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三十七章 回到余杭
    我一推房门,看见小瑶趴在桌子上看着我带来的书,我低着头越过她躺倒床上,盯着房顶。

    “姐姐,累了吗?要不睡会吧?这雨下的越来越大了。”

    “小瑶,你跟着我来,可曾后悔?”

    “姐姐,说什么话呢?小瑶这辈子只有姐姐一个亲人,不跟着你跟着谁啊”

    “其实你该留着亚轩身边的。”

    “姐姐今天怎么了?”

    房间里寂然无声,只听见屋外的雨声,哗啦哗啦的下个不停,这样的雨,也敲打着每一个有心事的人,是子言?是我?还是小瑶?

    她继续看书,我继续盯着我的房顶。刚才太突然了,让我措手不及,可是为什么心会不停的跳,我用手附上心脏,摸摸那里还在狂跳的悸动。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难道……?不,不会的,一定是我动作过猛吓到的?我为什么会脸红呢,吓得。

    晚上,我听见小瑶叫我吃饭,我闭着眼睛假装睡熟,其实我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子言。

    子言来房间查看我为什么没有去吃晚饭,他的手还是微凉的温度掠过我的额头,我闭着眼睛害怕穿帮,心底那根弦呐喊,叫嚣,幸好没几分钟他就走了。

    白天睡多了,晚上就很难再睡,假装的滋味很难受啊!我悄悄起床,悄悄的开门,站在走廊上,看着下雨的夜,虽然雨小了很多,我多希望这雨水淹没我的内心,让我看不见内心角落的那种情感,仿佛我们从来不曾发生什么。

    这雨是否知道我的烦恼,一丝丝的情愫在增长,是长在我的心里,还是只是在我的心里而已。

    夜里微凉的风,沾染着雨的湿气,让我顿时清醒,我到底在计较着什么?到底不敢面对什么?这不是我的作风。

    不就是有一点小情愫吗?有什么大不了,谁让他那么优秀,不只是我,很多人不是和我一样的吗?我突然觉得自己想开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轻轻的走到子言的门前,站在门口,一扇门的距离竟是如此贴近彼此,而两个人的心该有多远啊?

    第二日,我早早的起床,虽然雨还在下,但是我的心情很好,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哼着那首《星月神话》: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就是遇见你,在人海茫茫中静静凝望着你,陌生又熟悉,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却无法拥抱到你,如果转换了时空身份和姓名,但愿认得你眼睛,千年之后的你会在哪里?

    是啊!千年之后我会不会是因为你才来的?我相信老天自有它的道理。

    “姐姐,你怎么这么开心,还哼起了曲调?”

    “小瑶,你能听懂这首歌吗?”

    “不懂啊!但是很好听啊!”

    有人敲门,门口站着是子言,“早啊!子言,你不会是叫我们起床吧?”

    他很诧异我的好心情,微笑的表情永远是他的招牌动作。

    “午后我们就赶路。”

    “可是雨还没有停啊?路上会不会很泥泞啊?”

    “到时候你自己就会知道了。”说完他转身走了。

    午后的太阳毒辣辣炙烤着大地,我担心的泥泞根本就不存在,我猜我们走的方向应该是朝着南方吧!不然不会这么热。

    离家越来越近了,归心似箭,这种感觉真的让我很矛盾,因为我占着这具身体,但是她的父母对我而言是陌生又熟悉的人。因为穿过了那天根本没有来的急亲近就被绑架了。

    经过几天的奔波,终于到了吴越国的边境,还有一天的路程就可以到家了,就可以见到父亲母亲了,我的心里特别忐忑,紧张。

    快要接近城门口的时候,一队人马早已站在那里等候,我分明看见了父亲的身影,身边还跟着那个女人。

    我跳下马车,看着从不远处走过来的两个人,霎时间我的眼泪突如而下,我飞奔过去。

    母亲跟我一样泪流满面张开颤抖的双手迎接我的。

    “母亲。”

    “我的朵儿,我的朵儿,你受苦了啊。”

    我跪倒在她的面前,她抱着我抽泣,这样的相见让我觉得我突然又很多的不舍,尽管他们不是我的父母。

    “我的朵儿,我的朵儿,回来了,回来了。”她轻轻的用手抚摸我的头发,颤抖的不能自己。

    父亲站在身后眼眶通红,他一只手抚摸着母亲的背后,一只手拍拍我的肩膀,他那无声的爱,诉说着他的牵挂,思念都隐藏在他的心里。

    子言从后面走了过来,小瑶跟在身后。

    “国师,请受下官一拜。”

    说着就要下跪,子言连忙扶着他的双臂制止。

    “将军,不必行此大礼,本尊也是顺手的事,只是耽搁的时间有点久,望将军莫怪。”

    “国师客气了,你是我们家的恩人,微臣永生不忘。”

    父亲对母亲说道:“我们回去了,让孩子也好歇息歇息,明日可回钱塘。”

    母亲的手很温暖,这是她第二次牵我的手,时隔九个多月了。

    我们在先在滨州都尉府歇息,子言和父亲在前厅说话,母亲拉着我走进后堂歇息,我拉着小瑶。

    “母亲,这是小瑶,我在路上遇到的,这些日子都是小瑶在照顾我。”

    我把小瑶拉倒母亲面前,让她见过我母亲。

    “夫人好,我叫小瑶。”

    “多机灵的丫头啊?多谢你一路照顾朵儿。”小瑶不好意思低下头。

    “母亲,以后小瑶就跟着我了,她就是我妹妹。”母亲欣慰的点点头。

    “朵儿你瘦了,想必在外面吃了很多苦?”母亲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眼眶微红。

    “母亲,朵儿是瘦了,但是你看朵儿不是也长高了吗?”

