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六十八章 天意如此
    子言盯着走出去的朱三背影,眼神迷离的嘲笑,这就算开始了吗?这计划里还真是算计的面面俱到。

    这件事,看来早晚都要办,既然对方已经出招,那就不能坐以待毙。

    今日我一大早就带着她们两个去看了燕,虽然知道燕的处境是被迫的,但是我还是想尽自己的一点力量,让燕活的更好一点,可惜……,哎!

    我们刚进府,就见白芷站在门口那里,冷着脸,一副不耐烦的表情,似乎是在等我们回来?

    “白芷姐姐在等我?”

    她表情不屑一顾道:“你还知道回来啊?主上找你。”

    “哎!你,我哪里招惹你了?为什么你总是看不惯我?”

    我追着她屁股后问,她根本就不理睬我,我嘴里暗骂,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管事的吗!对我敢呼三喝四,她突然转身,我差点撞上去。

    “给我闭嘴。”

    原来是书房到了,我一跺脚咬牙鄙视,她跟那个田七都一路货,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白眼一撇,大步走了进去。

    “子言,你找我?”

    子言伏案写着什么,根本没有抬头看我,神情安静极了。

    “朵儿,今天出门了?”

    “是啊!见了一位故人。”

    “故人?”

    他抬起头,眼神中带着讯问,思索。随后站起来放下笔走过来从茶壶里给我倒了一杯热茶,我双手接过坐下,真是受宠若惊,他倒是和颜悦色些,怎么有那么个不待见的下人呢?我心里嘀咕。

    “是啊!今日去看了以前的一个姐妹。”

    他神色暧昧看着我。“以后不管去哪里都要跟我说一下,不然我会担心的。”

    我点点头,他也随身坐下,再次用暧昧的眼神打量着我,搞得我有点尴尬。

    “子言,你让白芷等我,是不是找我有事?”

    他淡淡的微笑起来,满身沐浴着温柔,仿佛一缕暖阳照进我的心里,贴心贴心的。

    “今日,朱三来了,说是想要见你。”

    我立马坐不住站了起来,表情僵硬,面露惊讶。

    “他见我干嘛?难道害的我还不够?”

    “他是有事找你。”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肯定没有好事。”

    “不错,不是好事,他儿子向你求婚。”

    “什么?他儿子?”

    我的声音提高了八倍,他儿子求婚?这不是搞笑吗?我再傻也不会嫁给一个强盗,即使全天下的男人都死了,他也别想。

    我突然又想起去年他绑架我的事,现在竟然还有脸想问我求婚?这脸皮真是比那城墙都厚一万倍,他以为他是谁啊?想娶谁就娶谁吗?

    “他怎么说的?”

    “朱三先要见见你,说服你嫁给他儿子,让后再向你父亲提亲。”

    “他真是异想天开,就是天下在没有男人,我也不会嫁给他的,想都不要想。”

    “那你打算明日如何答复?”

    “当然是直接说了,拐弯没有必要。”

    子言站起来走了几步,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直接说的后果?或者说你实话有几分他会接受?如果他不管什么理由,就是要娶你天女呢?”

    我舔舔嘴唇,咽了口唾沫,啥话也说不出来了,说啥啊?那种人是讲道理的人吗?

    “那我就跟他拼了,反正都是死。”

    子言一把把我拽进我他的怀里,抱紧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你死了,那我怎么办啊?你不是说好要守护我一生吗?怎能轻言死呢!”

    他宠溺的表情,令我的心扉感动,这不长的情话让我安心,不能抛弃对方独自离开,要活着,还要一直幸福的彼此守候。

    “傻丫头,以后有什么事,不是还有我呢!这次,我想朱三只不过是想试探试探你,即便是他真的向你父亲求亲,未必你父亲会答应。这样一来,势必他不会罢休,这件事他既然认定你是天女,那我们不如将错就错,以天女的名义行事,看他是要逆天而行,还是三思而后行。”

    我睁大眼睛望着脸带笑容他,好像什么事都在他掌握之中。

    这天女之说自从被子言的师兄李木玄传的神乎其微后,这传播的速度尤为惊人,好像长了翅膀一样。

    齐府,这晚饭大家都吃的没有滋味,一桌子的人各相横生,三姨娘生生跟嚼蜡一样难以下咽的饭菜,几人欢乐,几人愁。

    “将军,这几日,城中达官贵人派来的媒婆都快把我们家大门台阶踩烂了,你看那库房送来的礼都放不下了,你倒是想个办法啊?这倒是什么事,一夜之间,我们朵儿成了天女?”

    听完三姨娘的话,齐佑哀声叹气的说不出来什么话,说啥呢?人家都觉得是天大的荣耀,可只有自己知道这样,迟早会被灭门的。

    二少爷一本正经的站起来说道:“父亲,我就说妹妹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这下,我们家可要发达了,恐怕皇上都会来求亲,到时候我就是国舅爷了,哈哈哈!”

    “你给我闭嘴,不说话,能当哑巴吗?”他母亲立马给他使眼色,怕他父亲降罪。

    大少爷在一边端坐心里思索这样的事,毕竟是会天下大乱,说不定朵儿也会……,不会的,拼了这性命也不会让朵儿有事的。

    “父亲,眼下重要的是,让朵儿待在国师身边最为稳妥,不管谁来求亲,都可以有理由说。”

    “有理由说?又能怎么样?朵儿已经到了婚嫁的年龄了,只要一日没有婚配人家,就会有人上门求亲。现在最重要的是将朵儿亲事定下来,这样婚配人家,谁还能说什么?就是天女有怎么样?难道还会有人敢抢吗?”三姨娘说道

    齐佑转头问站在身后不远伺候的管家,“齐白,国师可有来信?朵儿跟着国师回来没有?”

