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四十二章 皇上的失心疯
    一进书房的门,便瞧见防风刚好朝外走,他手里还拎着一个包袱侧身递到我怀里。

    “我的?”

    “当然是你的。”他转身出了门。

    子言在书房的软塌上坐着,优雅的品着茶香,我隔着老远便闻见那一股子清香。

    “子言,你找我?”

    我随手将包袱放在圆桌上,打开一看,里面是几件衣服和厚厚的一些银票。

    一进书房的门,便瞧见防风刚好朝外走,他手里还拎着一个包袱侧身递到我怀里。

    “我的?”

    “当然是你的。”他转身出了门。

    子言在书房的软塌上做了下来,优雅的品着茶香,我隔着老远便闻见那一股清香。

    “子言,你找我。”

    我随手将包袱放在圆桌上,打开一看,里面是几件衣服和一些银票。

    “偷偷跑来,都没有跟父母当面讲?”

    “嘿嘿!我有留书信给他们。”

    “这些是我父母托人带过来的?”我尴尬的站在圆桌前看着这些东西。

    他们对我还真是照顾的无微不至,这么远还派人送过来,我的心真的很感动,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样的。

    “说吧?你偷偷跑来何事?”

    我要说我是为了他,他会不会信,大概以为我疯了吧!哪有一个姑娘家像我这样没有一点矜持的。

    他盯着我的脸,好奇的看着我脸部细小的变化,呵呵的笑起来。

    “你、你笑什么?”

    “丫头,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会察言观色。”

    “哪有?我就是有点意外而已。”

    “意外?”

    “我若说,我偷偷跑出来,就是为了你,你会不会相信?”

    “为我?”

    子言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他远远的瞧着我的脸,不言语。

    “怎么?吓到你了。”

    “理由呢?”

    我抬起头望着房顶,叹了一口气找出一个,看来想留在他身边,必须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若说这理由,其实也很简单,说爱慕你,肯定觉得这是假话,但是吧!这爱慕是有条件的,因为宿命。”

    “宿命。”

    子言想起师傅曾经说过,他的一生总会因为宿命而命定一生,当时他不太明白师傅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今天从第二个人嘴里听到这个说法,不由他不相信,师傅是否早就知道有一个人会跟他因为宿命连在一起。

    子言的表情,显然相信我说的宿命,其实所有的一切归结起来不过宿命二字,人活着命运早已经注定。

    “这个理由显然让我根本不相信,丫头,还是换其他理由吧?”

    我惊愕在此,不相信?算了,爱信不信,反正我就是要跟着你,打死都不走。

    “子言,不信也没有办法,我就是爱慕你,你是不是非要我挖心掏肺以表忠心啊?”

    他在那边哈哈大笑起来,丝毫不觉得我会如此做,只当听了一段笑话。

    “留下可以,但是医术还是要学的。”

    他这是同意了吗?这么好说话吗?只要留在他身边别说医术,就是妖术,我也要学。

    回去的路上,我哼起了小曲,那首熟悉的爱一点,此刻最应景,有感而发,我站在长廊上陶醉在自己的歌声里。

    风吹动窗,吹动叶声响。

    梦在游荡,去更远地方。

    天上的月,露出半只角。

    看地上有个人,还睡不着。

    云遮住光,遮住夜更长。

    风轻轻穿过,你的头发。

    夜闭上双眼不说话。

    我知道你在听,我怎么想。

    我想说我会爱你,一点点。

    一直就,在你的耳边。

    相信你也爱我,有一点点。

    直到你一定会发现。

    相信我吧!我会爱你永远,这长廊如此的美,我哼着歌,自顾跳起来,风吹着我长发飘飘而起,我陶醉在自己的歌里。

    走廊下,有人对着我指指点点,我才发现自己好像发神经了,竟然在这跳舞,我捂着嘴急忙跑下长廊,灰溜溜一直朝着自己的小院。

    田七站在书房里,看着主上盯着窗口的位置轻音的发笑,他不明白主上为什么要调查这个朵儿。

    “主上,那边送来密报,说朵儿姑娘,以前确实跟现在差别很大,只是说是经历了很多事后变化的。”

    国师站在窗前望着那丫头远去背影驻足了很久,这只是经历吗?似乎哪里说不通。

    今天的朝堂,言语之间似乎杀气腾腾,温大人的表情剑拔弩张,皇上坐在大殿之上低着头。

    国师坐在下面安静的盯着每一个人都表情,太师张大人愁眉紧皱,哀声叹气,刚才跟温大人的一辩,有点哑巴吃黄连的感觉。

    皇上问:“各位卿家,契丹屡次进犯我大唐的边境,现在竟然掠夺了我们两座城池,大家可有退敌的良策?”

    皇上,看着下面的大臣,希望有人站出来能献言献策,别总是相互诋毁,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难以开口。

    “温爱卿,你可有办法?”

    温大人,看了看太师张大人,欲言又止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但说无妨,我们现在只是讨论而已。”

    “启禀陛下,眼下,朝中还能调派的大军所剩无几,不如问问太师是否能有退敌良策吧!”

