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冬至后没有两天,亚旭带满满两大车的聘礼来了余江,下人来通报的时候,我都吓傻了。

    我一溜小跑的到了客厅门外,就听见里边父亲和亚轩说话声,一抬腿我快步迈进客厅,父亲一愣,分明看见我怒气冲冲的脸色。

    “朵儿,你来了啊?快点过来见过李将军。”

    “父亲,我知道”

    我嘴角一抹笑意冷冷,亚轩站起身,走向我屏神凝气的看着眼里的愤怒,他倒是镇静的很。

    “朵儿,前几日我向你说,你可有跟齐伯父提起?”

    “亚轩,真的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逼我吗?”我红着眼睛忍住热泪不愿意他看见我的懦弱。

    “我……。”

    “你口口声声的说喜欢,爱我,你有没有问过我意见?”

    我质问他,他眼睛里凸显一种无奈的怒气,连身体都有些颤抖,但是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冲我发火,一直在压制。

    “朵儿,我都是站在你的位置考虑才会做这样的决定的。”

    “你……。?”

    门外一个下人走了进来说道:“启禀将军,国师大人来了。”

    我回头一看,子言从不远的院子里已经走了过来,父亲连忙起身站到门口迎接子言,他倒是笑着点了点头。

    “齐将军,本尊有些事想和将军商量一下。”

    “国师里面请,里面请。”

    “想不到李少将军也来了余杭?真是稀客啊!”轻轻的一句话,绕过亚轩坐在上位。

    “呵呵!想不到国师大人也在余杭,真是好巧啊!”

    我站在门口处看着上面三位大神的相互寒暄,这内心跟猫抓的痒痒一般,这子言不是诚心的吗?

    “朵儿站在那干嘛!快上茶啊!”

    身后的下人跟着我,我给每人都亲自端了一杯茶,路过子言的时候,还不忘瞪了他一眼,谁让他多管闲事了?

    子言笑眯眯的看着我的动作点点头,嘴角微翘的带着一点取笑,一看子言的笑准是没有好事,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知道国师大人,何事前来?”

    我父亲小心翼翼的问,子言端起茶杯,细细品尝了一口,优雅的又放下茶杯。

    “本尊今日前来,是想问问齐将军,朵儿可有婚配人家?”

    齐佑一怔,这是个什么意思?这不是他们商量好的计划啊?只见国师习惯性的浅笑起来。

    那边亚轩耷拉了脸,脸色铁青,闪过一抹错愕,我分明瞧见亚轩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现在尚未婚配,难道国师有合适人选?”

    父亲微微皱眉,想要参透国师的笑,我长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淡定,千万要淡定!先听听子言要说什么。

    “本尊倒是……”

    子言的话还没有说出后半句,门外的下人又来回禀。

    “启禀将军,朱将军在外求见。”

    朱—将军?朱三?他怎么也来了余江,难道……?我感觉今日一定不是黄道吉日,一群人这是要干嘛?

    不仅是我一脸的迷茫,就连父亲听到朱三的门名讳是,心中也是闪过一丝的惊讶,这个噩梦的名字,此刻让我心中噗噗直跳个不停。

    “国师,少将军稍微坐下,我去去就来”

    “齐将军,请。”

    “请。”

    我父亲快步出了门,我悄悄的走进子言,伏在他耳边说道:“你搞什么啊?还嫌我头不够大啊?”

    他冲着我还笑的出来,示意我稍安勿躁,他这是来解决问题的,他什么都知道了吗?

    那边亚轩黑着脸瞅着我们两个咬耳朵的样子,满脸像吃了枪药的愤怒,但是碍于国师在有不好发作。

    不一会,就听见外面院子里有说话声,时而高声,时而欢笑,脚步声由远而近。

    “齐将军,你这宅院不错啊?就是小了点。”

    “朱将军过奖了,都是祖上留下的产业,能住就行啊!”

    “听将军这么一说,想必齐将军一定是个节俭之人,哈哈。”

    话不多,听着的功夫,那朱三满面红光,挺着将军肚,迈着四方步带着他儿子黑鬼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他的军师李木玄,几个下人在门口站定。

    “呦!今日来的都是稀客啊?国师大人,李少将军,你们怎么也来了余江?”

