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八十九章 失传绝学
    送我回到房间,他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看样子神色匆匆,我的话来不及问,只能咽回肚子里。

    大概是走了一天的路,腿脚有点不适,晚上的时候腿抽筋了,疼的我再也睡不着,佟青听见动静,披衣进来看我,我抱着小腿在床上乱滚,咬着牙齿。

    “怎么了姐姐,你的腿?”

    “我的腿抽筋了。”

    她急忙从外面端来一盆热水,给我热敷,折腾了大半夜才缓解我的不适,看佟青那尽心的样子,她真的把我照顾的很好。

    “佟青,你是什么时候跟着我的?”

    “小姐,你忘了吗?”

    我点点头,我还真是没有一点印象,她倒是随意多了,难道她一直就在我身边这样吗?

    “小姐,我是你十年前花一两银子买来的。”

    “一两银子买来的?还是十年前?”

    佟青点点头,我有点蒙了,她竟然是我花钱买来的,这也太奇怪了吧?十年前,我那时也不过五六岁罢了!还是一两银子,那是多少钱啊?这么便宜?

    我难以想象,我的这个身体的女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当年几岁的性格竟然如此胆大,我更难以想象,她生长的环境是多么的优越,富家子弟。

    佟青趴在床边一直给我按摩小腿的肌肉,她的手法好像很专业,纤细的胳膊怎么会有如此的力量啊!

    “佟青,你去睡吧!现在腿不疼了。”

    “小姐,我还是再给你按一会吧?”

    “没事了,已经不疼了,去歇息吧!”

    她站起身,犹豫的一下,还是走了,我看着她出了门口,那背影单薄的如此瘦弱。

    这一夜我睡的不是安稳,翻来覆去的总是在朦胧中半睡半醒,直到天色有了亮,我才沉沉睡去。

    日上三竿了,我才醒来,她们两个也不叫我,昨天见过那个宋淮安的女儿,今日里我就打算过去好好看看她。

    毕竟当初是自己答应的事,现在确实自己应该也有责任去过问下,胡乱吃了点东西,我带着她两去了那个丫头住的小院。

    还没有走出去多远,我又在那个海棠树下看见了那个身影,她怎么就喜欢看海棠呢?

    在她身边的还有两个女人呢,她们我都见过的,看来这两个女人确实将这丫头照顾的很好。

    看见我走进,两个女人分别给我见了礼,眼里带着尊敬。

    “见过姑娘。”

    “没事,我就是看看你们家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我绕道她的对面,她的眼神一直盯着树上那些火红的花瓣出神,我就是站在她的面前,她也没有看我一眼。

    “小姐,这位是朵儿姑娘,是她带你来这里的。”

    那个倩影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那个个高的女人上前将她家小姐扯了扯衣袖,指了指我。

    这姑娘才从那手指的方西看向我,我淡淡的笑了笑算是和她打招呼,她竟然俯身给我见了礼。

    眉黛轻柔水如云,淡雅梨花粉娇嫩,近似水中一弯月,从我这个距离看,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是这般的美。

    虽然并不活泼,甚至还有些病态,但是依然不影响她的美,娇柔的美,柔情的美。

    “你不认识我了吗?”

    她摇摇头,有点陌生感,我看向身边这个伺候她的女人,想要清楚最近她的状况。

    “她的病……。”

    “好多了,虽然不在痴傻,但是她也忘了很多人,甚至是我们,只是最近才对我们有些熟悉罢了。”

    “看来,你们还要继续住在这里治疗,要想恢复到过去,恐怕不是一日两日的时间。”

    “这已经很好了,看着小姐一天天的不在痴痴呆呆,即使忘了我们,我们也觉得宽慰。如果不是姑娘你,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哎!也不是我的功劳,我只是个中间人罢了,谁让我遇到这件事了,不可能不管是吧?你们放心吧,!国师大人一定会治好你家小姐的。”

    我看了一眼还在瞅着海棠花的她,为什么这么执着红色的海棠花,这里有什么记忆深处的东西吗?

    “她为什么喜欢这棵树?一直看着?”

    那个女人摇摇头,看来她也不清楚。

    “自从小姐醒了,就一直在找这个红色的花,幸好这山上有这样的一棵树。”

    是喜欢红色的海棠花瓣?还是喜欢红色。我心里有点纳闷,估计以前或者发病之前跟这个红色有关。

    也不知道子言和苏子师傅给她治病的时候有没有问过她,看着她出神,我也就不在打扰她了。

    道了别,我便带着小瑶和佟青要去找子言问问关于这个宋姑娘的事,这离开青州也好几个月了,总要给人家一个交代吧!

