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五十二章 天女的传说
    朱三的大帐内,众将领正在商量明日进城迎接皇上的事宜,看情形明日是志在必得。

    “国师,我已经派人送信过去,今日是他李卓最后期限,如果他还是死不悔改,我不介意踏平整个凤翔。”

    “朱将军,既然做好一切打算,那我们就等待明日吧!”

    李木玄神色轻蔑的说道:“将军,他李大胆现在倒是会见风使舵了,真是卑鄙小人。”

    “人在需要自保的情况下,都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条件的,谁都不例外。”

    国师的这句话不知道是说给在坐的那个人听的,但是每一个人心里都明白这句话含义是什么,因为大多数都曾经这样选择过。

    国师带着公主刚出了大帐,李木玄随后追了了出来,似乎刚才有诸多不便。

    “师妹,请留步。”

    两个人同时转身看见走上来的师兄,文秀的心咯噔一下,情绪有些心烦意乱。

    “师兄,几年没有见你,可好,父皇派了很多人寻你,都找不到你?想不到你在朱将军这里。”

    “文秀,你和师兄几年未见,应该好好叙叙,我还有事,先行一步。”说完头也不回走了。

    “哎!子言哥哥……?”

    李木玄盯着国师的远去的背影,算你还识相,他哪知道,国师是惦记早上被训斥的那个丫头现在怎么样了,那顾得上他们的谈话。

    文秀望着国师的背影发呆,她知道那个朵儿在子言哥哥的心里一定有着不一般的地位,甚至比自己还要重要。

    “师妹,我们到那边去。”

    文秀也不好反驳,毕竟是师兄,从小到大最疼爱自己的,这不情不愿的跟着他来到一处偏僻之处。

    这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一点都不差,窝了一肚子的火,连带着子言的无情都让我觉得气愤。

    我坐在一处不高的土丘上,望着远处一排排整齐的帐篷,这胸中憋闷无比。

    “小姐,你和国师大人到底怎么了?”

    “别跟我提他。”

    我烦恼的不想听别人提起他的名字,只觉得心里无比的仇恨他早上对我的态度。

    “姐姐,国师大人真的很关系你的。”

    “佟青,我脑袋疼,你不要再说了好不好。”

    小瑶摇摇头示意佟青,这个时候还是不要火上浇油了,一看我那怒气的脸,就知道这心里的气憋了多久。

    “为何跑到这里来?”

    “国师大人?”

    话语是从背后传来,我一听就知道是他,可是我就是不想搭理他,这会过来肯定是数落我的。

    “国师大人……。”

    “你们先下吧!”

    我白了他一眼,不想跟他说什么,早上的气还没有消化了呢!此刻让我感觉他无比可恨。

    “还在生我气?”

    “我哪敢啊!”

    我炸毛的不屑一顾,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呢?何况是见了仇人。

    “那为何在此?”

    “这里风景好啊!不行吗?”

    “呵呵!呵呵!你总是改不了你冲动性格,做事不考虑后果。”

    “我怎么不考虑后果了?你明明知道是他绑架的我,你能忍,我可忍不了。”

    “你不仅不考虑后果,还敢在这里动手?”

    我一听急红眼站起来质问他:“我怎么做事不考虑后果了?我不过是,气急了打了他而已。”

    “你还不承认?”

    “我承认什么?”

    我带着哭腔,我一直在隐忍,子言的话像是将所有的问题的过错都推给我,是,我是打了他,可是有谁知道我心里的怨气。

    我招谁惹谁了,为何要将我牵扯进来,我死里逃生几回了。

    子言此刻倒是严肃的表情一览无余,他瞅着我眼里的泪光,语气里有些缓和,安慰。

    “你打人,这还不是冲动?你以为你是谁啊?那个人是你能随随便便能打的吗?他如果还手,捏死你就跟玩一样。”

    “那我也不能看着他耀武扬威。”

    “你总是学不会理智,总是做事不计后果,就是再恨,你也要忍耐,除非你有足够的能力报复他,否则就不要谈报仇。”

    我哑口无言,我有什么资本能报仇?我有什么能力去跟那个人较量?我没有,我只有莽撞,只有失去理智,只想着仇恨,只想着不顾一切的报复。

    这无力感让我突然失去自控。

    “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哭声无奈掺杂着悲哀,悲哀着自己的渺小,无奈自己的无能为力。

    子言轻轻把我揽进他的怀抱,他明白我的愤恨,他理解我的处境,这样的我他看着心疼,虽然呵斥我的种种不是,但是更心疼我的无奈。

    木质香萦绕在我脑子里,此刻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脆弱,原来自己真的很委屈,哭声变成的哽咽,我深深的抱紧子言,任自己在他身上放肆的哭泣。

    “好了,你看你把鼻涕和眼泪都抹到我的衣服上了。”

    话语中夹杂着玩笑之语,也是逗弄我的意思,哭的久了,我的眼睛都有点痛了。

    “谁让你一直都不理我,还当着那么多人呵斥我,我也是有自尊心的,多丢人。”

    “呵呵,你还知道丢人啊?打架的时候也看不见你一点点的示弱啊?”

