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五十九章 青梅竹马
    文秀和小竹上了我的这辆马车,看热闹也看过了,前面人群该散了吧?

    “姐姐,那姑娘伤的怎么样?”

    “还不知道,子言在后面车上,应该是在抢救她吧!”

    “哎!真可怜,那么多人围观,竟然没有一个人施救,若不是遇到我们,恐怕那女子必死无疑。”

    小瑶有点感伤的说着,被对面的文秀白了一眼。

    “这世道乱啊!谁敢乱帮忙?”我无奈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

    “哼!现在谁还能管的了别人,自己都活不下去。”

    文秀这话让大家都听得不是滋味,小瑶听着有点感伤,我知道她大概觉得自己也是那样的曾经过去,谁会那么好心的搭救呢?

    “都别瞎猜了,既然子言说能救,那一定就能救活哪位姑娘的。”

    我连忙安慰大家。

    太阳暖烘烘的,晒的车厢都热起来,我这困顿的人,有点想睡觉了,我刚想躺下,文秀一把将我扯了起来,斗鸡眼的看着我。

    “朵儿,子言哥哥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我被她问了一个纳闷,子言跟我说什么了?

    “你别以为子言哥哥宠着你,就是喜欢你,那是因为你是天女的身份,你别痴心妄想了。”

    我倒是糊涂了,子言对我怎么样?我心里很清楚,这丫头吃醋吃的都昏了头脑吗?

    “嗯!我是天女的身份不错,我喜欢子言就是痴心妄想?那你喜欢子言岂不是白日做梦?”

    “你……?”

    “国师大人和公主是有婚约的。”

    小竹趾高气昂的冲着我嚷嚷了这么一句,这两个人,我也是醉了,怎么脑子都一样秀逗吗?

    我坐在车厢角落里闭目养神起来,不在搭理她们两个,这公主智商是零吗?

    马车缓慢的前行着,过了晌午,吃了一点东西,继续赶路了,那边车厢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有心想过去问问,又怕打扰了子言的救治,只好作罢。

    下午的太阳很毒,烤的车厢都成了一个火笼子,密不透风的,我让小瑶将窗口打开,前面的帘子撩开,好歹有点微风吹进来啊!

    远远便瞧见大路的树林边上有一条小溪,做了半天的车,晃荡的屁股都成了两半,这正好有条小溪和树林凉快一会。

    我刚想下车运动会,就听见后面有马蹄声传来,听声音还不少,后面有人大喊着让我们停车。

    我一跳下马车,后面上来一伙人团团将我的马车拦住了,看他们的穿着打扮都是少数民族的服装。

    为首的那个大汉走近我的马车,他弯眉倒栽,驰目大耳,穿着倒像是个头,我站在马车一旁刚要开口问,他们二话不说那些人上前就要搜我们的马车。

    “喂!你们这是要干嘛?”佟青想要拦住。

    那个人连看都没有看我们,只身跳上马车挑开门帘,那双踩着泥浆的臭脚就踩上我的锦被上。

    他朝后面的那个人回头摇摇头,然后赫然跳下马车就朝着后面马车要搜查。

    元胡从马下来,上下瞧了瞧那个带头的人,眉毛一挑,拦在马车前,子言坐在车里一点要出来的架势都没有,那个下人刚要借势跳上马车就被元胡一掌推了下来,狗吃屎的摔倒在地。

    “大胆,你是什么人?还不下车?”

    元胡眯着眼睛,看着身前站着那大汉徒手一个招式就将那个人绊倒在地,哭天喊娘起来,后面的一群人看样子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愣着。

    “怎么?连我们的马车都敢拦?你几个胆?”

    那家伙跪倒在地,不停的喊饶命,龇牙咧嘴的样子看来被元胡扭的一直胳膊很疼。

    “说,为什么拦路?”

    “大人,饶命啊!饶命啊!”

    田七慢悠悠的从马上跳下来,来到那大汉的面前,用一根指头将那家伙的下巴抬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我们是嘉巴寨子里的。”

    由于那大汉跪在地上一只胳膊被扭着,在加上田七的一只手指顶着他的喉咙,说话的语气都变得磕磕巴巴起来。

    “你们在搜查什么?”

    “一个女人。”

    “什么女人?”

    “是我们兹莫将要纳的小妾。”

    田七放开那个大汉,他直起身来,来到马车前向子言禀告,看样子今天是走不了了。

    “主上,这些人在搜一个女人。”

    这个时候从我们前面又来了一些人,穿着官服的样子走在最前面的是个胖的都跟球一样的大人物。

    “下官,昭邑县丞恭迎国师大人。”

    因为昨天下过雨,地上有很多坑洼的小水坑,那县丞扭动的肥胖的身体跪下了。

    我看着他那一尘不染的官服就那么的凌乱的铺到小水坑里,渐渐的晕染了泥土的颜色。

    那个大汉一听是国师大人,吓得浑身颤抖起来,头低的更狠了,脑袋都快挨着地面了。

    “县丞大人,前面带路。”

    “是。”

    后面的这群人怎么处理的,我不得而知,反正有县太爷在呢?一切都不是事。

    我没有上我那辆马车,而是子言的马车在我身边停下,他一伸手,将我拽了上去。

    他含笑的看着我,宽大的袖口平整的垂在膝盖两侧,左袖口外缝的接口处,有一片暗红的痕迹。

    “你受伤了?”我抓起那面袖口查看他的手,手腕,手背,胳膊,他摇摇头。

    “那这血迹……?”

