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三十一章 公主的伎俩
    每个桌子都摆放上了美味佳肴,香甜美酒,我看的直流口水,真是没有见过这样的美食,看来皇上一顿饭吃得几百道菜真的不是假的,我最爱吃的是螃蟹,看着这些东西,我馋的,眼睛都直了。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婉约的女子,她的吃饭姿势相当优雅,一看就是大家闺秀,我又看了看大家,在看看自己的吃相,真是天地之差别啊!我笨拙的想学着那女子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舒服,我彻底的放弃了优雅。

    她捂着嘴浅笑,“这位妹妹,我来教你吧?”

    她悉心的给我布菜到小碗里,就连拿筷子的姿势都那么优雅,她见我吃的只有螃蟹,便问道:“你喜欢吃螃蟹,我这边的都给你。”

    我眼睛一亮,红着脸傻笑,她只当是我年纪太小。我只顾自己吃,丝毫不在乎别的目光。

    大厅里乱哄哄的,各位大人相互敬酒,皇上在上面和几个聊得相当高兴,我现在才知道上面那几位都是正主,连皇帝都要让三分的,惹不起。

    我把桌子上的螃蟹都吃光了,悄悄从后面出了大厅,恰好对面不远就是花园,夜晚的空气里都带着一种花香,阵阵扑鼻,不用猜满院子都是各种各样的花卉,不然这香气为什么如此之浓。

    我不敢走的太远,不认路,我在一排亭子的尽头坐下,之所以选择这亭子,就是一眼能看到宴会厅的门口。

    亭子里每隔一几步就有一盏八角宫灯,其实古代没有电,也不是太黑。我打了一个饱嗝,摸摸吃饱的鼓鼓的肚子。

    远处的建筑层叠突出,灯火星星点点的忽远忽近。那些亭台楼阁的外形轮廓,在灯光下隐约还是很清楚的能看见,仿佛置身在仙境里的琼楼玉阁。

    “我家的佳肴好吃吗?”

    我一转头看见公主似笑非笑的站在我的后面几步之远,后面还有几个宫女,我站起来附身见礼。

    “民女参见公主。”

    “起来吧!”

    她手里拎着一个瓜,白色的,递给我一半,这性格如此好爽?

    她坐在我的对面看着我,一边吃,一边不怀好意的笑着,这笑中带着某种得意。

    “我知道你是跟着子言哥哥来的。”我不解。

    “知道有如何?”

    她看着我眼神里的挑衅,也没有怒气,反而倒是像语重心长的想要提醒我什么。

    “我只是警告你最好离子言哥哥远点,他不是你能肖想的人。”我哈哈哈大笑起来,有点想逗弄她一下。

    “你只是他师妹,又不是老婆,管的太宽了吧?”

    “你……。”她有些怒气的苗头。

    “我怎么样?我说的是实话。”她反而浅笑起来。

    “你这样的女子,我见多了,死缠烂打无用。”

    不远处叽叽喳喳的几个打扮脂粉气很重的女子向客厅门口走去,娇艳的花容,妖娆的体态。

    “看见了吧?你和她们一样,都是一些花痴而已。”

    “喔!看来公主很清楚国师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她的小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夜晚的灯光照耀的红里透粉,还是心理作用,媚眼间多了些情愫。

    “至少我清楚,我是什么样的女子。”

    她的这句话不错,还不算是花痴,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我静静的盯着她的背影。

    我突然想起我还没有跟于大人说上话呢!急急忙忙的向大厅跑去,看见国师正在和于大人说话,我近身向于大人见礼。

    “于伯伯,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到您。”

    “朵儿姑娘,没有想到你也在长安?”

    “馨儿姐姐好吗?于修哥哥好吗?”

    他笑着说:“他们都很好,时常提起你。”

    “我也想念他们,他们有跟你一起来吗?”

    “没有,我这次是受皇上邀请而来。”

    于大人转头问国师,“难道齐大人没有来?”

    国师把路上的遭遇跟于大人一说,于大人的脸色时而凝重,时而悦色。

    “想不到你们路上又遭遇了这么的困难,这兵荒马乱的哪里也不安定,还望国师多多保重。”

    这顿饭吃的,每一个人有不同的心情。皇上到最后都喝高了,是被扶进了后宫,我发现朱三不经意间便看见了我,他眼神复杂盯了我好一会,吓得我的头也不敢抬,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

    回去的路上,我的心情糟透了,终于知道绑架我那个人是谁了,想要报仇有多难?国师看着我满脸怒火。

    “朵儿,你今晚上似乎很不高兴?”

    “子言,你知不知道,我当初是被谁绑架的吗?”

    “何人?”

    我咬牙切齿,怒眉目瞪的说:“就是你今天看见跟李将军一起来的那个朱三他儿子。”

    “噢!原来如此。”国师的脸色凝重片刻而已。

    “难道你早知道?”

    “我是猜到你被绑架的目的而已,可惜未时已经晚了,你父亲来询问过此事。”

    “那你怎么回答的?”

    我倒是很好奇我父亲会找到子言,他调整下坐姿慵懒悠闲的看着我说:“我有何用意拐带你啊!”

    “哈哈哈,你拐带我?亏我父亲想的出来,我当时连你是谁都不认识。”

    马车里立马鸦雀无声,子言看着我,目光之深处视乎在寻找不属于我身份的东西,我看着子言,似乎想看穿他的心底。我们之间的目光,仿佛隔着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永远单调的笑,永远单调的表情,恰恰是你最喜欢的颜色,复杂则反之。

    “子言,你什么时候送我回家啊?”

