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六十一章 苏芸山奇遇
    天刚微微有一点亮光,我便醒了过来,我看着两个丫头挤在一起,这给我给我让了很大一个位置。

    我揉揉眼睛,蹑手蹑脚的下了马车,小山的景物已经能看出轮廓了,不远处田七在整理马车,给马添草料。

    我压压腿,深深胳膊,深蹲几次,活动活动筋骨,朝着田七的方向跑去,他早就发现我起来了,我从他身后跑过去。

    “早安!七哥。”

    “哎!你要去哪里啊?”

    “没事,瞎转转而已,不用担心。”

    我跑了十几分钟,绕着这个小村子转了一圈,还真是不大,看来这不一定是个村子。

    远处那个小山,应该是个陵墓吧?我看不远处,整理干净的半山腰,还竖着几块碑文,一个不算豪华的牌坊立在半山腰的一个地方,昨晚上来的时候也没有看见。

    这看起来像是守墓的人吧?古墓?哪个朝代的?埋葬的人会是谁呢?皇上?大臣?还是将军?小户根本造不起这样一个大的陵墓。

    回来的时候,远远的我便看见子言站在我的马车前,他朝着跑步的我看过来,眼睛带着温暖的笑。

    “早安!子言。”

    我原地踏步的摆动我的手臂,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节奏,他就站在我面前看着我。

    “今日,你跟我马车,让絮儿在你马车里好好休息。”

    “为啥?”

    我暂停脚步不解的问。

    “昨日我见你没有休息好,今日你就在我马车好好休息便是。”

    “为何?你不让柳姑娘去你马车上休息?”

    我盯着他问,他俯身在我耳朵说了一句话,我的脸红了半天,这个子言越来越敢威胁我了。

    上马车前,我分明看见文秀和柳姑娘投来异样的目光,那眼神的寒意能将人冰冻三尺。

    上了马车我低着头笑了起来,子言这一招真是给我找麻烦,人家两个人心里还指不定怎么编排我呢?

    “在笑什么?”

    “笑你给我找麻烦,让别人嫉妒恨。”

    他反倒哈哈大笑起来,扭头将我抱紧怀里,木质香萦绕在我脑海里,我屈身跪在他面前,他低着头闭上眼睛将脸贴近我的脸。

    “喜欢吗?”

    他微微唇起呢喃,问我喜欢什么?他?还是这种感觉?还是现在这个样子?

    他开始试探接近我的嘴唇,鼻翼划过的位置火热一片,我睁着眼,连他睫毛都看的一清二楚,那眉眼间雅逸细细描画,折射着动人心魄的诱惑。

    他睁开了眼睛,那么近的距离盯着我的眼睛和风细雨的笑了,这笑带着魅惑众生的神态,这笑带着俊美绝伦的风情。

    我有些失神,自己竟然无法自拔的想要更贴近他的身体,他的灵魂,甚至那个无法到达的境界。

    他的吻带着甜蜜的湿热席卷了我的唇,他的吻带着涓涓细流,融化了我的青涩,他的吻像七月的火热,燃烧了我的激情。

    我沉浸在这无边的温柔久久无法割舍,这也许就是我的爱,对他炙热的情感。

    我无力的喘息着瘫在他的怀里,仍由这眷恋超越时间,直到最后一刻的到来。

    他将我紧紧抱在怀里,甜蜜的嘴角笑的那么明显,我羞红了脸,不敢再抬头看他。

    这是我第一次跟他这么亲密的亲吻,感觉好好,我低着头扭捏着他衣袖,他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白皙、却不阴柔,男子的骨节分明比女子的手指要粗很多,但是他却没有。

    “你的手真好看?”

    我把玩着他手指细细的在上面摸索着骨节,他一把将我的手握紧,力量刚刚感觉的紧,指尖有些粉红的。

    “朵儿,你似乎很在意我身体?”

    “什么意思?我在意你的身体?”

    “你有常常盯着我的身体我发呆?”

    “哇——咳咳”

    他这都知道?难道他知道我有看他?不会的,我看他的时候,他根本就没看我啊?

    “哪有发呆,我就是看不够你。”

    我的声音如地上的蚂蚁越来越小声,他反而笑了,他是该笑我,哪有看不够的道理,这分明就是花痴吗?

    我扭动着身体,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抱着他的腰身,将脸埋在胸膛里,听他有力的跳动声,这心跳声如此的美妙,我闭上眼睛聆听。

    白芷在马车外喊他,我慌忙松开了他,整理好自己的衣襟,脸红的坐到一旁。

    “主上,柳姑娘请你过去。”

    “知道了。”

    子言淡淡回了一句,瞧着我的囧样摇摇头笑着下了车,我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怕什么?

    我不知道那个柳姑娘要跟子言说什么,但是我确定一定和她的身世有关系,她偶遇我们太突然了,连我都不得不多想她的目的是什么,何况是子言呢?

    沿路并不十分安全,大大小小的战争无数,有时候都是在一个地方停留好几天才能饶道过去。

    柳姑娘自从那天见了子言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马车,我让佟青过去问了,说是伤势加重了,根本下不了马车了。

    白芷在前面的马车照顾着她,子言的马车倒成了我的专属,他基本上都在前面的马车上。

    天气渐渐的炎热起来,大概行了有一个多月,终于离仓剑山不远了。

    为了绕过打仗的地方,我们决定改小路经过苏芸山,听田七说翻过那座山,直走就到了。

    这苏云山据说是一条有神明保佑的路,但是很多山下的村里的百姓一听要过苏云山,都摇摇头不想带路。

    过了村子,我们在苏芸山山脚下发现了一户废弃房屋,这户人家和刚过去的小村遥遥相望,这里山高林密,为什么会有单独的茅草屋在此呢?

