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三十九章 命不由己
    “子言,子言,你在吗?”

    我从一进门到书房这段距离一路上不停的大喊,三步变作两步走近书房。

    “子言,听我父亲说,你下午就要回京了吗?”我脸红气喘吁吁一边说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座位上。

    他绕过书桌走了过来看着我的样子浅笑。

    “你前来就是问这个吗?”

    我自己倒了一杯茶,“咕咚——咕咚”的喝了,什么时候自己在他身边这么不讲规矩也不客气了?

    “是啊!我还有很多事没有说清楚呢!你这么着急回京吗?”

    他坐在我的对面不慌不忙端起茶杯品味着,总是云淡风轻的随意着。

    “你还有什么事要说的吗?”

    “我……。”

    我变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啊?我急急忙忙前来到底是要干嘛啊?

    “我要跟着你学医术,你可以教我吗?”

    他抬起头迷惑的望着我,有点小惊奇,眼角微翘着。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啊?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我不知所措的用手摸摸我的脸色是不是有异样。

    “你是想学医?还是想跟着我?”

    “我,我当然是跟着你是想学医术啊!”

    原来从他嘴里说出的话,竟然是我的想法,到底为什么自己会这样紧张。

    子言当天下午还是走了,但是留给我两本厚厚的书,还留下了两个高手保护我,那两个家伙有多么的不情愿跟着我啊,一看脸色就明白了,我在想该如何收买他们的心啊!

    每天都是无聊的玩,父亲很忙,难得吃饭时见一面,回到家里好几天了,无所事事。

    晚饭后,坐在院子乘凉,这季节真是难熬,我又开始怀念有空调的日子了,每年的暑假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天天躲在空调屋里看电影,那种日子才是幸福啊。

    我对着黑暗的墙角说话,听见的人自然听见,即使没有任何回应。

    “你们说,这样的生活是你们自己想要的吗?你们可想,过平凡人的生活?”

    我知道他们在听我唠叨,

    “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我还是对着黑暗的空气说。

    有一个爱钓鱼的人时常在一条小河边钓鱼,可是他每次钓上来的鱼都特别大,但他都不要,放回了河里,一次两次三次,直到第五次才钓上来一个很小的小鱼,他满意的放到了鱼篓里拿回来家。

    “那人一定很傻,放着大的不要,只要一条小鱼。”

    “那人不是傻,是懂得自己需要什么。”两个人从黑暗里走了出来,我瞧着两个的争执低头笑了起来。

    “小丫头,你笑什么?”

    我想了一会回到到:“其实他也不是傻,是人家的盘子太小,根本装不下大鱼而已。”

    两个人有点失望,这样的结果不是自己要的答案。

    我招呼他们两个坐下来。

    “你们想啊?谁会那放着大鱼不要,要小鱼呢?”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点点头表示赞同。

    “大多数人都会选着大的,那是人之常情,通常选着小的,必定是满足的人。”

    “所以说,你们现在这样的生活是你们想要的吗?答案不用我说了吧?”

    我打着哈欠朝屋里走了,两个人楞在原地。

    赐婚的圣旨还真是几天之后到了林州李府,众人在客厅听着宣旨,每一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唯有亚轩的心里七味杂陈,他的目光死盯这那张圣旨,似乎想看透玄机。

    “李将军,皇上厚爱李府,想必将军也知道,于家可是贵妃娘娘的本家,以后李将军和皇上可是一家亲啊。”

    “公公说的是,公公辛苦了,请到偏厅休息。”

    书房里的气氛自从这张圣旨的到来变得凝重。

    “父亲,你知道这赐婚意味着什么?”

    “轩儿,有些事我们要懂得如何审时度势。”

    “可我……。”

    “我知道轩儿的想法,成大事的不能拘于小节,比起大业,什么都可以牺牲。”亚轩的心里明白父亲的难处。

    婚姻大事对于他来说就是形式,宏图霸业和儿女私情,两者前者才是基础,纯真的爱只是留给一个人就够了。

    此时的开州于家无疑是一场大地震啊!于克的心里盘算着落空,本意他是想让馨儿嫁给朱三的儿子,谁知道皇上来了个张冠李戴。

    馨儿躲在房间里痛哭,任凭谁叫也不开门,这可急坏了她的母亲。

    摸着手里那块玉佩,洁白莹润的雕刻,她知道自己注定和这块玉佩的主人无缘,尽管自己一再努力,仿佛上天早已岔开了道路。

    “馨儿,你快点开门啊?不然我要撞门了。”

    哥哥在外面大喊还夹杂着母亲的哭泣声,她无法装作视而不见,可是这桩婚姻,来的措手不及。

    不久后,大门哐啷一声倒地,哥哥和母亲急忙跑了进来,看见馨儿坐在床边发呆,母亲摆摆手示意于修先出去。

    “馨儿。”

    母亲满含热泪的抱紧馨儿,“是娘亲没用,无法阻挡皇上的赐婚。”

    “娘亲,父亲真的不能拒绝吗?”