    朱三刚一进门,就发现了里面的两个人,还有边上的我,亚轩先一步站了起来侧着脸不屑一顾的说:“朱将军,你也是稀客啊?”

    国师瞥了两个一眼,眉毛一挑,也不起身,这眼中暗波流动,似流水般轻盈的浅笑一目了然。

    “呦!想不到国师大人也在?”

    “朱将军,好雅兴,你这是戴天巡守吗?”

    朱三的脸上一秒钟的难堪,便呵呵也跟着笑了,他那奸诈之笑,让你看都看不出来他在笑什么。

    “呵呵!国师连皇上的决定都这么一清二楚啊?看来消息好灵通啊。”

    自从黑鬼朱建进了客厅,我心中的怒火就难平,上一次在凤翔,我这怒气还没有发完就被子言给骂了,现在他还有脸来我家,这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我恨不得千刀万剐这个人。

    子言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想法,瞟了一个眼神,忙打断我的思绪,这个时候那黑鬼朱建也赔笑的“嘿嘿”盯着我。

    “朵儿,还不见过朱将军。”

    父亲瞪我,我望着三个人言语中的较量,整个房间的空气似乎都沉闷压低,疾风暴雨的来临,就好像要在顷刻间爆发。

    我根本不想见礼朱三,齐佑一看,这如何是好,都是有来头的主,谁也不能得罪。

    “呵呵!朱将军,朱公子,军师请坐,小女被我娇惯坏了,不懂礼数,还望将军见谅。”

    李木玄看着隔着不远处的师弟,他的气场似乎更强大了,连这么远的距离都感觉心有紧张喘不过来气。

    子言瞧着他师兄看他和善的说道:“师兄,多日不见,可好?”

    李木玄的心里倒不是怕,只是一种说不起道不明的感觉,让人有点不舒服。

    “师弟,多谢牵挂,我很好?”

    两个人的一问一答,生硬而苦涩,我站在最角落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分明就不该来这样的地方,自找没趣,刚站起来想要溜走,三步之后,只听见有人喊我。

    “朵儿姑娘,留步。”

    我一转身看见此刻朱三笑眯眯的看着我,还冲着我招手,这架势讨好都让我觉得恶心,我无奈又坐会去。

    “朱将军你有何吩咐?”

    他看向我父亲真诚的说道:“齐将军,多年前,健儿对朵儿姑娘有所冒犯,险些酿成大错,幸亏姑娘命大,这件事搁在本将军心里数年,甚至惭愧。一直想要找个时间亲自上门道歉,是在是军中杂事太多了抽不出身。”

    “朱将军客气了。”

    “哎!齐将军,本是健儿的不对,才让朵儿姑娘收到了伤害,我这次来,一是代表犬子向姑娘真诚的道歉,二来;这朵儿这丫头,秀外慧中,美丽聪慧,健儿他甚是喜欢,多次向我提起想要娶姑娘为妻。你看健儿和朵儿姑娘年龄相当,又有这样的不打不相识的缘分,我这次冒昧的就亲自上门来提亲,不知齐将军意下如何?”

    说着门外的人抬上来几箱子东西,整整齐齐的放到了客厅的中央,不用猜,这里面准是一些金银财宝,绫罗绸缎,提亲吗?总要拿贵重的东西。

    啊呸!听完朱三的这番话,我恶心的想吐,朱三厚颜无耻的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什么我秀外慧中?什么不打不相识?甚是让我无语,天下怎么会有这样厚脸皮的人,简直就是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不要脸,我在心里诅咒他。

    子言看着我满脸的愤怒笑了,浅浅的微笑,我看见他还笑得出来,咬牙切齿的嘀咕。

    只见朱建扑通一声,跪倒在我父亲面前,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父亲差点没从凳子上滑下来。

    “岳父大人,请受小婿一拜。”我父亲连忙向后挪了挪身体不知所措。

    岳父大人?这狗嘴里怎么会说人话了?着实让我有点受不了。

    我突然哈哈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空灵的回荡在整个房间里,大家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我,父亲一记横眉怒视的目光,让我立马感觉到自己竟然还有心情笑出来。

    “呵呵!朱公子,你先起来,恐怕这样不妥。”

    “岳父大人,是不是小婿做的不对?还请岳父大人指明,小婿一定改过?”

