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七十八章 婚约始末
    路口并不远,我走过去的时候,正好大家都在那里休息,子言就站在车边看着我。

    该怎么办?真的要听从亚轩的建议吗?可是子言就在哪里等着我,我们早已相许了彼此,子言会保护我的一家人吗?他的仁爱在天下,真的到了那一刻他会选择谁呢?

    他看着我一步一步的接近,看着我的脸,淡淡的笑着,我怎么能忍心自私的要求他为了我呢?

    “回来了?累吗?”

    “嗯!有点。”

    其实走的并不是多远,只是心情累了吧!我又无法将心里的一切都告诉他,他对我没有承诺过什么是吧?

    “那上车休息吧!”

    他是扶着我上的马车,我回头对着他笑了一下,不知道这样的笑他会不会看出来我在假装?

    自从上了马车,我的心变得沉重起来,亚轩的话不无道理,这样拖下去不解决问题,总有一天会成为麻烦。

    “子言,宋姑娘的身体,你要好好查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痴傻,我这跟人家保证了,总是要将她治好的。”

    “刚在休息时候我已经把了脉,邪入于阴则是痹,搏阳则为癫疾。”

    “癫疾?”

    “凡是百邪癫疾,多起源于种种形相,或有默默而不声,或重复多言而漫说,或歌或哭,或吟或笑,或危坐险处,或食粪污秽之物,或裸形露体,或昼夜游走,或嗅骂无度,简称癫疾。”

    这些解释,隔着现在一句话,那就神经病,精神出了问题,但是具体原因还是不知道。

    “可有方法治好?”

    “方法尚有,只是需要些时日,施与针灸,见于十三鬼穴,在加上药物调理,便能痊愈。”

    谢天谢地,子言的医术竟然什么病都能治疗,我倒是钦佩起他,但凡有些难题他总是能解决了,不仅仅因为他是一个大夫。

    宋小姐的病算是有了眉目,而我的事却成了难题,这个麻烦事让我头疼欲裂。

    天气一天一天的在变冷,连着心情都觉得冰冷十分。从青州出发,已经数日,我还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不免唉声叹气起来。

    一路上,子言发现我心不在焉,意懒心慵必定心中有事不得安静,以前的笑颜不见了。

    “朵儿,可是担心宋姑娘?”

    我摇摇头。

    “那为何垂头丧气?从一上车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

    “子言,你看出来了?”他的笑温暖的像沐浴春日的阳光。

    “何事?让你难以决断?”

    “我……。”

    我怎么开口跟他说亚轩提亲的事啊?我于子言两人心心相悦,怎么能答应嫁给别人呢?

    “我很久没有回家了,我想回去看看父母亲。”

    我难以启齿那件事情,只能说谎敷衍过去,但愿他不会起疑,但是我太低估了子言的智商。

    “那我们就转道回余江,以解你想念父母的心情。”

    “真的吗?我们这就回去吗?”

    白芷看着我幼稚的动作,不禁苦笑,还真是娃娃的脸,说变就变,一刻都不懂的隐藏情绪。

    三天路程,一晃而过,我的心情也好起来了,这回家快马加鞭的速度相当快。

    大门口,父亲站在一边迎接着我回来,其实是迎接国师大人的到来,礼数一点也不能少。

    “国师大人,承蒙一路护送小女回来,下官感激不尽,请进府稍时歇息。”

    “将军不必客气,正好,我府里还有些事,就不打扰将军一家的团聚了,告辞。”

    “国师请,改日一定登门拜访。”

    子言坐在马车上没有下来,只是对着我浅笑,便吩咐下人回府,我望着他的背影,轻叹了一口气。

    “子言,别忘了照顾好宋姑娘。”

    我马车后面跑了几步大声的喊道,也不知道他是否听见了,应该不会忘记的?

    父亲拍拍我的肩膀说:“走吧?回来了,就多住些时日,你母亲一直念叨你来着。”

    我跟在父亲身后,进了府,来到我住的小院,母亲已经立在院门前等着我,张望着我来的方向。

    “母亲,我回来了。”

    我张开双臂飞奔了过去,母亲紧紧把我抱住,这臂弯是如此的温暖安宁,久久不愿离开。

    “朵儿回来了,让母亲看看,是不是瘦了?”

    她担心的目光从头到脚的看了好几遍我,泪眼朦胧的点点头似乎是高兴。

    “还不错,似乎又长高了一些。”

    “母亲,我在国师府吃的好,睡得好。哪能瘦呢!”

    “傻丫头,就你会说好听话。”

    “母亲,你身体怎么样?一定要记的照顾好自己。”

    母亲的轻轻的点点头,微笑说:“好,好,我一定多吃,你这丫头。”

    父亲站在不远处,看着这温馨的一幕,甚是欣慰的跟着我们母女的脚步走了过来。

    “好了,回屋里说吧!这里风大。”

    “怎么那两个丫头没有跟着你?”

