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四十五章 暗潮涌动
    现在整个朝廷乱成了一锅粥,大臣们,都在想办法怎么解救皇上回宫,皇上被绑架的时候,也不见他们上心,怎么皇上一失踪,都急得要救驾。

    第五日,国师府客厅被挤的水泄不通,朝中大臣明着是来探望国师大人的伤势,暗里这打探消息才是目的。

    子言已经能下床了,伤口还没有愈合,但是已无性命大碍,大家都知道事态严重,跟个没头苍蝇乱转。

    客厅里,太师温大人,吏部的,户部,兵部,以及几位老臣,都焦头烂额的坐立不安,这国不可一日无君啊?

    国师看着他们这些人,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低声嘀咕,有的还出言不逊的吵几句,你埋怨我我埋怨你,难怪会孤立皇上一个人。

    “国师大人,以你之见,现在该如何是好?总要拿出个主意吧?”温大人无奈的说道。

    “启禀主上,李少主和于大人求见。”

    白术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怎么来了?”

    “怕是谁走了消息吧!”

    下面的几个人小声的嘀咕着,满屋子人都看向门外。

    “请他们进来吧!”

    “是,主上。”

    门外不一会进来一个器宇轩昂的少年,紧跟身后的开州知州是于刚。

    “下官,于刚,参见国师大人。”

    “二位不必客气,坐。”

    “听说国师大人为救皇上受了重伤了,我和小李将军特来看望国师大人。”

    “二位有心了。”

    “是啊!是啊!不知道国师大人伤势如何?”

    底下的众位大人都随声附和道,好像别人抢了自己的头功一般,国师看着下面这些阿谀奉承的官员,有些无奈。

    “本尊谢谢李将军和于大人以及众位大人的好意,还让大家亲自前来探望,实在是愧不敢当。”

    “应该的,应该的。”

    这底下的人都不好意思了,先前也不见有人登门拜访,这会听说国师受伤了,都蜂拥而来,目的大家都一清二楚。

    “国师大人,想必各位大人都是为了担忧皇上所以齐聚国师府,来商讨营救办法的吧?”

    “于大人说的是,现在朝中可以调派的大军,几乎无人可以抗衡李大胆的大军,宫中禁军形同虚设,只有请各位藩镇大军前去营救,可是有谁愿意呢?”

    温大人站出来说道:“国师大人,如今现在藩镇势力参差不齐,如果用人不当,不但救不了皇上,还会陷入死局,不如还是请朱三的大军前去吧!”

    “不行,如果那朱贼如同李大胆一般,岂不是让皇上再次陷入生死的局面。”

    “可如今这样的局面还不是一样是死局?”

    “那也不可,朝中现在无人不知道你温真乃是朱贼的走狗,你们的那些野心,大家都看的很清楚。

    说话的这位是户部主事官冯大人,老头虽然掌管这朝中的经济,但是在朝中被称作冯青天之名。

    真的是两袖清风。

    这吵吵的也分不出了结果,大家都陷入了沉思,这种局势总有两面性,救和怎么救,但是谁心里都有个自己的小算盘在不停的扒拉着,计划着。

    晚饭过后,白芷给国师换药的功夫,我和小瑶听闻亚轩白天来了,就过来问问消息。

    ”朵儿前来有事?“

    ”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过来看你的伤势好了点没有,呵呵。“

    ”朵儿何时学会说谎了。“

    ”嘿嘿!哪有啊?我一向只说实话。“

    ”那就说实话吧!“

    他总是能猜想到我心里的想法,观察入微。

    ”听说亚轩来了,我来问问,他来何事?“

    小瑶更是激动的想要知道少爷最近好不好,胖了还是瘦了?

    ”李将军确实白天来了,至于为何来京城,本尊倒是不知道,不过,于大人也来了。“

    ”哦!是吗?那馨儿姐姐来了没有?“

    ”这个本尊不知,你明日前去问问便知晓了。“

    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只是不想看着小瑶心事不宁的样子,瞧她那脸色,听说亚轩来了,整个人都变得害羞起来。

    再说自从皇上被挟持到了凤翔后,完全蒙圈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午时刚过,李卓便出现在小院里,看着来人,皇上终于从梦中醒来了。完全不相信自己竟然被绑架。

    ”下官,李卓参见皇上。“

    ”李卓,你为何要这样做?朕待你不薄啊?“

    ”皇上,李卓这是感念皇上的恩情,特意从皇宫把您“请”到我这里的。“

    ”你胡说,你这是请吗?分明就是绑架,欺君罔上。“

    ”哈哈哈,哈哈哈,皇上既然愿意用“绑架”这两个字,那下官也不再辩解。“

    ”李卓你好大的胆……。“

    皇上的话还未说完,那边李大胆已经狰狞的抓起他的手塞给了他一张未盖印章的圣旨。

    ”皇上,只有你将此诏书昭告天下,皇上你依然还是皇上,不会有任何损失。“

    皇上手里拿着的那张诏书是让他封李卓为太傅,迁都凤翔。”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伪造诏书,挟天子以令诸侯?李卓,朕本以为你是个忠心爱国的之人,没有想到你也是狼子野心之辈。”

