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二十八章 罕见京观
    行了半日的功夫,马车又停下来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干嘛在这荒野的半山坡停下?

    我跟着小瑶跳下马车,李将军的部队已经都停在路边了,看样子是有什么事需要停留。

    国师在身后也跟着下来马车,白术从后面走了过来,脸色凝重的看着前面大队人马。

    “主上,到了回马坡。”

    国师大人望着前面不远处的半山坡前的那个小山出神,我也跟着他的目光眺望向远处。

    半山坡的前面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不知道他们在那块地方干嘛对着一个小山包愣神。

    “那是什么啊?他们在哪干嘛?”

    我指着不远处问国师大人,突然发现国师的脸色凝重肃穆起来,连黑色的外袍都变成了一种忧伤色。

    他走向那边,我跟他身后一步一步的接近,所有的士兵都已经跪倒在地,面对着前面那座小山。

    我回头看着那些士兵的脸色,或铁青沉默;或暴怒哽咽;或悲愤忧郁;或仰望凝视,每一个人脸色细微的表情都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一抬头,面如灰土,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一切,如一盆冰水灌入五脏六腑,冷的只打寒颤,我的汗毛一霎间便全部竖起,这是京观。

    (不知道京观啥意思可问百度)

    这小山包的前面从实土地上开始一层压着一层整齐的用覆土夯实了骷髅头颅,一层一层的向上延伸,足有六七米高,长约十米,整个三面的墙体上都是白花花的头颅,我的脸色青白相接。

    这种渲染血腥和暴力的产物,赫然出现在这个时代,我的面前,不免让我觉得这种张扬战胜方该有多么的残忍和泯灭人性啊!或许用今天的词语那就是心理扭曲的变态到了极点。

    残暴的是人性?还是这个社会?还是那些手握权力的政治家?这样的示威和警示,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多少都会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痕,即使战死也不能让灵魂得到解脱。

    我再也不敢向前挪动一步,我除了害怕,还有震撼,我们常说要敬畏生命,可今天看到的,哪一点是从人的尊严和生命出发的,这个时代真的是无法用残酷两个字所概括。

    明明是艳阳高照,而我却感觉到阵阵冰冷刺骨,站在距离前面不足十米的地方,我的浑身上下都透着凉气。

    前面的独眼李将军却站在那面墙的面前,抚摸着他们,此刻我看不见他的正脸,但是我知道他的心里该是多么的悲伤啊!可能这个时候用悲伤已经无法所代替了。

    他的心里恐怕只有一种恨,一种信念,一种执着的方向,中午的阳光虽暖,我站在此地二十多分钟却没有一点热的感觉。

    大队人马启程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我透过车窗看着远去的那座小山,那地方束缚着千千万万的英灵们,他们用血肉和灵魂筑起的是一道永不能磨灭的信仰,因为亲人,因为家园,因为战争。

    我坐回车里,心里无比的感慨,这一幕将永远刻在我的心里,提醒我在一个什么年代里生存。

    “害怕吗?”

    我摇摇头,对上国师大人的眼眸,他清澈的眼底一眼便能成看见勇气幻化的安宁。

    “我只是有点感慨。”

    “说来听听。”

    “这种东西也许是几年前的战役吧?那些人是李将军的部下?”

    “不错,回马坡这次战争也是李将军永生难忘的一次,因为他差点死在此地,他的眼睛就是那时候变瞎的。”

    “怪不得李将军如此的感伤。”

    “也许吧!”

    “这是在向李将军炫耀战功?还是在羞辱他?我想这两种都有吧!甚至是在威胁或者警示他吧!”

    国师大人此刻一直盯着我的脸,他微微皱眉,眼睛的余光似乎是在惊讶,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不见了。

    “我想这样杰作,作为一个将领,他不知道心理变态到什么程度,甚至到了一种病态。两军交战,各为其主,战死沙场那并没有什么错,为什么要用这么一种残忍的方式让那些将士连灵魂都不能得到安静呢?”

    “或许这只是一种方式的宣泄呢?”

    “宣泄?用敌人将士的尸体作为宣泄?恐怕这是一种帝国情绪吧!”