    子言一般都在大厅的里面一间书房里,哪里是他的书房,也能休息,这快吃饭的点了,一定在那。

    还未进大厅,迎面便碰上来找子言的苏子师傅,他手里拿着一些旧的书籍。

    “苏子师傅,你也来找子言?”

    “朵儿你也来找主上?”

    “我主要过来问问关于那个宋姑娘病情的事,也不知道子言是否治好她了没有?”

    “走吧!正好我也想跟主上说说哪位姑娘的病情。”

    什么意思?难道苏子师傅发现了什么吗?说话的功夫,苏子师傅已经迈进大厅,里我很远的距离了。

    “小瑶,佟青,你们在这里等着就好了,我进去看看。”

    其实刚刚看宋姑娘的状态应该不错,除了健忘,其他都还正常,怎么听了苏子师傅的话,又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了,看样子还很严重。

    我还未接近书房,便在走廊里听到里面有人吵闹声,就连早来的苏子师傅也站在门外一侧等着了。

    书房里的人是谁?为什么会有吵闹声,我看了一眼苏子师傅,又看了看书房紧闭的房门。

    “我就知道,不管我怎么做?阿妙音怎么说你,你都视若不见?子言哥哥,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一听说话声,我就知道是谁了,这公主也真是执着,这子言以前都说的很明白了,她依然不放弃。

    “文秀,很多事你不懂,不要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我的耐心,师傅临终的话,我不会忘记的。还有你父皇,我都可以答应,唯独……。”

    “子言,我有事找你。”

    我在门外大声的喊着,苏子师傅对着我无声的笑了笑,我给了苏子师傅一个媚眼,他便站在门口了。

    推开门的一刹那,红着眼睛的文秀跟我撞了一个面,我看的很清楚,她眼里带着对我的恨。

    苏子师傅率先进了书房,我紧跟其后,我无奈的摇摇头,面对着文秀,我现在根本恨不起来,哎!在我心里多少对她有点同情,她确实有点可怜。

    苏子师傅已经坐在子言的面前,看着那个书,我则安静的坐在另一边想要知道他们说些什么?

    “苏子,这治疗方法已经失传很久了,你何时找到这本书的?”

    “主上,这本书是我无意间在藏书阁发现的,看了此书我才发现这个治疗方法的,先不管作用如何,现在那宋姑娘的症状并不是失忆。”

    我一听更觉得惊奇,看那宋姑娘的样子确实就像失忆的样子,怎么可能不是呢?

    “何以见得?”

    “多数失忆的人都是片段失忆,可我看宋姑娘的并不是失忆,倒像是被人为的抽取了一魂的感觉,”

    “抽取灵魂?这,这也太诡异了吧?那这种就属于巫术了吧?”

    “所以我才想用这书中办法试试?”

    我一把抢过子言手里的书,我倒要看看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这么神奇?

    当我抢过来拿到手里看到这书中的字体时,真的有点傻眼了,发黄的纸张上歪曲的画着蝌蚪字,看着倒像是古老的一种经文。

    “这,这是什么字体,我怎么没有见过?”

    “这是西域一个部落的早期文字,朵儿看不懂。”

    我端详着这历史遗留下来的宝藏,真的一点也看不懂,简直就是比俄文还难看,甚至那些根本就不像字。

    关于西域我是一概不知,他们两个不停的在讨论着治疗方案,我在一边听着也是跟听故事一样。

    这宋姑娘的病,这样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失忆症,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独爱红色的海棠花?

    看她现在不痴傻了,倒像是变了一个人,其实现在再稀奇古怪的事对我来说也不稀罕了,见得太多了。

    看着苏子师傅讲得,我有点怀疑,这苏子师傅如何看懂这些蝌蚪字呢?我突然间发现,苏子师傅有很多秘密。

    “那个,我打断一下。”

    两个人正在商量间,被我的一句话打断了,苏子师傅还不忘看了我一眼。

    “苏子师傅,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朵儿请说。”

    他的目光一直盯着书上的文字,认真而仔细的在琢磨着,倒是子言看我的眼神带着疑问。

    “我就想问问,苏子师傅是如何认识这书上的文字的?”

    “很简单,我的先人就是那个部落的。”

    “啊!你是西域人?”

    我的一惊一乍丝毫没有让苏子师傅惊奇,他甚至连抬头看我一眼都没有,这,这……。

    “苏子说的是先人,并不是他。”

    我怎么看,都看不出在苏子师傅身上有西域的任何一个特点,甚至连相貌都没有。

    按说西域的人多数都是少数民族的样子,比如鼻子了,头发了,甚至眼睛,这些在苏子师傅身上一样都没有。

    这要几代人才能和汉人这么像呢?

    “我的先人,是后来迁来中原的,只是那个部落的一个分支而已,你不用这样大惊小怪吧?”

    果然是让我不得不佩服,子言身边简直是藏龙卧虎的人才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