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四十一章 留书出走
    后日一大早,我让白果准备的马车已经在城外等着了,我们三个人撒谎到城里逛逛,我把书信放在了我房间的床上,我这是一去不复还啊?还是留书出走啊!

    半日后,马车颠簸在去往京城的官道上,我在想也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发现我又偷偷跑了,会不会派人追来。

    “姐姐,你说将军大人会不会派人追我们回去啊?”

    “小姐,这次我们三个人出来,是不是太草率了?大人一定会急死的。”

    “你们两个罗里吧嗦的,烦不烦啊?我都说了给父亲大人留下书信了,告诉父亲,我们这次去京城是找国师大人学医术的。”

    “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佟青,你要是怕了,就赶快回去,反正我们还没有走多远。”

    “不行,我要跟着小姐你,死也不回去。”我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三个人加上两个高手百部和白果正好五个人,这次我出来可是有准备的,再也不是慌张的逃跑呢!

    说起百部和白果,估计和白术是一个辈分,这两个高手都是子言走之前让他们留在身边保护我的,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搞定他们两个的。

    马车跑的很快,要是路上没有意外的话,我估计这样的速度差不多十天就该到长安了。

    齐佑是傍晚时分才发现朵儿不见了,拿着手里的书信哭笑不得,这孩子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学会留书出走了。

    三夫人更是担心死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非要追孩子回来。

    “这孩子前面还说要好好孝顺我们,这还没有几天又不见了。”

    “夫人不要担心,我立马修书一封给国师大人,请国师大人在京城代为照看下朵儿。”

    “老爷,朵儿这次回来变了很多,不知道你发现没有?以前我们的朵儿胆小怕事,自从上次被绑架到回来,好像变得特别胆大还懂事,而且还知书达理了许多?”

    “是啊!孩子在外面经历了多少磨难,还能活着,有所变化是很正常的,但愿她是真的懂事了。”

    那边齐佑派了一个下人连夜赶往京城,希望国师能代为看管下那个不听话的丫头。

    这边我们两个高手就是不一般,连驾车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我躺在马车的一侧呼呼大睡起来,她们两个坐着无聊的小声说话。

    不知道走了多远,被她们两个摇醒了。我揉揉眼睛,看向车外,天黑了,还下起了雨。

    “姑娘,今晚不如就在此歇息,明日雨停了再赶路吧?”

    “那好吧!今晚喂饱马,明日好有劲赶路。”

    我这次出来,一身男装,隐去了女子的身份,她们两个也是男子打扮,出门多了,自然知道如何自保。这个小店还不错,虽然不豪华,但是相当干净。

    出来一个女人,笑脸嘻嘻的迎接我们。

    “几位小哥,是住店吗?”

    我扯开嗓子变声说道:“老板娘,有没有上好房间来两间。”

    一边说我们一边向里面走。

    “真不巧,几位小哥正好就剩下一间大房间了,里外套间。”

    我一听正好可以不用让他两来回倒腾了,那就住哪大间吧!付了钱,正好吃饭,随后找到一个靠近门口的位置坐下。

    门口突然走进来一个头发花白老人家,手里拿着斗笠,衣服有点老旧像个乡下老农民。

    “没有房间了,客官另找店家吧!”

    “我就在马棚凑合一下就可以了。”

    老板娘一副嫌弃不耐烦的翻着白眼,恶狠狠的一点也不客气。

    “住马棚也要交钱的。”

    看着老人家有些为难的表情,站在那里一时无语,这出门在外谁都不容易,能行个方便就行个方便多好?

    “房钱我帮他交了。”

    我好爽的说道,老板娘一看外面还下着雨,就没有在轰他,一个下人把老者带到了马棚。

    从我坐的位置,正好看见马棚的位置,老者蜷缩在稻草里,还是难以抵御瑟瑟的寒风,我有点可怜这样的老人,就命白果带了一点吃和衣服给老人家送去。

    小瑶轻轻的凑近我说,公子,你说我们可怎么住啊!我斜她一眼,没有说话。

    白果警惕性很高,四周扫视了一下,凑近我低头说道:“姑娘晚上,注意点,可能不太安稳。”

    我一惊,脸色丝毫没有表现出惊讶。

    吃过饭,我们五个进了房间,他们两个仔仔细细把房间的各个角落搜个遍,没有发现异常,才让我们安心的走进里间。

    我们三个困得爬上床就呼呼大睡,外间的两个人熄了灯,警惕的看着窗外。

    其实吧!这要是我自己,肯定马大哈,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即使我们有所防范,但是白果和百部还是睡着了。

    我看见好多好吃,嘴馋的口水都流出来的,我舔了舔嘴,真的有水啊?不对,怎么回事,我满脸都是水,突然惊醒了。

    白果百部站在床边,小瑶和佟青还没有醒,那个老者坐在外屋的凳子,地上还跪着两个人。

    这是?这是闹的哪出啊?

    “姑娘,我们被迷晕了。”

    “啊!”

    “幸亏我来的及时,不然你们都要被这两个贼人杀了。”老者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楞在一边反应不过来。

    原来,这老者一早就看出这家客店不干净,串通土匪打家劫舍好一起分赃。

    我气的一脚踹到那个被绑着的人身上,我真是千算万算,还是被暗算了,这个世道到底怎么了?出门在外这脑袋都是挂着裤腰带上的,说不定哪个时候脑袋就搬家了。

    “大爷,谢谢你救了我们几个人的命。”

    我发自内心的向这位老者感谢,也幸好有人这样出手救了我们。

    “好了,我们两清了。”

    “什么两清了?”

