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五十一章 仇恨的怒火
    第二日,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昨晚上什么时候下的雪我都不知道,我们出发的很早,三两马车,跟着骑马的几个人,还有暗处的影卫。

    车厢里,倒是暖和和的,还带着一个小火炉,我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子言脸,我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他的想法,四目相看竟无言以对,他眼角下的疲惫透露着他昨夜一定没有休息好,想避免的东西终究还是影响了他。

    或许我告诉他是不对,或许该找到那面铜镜在告诉他也好,这样沉默的车里,令我窒息。

    “停车。”

    三公主和子言都看向我。

    “我去前面的那辆车里休息会,你们聊,呵呵!”

    我借口尴尬的头也不回跳下马车向前跑去。

    天空飘落的小雪花,稀稀落落的掉在我头上些,瞬间不见了踪影。上了马车被子一蒙,见周公去了,有时候没心没肺多好啦!

    “这……,姐姐怎么刚起来又睡下了?”

    “让她睡吧!昨晚一定没有休息好。”

    这边国师马车里,文秀的目光探究在他脸上,试探的摇摇了子言的胳膊,眼神里满是疑惑。

    “子言哥哥,那个丫头……?”

    子言一动不动的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根本没有听到文秀说的什么,眼睛空洞的深不见底。

    走了一天,傍晚到了客栈,每一个人都觉得主子脸色不好,谁都没有说话,吃了饭,大家都早早回客房休息了。

    客房里三公主看了看白芷欲言又止的问:“白芷,子言哥哥好像不开心。”

    “公主,吃了饭早些休息,不该打听的不要打听。”

    白芷一脸的冰块无表情,文秀对着冷脸也不再唠叨,转身躺在床上休息了。

    “公主,今天国师大人好像有什么心事?”

    小竹躺下旁边的床上,也问了这么一句话。

    “小竹,你也看出来了?”

    “公主,你说那个朵儿为什么可以跟着国师大人一起来啊?她算什么人啊?”

    “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今天他们两个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们,而且我看子言哥哥还很宠她。”

    “那有怎么样?公主你可是国师大人的师妹,而且皇上还将你许给了国师大人了,她怎么可以比呢?”

    小竹说起皇上,不由得文秀的心里有些感伤,这父亲都挟持了这么久,终于可以见面了。

    “小竹,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明日还要赶路呢?”

    这几天,吃饭住宿,我们两个一路上好像变成了陌生人,谁也不搭理谁,别人看在眼里谁也不敢多说话。

    从第一天起,我就再也没有和子言同程一辆马车,习惯了的粘着他的我变得沉默了,习惯了跟他逗闹的我,突然变得陌生了,真的是难以接受我说的吗?我心痛起来,难道我是真的吓到了他吗?

    这一路越朝南,越暖和起来,似乎像过春天,终于在第五天傍晚赶到了凤翔地界,城外半山波一大片帐篷,想必是朱三大军,子言让大家在车里少时休息,他要去见了朱三。

    朱三的大帐内,此刻欢声笑语时而不断,几乎所有的将领都是心花怒放的状态。

    “将军,此番我们能顺利的拿下李大胆的五座城池,实属不易啊!西部有探子来报说小李的大军已经接近凤翔了,不知将军下一步怎么办?”

    朱三刚要说下一步计划,传令官来报说国师大人求见,李木玄的心里冷笑一声。

    “他来做什么?”

    “怕是国师大人也是因为皇上的事而来吧!听说国师大人还因为营救皇上而受了重伤。”

    “哼”

    李木玄一甩袖子坐在一旁,他到要看看他这个师弟假仁假义的样子。

    “快请进来。”

    国师一袭黑袍严肃的表情走了进来,朱三立马从上位走了下来,迎接国师。

    “不知道国师大人前来,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将军客气了,听闻将军前来营救皇上,朝中大臣安心许多。”

    “国师大人客气了,作为臣子没有及时前来营救皇上,惭愧惭愧啊!”

    “将军严重了,此时前来也不迟啊!”

    朱三的一再抱歉态度,让不明白人的人看了还以为他是真心的觉得对不起皇上呢!

    “国师大人的伤势如何?听闻国师在皇上被劫持当夜为了营救皇上,拼死力敌受了重伤?”

    “多谢将军的关心,本尊已无大碍了。”

    “那就好,那就好,国师乃我大唐的砥柱,万不可有闪失啊。”

    一旁的李木玄斜眼打量了一下坐在对面的师弟。嗤之以鼻。道:

    “师弟可是受人敬仰的国师大人,怎么会轻易受伤呢?”

    国师早就看见一边的他,只是不知道他竟然投奔了朱三的账下,有些意外。

    “师兄一年未见,你什么时候在朱将军帐下做事?”

    李木玄有点生气的想要咆哮:“我在哪里,你管的着吗?”

    朱三一看这架势要吵起来了,嘿嘿一笑道:“军师,国师大人远道而来,不可怠慢了。”

    李木玄的心里这一顿的憋屈,冷哼哼的不屑一顾这个师弟,碍于面子又不好发作。

    “将军,是属下失言了。”

    傍晚刮起了北风,雪已经停了,营地的大帐被风吹的呼啦——哗啦——呼啦的直响。

    我们被安排了住处,我本来想要告诉子言不想见朱三他们这帮人,怕自己控制不住想要杀了那个绑架自己的黑鬼,可是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能说出来,看着远去的背影,突然心里空白了很多。

    安顿好我们,子言带着田七去了军师的大帐,许久未见,不知道师兄过的怎么样?当年的一别,他找了他许久。

    “烦请通报下,国师拜访军师先生。”

    田七跟站在军师大帐外的小兵说道,李木玄此刻坐在帐篷里正在看书,一听外面的说话便知道国师来见他。

    “让他进来吧!”