    我抬头望了望山里的密林,只是一眼的翠绿,其他什么看不见,刚刚过去的小村现在跟我站的地方只留下一线房顶。

    “丫头这样看,有什么发现?”

    “子言,你看,为什么这里会有一间废弃的屋子,莫非是猎户在此方便打猎。”

    “可能吧!”

    他说的风轻云淡,丝毫没有任何质疑的地方,好像他根本早就见惯不惯的样子。

    大家整理好东西,马车看来是要丢弃在这个地方了,那么豪华的座驾,真是舍不得啊!

    这地界也是很奇特的,方才我还能看见山上密林绿意葱葱,这会不到半刻钟,山腰便被妖娆的白雾遮住了面孔,隐隐约约像个姑娘犹抱琵琶半遮面。

    临上山前,子言吩咐大家休息片刻吃些食物在赶路,这翻山,只能徒步了,所以也不可能中途在补给,过了山就离仓剑山不远了。

    “你听说了吗?都说这山上供奉的是蛇仙,老百姓有胆大的曾经上山去烧香,有人亲眼见过一条通体金黄的大蛇盘在山洞的前面。”

    一个下人说道,我觉得很好奇也凑过去听那人说,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条蛇真的是神仙了吗?”

    我不信的问,下人也是半信半疑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啊!是刚才在山下听说而已。”

    既然这条路这么奇怪,子言为什么还会选择这条路来走,难道他不知道这密林里有蹊跷吗?

    大家都不知道接下来路上会遇到什么,休息了一会就出发,一进山,真是跟下雨的阴天差不多了,茂密的植被又高又大,树头的部分遮住了天,一条小土路蜿蜒在脚下。

    我们几个人都谨慎的盯着四周,子言走在最前头,我和三公主搀扶着阿妙音,白芷和小竹搀扶着柳絮儿,小瑶和佟青拿着我们几个人的包袱,我们很小心的慢慢走在中间,后面是子言的属下牵着马,最后面则是田七负责断后。

    阿妙音腿脚不便所以走的很慢,我和文秀都非常着急,大家都紧张的不行,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真的有一条金色的大蛇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树林里只有刷刷—刷刷声音。

    偶然头顶上有只鸟飞过,带着恐怖的叫声,大家的神经绷的更紧,这样走了一个多时辰,还是在上坡的进度,丝毫看不到前面的山顶。

    我的心砰砰直跳,一直在想那个大金蛇的事,一个不小心,被地上湿滑的青苔滑到了,这下一叫不要紧,惹得身后的人都跟着惊呼,连马都有点惊了,纷纷低吼躁动起来,我眼看着有两头马挣脱缰绳跑进了密林,不见了踪影。

    “哎!那马怎么跑了?”

    有下人刚要去追被田七拦住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正好子言从前面走了过来,问问摔在哪里?有没有事?我冲他安慰的摇摇头。

    “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阿妙音竖着耳朵仔细的辨别树林的一切声音,有人说眼睛瞎的人,听力十分了得。

    她这样一说,还真是有沙沙沙的声音由远而近,这下,大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田七把那个白色瓶子拿来。”

    田七伸手在身上的包袱一摸,一个通体发玉白的瓷瓶递到子言的手里,大家警惕的凑到一起。

    “大家不要惊慌,围一圈站好。”

    后面的几个人跟了上来站在一起,我看见文秀的眼睛浸满眼泪,胳膊不停的颤抖,我伸手拍拍她胳膊,以示安慰,她点点头。

    这个时候子言绕着我们撒了一圈的红色的粉剂,有奇异的香气四散出来,剩下的几匹马躁动的更厉害了,不停在原地扭动的身体,嘶嘶的长鸣。

    子言撒完玉瓶的粉末自己跟着就跳了进来,不过十分钟的时候,地上有很多小蛇涌了过来,有花白的,黑白,翠绿的,金黄色的,还有通体黝黑的,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我看着这些爬行动物,头皮发麻紧致,这场景布满我的眼前,我停止了呼吸,从皮肤里凉透整个身体,密集恐惧症的症状,但是它们并不敢接近我们,只是爬在原地瞪着小眼盯着我们看。

    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不知为什么这些蛇就想是听到命令一样,有序的爬走了,我浑身发酸,提不起一点劲,方才紧张的差点窒息。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每人身上的衣服都潮湿的难受,但是还是想要要尽快走出这片树木,不然下次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蛇群散去后,大家连忙加快的了脚步,我在猜子言白瓶子里是什么东西,竟然能驱散蛇群,硫磺?雄黄?不对啊!

    大约半个时辰后,终于看到了下山的路,北坡密林虽然也有,相对来好走多了,不再是那么密密麻麻的看不见日头,北坡渐渐的能看出一点天空了。

    总算是过来了,这样我们到山脚的时候,大概走了三个时辰,真是有又累又饿,又惊又吓的,浑身疲惫无力,这一路惊险连连。

    大路眼看着就在山脚下,不远处就是一个村落,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过路的都盯着我们看,能从蛇山下来的,估计都是万幸的存活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