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八十八章 墓地玄机
    因为跑的太急了,迎面撞上了一个人,当我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差点没坐在地上。

    “你就不能看着一点路?”

    说话的是柳絮儿,这是我上山来第一次见到她,她好像更瘦了,小脸只剩下一巴掌一点大。

    “你……。”

    她转过身并不看我,直径进了房间,只留下我呆呆望着那门口。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这几日山中变得阴雨密布,黑乌云有点压顶的感觉,连呼吸都有点喘不过气来,是不是这清明真的要雨纷纷了?

    第二日天还未亮,小瑶和佟青便早早的将我唤醒,说是子言吩咐的,我眯着眼睛爬起来,她们两个帮我收拾好了,带着我去了大殿。

    由于昨晚刚刚下过雨,这地上湿漉漉的,我走的有些慢了,在转角的海棠树下,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袭白衣的她静静的站着哪里仰望着满树的火红。

    “那是谁啊?”

    “小姐,那位是宋小姐。”

    “宋淮安的女儿?”

    我朝着树下的她喊了一声,不知道她会不会认识我?

    “宋小姐?”

    她轻轻的转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痴傻,现在的她和那个以前的人判若两人,但是看她的目光又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姐姐,走吧,国师大人还在前厅等你呢?”

    小瑶拉着我朝着前面走去,我的脚步有些踉跄,宋小姐根本不认识我,也是,她从来就不认识我是谁,现在我到觉得她很可怜,比痴傻的时候还可怜。

    海棠的花瓣随着微风从树枝芽上飘落,轻轻的掠过她的身子,静静的躺在她的脚下,远远看去,似美人站立在红雪中。

    到了前厅,七哥和几个下人已经等在殿外,我看着他们一个个大包小包的拿了好几个,想必要出门?

    “子言,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子言的身影没有在大殿正位上,正位上坐着的柳絮儿,而子言在盯着东面墙上挂的一副画前面,抬头凝望,听见我的声音转身看着我进来的。

    “你在看什么?”

    “这幅画是师傅留下的,他临终前说过,每年清明那天一定要来看看这幅画。”

    我根本不想理会那个柳絮儿,总觉得她阴阳怪气的,我就跟着子言的目光想要看看到底他师傅要他看这幅画有何意义,一副山水丹青,画中的山层峦迭起,上面的山峰似乎要飞跃起来,山脚下却有一条绕山的溪流想要拦住。这感觉好熟悉啊?

    “这画有何解释?”

    子言摇摇头,依然凝视,我靠后站了站,这远处的距离真的和近处两种境界。

    “子言,你发现没有,山一侧有个索道。”

    “索道?”

    “你过来看看。”

    他眉头紧皱,后退了几步站在我的位置上,再次望向那副画,那索道我近处看,像是山腰的几个松柏排成一队,远处却像是一条上山的索道,这是什么玄机?

    “走了,去看看。”

    他说的走出大殿,身后的柳絮儿和我同时跟了上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去哪看看,人已经不见了,我瞅了一眼柳絮儿带着不屑目光。

    这下山的路,不算太远,没有多久,便看见山脚下便有马车在等待我们,来不及多想,子言将我和柳絮儿都扶上马车,朝着北面的一条小路驶去。

    马车的速度并不快,上车的路都是泥泞的,潮湿的空气中带着压抑,这也许就是清明的特点,雨纷纷。

    跳下马车,才发现这是上了一个不高的小山,前面不远便是一个建筑,确切的说是一个牌坊,后面像是墓地,高出地面不少的一个小房子,看设计的精妙之处和山上的建筑有些相像。

    “子言哥哥,这里就是李师傅的墓地?”

    “恩。”

    七哥跟着子言身后,拿着东西瞥了她一眼,我跟着子言朝那个墓前面走去,这里没有一丝的风,只有下过雨后雾蒙蒙的感觉,像是进了迷障,不过这气流确实流动的而且是有点绕,这是什么规律的?