    大帐内,李木玄站在塌前,摆弄着塌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书,听见脚步声进来,他放下书一转头。

    “不知国师大人前来何事?”

    “师兄,一年未见,你可好?”

    “笑话,我好于不好,与你何干?”

    “师兄,你什么时候在朱三账下做事?我托人带回去的消息你可收到了?”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在哪里做事?难道你当了国师,我就要听命与你不可?”

    “师兄,难道你忘了师傅临终有言吗?”

    李木玄围着他转了那么一圈,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一直高傲师弟,都说他才是李木子唯一传人,他还就不信这个邪,非要跟这个师弟较量一番不可。

    “休要在跟我提他,要不是他,我今天也不会落到如此之地。”

    “师兄,当年的事你误会师……。”

    李木玄咬牙切齿的打断子言将要说出的话,怕自己这么多年隐忍的恨再也无法撑下去。

    “误会,我误会他?当年要不是他,我也不会有今天的际遇,我娘是怎么死的,他难道没有责任?”

    “师兄,当年的事,确实另有隐情。”

    “你少来为他辩解了,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女人,也只有你才是他的骄傲,我一文不值,我看你才是他儿子差不多。”

    子言无论如何在说下去都无济于事,师兄认定了自己夺走了他的一切,解释都无用。

    李木玄站在大帐里异常的彷徨,多少年了,他看着自己从小护着的弟弟,一点点比自己强大,父亲眼中的骄傲,就连师妹都一直倾慕与他,自己哪一点不如他?

    父亲是有言他们都不许在军中做事,那是坏了道家禁忌,他偏不信邪。

    “主上,军师说话真是有点……?”

    “无碍的,他没有恶意,只是耿耿于怀当年的旧事罢了。”子言很想说出当年的事,让李木玄不在耿耿于怀的纠结这么多年,师兄这么多年对自己执着的误会,都是源于师傅的话,他答应师傅要保守秘密到死那一刻。

    终究是人算不如天算,他无法左右师兄的想法,师兄最终还是选择了朱三,一切都是因果,一切都是天意。

    第二日,我早早的就起来了,这几天子言和我是够冷静的,两个人谁也不理会谁。

    唉!不如我就大度一点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总要问清楚我哪里得罪他了吧?

    穿过几个帐篷,不远处就是国师的帐篷,我一定要问清楚,这几天究竟是为了什么。

    “站住,你是哪里来的丫头,竟敢在军营出现。”

    背后一声大喊打断我的思绪,我一回头,看见这个今生让我恨得牙痒痒的黑鬼,我眯着眼睛,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的。

    “好你个黑鬼,你还敢出现啊?上次你绑架我的事,我还没机会找你算账,这次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我一撒腿跑过去就跟他理论,几个小兵立马上前就要抓我,可我已经和黑鬼厮打在一起。

    “我让你绑架我?你以为我好欺负啊?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使劲的用手挖他的脸颊,拽他的头发,我们扭打在一起,乱成了一团。

    身后有人不停的拽我,拉扯着我,还有雨点般的拳头朝我砸来,我根本顾不得身上的疼,就想将眼前的人打死。

    国师刚整理好衣服,准备和文秀去见朱三,就听见大帐外怒骂声,闹闹哄哄的。

    “住手。”身后他大喊了一声。

    我蓬头乱发的跟鸡窝似得,脸上火辣辣的痛,衣服也被扯开了扣子,对面的黑鬼也好不到哪里去,脸上一道道的印记,血还不停的流着,几个小兵用力撕扯着我的胳膊,我抬着手试图抓挠那黑鬼的脸,我心里只有报复,我的眼睛只有仇恨烈火。

    我回头,看见子言站在身后,眼睛里的满是惊讶和愤怒。

    他走上前先训斥我道:“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每次闯祸的都是你?”

    我的眼泪在眼睛里嘤嘤发光,我早已看不清子言的面孔,是啊?为什么总是我,闯祸呢?

    “小将军,实在是抱歉,这个丫头大概是认错人了?”

    黑鬼带着满脸的伤痕,龇牙咧嘴的说:“国师大人,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跟她计较,不然定不会饶恕她。”

    他大概也是心虚,知道是我后,也有点后悔的意思,说完,捂着自己半边的被抓伤的脸走了。

    文秀惊呆在此,她大概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彪悍的我,我怒气冲天的盯着子言的脸,他不帮我就算了,还说我认错人,他从前的义气哪里去了?我在他的脸上再也看不到当初那份侠义。

    我从未见过他如此低声下气的样子,我心里真的很痛,很痛。

    “你看你像什么样子?简直和泼妇差不多。”我的眼眶再也承担不了太多的泪水,漫堤而下。

    我此时留在此地还有什么颜面?刚刚我报复黑鬼也没有那么懦弱,此刻我变得苍白无力,深深的看了子言一样,头也不回的跑了。

    “|哎!”

    “田七你跟着她,好好看着她,”

    “是,主上。”

    “文秀,我们走吧!”

    “子言哥哥,其实朵儿……。”

    “大事要紧。”

    子言一脸的冰冷,这个丫头一定在心里恨透了自己吧?我刚才那样说她,哎!她做事总是莽撞,不考虑后果。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