    “皇上,你怎么不说你太好骗了,识人不清。我”请“你,那是保护你的安危,你都没有发现?现在朝中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人不少,忠心可鉴的人能有几个像我这样顾忌皇上你的安危,特意把你”请“到凤翔来的,别不识好人心。”

    “你,你简直一派胡言,算是朕看错与你,高政在那?我要杀了这个狗奴才竟敢绑架朕。”

    “皇上,你省省力气吧!现在高公公可不敢来见你啊!你这在气头上,说不定真会杀了他的,哈哈。”

    李卓哈哈哈大笑起来,威胁的皇上说不出一句话了,从李卓的话里知道国师为救自己受了伤,一时间痛哭流涕的癫狂大叫起来,完全不像一个皇上的面孔了。

    李大胆在一旁嘲笑着这样的失心疯的窝囊皇帝,完全丧失了一个国君应有的气势,说完头也不回就走。

    李卓现在也懒得和这个无能昏庸的皇上辩解,他也看出来了,自己能顺利的把皇上劫持来,说明这朝中正是无可用之人,反正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凤翔不比京城,吃的穿的,千差万别,何况这是被囚禁,皇上经过几天的吵吵,终于静下心来,这些年?整个朝廷到底怎么了?总以为退让就可以换来安静;总以为妥协就能换来和平;总以为顺从就能换来生机,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一步一步的走错,而造成了今日的宦官谋朝篡权,藩镇的霸权强取豪夺,难道今日的天下已回天无力吗?

    国师府,我有点坐立不安的站在客厅看向门外,终于来了,终于又能见面了。

    房门外走进来的是馨儿,她比先前更加消瘦了。

    “馨儿姐姐,我终于见到你了,你可好啊?”

    “朵儿,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我很好,你呢?”

    “我当然更好了,你看看我,是不是比以前更高了,也胖了啊!哈哈。”她开心的点点头。

    “馨儿姐姐,你怎么瘦了还这么憔悴,你怎么会来京城?”

    馨儿的脸色带着点忧郁,下巴微微变成了尖角。

    “我,我们是受皇上的邀请来的,想不到皇上会被挟制走了,对了多多,你怎么在京城还在国师府?”

    “呵呵,我啊!现在是国师的徒弟,跟着国师大人学医术呢!”

    “那太好了,你可以跟在国师身边了。”

    她的羡慕一眼就能看出来,脸色微微有点蜡白。

    “馨儿,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她的手指紧握着茶杯,眼神空洞道:“我要出嫁了!”

    “什么?你,你要出嫁了?是哪家公子?”

    这句话我有点不敢相信,我的眼睛瞪得老大。

    “林州李家大少爷。”

    “那个李家?你说的可是林州那个独眼龙的儿子?”

    她不知道我为什么激动成如此,重重的点点头。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啊?”

    “半个月前,皇上下旨赐婚的。”

    我说怎么亚轩会来京城,也没有听说有这事啊!原来都是皇上请来的。

    那这样一来,小瑶怎么办?看馨儿的样子根本就不愿意嫁给亚轩啊?现在好复杂的关系啊!

    “馨儿,你是不是不喜欢那个少爷啊?”

    “多多,我的婚约从来没有喜欢不喜欢,只有值不值得,那容得我选择啊?”

    “那你不会反抗啊?你就这样认命吗?你要跟于伯伯说明你的意思,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不能放弃自己终身幸福啊!”

    “多多,我还能抗旨不可?我要顾忌父亲的面子,顾忌家族的利益,我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你啊!”

    这场见面本来应该是开心,却因为那一纸婚书,改变了很多,短短数月想不到馨儿竟然还是做了政治的牺牲品。

    她从脖子上摘下那块国师的玉佩,爱不释手的抚摸着上面的那些凸起的纹路,有些不舍。

    “这个还给你,拿去还给国师。”

    我颤抖的接过那块玉佩,温润的表面还有点温度,将自己脖子上带的一块玉坠摘了下来,递她手心里,语重心长的说了这么一句只能是鼓励的话。

    “记住,自己的命运要自己把握在手中,决不能妥协。”

    送走馨儿,回到房间的时候,只有佟青一个人在整理衣物,小瑶那丫头不见回来。

    “怎么小瑶没有在?”

    刚说着她,她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些吃的,也不说话将东西放在桌子上,低着头。

    “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了?”

    “姐姐,不是你让我去给馨儿姐姐买点心了吗?”

    “馨儿都走了,你怎么才回来啊?”

    “我,我转了很久才买到你说的福祥斋的点心。”

    “算了算了,留着我们一起吃吧!”我没有发现小瑶眼神里那一抹难过。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躺在床上反复琢磨该不该告诉小瑶,亚轩娶馨儿的事,会不会说了就是一种打击?不说会不会让小瑶知道以后更难过?哎!这种煎熬好难过,在我没有想好之前,还是不要告诉她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