少爷走了,那小子嘴里还在叨叨,爹你为什么要打我,我只不过想要一个丫鬟而已,你不能这样对待我,声音越来越远。

    我低着头站在一边,王大人尴尬的冲着亚轩笑笑。

    “犬子,他……,他喝多了,说了一些大逆不道话,实在是对不住贤侄,还望贤侄不要介意,我一定好好教训他的。”

    亚轩的脸色不温不火,眼神却是凌厉。

    “王大人,这些话辛亏只是我和我的下人听见了,对家父的侮辱到没什么,但是这对皇上大不敬,可是……?”

    “贤侄说的有理,都是我管教不严,这个逆子胆敢欺君罔上,大逆不道,是我作为一个父亲的失职,贤侄对老夫的提点,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访,亲自道谢。”

    呵呵——呵呵,我心里冷笑,这下我心里那个舒服啊!这是将了一军啊!

    “时候也不早了,我就不在舍下叨扰了。”

    “好,那老夫亲自送贤侄出去。”

    “伯父客气了,留步,留步。”

    我们跟着亚轩出了王府门,偷笑起来,我估计那老头一定气的牙痒痒,跳脚。

    马车上,亚轩笑咪咪的看着我,我无视他这样的表情,小瑶盯着我们眼神交流不明所以。

    “今天做的不错,本来还以为这只老狐狸难搞,看来只要抓住对方的软肋,一切迎刃而解。”

    我鄙视看着他说:“我可没有那么好心,我只是觉得有这样一个儿子真是悲哀,还是个二货。”

    小瑶不解的问:“姐姐什么是二货?”

    我凑在小瑶耳边嘀咕。

    “其实今天要感谢的,应该是小瑶,才有机会让你的计划成功。”

    亚轩把目光投向小瑶,安慰着关心。

    “以后要学会保护自己不受伤害,而不是这样任人宰割。”

    小瑶的目光带着感激,更多的是开心,有一个人愿意说出一种让自己心里暖暖的话。

    “知道了,少爷,下次我一定会记住。”

    那家伙闭起眼睛不在说话,靠在车厢上,小瑶明白少爷不是要责怪自己而是要提醒自己,这让她的心里甜蜜蜜的,至少少爷是关心自己的,这一足够。

    马车在飞驰着,窗外的景物一闪而过,仿佛马车是停止的,而景物是飞逝的。

    回到府里,亚轩去向他父亲禀报今天王府之行的细节,我和小瑶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我一仰躺倒床上。

    脑子里浮现出这次王府拜寿的在真正目的,似乎有什么阴谋在设计,想着不一会迷迷糊糊的就睡了。

    点灯时分,才从睡梦中醒来,屋外寒风瑟瑟,大风呼呼吹得窗框呼啦呼啦的响,屋里格外暖意浓浓。

    亚轩坐在炭火旁看着手里的书,小瑶陪在身边一直眼睛盯着那小子。

    “你怎么在这里?”

    “少爷等姐姐好久了,我本来想叫醒姐姐,但是少爷说,等姐姐睡醒吧!”

    小瑶没等那家伙说话,就说了这么多,最近变了不少。

    “你找我什么事?”

    “明天我要出趟远门,可能要五六日回来,你最好少出西院门,乖乖的呆在着房间里就好。”

    “你出门跟我在房间有什么关系。”

    我不解的问。

    “让你少出去就少出去,我吩咐了下人吃的用的,都已经给你备好,等我回来。”

    我没在再问,反正我也不想出门,书房的书够我打发时间的,何况这么冷的天谁愿意出去冻着啊,我又不傻。

    他见我不说话肯定是同意了,就走了,我感觉莫名其妙,小瑶盯着他离去的背影发呆。

    第二天,便是新年,我起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昨晚教小瑶练字到很晚,今天就偷懒起晚了。

    反正没人敢来指挥我们做事,所以过年就成了一种休息,亚轩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我也没有送,吃过饭,我躲进书房看书了去了,小瑶在房间练字。

    最近看的书多了,对于古代的一些人文风情,乐舞,有了一定的了解,唐的舞蹈最鼎盛应该属于李隆基时代,代表作《霓裳羽衣舞》《惊鸿舞》。《秦王破阵曲》等很多,唐代东西方文化,少数民族,大融合,不仅是舞蹈,就连政治,文化,经济也在其中,盛唐时期的繁荣是无法想象的。

    现在发现穿越过来,让我看到唐不同时期的辉煌和衰败,有些文献记录都是失传的,能在这里看到一部分的史记真的是收获很大。

    我放下手里的书,环视着这个三十平米的书房,架子上的书,那真是搁到现在都是国宝,人类文化的传承。

    我来到这里短短几个月的生活经历,真的恍如一场梦,我的家再也回不去了。

    国师也找不到了,这里就像是一个鸟笼,禁锢了我所有,我的那个父亲会不会还在找我?他们是不是已经放弃了?

    我不敢相信我自己的该何去何从,如果真的要老死在这里,我只能认命吗?

    小瑶走进来,我都没有发现,沉浸在自己的梦里。

    “姐姐,我听下人们议论,说少爷可能去河东。”

    “河东是啥地方?”

    我不解的问道。

    “哪里我也不清楚,听说现在那战事吃紧。”

    “啊!原来是去打仗去了,这过年了,怎么还有战争的发生?哎!又有多少百姓要遭受战火的侵袭,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我感叹道,我突然想起了我爸爸,他现在在哪啊?他是否还在找我,会不会以为我已经不再人世了。

    小瑶看着我陷入沉思,眼眶红红的。

    “姐姐是不是想家了?”

    她的这句话让我想起来我的这个时代的父亲,母亲还有佟青,他们会不会认为我也死了?

    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掉落,小瑶一把抱住,紧紧的贴着我。

    “姐姐,你哭吧!哭出来就好点了,当初我的母亲被打死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难过。”

    我吸了吸鼻子,让眼泪止住,擦干。环境的险恶就像小山,总是压迫我们接受既定的事实,我无力改变什么,可是我要学的坚强,好好活着。

    我数着每一天的日子,亚轩说的五六日已经过了,他没有回来,我现在开始理解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了,他为什么小小年纪就有那么多的心机。

    他的经历让他来不及长大已经学会成熟,本该属于孩子的天真他却没有,本该属于孩子的活泼他掩藏,本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激情澎湃他却老练沉稳。

    我有时候恍惚是我的年龄大还是他年龄大,同样的年龄确实不同样的心境。

    战争对于他来说,就是经历,就是成熟,就是磨炼,但也是悲哀。

    十五府里有宴会,我们这些下人也分得很多好吃的,这些东西摆放在桌子上是那样的奢侈,晃眼。

    小瑶看着这些东西发呆。

    “姐姐,你说少爷吃的上这些东西吗?会不会吃不好,听说打仗的时候都是很艰苦的。”

    我躺在床上看着纱幔说:“他不会挨饿的,比起他还有多少人是吃不上饭,穿不上衣,住不上房的。甚至每分每刻都在逃亡的路上死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