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三十章 宫中赴宴
    我躺回我的椅子,对上公主的那眼眸,眉头挑衅的一笑,她恼羞成怒的瞪了我一眼,我才懒得理她。

    她向前凑凑了,抓上国师的衣袖,我瞟了她的动作一眼,这真是蜜蜂围着花朵嗡嗡嗡嗡。

    “子言哥哥,父皇今晚设宴款待群臣,要你一同前往陪同。”

    国师看着她手里的动作,一记凌冽的不悦,甩开了它的手,人家公主丝毫也不生气,怪了。

    “我已经知道了,你此次前来有何事?”

    “子言哥哥是不是讨厌文秀,还在生文秀的气?”

    我听着两个人的谈话,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我很早就听说,三公主喜欢国师。

    我偷瞄了一眼国师的脸,他的眼睛深黑默然,孤傲不羁。

    对了,公主方才叫国师子言?难道国师名字叫子言?从来没有听别人说过,公主和国师一定很熟悉,要不怎么知道国师叫什么。

    我的心里有点压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国师和公主的亲近,还是公主可以直接喊他的名字子言,心里五味杂陈,不是滋味。

    我闭着眼睛躺着,早已听不见他们的谈话,我的心里陷入了无边的遐想,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身上盖了一条锦被,我揉揉眼睛看看外面的彩霞满天飞,这么快就傍晚了,我好像是睡着了。

    国师还在埋头在写什么,那玉白的锦袍衬托的整个人十分养眼,真是翩翩公子一枚。

    陌上公子人如玉,

    温润绝美世无双。

    他抬起头笑笑,“两句念的不错!”我哈哈大笑。

    “形容国师你怎么样?”

    “不敢当。”我们两个都笑了起来。

    “国师大人,公主为什么叫你子言?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叫什么?”国师放下手里的笔,站在来走到窗台边看向外面。

    “子言是表字,单名音,师父给我取的名字,公主她是我师妹。”

    “单名音,李音?”

    我有点被惊吓到,他们两是一个师门的,这也太不可思议。这,是不是就是大家所说的青梅竹马。

    “那你师父现在在哪?”

    “师父已经仙逝了。”

    “哦!不好意思啊?我不该问你伤心之事。”

    他回过头笑笑,“你这个丫头人小鬼精,什么事都要刨根问底,但是觉得你又不是小孩子,觉得像个小大人。”

    我吐吐舌头,是啊!我本来就是大人,只不过穿越成小孩的身体。

    田七走进书房,“主上,一切都已准备妥当。”

    “走吧!”

    “是,主上。”

    人家去吃饭,我也该走了,我伸伸懒腰,刚准备向外走,就被国师叫住。

    “朵儿也去准备下,今日带你进宫。”

    “带我?带我去?子言你要带我去进宫?”我连问了三遍,还叫他的名字。

    他正准备收拾桌上的书,那手一怔看向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犹如明月皎洁。

    “子言,子言,我,我为什么不能叫你子言,公主都可以。”我不服气的说道,他只是笑了笑,没有拒绝,我飞快跑了出去。

    我的脸大概跟猴屁股一样红,是害羞,是高兴,桃花色晕染了一池春水能见底,子言后面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听见。

    等我收拾好一切出来,天色渐黑,我看见白芷站在院子里等着我出来。

    “姑娘,主上在前厅等你。”

    我点点头,让小瑶在家里等着我,随后跟着白芷去了前厅,还未进门,一眼变成看见坐在上位的子言。

    他今日也是玉色锦袍,和方才的白不同的是多了一些温和的气质,

    多了些儒雅书生之气。我站在门口中间,正好能窥探他的样子。

    我低头一撇自己那件象牙白的罗裙,和他绝对有的像情侣装,这感情好,哈哈哈,我心里偷偷笑了。

    子言看着我的笑,“丫头何事这么开心啊?”我被这一问差点没上来气。

    他起身走了出来,冲着我上下瞧了一眼,我被他的目光看的有点不自然,脚步放慢的跟在他身后,田七小声跟白芷说什么,连白芷也一起小声的笑了。

    我扭头看向他们眼里的笑,意味深长,他们在笑什么,难道我的衣服上有什么脏东西,我歪着头转了一圈也看不到背后有什么不妥,他们的笑真是莫名其妙。

    马车已经等在门外,这次跟着子言进宫的,是白芷,白术,防风,紫苏,白芷是女孩子,其他人都是男的,紫苏和辛夷是来到府里以后才见过两次,都不很熟,他们都是黑色的衣服,看上去就是普通下人,但是武功好像不弱,虽然没有见过出手,但是还是觉得眼神和动作十分敏锐。

    我坐在马车的左边,白芷坐在右边,子言坐在中间。我和白芷大眼瞪小眼看着对方,我想要打破僵局。

    “白芷姐姐,你多大了?”她不屑一顾我的问话。

    “反正比你这个丫头大。”

    “那当然了,白芷姐姐都比我高好多呢!”

    马车里瞬间又没声了,看来白芷也不想搭理我,我转而看向子言。“子言,白芷姐姐是不是对我有敌意?”

    我这话一问,白芷立马白眼珠的瞪我,还挑衅的示意我不要瞎说。

    子言微微点点头,我故意曲解子言的意思说道:“子言,你这是要挑起内部矛盾嘛?”

