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五十四章 南诏祭母
    亚轩一路上思索着父亲的那番话,终究是宁可信其有,不做后悔事。他的脚步声,跟随他的心声,终于走近了朵儿的大帐。

    “朵儿,我可以进来吗?”大帐外响起了亚轩的叫声。

    “姐姐,是少爷来了。”小瑶的脸上彩霞飞舞,激动地手舞足蹈起来。

    “去叫他进来吧!”

    “是,姐姐。”

    我整理着衣物在想,他大概也是为了天女的事吧!他不会也相信那个军师的话吧!

    “朵儿,听说你来了凤翔,我来看看你?”

    小瑶端着一杯清茶走了进来,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亚轩的脸。

    “少爷喝茶。”

    “小瑶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跟朵儿说。”她的小脸立马苍白无色的看着我一眼,我示意她先下去休息。

    大帐里,静悄悄的,我看着对面的亚轩,他欲言又止的表情。

    “说吧?你来看我什么事?”

    “呵呵,朵儿,我就是来看看你过的好不好!这一别数日,我真的很想你。”

    “亚轩,你何时变得这样开始说谎了?”

    他突然脸色一变,话锋一转似乎很伤感说道:“那李木玄说的可否是真的?”

    “真与假,重要吗?”我看着他的眼睛。

    他一激动奔了过来抓住我的手说:“重要与否,我都想听你说的?”

    我呵呵的笑了起来,“亚轩,我们是朋友,你能不能相信我一次,别人说的一句妄语,你就相信,还来跟我求证,你不觉的无聊吗?”

    “我只是害怕是真的,害怕……。”

    “你不是害怕,你是怕真的我是天女的话,你会不择手段想要得到我,和他们一样,而怕我们误会更深?”

    他颠坐回凳子上,我猜的没有错,我盯着他迟疑的目光,从他眼睛里我看透了他的无奈,我深吸一口气反倒坦然了。

    “不管我现在是不是天女,我确实有点重瞳,而且我也确实是五月十五子时出生的。”

    他哑口无言的死盯着我不敢相信我说的这一切是真实的,但是又无法反驳我说的。

    “现在我是天女的这个传言想必已经传开了,我不知道那个军师他是什么目的?要这样诋毁我,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没有缚鸡之力,没有什么法术仙器,更不会什么撒豆成兵的神力,也不懂的什么治国之策,我如何能辅佐一个人成为帝王,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我是一个天女的命吗?”

    亚轩听着我说的这些,确实他也曾犹豫过,不过父亲的话不无道理,一个人能成为帝王,条件是多样的,不能仅仅顶着一个天女的头衔就能成为辅佐成为帝王的说辞,反倒是这样的谎言会更容易让老百姓信服,而不是他。

    “朵儿,我从来就不信,你是天女,但是,我不信,不代表别人不信,你以后万事小心,我想,朱三对你不会轻易罢休的,你要多加注意才是,现在,天女这件事已经传开,你的麻烦也会增多,倘若日后,你有事,一定要来找我,我定护你周全。”

    此刻的我,眼泪不经意的流淌,这一句我一定护你周全,让我心里很感动,很感动,这个时代,一个倾心相交的朋友说出这样一句话,能把我的生死守护,怎么能不感动呢!

    我点点头,拥抱住他,我此生有此朋友,死而无憾。

    “谢谢你,亚轩,我记住了。”

    他撇开我头也不会的跑了,任身后的叫声他也没有停留一刻。

    “少爷。”

    小瑶追到在大帐外再次喊了一声少爷,我能听见沉默了很久的他说了一句话。

    “好好照顾她。”

    我知道有些事算是开始了,不管我的命运如何,从今天开始都纠缠进这个残酷的斗争里了,直到我死的那一刻。

    三日后,皇上浩浩荡荡的回宫了,仿佛从来没有皇上被挟持之事,只是,从那天起天下都知道了有个天女的出现,大唐的命运要改变了,只是如何改变不得而知,有些人则在利用谣言算计起来了。