    “启禀将军,今日还未收到来信。上一次说,就在这几日吧!我看也快了吧!”

    不能再等了,他要亲自去趟长安,跟国师商量下此事。

    “齐白,明日将罗将军唤来,我有事交代,这次我要亲自去长安,处理此事。”

    “父亲,让我随你一起去吧?路上有个照应。”齐寒站起来眼巴巴的望着齐佑。

    齐佑盯着眼前这个儿子,他明白他的心思,可是……哎!简直一团乱麻。

    “父亲,我只是担心你一个人在路上有危险而已?”

    “好吧!你明日随为父去长安。”

    微风徐徐,阳光灿烂,今天的确是个好天气,万里无云,听说今天国师安排了我在祭台打坐,倾听上天的旨意,消息一传出,整个长安都沸腾了,他们都要亲自看看,天女是如何传达上天的旨意的。老天爷究竟要发布什么消息,哈哈!我好期待有好戏看啊!

    等朱三到了国师府的时候,我恰好不在府里,子言早就等候在门口迎接朱三。

    “朱将军,真是不巧啊!朵儿姑娘去了祭台,昨晚上神托梦与她说是要传达上天的旨意。这会都在那边,不如将军稍时休息,等她回来?”

    “国师大人,不是不相信她是天女吗?”

    “将军有所不知啊!我们前不久刚刚去了南诏国,回途路上曾遇到一怪事。”

    “噢!什么怪事?”

    “想必将军知道前不久那件轰动一时的苏芸山群蛇拦路吧?”

    朱三的心里大惊,这件事,确实有人禀报过,说天女能驱使群蛇。苏芸山,很早就是一座蛇山,听说是有一条修炼成精的金蛇在此守护。

    朱三的心里才不信那个丫头真有本事,他久经沙场,看惯了生死,根本不相信,鬼神之说。现在听国师这样说,分明就是对求婚一事有意拖延,他倒要看看国师如何为那丫头开脱应对。

    不管她是不是天女,都不能让此女落入别人的手里,既然敬酒不吃,那就休怪他不择手段了。

    “略有耳闻。”

    “那便是上苍的意思。”

    “呵呵!国师说的也对,不如我们同去祭台看看,这样神秘的事,本将军还是第一次经历,好奇的很。”

    就知道老狐狸不会相信我说的定会前去见识真假,早就猜到他的这步棋,就怕他不去看。

    “那将军请!”

    “国师请!”

    “哈哈!哈哈!”

    两个人一同前往祭祀台那边,虽然路途不远,不过看来国师定时算好了时间。

    此刻大街上人朝蜂拥朝那边涌去,看来今天这阵势不小,国师前面带路走了过来。

    只见,今日的朵儿,白衣素裹,薄施粉黛,腰若细柳,巧笑倩兮,她看着台下的阵势,就是要的这个结果,越大场面越好,越多人信服越好,朱三的求婚,就越大几率失败。

    “将军请看,朵儿姑娘在那边。”

    朱三顺着国师手指的地方看去,此刻的那丫头确实跟平时不一般,仿佛九天仙女下凡,这样的一个玲珑的女子,确实超凡脱尘,难道她真的是天女?

    “大家静静,昨夜上神托梦与我,玉帝有旨意传达给人间。”

    大家一听是玉帝的旨意,纷纷一起都跪倒在地,大呼:祈求上天,佑我大唐。

    这个时候连国师都跪下,朱三看着大家这样的虔诚,不知道跪倒还是不跪,不过最终还是跪了下来。

    子言抬头看着台上的朵儿,装模作样的摆出祭祀的手势,嘴里念叨着什么,还真像那么回事,任谁看了都相信是真的天女,这个效果已经达到了。

    “如今天下纷争,遍地战乱不断,谁能拔诸水火,登于衽席,解救苍生,迩安远怀。我天女必定告慰上天,庇佑江山尧风舜雨,永世万年,天雷震耳,叩谢苍天。”

    大家听到我念得这些都很感慨,忽听天边想起了炸雷,惊雷,震耳欲聋,黑云翻滚着遮住了大半个天空,像是一场暴风雨来袭的架势,我也是被震的颤抖了一下。

    全场人先是惊呆,接着欢呼起来,他们终于相信,天女有通天之本领。上天终于听见我传给人间的旨意了,这天气预示着,我天女的身份不容置疑。

    我从祭台上眺望这边,盯着朱三的位置,他跪在地上,抬头望着天空,知道上苍真的是听得见。

    “将军,马上就要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那边的朱三好像没有听见国师的呼喊,还在望着天空,他漠视了我的存在。

    “将军?将军?”

    “哦!哦!”

    身边的一个下人搀扶起朱三,他看向祭台哪里,此刻在望了望天,真是有雨来临。

    “国师,天女此番受上天的旨意传旨人间,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将军,你可是亲眼所见上天的天雷声,难道还会有假?这等本事,恐怕只有天女能做到吧!”

    “这……。”这是他亲眼所见,看他仍然不信这些,本意的天象都是有迹可循的,朱三陷入自己的想法中。

    “将军,我们回府吧?你看这天,要下大雨了。”

    “国师,本将军还有要事,就先行一步了,告辞。”说完跟着下人走了,连等天女的时间都不要了。

    “将军,请便。”

    国师似笑非笑的脸,意味深长的看着朱三的背影,若有所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