    刚刚我也柳絮儿一样的疑惑,现在想想也对,值得子言来扫墓,父母都不在这边,那么唯一的便是他的师傅。

    远远便看见墓碑高高的耸立在前,两旁树影婆娑,这条路好像是修缮过的,青石板铺路,给人一种沧桑感。

    子言矗立在墓碑前,背对着我,我看着他白色的衣服,有些伤感,他不知道来过这里多少次了。

    从小他就跟在师傅身边,这个师傅还扮演着一种父亲的角色,感情至深是无人能及的,也难怪他的师兄会那么对子言又敌对,原来李木玄的心里是有恨的,恨父亲对子言太好,好的忘了他也是他的儿子。

    柳絮儿上前一步居然跪倒在墓前,这让我有点惊讶,她这是真的祭拜吗?

    墓碑上刻着,李木子三个大字,小字的部分分别是李木玄,李子言以及年份,墓碑上并没有子言说的师娘的名字。

    也许那个女子并没有葬在这里,我不得而知,但是看着偌大的墓园只有几个孤零零的坟冢。

    这座墓园其实还不小,我向四周张望小山能看的距离并不远,这鬼天气真是的。

    “朵儿?”

    子言在喊我,我回神过来,朝前走了几步和他并排站着。

    “师傅,今日又是清明了,我来看你了,这次带了一个女子,她大概就是你说的命定的之人吧?”

    我是命定之人?还是说的柳絮儿?模棱两可的,难道他师傅是先知?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个人?那不成了神算子了?“

    柳絮儿抬头看着我的目光,眉头紧皱有些猜疑,我露出了一排小白牙。

    ”那些年,你一直不是担心我吗?你就怕我过不了那个劫数,今日我还能站在这里,是不是命定的女子就是她?“

    子言像在自言自语的说着话,好像是他们师徒两个人在聊天,我站在一边静静的听着子言这些话,有点心酸,他曾经经历过什么?他本该是皇室子弟,本该是天子,却在年幼时突遭家变,变得一无所有。

    看着柳絮儿,她在子言的生命里会扮演什么角色呢?不远千里的跟着子言目的又是什么呢?我们三个人的命运能自己掌握吗?

    我呆呆的盯着他的身影,柳絮儿也在看着子言,我和柳絮儿想的不同,但是我们同样是为了这一个男人。

    他这身世之谜,这肩负的重担,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吗?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朵儿,朵儿。“

    子言望着我一直在看他,我今天是怎么了?老是走神,感慨还这么多,还是在这个阴森的地方。

    ”为何如此发呆?“

    ”没事,就是一时感慨多了吧!“

    ”你何时才能不感慨?“

    柳絮儿的一句话让我无法接下文,今日这场合真的不适合感慨。

    ”来,跪下。“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直径跪在墓碑前面,我们三个人并排跪倒,肃穆中带着尊敬,对逝者的一种尊敬。

    ”师傅,朵儿和絮儿今日都来了,冥冥之中,是你指引这我们的,我知道你老人家担心的是什么,但是请师傅放心,我会尽力保护她们的。“

    ”李师傅,絮儿绝不辜负祖上的期望和嘱托,一定将家族发扬光大,请你一定要保佑子言。

    她这是来发誓吗?生怕我不知道她为了子言做的吗?她到底是为了什么活着呢?

    墓碑前的纸钱袅袅青烟直上,没有风,却能看着那些烧过的东西是真的飞起来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太阳跳了出来,将四周的薄雾都穿透了,我这才看清出这里的景色。

    拜祭完,看着山里的景色宜人,我就想着随便走走,老在山上待着了,这下面的景色一次也没有看过。

    “田七,你先带着絮儿回去吧!她身体不好,不易劳累。”

    “子言,我没事,我也想跟着你们走走。”

    他转过身,看着有些病恹恹的絮儿,这煞白的小脸一眼便看着身体不是很好。

    “改日身体无碍了吧!先回吧!”

    我才不想跟着她一起,就她那病恹恹的看着都无力,怎么能跟着我们爬山呢?

    七哥将她带回去了,她看我的眼神多了一丝恨意,这能无视掉吗?

    我和子言我们两个牵着手,朝着西面那一片村子走去,我从来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小村子的存在。

    “子言,这个村子有多少年了?”