    自从皇上回京后,子言就改道南下,朝着魂牵梦绕的地方快马加鞭的赶去,快二十年了,时间是如此的漫长,距离是如此的遥远。

    马车越朝南走,天气越热起来,而子言的脸上却越来冷漠,仿佛冰冻的天气一样寒冷,九叔看着冷酷的面庞,想让这个孩子放松些,可话说出来就变成味。

    “乾儿,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把子言冷酷的表情一览无余全看进眼里,他的心里应该是很痛的吧?这些年他是怎么走过来了的?

    “九叔,我之所回来,主要是为了祭拜我的母亲。”

    话里之意,说的很明确,老者有点心急差点都要给他跪倒,他猛地双手扶住了九叔的胳膊。

    “乾儿,你可知道我们南诏现在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那郑顺,谋朝篡位怕是要灭了我们南诏了,你是王的儿子,你有权利救我们的百姓,救我们的国家啊!”

    老者说的有些泣不成声,哽咽着,他来找子言原来是为了他的国家啊?

    子言的身份竟然是王子,南诏皇室?我竟然不知道啊?那他是不是姓段啊?不对,不对,我大概电视剧看多了,那个时候还不是大理国家呢?我很佩服自己的想象力。

    文秀听着眼前这个老者一番话,想不到子言哥哥竟然是南诏国皇族王子,从前师傅也没有提起过?只是知道子言哥哥是个很可怜的孤儿。

    子言端坐着,看着还是跪倒在地的九叔,他再也没有伸手,只是多了一份严肃。

    “九叔,你有没有想过?南诏国灭亡仅仅是郑家权臣的谋朝篡位吗?”

    “这……。”

    子言不在说话,他近来也是收到消息,关于南诏国的,国内强族林立,大臣专权,各大家族皆是有地有民有兵,这一切的苗头,都在激化矛盾的突出,间接的在导致朝廷分崩离析。

    “乾儿,即使我们内部有矛盾,但是我们也不能让那汉人郑顺窃国啊?我们几个老臣都等着你回来匡扶我们的国家啊?”

    老者仰着头等着子言的回话,但是子言闭着眼睛不在言语。

    “九叔,复国?那是那么容易的事啊!受罪的只有老百姓自己!”我不忍心也不服气的插嘴了自己的意见,虽然我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复国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梦而已。

    “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南诏拱手让给别人?”

    老者不服气的怼我,我竟然无言以对,只能叹息有些事情发生了是阻止不了的,就像现在的大唐。

    看我们都不说话了,老者也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他看向子言的态度多了一丝寒心,也许他太信任自己的能力,高估了自己。

    隔了很久,老伯还是不死心的来了这么一句。

    “难道乾儿真的就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南诏消失吗?让那狗贼坐享其成?”

    老者的说辞一次又一次的都像是自言自语,车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他的脸色极其难看,灰暗的低下头来。

    “老伯,其实子言哥哥心里,比你还难受,那是他母亲最爱的地方,他怎么能忍心不管呢!只是,现在的一切,都不是子言哥哥所能左右的,他是王子又如何?他只是曾经是个王子罢了!”

    “对!对啊!公主说的很对。”

    我冲着公主竖起大拇指给她点赞,她白眼一翻不屑一顾我的夸奖。

    车厢里,气氛再次变得凝重起来,原来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以前的一切,想要改变的,只是徒劳而已,也许只能顺其自然下去。

    一路上,倒是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天气温暖的四季如春,这还真是的特色,这里的山美,水更美,人更美,停留过的小镇,皆是少数民族居多。

    这个时代的经济也不像现在的经济一样便利,只是每到一处都发现手工业很发达,交通便利的小镇商业也很多,贸易的往来也很频繁,多数时候都是商队成群结队的出现。

    和现在的云南也是有所不同的,我发现这边的庙宇倒是不少,建筑群都是一等一的奇特,地处西南边陲,是南亚的一部分,地域不同,融合的宗教何其之多。看来这个时候,人们对信仰这东西,是十分广泛的。

    又行了几日,终于到了一个寨子,我们下了马车跟着老者九叔,穿过一片树林,来到一个寨子的山下小路边。

    “乾子,你在此地稍微等候,我去看看连家有人吗?”