    国师再也没有说任何话,只是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这件事他大概早就知道了吧!路经此地,想必知道独眼李将军会来此的。

    马车一路向西马不停蹄的日夜赶路走了七天,终于到了天子脚下——长安。

    傍晚十分,大队人马终于是到了长安,火红的晚霞映红了整个天空,渲染的色彩无比艳丽。

    远处高大的城门楼威严耸立,城门处,人来人往,昔日贞观之治的繁华随已不再,但是长安毕竟是国都,并不是一般小城市能比的。

    皇上派了几位大臣迎接国师和独眼李将军进城,仪仗队两旁开道,盛大且隆重,这架势一点不输皇帝的谱,想必也知道独眼龙将军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进了长安城,我才知道这里的繁华那才是真的是繁华,大街小巷,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朱雀大街两旁的坊市俨然民丰物富,商铺酒家教坊青楼鳞次栉比,那叫一个多。

    我趴在车窗上久久盯着外面得一切,新鲜而好奇,不时,还能看见高鼻深目的胡人,美艳妖娆的胡女迤逦而过。

    那些高门贵胄出行都是香车宝马,他们一掷千金的挥霍着,客栈角楼上儒门士子高谈阔论,指点政史,这些都是鲜明的长安景象。

    “小瑶快看快看,胡人美女啊!”

    “小瑶,快看,那个人是不是波斯人?”小瑶目不暇接的盯着我说的那些人。

    长安城的最宽的大街宽阔的足可以并排几十辆两马车,一眼望不到的尽头的长安街规划的布局严谨,东西分开。

    我很兴奋,目睹着一路上的街景。黄昏的余光,金色的彩霞笼罩着每个琉璃瓦的房顶,一缕一缕的倾斜到大街上地上五彩斑斓。

    李将军跟我们岔开了路,我们先被送回了国师府,国师府邸在东边的一条大街中段,据说这里都是高门大院,非富即贵的人才能住在这里,那肯定都是一些官员的住宅,沿街没有商铺,有的都是一段一段的牌楼,牌坊,每个大门的两侧狮石摆放,威严耸立。

    马车停住,我急忙跳下马车,想看看国师府是个什么样子,是否跟国师一样的有气质。

    “姐姐,你慢点,小心摔倒。”小瑶在后面喊道。

    单调的灰色院墙,高门楼,黑色的大门,门口连个石狮都没有,这是国师府吗?简直和这一条街所有的府邸都不一样,也太普通了吧!甚至连一些官员的府邸都不如。

    田七站在门口身后跟着数人,看样子都是府里的人,个个都是青黑色衣裳打扮。

    “恭迎主上。”我站在一边看着几个人恭恭敬敬的想笑。

    “田七,让朵儿姑娘先回府,我还要进宫一趟,你们好生伺候着。”国师没有下车吩咐道。

    “是,主上。”马车走远了。

    “姑娘,请吧?”

    我一边走,一边说:“田七,你确定这是你们国师府吗?”

    “姑娘,这本来就是国师府。”

    “可是我怎么觉得,这么破旧,不是,不是,是简陋,简陋,呵呵呵呵。”

    田七没有答我的下文,他走在前面带路。

    一进大院里还布置的不错,进门处不远就是一个大的客厅,出了客厅的后门就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延伸了很远,东西两面都是一排排厢房,“米”子的小路贯穿这个园子,连接起东西南北的通路,院子里没有发现种些花草,确有一股清香扑面而来。

    我们跟着田七来的西北角的一处小院,小瑶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园子,大概和我一样的好奇的很。

    我们两个进了屋,房间里一缕檀香四散,让人感觉很舒服。房间似乎像是客房,摆设高雅大方,但是不奢华。这很符合国师的个性,不张扬,但是个性。

    从门口进来两个女孩,前面的是一个白衣胜雪的姑娘,清瘦的面容掩不住刚毅的性格,眉眼间都是一种霸气流露,后面的女孩似乎更像下人。

    “两位姑娘,主上吩咐,你们先吃点东西,洗澡水已经备好,请姑娘随意。”后面的那个女孩把吃的放在了桌子上。

    “谢谢,谢谢两位姐姐的关照。”小瑶连忙道谢。

    “等等,两位姐姐。”白芷转过身好奇的盯着我要说些什么。

    “两位姐姐,我和小瑶初来贵府,还望两位姐姐多多指教,我们不懂规矩,还望姐姐海涵。”