    “孩子,你是想让你父亲抗旨吗?”

    “母亲,馨儿还小呢!还想在你们二老身边多呆些日子孝敬你们二老的。”

    “娘亲明白,娘亲明白,可这是圣旨啊!”

    无力感袭来,自己生来就是政治的牺牲品,注定的事,自己早就知道?为什么现在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难道真的是因为爱上那个人?

    立秋后十日,宋淮安率领五万大军,攻打朱三的西通随州驻地,也想在这浑水里捞点好处。

    谁知道,朱三竟然知道他的意图,暗地里派兵偷袭自己背后,以至于顾头顾不到尾,宋淮安只能向绕道借兵求救。大帐内,宋淮安来回走动,几名副将在旁边看着将军愁容满面,这可如何是好,大家都唉声叹气,如今这个形式,本来就是朱三不对,现在口气大的,想要吞并我们这个淮南地区。

    “将军不如我们就暂时向小李将军求救吧!按说,小李将军也不是傻子,他明知道朱三会一个一个把我们都吞并掉,他肯定要先找软柿子捏,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拿出诚意和小李结盟,至少朱三不会那么轻易动手。”

    其他人也附和道是啊!

    “将军,再迟就来不及了。”

    宋淮安觉得此办法不错,但是谁会那么轻易就来营救,没有好处拿是不会轻易出兵。

    自古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共同的利益。

    “田副将,你带一堆人突围出去,把这封信带给小李将军。”

    宋淮安不确定小李将军会不会来支援,但是他看到信,必定会动心,他会衡量下现在的形式。

    “田副将这次可要十分小心,此去林州,路上小心,我们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宋淮安紧握住田副将的手,千叮嘱,万嘱咐,成败在此一举。

    田副将一路上披荆斩棘,带出去的几十个人都是誓死追随者,硬是杀出一条血路逃了出来,虽然突围之路很是辛苦,自己还受了伤,但是想到几万大军被围困根本不容自己思考的时间。

    等真的到了林州的时候,已经跑死了三匹马,他知道军情紧急不能拖延。

    林州小李府邸,这几日虽然表面上皇上赐婚那是天大的喜事,但是边关的密报来的更多了,看来朱三的野心真的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现在更是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

    “将军,有个副将求见你,他说你看了这份信就明白了。”

    独眼龙接过信,脸色十分凝重。

    “人呢?”

    “启禀将军,此人正在客房躺着。”

    “快,带我过去。”

    独眼龙将军刚走出书房的门迎面碰到了亚轩。

    “父亲,你这急匆匆瑶去哪?”

    “轩儿,你看看这个?”

    独眼李说着把手里的信递给了亚轩。

    “父亲,这是……。?”

    “这是宋淮安送来的,想来此信他是要告诉我两个信息。一;做为联盟的证据,二;如果我们不救援,那么下一个被吞掉的就是我们。”

    “父亲,从这份信来看,宋将军的大军此刻难逃灭亡之时,我们可以救,但是怎么救法。”

    “现在朱三的大军分三路围困宋淮安,我看这样子是要把他消灭在西通随州。我们不能直接去随州支援,但是朱淮安,在老巢的兵力还有三分之二,我看,不如派严将军带十万大军直接和他老巢的兵力回合然后迂回到朱三南部大军的后面来个前后夹击,以牙还牙给对方。”

    “严肃的水军可有把握?”

    “父亲放心,严老将军虽然年事已高,但是在水上作战经验丰富,就是这路上需要花点时间,但是是个釜底抽薪的好办法。因为据探子汇报,现在只有朱三的南部大军力量比较薄弱,因为他们基本都是刚刚组成的水军,在防御上势必不会像在陆地作战那么方便,正好我们可以借势来个反击,虽然不至于重创朱三的大军,但是势必给宋将军赢得突围的机会。”

    独眼龙忽然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自己这个儿子,骁勇善战,智谋过人,善于用兵。给自己的儿子竖起了大拇指称赞。

    “轩儿,为父真的很替你高兴,你分析的很透彻,既能救,但是不会过早的暴露自己,真是个好办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