    子言点点头,老者顺着一条蜿蜒的小路走了上去,我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远处山里山高密林,植被翠绿,满山都是绿色的一片一片不透光的森林。

    “子言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我转过身回了三公主一句。

    “子言当然要先去看看那个家。”

    “你怎么知道子言哥哥会去哪里?”

    “我当然是猜的,不信打赌?”

    子言忽视我们两个的斗嘴,他望着远处的大山,目光里都是忧伤,白芷将一袋水递了过来,正要给他。

    这会功夫,老者搀扶着一个头发花白还有点坡脚的女人,远远的走过来,看这老妇的穿着是地道的少数民族的打扮,虽然苍老的面孔已不见当初的风华正茂,但是那气质依然不减当年。

    她伸出双手摸索着眼前的子言,那双手抬起的时候,简直不能称之为手。

    “啊!”

    三公主突然捂住嘴巴,我看到是那双手已经严重的变形,只是一把骨架,还有的就是变形的骷髅手指。

    老妇人被惊吓的呆住,哆嗦的蜷回自己的手,她好像知道别人看到了什么,才会惊讶的叫出声。

    老人家经历过什么才会变成这样?还依然这么坚强的活了下来,她心里的信念是什么支撑着她?我不得而知,我甚至不敢想象,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把一个貌美的女子折磨成这样。

    文秀的惊讶让所有人都心颤,子言却没有害怕,而是轻柔的握上那副骨架的手。

    “阿妙音?”

    子言的声音有点激动,渐而带着点点的颤抖。

    “乾子,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王妃知道一定很开心的。”

    她是激动的哽咽着说完的,但是美丽的眼睛里却落不下一滴晶莹的泪滴。

    子言红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宠爱自己的阿妙音,现在苍老的如古稀老人一般。

    “阿妙音,是乾子回来了,你——还好吗?”

    “呵呵!好好,好好。”

    老人用衣袖擦着眼睛,那双手此刻显得如此的苍白恐怖。

    “昨晚王妃还托梦说,乾子要回来看她了,王妃高兴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开心的对着我笑,想不到你真的回来了。”

    我再也听不下去老人的话,转身扭过脸,擦掉泪水,有什么比等待更让人觉得漫长了,心里的痛,无比压抑。

    “阿妙音,你带我去看看母亲吧?母亲一定十分想念我。”

    “好,我带着你去看看王妃去。”

    她的脚步似乎是步态蹒跚,每走一步都是在拖着腿向前拉动,幸亏是阿九叔搀扶,我立马走上前,搀扶住另一个胳膊,背后一道长长的划线延伸了很远。

    我们几个走了半个时辰的路终于在一片荒废的花园前面停了下来,此时的满园鲜花依旧都是盛开的,香气四散,弥漫了整个地方,沿着花园的小路,我们慢慢的留恋每一步的芳香。

    子言的心此刻绷的很近,气息有些不稳,那些属于童年的往事,一点一点的浮现,这条路承载的,是他所有的童年。

    “乾子,你还记得当年你把王妃的玉药打翻,跑到花园的假山后面躲起来睡着了,大家都找不到你吗?”

    后面的老妇人眼睛里满是宠爱之情,指着不远处已经断裂塌陷的石头说道。

    “还是阿妙音发现我的,把我抱了回去。”

    这条路太过熟悉了,以至于现在老妇人眼睛虽然看不见,却是方向感很好,都能记得走到每一步的距离,我们难以想象她是多么熟悉这里的一切啊?我们都静静听着两个人的谈话,仿佛多年前原景在此重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