    我一抹鼻涕和眼泪,气呼呼的瞪着眼前笑颜的子言,他温凉的手指将我的发丝拢到耳后,又用手帕擦掉我脸上的泪痕,那么的细心和温柔,眼神里满是宠溺的爱恋。

    我破涕为笑,脸红的顺手抢了他手里的手帕胡乱一擦,这情愫在长高在出芽。

    “好了,天快黑了,回去了。”

    他的背影盈满了整个彩霞,身影沐浴在金红色的光晕里一步一步朝着山下走去,我快步追上去。

    帐篷的一侧闪出了文秀和李木玄的身影,文秀紧绷的小脸望着那两个远去的背影,李木玄的脸上荡漾着诡计的表情,那狡诈的眼神,仿佛心中计谋已经出现。

    “师妹,我送你回去吧?很晚了。”

    文秀点点头,朝着相同的地方走去,两个人各自的心思都隐藏在这个彩霞满天的黄昏里。

    晚饭时刻,朱三亲自在军中设宴招待国师以及刚刚前来的独眼龙将军,今日这顿饭,可谓是,齐聚一堂,共商大事,大家为了一个目标而来,难得,难得。

    国师带着文秀和朵儿刚走到大帐门口,就看见朱三带着一干人等在门口迎接独眼龙李将军和亚轩,他们也来了?

    “天女?”

    我一惊,人群里有人冲着走了过来,这个人是……。

    “真的是命定的天女啊!”

    大家齐刷刷的目光都看向我这里,身前很多副将,参将,以及军中将士,我不明所以大家为啥都看着我。

    朱三连忙说道:“军师,这天女是……?”

    “启禀将军,还记得几年前属下跟你说的天降神女吗?此女便是,你看她的眼睛有重瞳,而且还是上下之分,我记得父亲说过,若男重瞳着或左或右或上或下,那便是帝王之相,若重瞳为女相,那便是辅佐帝王之相,得此女便可以……。”

    朱建突然捂住李木玄的嘴巴不让他说出后面的那句话,吓的当场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李木玄这样胡说八道的解释,我啥时候成了天女?还有辅佐帝王之相?这也太能编了吧。

    每一个人的眼睛都近距离瞧着我的眼睛,表情不一凸显,我像个动物园的猴子被人品头论足。

    我惊恐的望着大家的目光连忙解释说道:“不是的,我的眼睛有点近视而已,哪有什么重瞳,大家不要相信那个人说的,他一定是胡说八道。”

    亚轩看我的眼神突然莫名其妙的凝重了几分,朱三眼睛里若有所思,独眼龙将军眯着眼睛,盯着我。

    “我,我。”

    子言微微一笑,瞥了一圈看好戏的人,他就知道师兄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

    “师兄说的不错,师傅是曾经说过,重瞳着男女都是福相之人,但是师兄可知?若重瞳着女相必须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而且必须是五月十五日那晚子时整时刻出生的才是福相之人?”

    “这……!”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声议论起来,我惊慌失措的说道:“我是七月十六出生的,不是五月十五。”

    李木玄的心里五味杂陈,父亲确实这样说过,这缺一不可的条件齐聚一人那才是天之命定的福相。

    朱三一笑道:“呵呵!想必就是军师跟大家开个玩笑而已,现在我们大唐盛世,皇上才是真正的天子,根本没有什么天女,大家都入席吧!”

    说着第一个走进大帐,身后的人跟着陆续进了大帐,我瞪着那个朱三的背影,那个军师意味深长的再次看了我一眼。

    我的心忐忑不安,这是什么节奏啊?开玩笑能开的把人吓死,我是天女?我还是神女呢?我要是天女第一个非要杀了你,我知道历史上大唐就要快完了,这天下怕是要换主了,但是也不至于拉着我一个女人垫背吧?还天女,简直就是上天的节奏啊!

    我的小心脏,一整晚都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宴席上大家好像都忘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有我的心理不安定,一整晚心神不定。

    宴席一结束,朱三回到自己的大帐内,李木玄一路跟着进了大帐。“将军,我说的都是真的。”

    李木玄站在一旁看着朱三的阴沉的脸,一脸的疑惑,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了。

    “军师,我相信你说的,但是国师大人也说了那个必须是五月十五那晚生的,可那个丫头?”

    “将军,先不管那个丫头是不是那个月生的,现在,我们知道有这样一个女相的人,就不能让她落在别人手里,不管她是不是有那个本事,如果不能为我们所用,那就必须杀了她。”

    “军师和国师你们两个人的误会是不是太深了。”

    “将军,你知道属下从来不拿前途来说笑。”

    朱三的脸上始终阴晴不定,军师的一番话确实如此,现在必须要得到此女,那么整个天下就是自己的。

    这舆论也是一种力量,这天下迟早要易主,还有谁能和自己相比呢?

    “军师,等营救了皇上,你去一趟余江,亲自去打探下消息,倒时我会亲自去拜见齐佑。”

    “是,属下遵命。”

    这天女之说从此也就传开了,也不知道谁将这个消息扩散出去的,只是从这一日开始,我便真的成了天女,能安邦定国的天女。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