    老者说道:“先前,你送给我吃食和衣服,现在我救你一命算是两清了。”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要是当时我没有施舍他东西,今晚恐怕我的命就该永远留在此处了吧!

    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小瑶和佟青才转醒了,老者起身就要走了。

    “大爷,不知道你要去哪?我们有马车不如送您一程吧?”

    “不顺路,不必了。”

    “你要去哪?”

    “京城长安。”

    “去去,去去,我们就是去京城的,这下真是顺路了。”

    我开心的笑笑,大家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其实我就是想着一路上如果有老大爷一起,我们起码安全问题可以解决了。

    “小姐,那这个两个人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让他们上西天陪佛祖吧!”

    我们没有证据他们和店家是一伙的,只好就先解决了这个两个人而已,世道变了啊!世道变了啊!我感叹道。

    马车很宽敞,坐我们四个人绰绰有余。

    “大爷,你是从哪里来?去京城是走亲戚还是……?”

    “昆弥川来的,到长安寻找故人。”

    “昆弥川?那是哪个的地方?”

    老者斜眼看了我一下,不在说话,冷冷的靠着车厢上。

    我转头问佟青,她摇摇头不知道,看向小瑶,她也摇头。这古代的名字还真是难懂,昆弥川是个什么地方啊?远不远啊。

    我再次看向老者,老者闭上眼睛,这是禁止再问的意思。

    我上下打量了这个老者,花白的头发,衣服破旧,但是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袖口和裤脚口却有少数名族的刺绣的花纹,那这昆弥川难道是个少数民族?我好奇的一直盯着老者思索。

    这一路上再也没有出现意外,我们马不停蹄的日夜赶路,终于在第七天的下午到了长安。

    老者从马车上下来,对着百部和白果说了一声保重,就走了。几天的相处,除了那句话,老者再也没有说什么。我们赶紧绕道去到国师府,离开京城几个月我又回来了,心情甭提多开心了。

    撒丫子一路小跑的进了国师府,田七一愣神的功夫,我们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了。

    “你?你们怎么回—回来了。”

    “我们怎么就不不能回来啊?子言呢?我是来找你家主上的。”

    “主上,没有在府里。”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大概明天吧!”

    白果一边抓耳挠腮,一边为难的替自己开解,生怕自己被罚。

    “七哥,姑娘非要回来的。”白果无辜的说道。

    “呦!这是谁来了啊?”

    田七身后不远处的白芷走了过来,带着蔑视的嘲笑和讥讽,丝毫不给我面子。

    “白芷姐姐,怎么几天不见,连朵儿也忘记了呢?”

    “我哪敢忘了朵儿姑娘啊!真是稀客啊?”还是咬牙切齿的说的。

    “白芷,你先领她们下去歇息。”

    “七哥…。?”

    田七看着百部和白果一眼说道:“你们两个跟我来。”

    我望着他们三的背影,倒霉的孩子啊!该来的还是会来。

    “走吧!朵儿姑娘?”

    佟青紧张的看着我,小瑶跟在身后移步我们曾经住过的那个院子,院子里还是老样子,进了屋佟青打量着这个房间。

    “小姐,国师府比咱们将军府也不错啊?”

    “那当然是不错了,这里可是京城的国师府。”

    “小姐,你说国师大人会不会欢迎我们啊?”

    “佟姐姐,国师可喜欢我们姐姐呢!”

    “呃!哈哈,哈哈,小瑶,国师啥时候喜欢我了?”

    小瑶的一句话,还真是逗的我开心。

    “那为什么国师能容许姐姐叫国师的名讳啊?”

    “难道叫名字不对吗?”

    其实我早已忘记了凡是至高无上权利的人是不能随便叫名讳的,那是大不敬,杀头的罪名。

    在古代,一些至高无上权利的人,对使用或者说法自己的名讳都是有忌讳的,比如名字,文章,诗词,甚少用皇帝或者一些权利高的人的名字的字那都是大罪,诛九族的。

    看来我无心的叫法,在小瑶的眼里真的变成了是一种宠爱或者喜欢,佟青的手在我眼前拂过。

    “小姐,你在想什么?那么久?”我面露笑容。

    “没什么,没什么,”

    小瑶眼神里一扫而过的慌神被浅浅的笑替代,也许她说的没有错,这也是一种宠爱。

    晚饭刚过,白果和百部走了进来。

    “姑娘,我们准备住几天啊?”

    “什么住几天啊?”

    我看着书没有抬头,根本看不到白果面部表情很不自然。

    “就是我们在府里住几天回去啊?”

    “我才刚来,暂时还不想回去。”

    “啊!你不回去了?”

    我放下书烦恼的说道:“你们两个今日怎么回事?怎么我才来就想着让我回去啊?是不是田七跟你们说什么了?”

    他两个同时摆手。

    “不是,不是,就是你是偷偷跑出来的,将军一定会担心的?”

    “我说,你们是什么意思啊?到底田七跟你们说什么了?”

    他们两个低着头再也不说话。

    “好了,好了,我们住几天就回去,行了吧?”

    他们高兴的一扫方才阴霾的脸,点点头走了,我就纳闷了,田七到底跟他们说了什么?不行,我这要去问问。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