    “哦!她们两个在仓剑山呢,上一次没有带回来她们两个,母亲不用担心,有白芷姐姐照顾我呢?”

    “你这丫头。”

    母亲牵着我的手,父亲则在一侧,他用宽大的手掌扶在我的肩膀,拥着我们向房间走去,我抬头冲着他笑了,这笑原来如此的让我激动。

    “父亲,你身体怎么样?不能太劳累了,要注意休息。”

    “是,父亲一定会的,你这孩子,几天不见嘴皮倒是见长。”

    他把我们送到屋里,就走了,说是有很重要的公文要批阅,我跟着母亲寒暄了很久,才睡下。

    睡足了,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母亲已经不再房间了,想必看着我睡熟才走的,我一咕噜爬起来才想到我回来要跟父亲商量的大事,光记着睡,差点就忘了正事。

    小院书房里,父亲伏案看着一摞摞的公文,昏暗的灯光照的面积很小一片,光晕有点太暗。我记得隔壁屋里门口就有一盏灯,我摸着黑进去找到那盏灯。

    点亮后,蹑手蹑脚的放在父亲很近的地方,他专心的竟然没有发现我进来,直到看见那盏灯。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睡?”

    他抬头只看我一眼,就继续他的工作,恍惚的灯苗忽明忽暗的映在父亲脸上,身上,头发上,染成一丝淡光。

    “父亲不是也没有睡吗?”我爬在桌子边上看着他手里的公文。

    “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这才回来就跑来了?”他继续问我。

    我从边上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他的右边,双手撑住脸庞看他,他被我一系列的动作,弄得不知所措。

    “父亲,你,有没有考虑过我嫁人的事?”

    我试着问出心里的疑问,他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我,眼神里寻找着我何出此言缘由。

    “怎么,朵儿想嫁人了?也对,像你这个年龄,大户人家的女子早已婚配,孩子都有了。”

    “不是说这个的呀!”我娇羞的语无伦次的辩解想说的话。

    “那就是朵儿有了意中人,来试探父亲会不会同意你们?他是谁?哪家的公子,是在朝中做官?还是经商的?”

    我无语了,父亲这都是想到哪里去了?根本不知道我的心思是什么,一点都没有在正题上。

    “不是,不是,都不是的,父亲。”

    “那你想说什么?”父亲盯着不停摇头的我。

    “哎呀!林州李家,过几日就要上门提亲了,我该怎么办啊?”

    父亲的脸色从淡定的微笑,瞬间凝固了,他似乎根本不相信我的话,这还没有任何联系,就提亲。

    “父亲,你怎么了?”

    我的问话,才让他有点反应过来,他站起身来背着手在房间来回的走动,

    “谁跟你提的,是李将军?还是他少将军?”

    “我这次从青州回来,亚轩半路上告诉的,说就在这几日来我们家向我提亲。”

    昏暗的烛光将身影拉开,那道光忽近忽远,仿佛千金重担压在他的身躯上,沉重而艰难,父亲考虑的事远远多过我的想法。

    “看来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这件事,是躲不过的,总要解决的,但是……。”

    “朵儿,你可愿意嫁给李家少主?”

    “父亲,我不愿意,就是不愿意,我才回来找你商量此事的?”我是又紧张,又无奈。

    “为什么?你被绑架那时,最后还不是李家少爷帮助你的,难道你不喜欢他?”

    “哎呀!这都哪跟哪啊?父亲,亚轩曾经是救过我,但是我们根本不是那种关系,我也不想嫁给他。他来提亲,一来他是爱慕我,二来,现在我天女的身份,要么嫁给他,要么嫁给朱三的儿子,他考虑的是我们整个余江的生死问题。说实话,我也不愿意看着父亲为了我成了千古罪人,置百姓不顾。”

    我的这些话让父亲目瞪口呆,他看我的眼神多了些感慨,仿佛一夜之间我长大了,能体会到他的难处了。

    “父亲虽然无能,但也不会用女儿去换取前程。即使将来有一天,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那一刻,父亲必和余江百姓共存亡。”

    “父亲。”

    我紧紧抱着父亲,眼泪决堤。这个铮铮铁骨的男人,将大爱和小爱都不托福给命运决断,一定要抓住自己的手中。

    “父亲,女儿真的有愧啊!在最艰难的时刻都只是想着自己,而不能帮助父亲。”

    他搂着我说道:“傻孩子,别说那些话,你是我齐佑的女儿,无论如何父亲都不会将你置于危险境地的。”

    我嚎啕大哭起来,我何德何能要让他一个人承受这种压力,他爱他的百姓,他爱他的家人,他更爱我这个女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