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六十九章 父亲来了
    刚回到府里,大雨倾盆而下,我站在窗边看着稀里哗啦的大雨和震耳欲聋的响雷不断,来的真是及时。

    防风站在一边看着窗外的大雨,感叹道:“看来上天还是帮我们的,主上,神机妙算啊!”

    “我也做的不错,对吧?就这样糊弄过去了,至少最近一段时间,朱三不会再来骚扰我了吧?”

    子言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窗边,叹了一口气说:“他最近是不会再来求亲,不过你真以为他会相信吗?朱三他是谁?能走到今天这个地位,不是吓大的,但是经过此事,他会想更多的办法的得到天女你,我们更要多加小心才是,较量才刚刚开始而已。”

    “哦!这招棋第一步走的险胜啊!”

    回房间的路上,经过文秀的房间,不经意看见文秀站在哪里,我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文秀,我是朵儿,我过来看看你,你住的还习惯吗?”

    文秀一转身看见我已经走了过来,她立马变得伶牙俐齿起来,脸色都变得如此之快。

    “呵呵!不知是天女来了,我是否要给你见礼?”

    “文秀,你怎么了?我虽然是天女,但是我之前是什么样的人?您是清楚的。”

    “天女,不介意就好。”

    “不知道天女来此有何指教?”

    她说话口中带刺,眼神带刀,分分钟想把我刺的体无完肤,我嗤之一笑。

    “没事,就是过来看看你,以后必定我们常见面,总要拉近关系不是?”

    三公主的脸上变得温柔十分道:“是,天女说的很对。”

    我看文秀爱理不理的样子,我这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好心来看她吧?她还吹毛求屁起来。

    “那你好好休息,告辞。”

    我刚说完,还未出门,子言走了进来,迎了个撞面。

    “朵儿怎么来此?”

    三公主变脸的速度真是速度啊!一把抓住子言的胳膊说道:“子言哥哥,刚才我还念叨你呢!也不来看文秀?”

    “你们先聊吧!我累了,准备回去休息。”我冷着脸说道。

    “那好,你先回去休息吧!有事我们明日再说。”我黑着脸走了出来啦,站在门口听到里面的谈话声。

    “文秀,以后有何打算?”

    “子言哥哥说过要收留我的,怎么这么问?”

    “你住在我这里是可以的,可是你以后怎么办?”

    文秀退后一步松开了他的衣袖,寥寥数语让文秀的心里十分忐忑,她从来没有想过离开子言,哪怕是一直跟在他身边就好。

    我听着屋里淡漠的时间凝固了,冷哼着笑起来,白术站在一边看着我的表情,不是应该悲伤吗?似乎该生气才对,怎么发笑啊!这天女果然跟传说的不一样。

    “看什么看?没有见过我大笑吗?”

    我扭头冲进雨里,这怎么都让我气的牙痒痒呢?

    第二日,我早早起床,就到了苏子的药屋,出去了那么久,基本上很多理论都忘得差不多了,要重新复习来过,这几日我只要有时间就要想办法补上苏子老师的课。

    苏子在整理药草,看见我兴高采烈走了进来,还不忘调侃我一番。

    “朵儿姑娘今日可是早了些?”

    “苏师傅,我,呵呵,我难得起了个大早。”

    “哦!几日不见,朵儿姑娘倒是主动来学了”

    “苏师傅,你真会拿我开玩笑。嘿嘿。”

    我连忙过去帮忙,接过苏子的手里的家伙事,开始仔细的翻腾那些晾晒的药材,把屋里晾晒的一一都搬到院子里,做完这些,又整理擦拭着一些药架子上的药罐子。

    自从开始跟着苏子学医,他不教我,把脉,问诊,反而先让我从药材认识开始,这是不是不一般的教学?