    子言皱皱眉头似乎不是太懂我理解的意思,他的无奈的摇摇头,也不帮我说话。

    我挪屁股做到白芷姐姐那边抱着她的胳膊说:“白芷姐姐,子言是要我们窝里斗,他要看好戏呢?你会不会跟我斗啊?”

    白芷红着小脸尴尬看了子言的脸说话都支支吾吾起来,又无处发作的怨气。

    “我,我才懒得跟你这个小丫头斗呢?”

    “子言,你的希望要落空了,我和白芷姐姐可是很好的啊!”

    我幸灾乐祸的摇头晃脑起来,嘴里还哼起了歌谣,脚下还打着拍子,踩着鼓点的得意。

    “我什么时候说你们要内斗了?”

    “那你方才点什么头啊?”

    “我哪有点头?我方才是脖子疼,动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原来你们是看我笑话啊?”我的脸色黝黑透着怒气,白芷憋得了脸红不敢笑,子言倒是哈哈哈大笑起来。

    外面的人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不知道我们在里面笑什么。

    “停车,停车。”

    我大吼一声,车夫立马拉住不动了,我眯着眼,噘着嘴生气的跳下马车就向回走。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盯着我的背影。子言从马车里跳下来去追我,白芷随后也下来,站在车后面等。

    “白芷,你们怎么得罪了小丫头?”

    “哪有啊!我跟主上,只是跟她开了一个玩笑而已,谁知道这丫头气性这么大。”

    向来都是白术吃瘪,这里可是看到小丫头生气了,这下可算是有人能惹怒那丫头了,白术也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别人都不知道白术为啥傻笑。

    子言追出去很远,才拉住我,我此刻心里那个恨啊!他们两个摆明就是要我好看的。

    “丫头,何时变成小心眼了?”

    我一转身,脸色还挂着泪珠,那个心伤的一脸委屈,还哽咽的抹了一把泪,看的真是被欺负哭了。

    “你们主仆合伙欺负我一个小姑娘,还有没有天理了?欺负我也就罢了,还拐弯抹角,我不要跟你们一起去了,我要回家,回家。”

    “是本尊不是,不该纵容那丫头欺负你,我道歉。”

    “道歉有用吗?那要是杀了人,我道歉下,能活过来吗?”

    “那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今天你欠着我的一个要求,记账吧!”

    “记账?”

    我抬起笑脸,哈哈哈哈哈大笑,子言一看就知道上当了,顿时摇摇头浅笑。

    前面的人不知道国师跟我说了什么话,我蹦蹦跳跳的又跑向马车,脸色还带着甜甜的笑。

    “这丫头不按常理出牌啊?”三分钟不到,立马变脸。

    马车奔驰在大街上穿过几条路,到了宫门口,好家伙,几十辆马车并排在右侧停着,一看这些马车的豪华度,就知道进出的人都是大人物,看这架势,好像整个京官都在此次宴席之中。

    我跟在国师的后面,穿过数道宫门进了皇宫,一道道宫门,一座座亭台楼阁,想象不出的繁华和奢靡,白玉的栏杆,台阶,一排接着一排鎏金红瓦宫殿,都说现在的西安城楼只是长安的一小部门,真的是这样吗?

    一路上,时不时的有宫女和巡守路过,路过一大片花园,走过几个宫殿,终于到了宴会厅。

    我站在门口向里看,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两边都是一排桌子,中间有很大的空间,华丽的地毯从门口到最里面,最上面的一个大台阶下。

    房间里灯火通明,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宫灯,各种衣服的人穿插在里面。一排排宫女们端着各式的盘子来回行走,我简直看花了眼。

    国师走过的地方都有人上前行礼问安,一看就知道国师是个待遇及高的人,我们走到大台阶下,国师示意我坐在左边的一个桌子前,我的眼睛应接不暇的还在看这个宴会厅的一切。

    国师走上台阶,坐在左侧的位置,上面大概是六个位置,中间肯定是皇上的,那其他位置想必都是重臣之位。

    一个太监说了一句话,大家都起身朝着殿后张望,从后侧的大殿走上来一个穿着黄色衣袍的男人,长得还算可以,但是脸色沧桑感很强,我不知道这个皇上多少岁?但是看样子也应该有四十岁吧。

    他一摆手,大家都落座,大厅里有人小声议论开了,上面还有三个个位置空着没人,谁这么大的胆子让皇上等他?

    我耐着性子等着,只见从大厅外走进来大概七八个人,独眼李将军,还有黑鬼他爹朱三,他也来了?难道他也是大官吗?我有点转不过弯,曾经一面之缘只是知道他是个将军,想不到竟然这么大的官,连皇上都要礼让三分的人。

    后面还跟着的人都在右侧坐下,我一看就知道,这派头难怪可以让一国之君等的人,都不是善人。

    那个朱三一边走一边笑的说道:“皇上,下臣来晚了,罪该万死,望皇上恕罪。”

    “朱爱卿,来了便好,赐坐。”

    “谢皇上。”

    他们两个上了台阶上,下面立马变得鸦雀无声,一个个张望着上面的位置。

    我尽量低着头,台阶上有根柱子正好遮挡住我这个位置,我很怕那个人看见我,极力的隐藏自己,生怕被看见,正躲避的功夫,对面的座位上投来异样的目光。

    我一看是三公主,笑不露齿的附身见礼。

    她瞪着我,不屑一顾,我也懒着理她,我在人群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于大人也看见我,我远远的附身见礼,他笑了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