    白芷并没有对我们客气什么,她扫视了我一眼就走了,她大概不屑一顾我的示好,我撇撇嘴当做无视罢了。

    先洗了澡,吃了一点东西,我和小瑶爬上大床终于可以舒舒服服睡一觉了,坐在马车里奔波这些天,其实特别的累。

    后院池塘边,田七吩咐下人正在清理池塘。

    “七哥,那两位姑娘是……?”

    “白芷,你什么时候有这爱好了?”

    “七哥,我只是怕……!”

    “主上,自有分寸,我们下人还是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好。”

    白芷盯着田七的背影发呆,主上从来没有让陌生的女子住过府里,就算公主也从来没有这样的待遇,那两位姑娘究竟是什么来头?

    “不要瞎想了,该如何,不用我教你吧?”

    田七没有回头嫣然已经猜到白芷她的心思,这丫头,哎!

    这一觉睡的特别香,连个梦都没有,看了看外面的天都已经黑了,怎么没人叫我们吃饭啊?我看见在床边整理东西的小瑶。

    “小瑶,你怎么没有睡会啊?”

    “姐姐,我睡了,但是比你醒来的早,刚才你睡觉的时候,那个姐姐来传过话,说让我们醒了直接去前厅。”

    “哦!我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那收拾下,我们走吧!也不知道国师回来没有。”

    到了前厅的时候,国师在跟田七聊什么,旁边还站着几个下人。

    “国…。”

    只听噗通一声,我被高高的门槛绊倒在地,小瑶连忙把我扶起,哎呦,哎呦,我的膝盖处火辣辣的疼,大家都看向我囧样。

    “国师,你们家的门槛太高了,真不是一般的人能过的。”

    他笑着说:“朵儿,是在埋怨门槛?还是埋怨我啊?”

    我一瘸一拐的被小瑶扶着走到桌子前面坐下,我撩起裤腿也不管什么礼数,查看方才跌倒时摔伤的膝盖,已经破了外皮有血渗出。

    不多时,一个下人端着一个放药的盘子走了进来,国师接过来准备替我上药。

    我不好意思的说:“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上药的。”

    “那你知道该上什么药吗?”

    “我,我…。”

    他先将一个白色瓷瓶的药粉撒在伤口上一点,然后又将一个黑色瓶子的药粉撒了一点,用一块发黄的白布包扎。

    “近日少沾水,是不会留下疤痕的。”

    其实搁着现在也就是两个创可贴就好了,所以说古代的啊!还是什么都是繁琐。

    “谢谢啊!”

    “明日我就命人来把这门槛砍了。”

    “啊!不是吧!我,我不过是随口那么一说,是我太鲁莽了。”他哈哈大笑起来。

    桌子上摆着好几盘好吃的,我垂涎欲滴的看着这么多好吃的,这口水现在都流到嘴角了。

    “哎呀!还真是饿了。”

    我不管它三七二十几就下手直接望嘴里塞,大家都惊讶的盯着我的吃相,小瑶一直在旁边眨巴眼给我使眼色,让我优雅的慢点吃。

    “你眼睛怎么了?是不是进沙子了?干嘛一直眨眼睛啊?”

    她红着脸凑到我耳朵边说:“姐姐,你能不能用筷子慢慢吃啊?”我恍然大悟,脸红的跟小丑一样尴尬。

    一顿饭吃得让人家全看笑话了,我就是改不了自己这个臭毛病,一见到好吃了就忘了礼数。

    回到房间里,我也懊恼的很,腿被摔得不轻,连吃饭的姿势也被人嘲笑。

    “姐姐,下次咱要优雅的吃相。”

    “你以为我不想啊?我是一看到好吃的就忘了礼数。哎!真是倒霉到家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