    这几日,开始我还提心吊胆的担心,生怕那个朱三再次来找我,但是后来那朱三再也没有来过,我就安心多了。

    忙碌的事情总是消磨时光最快的,几日里我都天天跑在苏子师傅的小院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一意的跟着苏子师傅学习,

    仓剑山不断的有密信送到长安,那边的事多数都是田七处理的,所以后来我才知道,其实除了子言,田七才是最大的管家。

    这天中午,我吃过饭坐在凉亭休息,看着田七进了书房,脚步匆匆的,一看就知道是急事。

    最近的书房进出的人频率很高,说明很多事情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我懒洋洋的走下凉亭朝着我的小院走去,真想隔绝这世间的纷纷扰扰,过个太平的日子真难啊?

    下午,家里来了一位贵客,国师脚步比平时快了些,听到来人,甚是意外,出了书房直奔大厅去了。

    “下官参见国师大人。”

    “将军,请坐,上茶,田七去叫朵儿过来。”

    “国师大人,这次跟小儿前来实在是很冒昧,万望国师海涵。”

    “将军客气了,不知将军可是为了朵儿的事而来?”

    “不敢欺瞒国师,的确是。自从得知朵儿被诬陷为天女,下官就知道有些人肯定是针对我而来。”

    齐佑开门见山的说了来意,他也了解此时朝中局势岌岌可危,势必有人要拉拢他和一些地方官员结党营私。

    “将军可有想过,朵儿真的是天女?”

    齐佑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国师说道:“不会的,朵儿怎么会是天女,这一定是因为我的缘故,才让朵儿陷入这样的诬陷。”

    子言不说话,只是盯着齐佑看,看来很多事他并不清楚,而且现在的朵儿和以前的朵儿有什么不一样,他也没有看出来?

    “难道国师也认为小女真的是天女?”

    “将军稍安勿躁,听本尊把话说完。”

    齐佑眼巴巴的看着国师,这话从国师嘴里说出来,确实让他半信半疑了。

    “我师父多年前曾经预言过,这天下必定大乱,恐有异人现世。”

    “那也不可能是朵儿啊!她只是一个姑娘而已。”

    “现在不管哪个异人是不是朵儿,都已经不重要了,这天下俨然已经大乱。既然有人想要认定朵儿就是天女,不如我就将错就错,给天下百姓一个定心丸。”

    “可,这……?”

    “我知道将军担心什么,本尊愿用性命保证,不会让朵儿陷入绝境。”

    齐寒忙问道:“可是,就算天女是朵儿,她一个女孩子能决定天下的命运吗?那不是瞎扯吗?”

    “齐将军,少将军,想必也知道,朱三现在已经是黄河以南的最强势力吧?这样下去,你觉得下一个被灭亡的是谁?”

    “这……。”

    “父亲,父亲,你怎么突然来了长安啊?”还未进门就先听见我的声音而至。

    三个人都收起严肃的表情,一改微笑,我急速的跑了进来,看见父亲,他刚毅的目光中带着些许温柔。

    “朵儿,父亲当然是想你了,你说你这孩子,留封书信,就又跑来京城打扰国师大人,多不好啊?”

    父亲的话语中全是责怪,而且是责怪中带着宠溺,他是真的很疼我这个女儿。

    “大哥,你也来了?”

    “朵儿,父亲很想你的。”齐寒的微笑中带着丝丝柔情,掺杂的很多情感。

    “父亲,母亲好不好?是不是生我气了?母亲为何没有来?”

    “你这孩子,还知道惦念你母亲,也不回去看看她。”父亲的语气里看是责备,实则全是担心,这我怎么能听不出来呢?

    “我这不是跟着子言学医吗?等我学成了一定回去,呵呵!”

    “不可放肆,直呼国师大人名讳,这是大不敬。”父亲变成了严厉的表情。

    我吐了吐舌头,噘嘴站在一边,皱眉望了子言一样,他依然笑嘻嘻的看着我

    “国师见谅,小女让我宠坏了,说话不忌口舌,多有得罪。”

    “无碍的,朵儿天真率性,年龄还小,齐将军严厉了。”

    我看着这个父亲是即有点怕子言,又很尊敬他。说白了子言国师的身份还是很高贵的,这种高贵除了与生俱来的修养,更多的是权利的产物。

    “将军一路劳顿,不如先下去休息,晚饭我们再聊。”

    “打扰国师了,下官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田七带着我父亲和大哥一路进了南苑厢房,我在后面跟着他们,虽然短短数日的相处,这个父亲对我来说,还真是不一般的宠爱。

    “父亲,母亲身体好吗?大哥你怎么有空来呢?”