    “从我师傅来到这里,这里就有了。”

    “那应该也有几十年了吧?从这里看过去还不小的地方。”

    “走,我带你去看看。”

    西边的村子是在一个山坳里,顺着墓地有一条小路是通向哪里的,我好奇的打量着这附近,我住的地方正好在东面。山下就是一条小河,也不知道那条河到底从哪里流过来的。

    回头的一刹那,我仿佛看见一副熟悉的画面,这幅画太像那个大厅挂的那张了,远处的薄雾消失了,那座山竟然显现出真实的面容。

    “子言,你看,那边的山是不是就是你师傅画中景色?”

    子言停下前行的脚步,驻足眺望。

    “也许我们这个角度看的不是太清楚,我们返回去,去东面看看。”

    我现在也顾不得脚下是不是泥泞不堪,只想快速的跑过去确认,这是一个大发现啊?

    “朵儿,你慢点,小心摔跤。”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断定是那副画,但是刚才一回头,太阳冲破薄雾,露出那座山腰的树,真的很像画里的景色。

    “子言,你快点过来。”

    我们两个又折回去,向着东面的半山坡行进,他师傅的那副画也许有着很深的含义,佛家是讲究机缘的,道家讲究自然合一,此时此刻不就是那机缘和自然的重合吗?

    路过他师傅的墓地前我又多看了一眼,这样一个人,驾鹤西游了,却是孤身一人。

    “子言,为什么你师娘的墓地没有在此地?”

    “师娘的墓在她父母身边。”

    “原来如此,看来你师傅都算好了一切。”

    “师傅只是安排了对每一个人都好的位置。”

    “所以你的师兄是恨你的,因为你师娘的墓地。”

    “不仅仅是因为墓地吧!”

    子言带着我绕过墓地,上了东面最高的地方,眺望东方,那是山上的位置,原来这个小山坡离我们住的山上并不是很远,从这边看应该挨着的距离吧!这里的环境不错,有山还有一条小溪在山脚下流淌。

    “子言,这个点,从这里看应该就是那副画了,那副画你师傅是从这个点画的。”

    我指着远处的山峰给他看,他也有点惊奇,原来师傅早就将这景色融入笔下,勾勒出一幅丹青,这是要给他暗示什么?

    那山腰的松柏远远望去真的像是索道上升排列着,这样的距离,原来李木子师傅还是一个风水家,玄机就在这里。

    我们脚下很远的地方就是一个山坳,直线看下去,看不到到底有多大,远远看着索道的位置和山坳是成直线的,还是中轴的点,我突然觉得这个地方有点太过熟悉,似曾来过很多次。

    子言拉着我绕过荆棘密布的山坡,下到那个不小的山坳里,半圆的北面,像个靠山,下面好像是一个洞,延伸进去多远我根本看不见,漆黑的只能听见里面有滴答的水声,我们都没有在进一步,站在洞口。

    我在猜测,这是一个天然的岩洞?还是人工凿成的?看周围的地形不像是有人故意改造过。

    子言好像比我更入神,他目光的所到之处都是方位,看不出他究竟要做什么。

    四周的地上长满了杂草和一些小树,我站在洞口的位置,依稀还能看到南面那个山峰的松柏只是淹没了下面的视线,只能看到第一棵树的位置,难道他师傅早就来过这个地方?那副画到底是何用途?

    “子言,你师傅是否懂得风水?”

    “堪舆?”

    “对,对,就是叫堪舆。”

    “当然。”

    “子言,你过来看。”

    我将子言从洞口位置拉到我身边的位置,从我的视线里看山腰的松柏排练,现在有点像楼梯上升的感觉,这里便是第一步。

    “平步青云。”

    从子言嘴里念叨的成语,我似懂非懂,但是这样的奇特,想必他师傅是参透了,所以一直在那副画上暗示。

    “师傅的技艺,堪称一绝,原来,他早就替我找好了归宿,呵呵!这一切竟然是如此的巧妙。他大概先知我早晚有一天会带着你来这里的,原来如此。”

    子言一番莫名其妙的说辞,脸色还带着笑意,让我有点不懂,什么归宿?什么巧妙?什么原来如此?

    “走吧!”

    他牵着我的手,走在前面,我顺着他的脚印,踩过的杂草瞬间有恢复了站立,就像从来没有走过这条路一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