    “明日启程送你回去。”他说的风轻云淡。

    “呀!终于可以回家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掩饰自己内心的惊慌,他的眼睛太毒了,似乎能看穿一切,我小小的一点蛛丝马迹他都能嗅到不同。

    马车很快就到了府门口,我跳下马车,头也不回飞快的跑了进去,连招呼都不打。

    “哎!这……。,一点规矩都不懂。”白芷在一边嘀咕。

    房间里,小瑶趴在桌子上练字,我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一屁股坐在床上,难以平复自己激动的心脏。

    “姐姐,你怎么了,跑什么啊?”她还朝门外看了一眼。

    “没什么,我怕黑,一路上跑回来的。”

    小瑶走到门口朝外看看,那里黑啊?府里每个地方都点灯了,我说小瑶心思简单,她还真是脑子不转弯啊,懒得理她。

    我洗好澡,膝盖处刚刚结痂让我又洗掉了,红嫩的肉,还有点血丝,我躺在床上,想着原来一千多年前皇宫是那个样子的。

    这肚子怎么不舒服起来,是不是晚上贪吃?吃太多的螃蟹不消化啊?我立马跳下床,急急忙忙的朝茅厕跑去,说是茅厕其实就是一个小屋子里面放着一个桶。

    此刻,我的肚子疼起来了,我这是要拉肚子的节奏啊!满脸的冷汗就像被雨淋了,那股绞痛劲差点没要了我的小命。

    小瑶站在小屋外问我:“姐姐,你没事吧?是不是肚子不舒服啊?”

    “没事,就是拉—肚—子。”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硬是咬着牙。

    大概十几分钟后,我无力的从茅厕挪出来,佝偻着背,捂住肚子挪进了房间,小瑶一把扶着我向床上走去。

    “姐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一咕噜躺倒床上,脸色苍白,闭着眼睛,贪吃的后果啊!还没有躺下五分钟,我又觉的不妙,颠颠撞撞又进了茅厕。

    半个小时的时间,来来回回折腾了我七八次还多,这不是要我小命吗?

    我浑身无力的靠着墙,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靠着墙一步步的挪着出来,站在门口喘气,这山珍海味还真是不能瞎吃啊!

    “小瑶,快点扶我回去?”

    “哦!哦!”

    小瑶扶着我向床边正要走,“不是,不是,是那马桶那?”

    “啊!你怎么又想拉啊?”

    “它不是我想拉,是肚子难受。哎呀!快点。”我急的向回跑。

    这次我是彻底站不起来了,坐在那几乎晕厥过去。

    “姐姐,你怎么了?你醒醒啊?你别吓我啊!”

    我肚子现在像肠痉挛一样疼,根本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小瑶在后面侧面搀扶着我一个胳膊,根本拉不动我,她急的满头大汗。

    我缓了好一会功夫,才能说话。

    “小瑶,你去跟国师要点药来,拉肚子的药。”

    “好,好,好,姐姐你自己一个人行吗?”

    “我现在没事了,你快去快回就好。”

    小瑶蹬蹬蹬蹬跑了,我艰难的扶着墙壁,闭着眼睛,现在连嘴唇都是发灰。

    这也太奇怪了,以前要饭都没有拉过肚子,现在吃了一点好东西就成这样了?这以后怎么享福啊?

    “国师大人,姐姐病了,你快去看看吧!”

    小瑶一边跑一边喊,这还没有走进书房,大家都跑了出来。

    “怎么了?朵儿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小瑶脸色发红,喘着粗气,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个不停。

    “你快去看看,姐姐,都跑了十几次茅厕了,现在还在那呢!”

    “白术,你立马去西院药库,拿些新鲜的马齿苋,煮熟端来。”

    “白芷,你随我来。”

    “是主上。”

    房间里,我已经蜷缩在床边了,浑身颤抖,还呼呼冒冷汗,他们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趴到床上的。

    “姐姐,国师来了。”

    我心里这个无语啊!干嘛把国师叫来,拿个药就行了,哪有这么麻烦啊!我眼睛余光扫到子言来到了床边,把我身体放正,盖上锦被,摸上我的脉,思虑了半天。

    “朵儿最近都吃了什么?”

    “晚上不是跟着你去皇宫吃饭吗?吃了好多螃蟹,后来公主给了我一个白瓜,其他就没有吃什么东西。”

    “难怪会腹泻,你吃的东西相克。”

    什么?我在心里诅咒公主一百次,我说公主怎能那么好心给我白瓜呢!原来这是要谋害我啊!

    “啊!啊!我的肚子好痛啊!”

    我突然抓住国师的手,颤抖的掐着他的手臂,才能让自己有力气抵御每一次蚀骨的疼。

    “我会记住这个仇的,一定……,啊……!”

    “来,先把这个喝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子言从白芷的手里接过一碗热的汤药,他用木勺一小口一小口的送到我嘴边,怕我被烫到每一口都吹一吹。

    我的眼眶湿润,眼泪在眼睛里转了一圈,顺着眼角流过脸颊滑进了头发里。

    我特觉得自己现在是幸福了,国师这么高贵的一个人可以这样照顾自己,连我妈都没有这样细心的照顾过我,我感动的只剩下发呆了,就让我好好贪恋一会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