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四十四章 皇上被绑架
    第二天,晌午已过,王大人邀约高公公到城南一个茶馆见面。

    “高公公,我看皇上对你已经起了疑心,你要早作打算。”

    高公公冷哼一声,兰花指翘着端起来了面前早已放好的茶杯喝了几口茶。

    “皇上,我到不用担心什么,因为他始终在我眼皮底下转悠,我有的防守,可恨的,是温老贼,他竟然是朱三的走狗,仗着背后有人撑腰,不把文武百官放在眼里,现在还敢插手我内官事务。”

    “那现在如何是好?”

    高公公冷笑着,眉目间一团怒火。

    “他以为就他有靠山,我们都是吃素的吗?”高公公从手里拿出一份信,递给他。

    “王大人,现在你立马派人把这封信送到凤翔李将军那,他看了信就会明白的,势必要快。”

    等到李大胆回信已经是十天之后了,这几天可谓是度日如年,一方面要防止自己被暗杀,另一方面还要监视皇上的行动。

    连着几日朝堂上都是唇枪舌战,两派的人吵的不可开交,都觉得自己的利益受损,这那是上朝,简直跟骂街的泼妇有何两样。

    皇上坐在书房里气的都快吐血了,双手抱着脑袋低着头。

    “来人,请温大人到书房来。”

    一个时辰后,温大人匆匆赶来,一进书房便看见憔悴的皇上目瞪口呆。

    “皇上,你这是……?”

    皇上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剑坐在地上,头发蓬乱,衣着敞开。

    “温爱卿,你来了,来一起喝一杯,哈哈,哈哈。”

    “皇上,你,你怎么喝这么多啊?”

    他想要过去搀扶起皇上,奈何坐在地上的皇上已经有些醉意了。

    “温爱卿,以后朕的天下就靠你了啊?”

    “啊!承蒙皇上厚爱,臣定不负所望。”“温爱卿,你说先皇现在在哪啊?天上?还是地狱?”

    “皇上,先皇功绩卓着,定当是在天上享福呢!”

    “那朕死了以后会不会也会在天上享福呢?”

    “这,这当然是的,皇上爱民如子,体恤百姓,家国天下,定当是有福之人。”

    “你退下吧!”

    温大人的心里七上八下,这把自己叫来就是为了说这句话,看皇上不高兴的样子,难道自己说错什么话了吗?

    入夜没有多久,景御宫被一声声惊叫声,划破大殿的宁静。

    “杀人啦!皇上又杀人了。”

    随后从景御宫里跑出来一个小太监,惊慌失措的身影,险些颠倒在地,后面一身黄色亵衣的人手里提着剑,四下乱砍一通。

    大殿外伺候的人纷纷吓得四散逃窜,谁也不想成为皇上的剑下鬼,此时的皇上已经失去帝王风范,简直和得了失心疯神经病差不多。

    不一会,高公公带着禁军来了,看着满大殿死伤十几号人,膛目结舌,这已经是他第几次杀人了?目光中深邃幽怨。

    清晨,惬意的阳光如约而至,而整个大殿门外却死气沉沉的,景御宫里,只有皇上一个人还醉酒在床上,一片狼藉,身边连个伺候的人也没有。

    整个皇宫都是人心惶惶的,昨晚皇上像疯了一样,把身边的下人又都砍了一遍,现在谁也不敢近身伺候,就连皇后娘娘昨夜也都受了伤,只要有谁接近皇上,那肯定不死也要伤了。

    最后还是高公公命令几个禁军士兵把烂醉如泥的皇上抬上了龙床,还连带着捆绑起来。

    酒醒后的皇上浑身酸疼,连翻身都难以应付。

    “这是谁干的?竟然绑着朕,来人,来人啊!”

    皇上在床上大喊,门外很远的地方一个小太监匆匆忙忙跑向高公公的房间。

    “大人,皇上醒了,在里面大喊大叫呢!”隔着一扇门,高公公抱着一名嫔妃还在床上翻云覆雨。

    高公公挪了挪身体说道:“让小春子带人过去给皇上松绑,伺候皇上梳洗。”

    “是,大人。”

    景御宫里,几个禁军打扮成了小太监在伺候皇上起床。

    “你们为什么要绑着朕,你们好大的胆子。”

    小春子在一边哆哆嗦嗦的帮助皇上整理衣服,一边说道:“皇上,难道忘了昨夜干嘛了吗?”