    “不碍的。”

    “是哪位姑娘的血?”

    “恩。”

    我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有多担心他,刚才的慌张过去,只剩下一阵茫然。

    “那个姑娘怎么样了?”

    “暂时无碍。”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暂时是啥意思,还以为已经好了。

    “他们要搜的是这位姑娘?”

    “可能。”

    “那姑娘是什么身份?”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我看着他累的有点心疼,就不在追问下去,他靠在一侧车边闭目养神。

    没有过多久,田七在马车外提醒我们到了驿馆,子言站起身跳下马车,我灰溜溜的跟在他后面下了车。

    元胡先背着哪位昏迷的姑娘从我身后经过进了客栈,身上盖着一件很大的披风,白芷跟在一侧。看样子她伤的不轻,此刻失血苍白的脸颊,道道抽打的痕迹那么明显,虽然衣服已经被换了下来,凌乱的发还是能看到她的惨状。

    “姐姐,这个姑娘一定伤的很重。”

    小瑶怎么一直在感叹呢?这慈悲心泛滥了。

    “行了,别杵着了,赶紧去扶阿妙音进来吧!”

    我摇摇头,转身先走进客栈,这行了一天了路,真的快腻歪死了。

    晚饭前洗了个澡,美美的补了一觉,两个丫头在屋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路上的见闻,竟然将我吵醒了。

    “什么时辰了?”我伸伸懒腰坐了起来。

    “姐姐,你醒了啊?”

    小瑶跑了进来,帮我整理衣服,穿上鞋下了床,外面的天已经擦黑了,房间里已经掌灯。

    “小姐,戌时了,你饿了吗?我去给你拿点吃的来。”

    “没事,睡觉前吃了一点东西,现在还不饿,阿妙音那边怎么样?你怎么过来了?”

    “公主说让我先回来,那边有她在呢!”

    不是公主跟着白芷去照顾那个姑娘了吗?难道不用她了?小瑶接过佟青递过来的包袱,拉着我又坐回床上,她将包袱打开铺在那给我看。

    “姐姐,这是国师大人,先前拿来的衣服,说是给你换的。”

    我拿起一件上好锦缎做成的罗裙,拎起来仔细的翻看,上面的云朵就像是真的镶嵌上去的。

    颜色搭配的恰到好处,这秀法也是虚实连接的很恰当,就连着收尾都是精致的不留一丝痕迹。

    “子言,没有说为什么送我衣服?”

    “没有。”

    我看了看我身上这身衣服,还是从家里带出来的,虽然也就两三套,但是都有些厚实了,这天气渐渐热起来,是该换换了,子言真的很细心,这点都能想到?

    我数了数这包袱里一共四套单衣,我留下两套,剩下的给了她们一人一套,说实话,她们跟着我出来大半年了,我至今还没有给她两买过衣服呢!我这个主子还真是马大哈的很。

    “这你们一人一套,等到长安,我给你们每人置办二十套全年的衣服。”

    佟青拿着衣服在比试,冷不丁的一听给她们一人弄十套衣服,着实下了一跳。

    “小姐,奴婢可是穿不了十套衣服啊?”

    “谁让你一次穿十套,我给你准备的是四季衣服十套。”

    哈哈!哈哈!哈哈,她们两个都相互笑起来,还真是没有见过世面,十套衣服就被吓到了,要是他们知道哪些贵妃娘娘有上百套衣服,那不是要惊讶死吗?

    第二日早饭时,我发现子言没有来,白芷跟阿妙音、田七还有几个人都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吃饭,文秀坐在那边狼吞虎咽的吃的很香,我递了一个眼色过去,她竟然没有看见,我又用筷子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示意她。

    “怎么?朵儿吃好了?”

    白芷瞅着我手里的筷子,正色厉声的端起架子带着质问性质。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

    我胡乱的扒拉了两下撂下碗筷站起身,刚要出门,就听见白芷在背后喊道:“今天晌午前谁都不许去打扰主子休息。”

    我止住将要踏出房门的一只脚,收了回来站在门口叹气,她这是指名道姓的对着我和文秀说的吧?

    白芷搀扶着阿妙音从身后走了出去,身后跟着田七,还有下面几个人,我回身望了望还坐在饭桌前没有吃完的文秀,她倒是一脸的平静。

    “喂!你倒是能坐的住啊?”

    我又折身坐会自己的位置上,文秀的嘴里塞满了山珍海味,两个腮帮子都要被撑破的感觉。

    “你现在不着急你的子言哥哥了?”

    她艰难的咽下口里的食物,完了还不忘舔了舔嘴角,我看着她那形象,怎么跟八辈子没有吃过东西一样嫌弃她。

    “这边的吃食真的跟长安的不一样啊?”

    “那你就多留下几天吃个够吧!”我起身跟着佟青和小瑶朝外走去。

    “子言哥哥昨晚上救治那姑娘,寅时才歇下。”

    我走出门的那一刻听见后面文秀的一番话,冷不丁的抖了抖,原来他竟然一夜都没有睡觉,那个姑娘到底是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