    太师张大人怒气腾腾的站在一辩,鼻子哼哼着,他还挺会滚皮球的。

    大殿上,鸦雀无声,张大人也不开口,皇上等在那,只见他根本不理会皇上。

    “皇上,臣有一计,不是行否?”

    高公公奸媚谄笑的说道:“其实契丹外敌本来就在关外不毛之地,他们能屡次进犯我大唐边境,无非就是以这种方式想要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那不如我们就如了他们心愿,派个使臣去议和,永保我边疆的安定如何”

    “放屁,你这分明就是不战而降,我大唐可丢不起这人。”温大人气的直接用上脏话骂高公公。

    “皇上,不可。”太尉李大人也急忙阻住。

    “皇上,契丹外敌,骁勇善战,骑兵更是所向披靡,高公公说的议和,不但起不到效果,还会让他们得寸进尺,势必会让他们更加肆无忌惮的袭扰我边境百姓,到那个时候,恐怕我们会丧失更多的城池啊!”

    “温大人,那你说该怎么办?难不成你要皇上亲自去退敌不可。”这高公公不急不躁的在哪里捏着小指玩。

    “至少我们不能这样,低三下四的议和,那样真会丢我大唐的脸面,让一个小部落笑话,我们大唐无能。”

    “呵呵,温大人那不如你举荐个人,代替皇上出征怎么样?”

    “我。”

    “你怎么样?为今之计,就是先解决眼下的麻烦才是正道,是吧?皇上?”高公公一脸得意的笑着

    “为今之计,还是派小李将军,北上抵御契丹进犯我大唐吧!”大家异口同声皇上英明,看来赐婚连带的条件不少啊!

    温大人双手呈上一个锦囊到皇上手里,“皇上,这是我们刚刚收到的密报,请皇上过目。”

    高公公的眼睛一直瞪着那个锦囊,他们竟然用这东西私下传递信息,还瞒着我。

    “无事,退朝吧!朕也累了。”

    书房里,皇上拿着温宰相呈上来的东西,宦官高公公勾结外臣,欺上瞒下干预朝政,看来最近高公公越来越胆大妄为了。

    “好一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高政。”

    “皇上,你是在说下官吗?”高公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书房的门口了。

    “你,你怎么进来的?”

    “皇上,下官可是伺候皇上的,当然是走进来的。”

    “皇上,下官可都是为了皇上你着想,为了我们大唐的基业着想,你不能听信一些小人的谗言,就冤枉下官啊?”

    皇上将手里的一张密保远远的扔到了高公公的脚下,事实摆在面前,他要看看这个狗东西如何辩解。

    “高公公,你口口声声为了我,却背着朕竟做一些欺上瞒下的事,你这不是狼子野心是什么?”

    “皇上,你可是错怪下官了,外敌进犯我边境,又不是我让他们打进来的。”

    皇上被气的无言以对,高公公像打了胜仗一样趾高气扬的走了,皇上在书房一呆就是小半日,几个小太监都站在门口也不敢进去。

    于贵妃走了过来问道:“小真子,皇上可在书房?”

    “启禀娘娘,皇上在书房。”

    “皇上进去多久了?”

    “回禀贵妃娘娘,大概两个时辰了吧!”

    “你们是怎么伺候皇上的,怎么没有人进去伺候皇上呢?都在门外站在?”

    “娘娘,皇上他……。”小真子说不出下面话来。

    “开门,本宫进去瞧瞧皇上。”

    小真子面露为难的表情,“娘娘,你还是不要进去了,皇上现在情绪不好,这出了什么事,小真子可是负担不起这个责任。”

    “放肆,你还敢挡本宫的驾。”小真子可怜兮兮的好心提醒,被当成了驴肝肺。

    “开门。”几个太监把门呼啦一声打开。

    昏暗的书房里,一点光亮都不透,一点声音都没有,静的可怕,也不知道皇上躲在哪个角落里。

    “皇上,你在那?臣妾来看你了。”

    “啊!”

    于贵妃颤抖的楞在原地,一把明晃晃的利剑从大殿的柱子后面“嗖”的一声,就突然架在于贵妃的脖子上,把她吓得又颠倒坐在地上,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不已。

    皇上穿着凌乱的朝服,脚上只穿着一只朝靴,一缕凌乱的头发置于鬓角,一只手拎着一个酒壶,一只手拿剑,这还是那个当初意气风发的少年吗?这还是那个九五之尊的皇上吗?

    “你们都嘲笑朕,你、你、还有你,哈哈,哈哈。”

    皇上虚空的指着看不见的空气说话,还失神的喝着酒,眼神空洞起来什么都看不到。

    “皇上,是臣妾啊?你不认识臣妾吗?”皇上一边朝嘴里灌着酒,一边拿着剑乱指,还胡言乱语。

    于贵妃的心里在滴血,最近皇上烂醉的时间越来越多,听说每一次醉酒后都把伺候在身边的太监宫女都砍了,一时间整个皇宫都在传皇上得了失心疯,闹着人心惶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