    “我昨夜干嘛了?晚上不是睡觉,难道还是杀人吗?”

    “皇上,你昨夜跟得了失心疯一样,杀了很多人,你身边的小真子都死了。”

    皇上的身子瞬间跌坐在床边,眼神迷离,昨晚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啊?

    清晨,下了朝堂高公公紧盯着御书房的那扇门,这样下去也不行,不如早做打算,他也看出来了,皇上现在就是个傀儡,朝中的一半多的官员都被收买,自己的势力逐渐在被蚕食,这样下去,迟早自己会栽在他们手里。

    自从接到李卓的书信,他就一直在琢磨该如何让皇上听从自己的安排,这京城怕是待不住了,自己的禁军有限,这万一打起来,自己恐怕还斗不过太师温大人的。

    不如早做打算,来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看他温真如何还敢敌对自己。

    说干就干,高公公让李卓派了五千人埋伏城外十里坡,高公公让其中一队人马乔装打扮一番,扮成自己禁军的样子,入夜之后在皇宫大肆的抢夺,皇宫里面珠宝,瓷器,书画,抢的抢,焚毁的焚毁,砸烂的砸烂,洗劫一空。

    皇宫的禁军则是,把一些嫔妃和皇子们都撸上马车,用作筹码连带着皇上一起连夜挟持出了长安城。

    国师刚刚回府,宫里就有人传来消息,说高公公利用禁军挟持了皇上已经出城去了,还带走了大量的金银财宝。

    几百号人可能走不远,国师带着几十个人连忙快马加鞭的追赶。黑夜里两队人厮杀,想不到城外还有伏兵。

    国师的几十号人马哪能和大军想比,何况他们还有武器,没追多远,国师在营救皇上的袭击中就受了重伤了。

    皇上大概也不知道谁在这个时候会去救他,只觉得完了,这下落在他们手里那还有活头。

    国师府乱成一团,去的时候几十人,回来就剩下五六个人,而且都受了伤。

    我听说这事的时候,正好还没有睡,吓得匆匆忙忙赶来,进去的时候,白芷正在帮国师处理身上的伤口,子言躺在那,眼睛紧闭,脸色苍白,胳膊和前胸处斑斑血迹,白色的锦衣已经染成了整个红色,我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我本想上前帮忙,可是却无从下手,我不懂医术,也不会包扎,眼睁睁的只能看着。

    不一会,三公主也闻声而来,她大概是一路小跑来的吧!脸色布满汗珠,梨花带雨的哭声而至。

    “子言哥哥,你怎么了?你怎么受伤了?”

    一进门就和换水的白术撞了个满头,惹得白术一阵闪躲,都没有避开,只听“当啷”一声,水盆滚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三公主,我说你怎么这么莽撞啊?哎!你不要在这里哭了。”白术一边捡起水盆,一边埋怨她。

    三公主凑近床边把我一把挤开,踉跄的差点摔倒,幸好佟青在后面扶住了我。

    整个房间乱成一团,十几号人挤满整个房间,我站在角落里看着床上的子言。

    白芷一脸的细汉,看来她的心里比我们还着急万分,可她的脸色从容应对,经历过大风大雨的洗礼,她的稳重无疑是我们最大的安慰。

    忙完这一切,他对旁边的下人说道:“时刻注意主上的变化,有任何不适都要快点通知我。”

    “是,姑娘。”

    “其他的人都出去吧!让主上好好休息,不方便这么多人在房间伺候。”

    “我不要,我要留下来照看子言哥哥,我要跟他在一起。”三公主趴在床前不肯离开。

    白芷一瞪眼说道:“主上需要休息,你在这里能帮什么忙?还不如出去等着呢!”