    “朵儿肯定受了很多苦,这在外面的时候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啊!”母亲用手帕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心疼不已。

    “母亲,我不苦,我这不是平安回来吗?”

    “傻孩子,你知道母亲都是怎么熬过来的,怕我的孩子遭遇不测,怕我的孩子吃苦受罪。”

    我一把抱住母亲的,依偎在她的怀里,这温暖的怀抱让我贪恋,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担心我,虽然这个具身体已经不是她真正的女儿,但是这个关心是真的存在。

    我要好好替这具身体的灵魂,孝敬她的双亲,照顾他们一辈子。

    第二天,我们一大早就启程,这离余杭已经不远了,过了前面的山坳就回到了家。

    一路上倒是很平坦,马车晃晃悠悠的很是闲情,我透过车窗望向外面,不远处一片树荫下还有小茶铺,过路人络绎不绝的,这一片地势有些低洼,从北向南延伸了很长,很宽的距离,有点像河床裸露出来。

    “这以前是不是有条河?”

    “朵儿还记得这条河?”

    我那会记得这里的有条河,我是看着地势像是罢了。

    “记得小时候,齐寒常常带你来这里玩耍,有一次掉进河里,差点淹死,幸好被你罗叔叔救了上来。哎!这条河都干枯了很多年了,现在你看那些树木,就知道了。”

    河底的东侧全部成了树林,虽然不多,但是对于过路人却成了乘凉的好地方,这条河是从哪里来的,谁也不知道。

    回家的路总是短暂的,过了晌午便回到了将军府,我下了马车,佟青从门口飞奔过来,热泪盈眶扑向我。

    “小姐,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我哈哈大笑道:“佟青有没有想我啊?都好几个月没见了吧?”

    她吸着鼻子说:“想,我做梦都想小姐。”

    “来佟青,我给你介绍个姐妹认识。”

    “小瑶见过佟青姐姐。”

    “快起吧!我那是姐姐啊?我就是伺候小姐的丫头。”

    “以后我们就以姐妹相称,朵儿是我的姐姐,你也是。”我们在门口就客气起来。

    “回府吧?让国师大人可以休息会。”父亲在一边催促,我看向走过来的国师。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家门,管家伯伯安排子言去休息了,我跟随母亲回到了西院。

    房间明亮的很,一尘不染,似乎每天有人来打扫,我有点触景生情,想我穿越过来第一天,凳子还没有焐热,床还没有睡热,就被人绑架,谁能比我更糟糕。

    “回到家真好,满满的都是幸福。”

    “是啊!小姐,夫人每天以泪洗面,天天吃斋念佛,天天念叨小姐。”

    “母亲,是朵儿不孝,让母亲为我担忧了。”

    “傻孩子,你是娘的心头肉,你有点三张两短,让母亲如何是好啊!”我深深的震撼到母亲的话。

    “母亲放心,从今往后,朵儿会永远不让母亲伤心难过,永远听母亲的话。”

    “我的朵儿真的长大懂事了,不在是以前那个娇惯的小丫头了,知道为母亲着想了。”

    这样的亲情让我不舍得离开,尽管他们不是我的亲身父母,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两样了。

    晚饭的时候,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我看着围着桌子的人,父亲,母亲,国师,两个夫人,几个年轻的人,想必是我的哥哥,弟弟。身边坐着小瑶,佟青站在我的身后。

    我倒了一杯佳酿站起来,看着大家说:“朵儿今天首先要谢谢国师,是国师三番五次的救我回家,此恩,朵儿永生不忘。”

    我一抬手喝干了杯子的酒。

    “丫头,你的谢意,我收下了,哈哈。”

    “是啊!国师,小女能有今日,乃是国师恩赐的,我齐佑今日发誓,将来国师有用的着微臣的话,定当效犬马之劳。”

    “将军,你严重了。”

    “妹妹,哥哥今日恭喜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志儿你怎么说话呢,哪有这样说自己的妹妹的。”

    我父亲呵斥那个叫志儿的男子,我咋一听,是祝福的话,细琢磨真是我没有死在外面啊。

    “国师莫怪,犬子说话欠缺思考,让国师见笑了。”

    “不碍的,小孩子说话直接点。”

    “小妹,三哥天天盼着你回家,今天终于回来了,来,三哥敬你一杯。”说完一饮而尽尽显豪爽的性格。

    我端起杯子看着这个有点沧桑感的父亲,我失踪的这些日子,也能想象他是怎样的心情,所有的一切都不及家的温暖,所有的幸福都不及一家人在一起幸福。

    “父亲,朵儿让你担心了,以后朵儿一定好好听父亲的话。”

    “好好,我的朵儿懂事了。”

    父亲眼里的泪花足以说明他对这个女儿的宽容和宠爱,一个深沉的父爱从来都不是嘴上说说而已。

    虽然这一大家人我都不熟悉,但是从今日起,从这一刻起,他们就是我最爱的,最亲的人。父亲从不曾流泪的,今天也是满含热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