    “朱公子,你先起来,我们慢慢说来。”

    朱建接收到朱三的目光,先站了起来,退后几步,坐在朱三的身边,我一直盯着他的动作,怎么这么恶心?

    “朱将军,承蒙你这样看的起我齐佑,愿意和齐家联姻,这是天大的好事啊!只是有一件事,我一定要说清楚。”

    “齐将军,你请说?都是一家人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哎!这父子两个人还真是厚脸皮,天下无敌了。

    “小女朵儿三年前,是许配了人家的。”

    不等齐佑说完,所有人都惊讶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连我也妙明奇妙的跟着站起来。

    “哪家是做什么?什么样的家世?能有我们朱家这样的显赫吗?如果没有那最好退掉这桩婚事。”

    父亲为难的看着朱三,“将军,恐怕是退不了了,那孩子,已经战死了。”

    刚刚说我早已婚配了人家,这还没有一分钟又一个晴天霹雳,这一会功夫,连着两个大跟头,让我快疯掉的,刚刚还是未婚的大姑娘,这一转眼我现在又成了寡妇,我的心颤抖的想哭,内心却哈哈大笑,顺便还抹了一把眼泪。

    “所以现在,将军你的提亲我不能同意的,虽然那孩子死了,可我这女儿非要为那孩子守孝三年,祭奠亡夫,这贞洁烈女现在怎么能在嫁作他人,何况朵儿是克夫命啊!”

    克夫命?这都什么跟什么?我什么时候又变成了克夫命了,今日里我算是大开眼界了,父亲编故事的能力,让我刮目相看,他不写戏文真是少了一位文学家啊!

    房间里顺势沉默的无声,只听见我哽咽的哭泣声,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我甚是可怜。哈哈,这是谁想的计谋,要是让我知道,我非宰了他不可,拿我的名节败坏。

    朱三眉头紧皱的思索,这明知道人家故意编一个故事来听,根本就是不想同意这门婚事,还让他们无法反驳的事实。

    李木玄看见子言嘴角的一抹笑,就知道这是明白着耍着他们玩,他那师弟总是有把控全局的本事。

    “齐将军,你也别难过,遇见这事,确实你家女儿够不幸的,还未嫁过去,丈夫已死,但是不知道将军知道不,你家女儿是天命。这天命普通人家婚配当然会克夫,但是我们公子是不一样,将来一定也是天命那个人,所以……。”

    “所以,那就等你家公子真的是天命的那个人那个时候,再来提亲吧!”子言无意识的玩着小指低着头说出这番话。

    漂亮,睿智,这回答的,我在心里为子言叫好,回答的相当滴水不漏,让人无法反驳。

    李木玄眉头紧锁的盯着对面的口出狂言的人,他的心里估计有一万个黑丝绕颈,勒死算了。

    “父亲,你看朵儿现在这样也无法成亲,不如等过了这三年孝期再来谈亲事也不迟,这样的女子必定是我朱家的媳妇。”

    听这话,也不知道这朱建是真傻还是装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让我有点意外。

    “呵呵!既然健儿这么护着这丫头,我这个当父亲的也不好在说什么,那就依他的话,守孝满这三年在谈婚事。齐将军,你家女儿,我们朱家是娶定了,哈哈哈。”

    齐佑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不知道该如何在接下面的话,只好尴尬的冲着人家苦笑,眼巴巴还要等着国师说话,这会亚轩到显得冷静了许多,他就知道国师会有办法的。

    子言站起来嘴角不禁微微有些上翘道:“好啊!那就等着吧!不过,朱将军绝不是那种背地里搞小动作的人。”

    “国师大人放心,本将军说话算话,一定会言而有信。”

    “告辞,告辞。”

    齐佑不好意思的说道:“将军请,请。”

    我脑子里一团乱麻,这都是什么事啊?为了一个天女的,他朱三可是下了血本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