    她被下人拖了出去,白芷又看向我,低声的说到:“你也出去吧!不要在打扰主上休息了。”

    “白芷姐姐,求求你,就让我留下吧!我保证不发出一点声音,我就在旁边看着他。”

    白芷无奈的摇摇头,快步拿着东西出去了,因为还有几个人需要他的治疗。

    房间里静的出奇,就连呼吸声都能听见,子言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似乎像睡着了一样,只有那满身的血迹诉说着他的昏迷。

    我趴在床边,眼睛一刻不离的盯着他,仿佛从来没有仔细看过他,白净的额头,狭长的丹凤眼,薄凉的嘴唇,棱角分明的脸。

    笑的时候摄人心魂,怒的时候,沧海暗淡,现在的他静静的躺在那里,才像是一个平凡的男人,也会疼痛,也会受伤,也会昏迷。

    一整夜我都不眨眼的看着子言,他没有任何动静,仿佛他太困了,想一直睡下去。

    第二日早上,子言开始发烧,白芷用了大量的草药,都不见效果,大概真的是伤口感染了,伤的那么深,感染是一个大关,这个时代没有抗生素,只能凭坚强的意志来抵抗了。

    房间外,众人都在等着消息,房间里又乱成一团,有人换水,有人搽汗,有人喂药,我倒成了闲人,看着大家忙忙碌碌。

    “白术,你的药喂进去没有啊?”

    白芷在一边查看伤口,一边问,白术急的团团转说道:“喂不进去啊!主上没有任何意识,喂了就流出来,这可怎么办啊?”

    他满头大汗的着急,有人出主意道:“要不我们把主上的嘴撬开,一点一点倒进去。”

    “你这是什么主意,那样主上会呛到的。”

    “那个不如让我试试如何。”我小声的说。

    大家齐刷刷的都看向我,我也就是试试,不一定能行。

    “你有办法让主上喝进去这药?”我接过白术的药碗,站在床边看着子言的脸。

    先尝了尝温度,然后小口含在嘴里,双手抱起一点他的头抬起他的下巴,嘴对嘴的流进他的口里,轻轻的再抬一下下巴,药水喝了进去。大家都膛目结舌的看着我这一系列的动作发呆。

    “你,你……?”

    半天大家没有说出一句话,就在大家惊讶我的动作时刻,半碗药已经见底了,一点都没有浪费。

    苦涩的药味在舌尖留恋回味,残留着子言唇齿的美好,想不到吻他竟然是从喂药开始的。

    白芷收回她嫌弃我的目光,对着大家说:“你们两个门外守候。”她拉着白术硬拽了出去。

    房间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我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他,他的伤口一定很疼吧?他会不会很难受?他从来给我的感觉都是坚强的。他的坚强让百姓感到安慰,他的坚强给了皇上信心。

    连着两三日照顾,他的烧好像退了,脸色不在那么苍白,但是还没有醒来。

    期间小瑶想要替我,白芷也劝我休息休息,他不醒来,我如何能走啊!我要看着他醒来,我要看着他好起来,才能放下心。

    夜里的风很大,很凉,风吹的窗棂啪啪的直响,屋里已经燃烧起来火盆,这都快四整天,怎么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我趴在床边,轻轻握着他苍白的手,指尖的温度仿佛电击一样让我回到那个我发烧的时候,凉凉的温度略过我的额头,真实的感觉渗透在我心底里有点小喜欢。

    子言,还记的我那次发烧吗?你指尖的温度,冰凉的触感,这是我来到这里第一次有人关心我,我当时多想抱着你不放,我贪恋那种感觉,从来不敢相信,我会遇到你,一千多年前的你。

    你也许不知道,你在我的心里种下一颗种子,它会因为你而生长而变化,你会说我很傻吧!呵呵,我也是个世俗的人,会被你的颜值所影响,变成花痴吧。

    白芷轻轻拍拍我的肩膀,我突然转醒,外面的天已经亮了,我看向床上的子言,他睁着大眼睛,微笑的看着我。

    “呵呵,子言,你终于醒了,再不醒?我可就要下阎王殿要人了。哈哈。”

    我的眼泪混合着笑容凝结在脸上,他的脸还是无色,只有眼角微翘,白芷轻轻的给子言换了身上的药。

    “朵儿,你累了好几天了,现在主上醒了,你可以去休息了吧?”

    我伸了个懒腰,笑嘻嘻的拍拍子言的手说:“好好养病,我看好你啊!哈哈,哈哈。”转身走出了房间。

    门开的一刹,温暖的阳光刺痛了我的眼,大家都看向我,询问答案。

    三公主上前拉住我的手说:“怎么样?怎么样?子言哥哥醒了没有?”我看向大家也不好意思不告诉他们情况。

    “大家都放心,国师大人醒了,都回去休息吧。”

    三公主掠过我,跑进了屋里,我摇摇头笑笑,她比我还莽撞,大家都长长松了一口气,各自走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