    “朵儿,你现在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既然是跟着国师学医,总是要有个师徒的尊敬,怎可直呼国师名讳。”

    得,有来了,古代人对这种尊师重教真的很在乎,幸亏子言不是老夫子,不然我恐怕这手掌早已打烂。

    “你想什么这么出神啊?”

    “啊!没有,我在想,父亲教训的是,是朵儿不对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父亲相信朵儿是个知书达理的孩子,前一段听说,朵儿跟着国师去了南诏?”

    “是啊!我们从凤翔直接去的,那边风景确实很美。”我陶醉在昔日的风光中。

    “朵儿,父亲问的是,国师大人和南诏的关系。”齐寒开门见山的问。

    “哦!国师大人吧,确实和南诏有点关系。那个,南诏以前的皇帝是国师大人的哥哥。”这种八卦父亲也要问。

    “哦!那国师大人是南诏的皇族?”

    “这个我也不听清楚,我知道的事很少。”

    父亲狐疑的看着我,“父亲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啥东西?”

    只听见“哈哈,哈哈,哈哈,齐寒,你妹妹最近是不是变了?”

    齐寒盯着我转了一圈道:“父亲,朵儿是变了许多,这个头是长高的许多。”

    我嘿嘿的傻笑,父亲叹了一口气不在理会我们,就剩下齐寒在哪挠自己的头发,莫名其妙!

    跟着家人聊了一会,回到我的房间,小瑶走了过来,“姐姐,将军怎么来了?”

    “是啊!小姐,将军怎么会来长安?”

    “嗐!你们两个担心什么?父亲只不过是想我了,来看看我而已。”

    “小姐,将军有没有训斥你啊?我们偷偷跑出来?”

    “没有啊!父亲见了我可高兴了,对了大哥也来了。”

    “啊!大少爷也跟着来了,你们……。”

    “我们什么?”

    “朵儿在吗?我是大哥。”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还真是准,我们都看向门口这突然的说话声。

    “大少爷?”

    佟青开开门,大哥就走了进来,她们两个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的走了出去,门在两个人身后关上了。

    “大哥,你……?”

    齐寒激动的一把就将我紧紧抱在怀里,这举动吓了我一跳,让我不知所措楞住。

    “不是,大,大哥,你怎么……?”

    “朵儿,我都听说,不管你是不是天女,我都会保护你一生的。”

    这是啥意思啊?表白吗?我挣脱了他的怀抱,无奈的看着他。

    “大哥,不是,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根本就不是天女。”

    他眼睛的深情我一目了然,纵使那是当年对那个丫头的情愫,让我也有点紧张,曾经的她们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啊?

    “我知道,可是这天下人都认为你是天女,朵儿,大哥还是曾经的那个大哥,不管你发生什么?我都会永远在你身边。”

    这告白真的是发内心的肺腑之言,那个朵儿何其有幸有这样一个情深的大哥,虽然是一种这样的虐恋?

    “大哥,你听我说,不管我是不是天女,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哥,他们都是我永远的亲人,不管在什么时候,我都会和你们在一起的,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照顾好父亲母亲以及家人。”

    “呵呵!我的朵儿长大了,不在是哪个跟着我后面,哭泣的小女孩了。”

    他的眼睛里闪闪泪光,晶莹而温馨,如果说真的事上天的安排,那这样一位挚爱的人,多少让我有点心酸。

    我们两个聊了很久,从彼此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到如今的坎坎坷坷,我更多的是在听他讲哪个朵儿的故事,她曾经的一瞥一笑,一滴滴的融入这个男人的心里,试问如果没有我,他们是不是真的很相爱呢?

    虽然眼前我已经不再是哪个人,可是他却还用生命呵护着我,我有点怕,享受这样的宠爱,却将情感撇的很远。有一天当他知道我是谁的时候,会不会很痛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