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九十一章 宝藏迷局
    得知消息,一整日,我都坐立不安的,子言显然早就知道朱三的每一步计划,他依然还是那么笑嘻嘻的,只是吩咐了田七,两日后出发。

    我一听是明日之后才出发,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也不管已经深夜里,直径去了他书房。

    老远的距离就听见书房里有人说话,我也不管什么礼数,推门走了进来。

    田七和几名属下纷纷转头看向我,带着疑惑的目光,我没有理会,直接坐在不远处的圆桌前等待。

    子言笑嘻嘻的看着我满脸怒气,甚是好笑,我瞅了他一眼,他还有心笑出来,我的都快急死了?

    “既然朵儿来了,不如一起商量下吧!”

    “我商量什么?”

    “田七,你将余杭的情况跟朵儿说说,看她那张小脸马上都要下雨了。”

    田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了,我白眼他,一点眼力劲都没有,他还有心情笑我。

    “朵儿姑娘,余杭现在安全的很,你就放心吧!齐将军早就知道朱三的计谋了。”

    我一听田七的这话,立马激动起来,什么叫我父亲早就知道了,难道我父亲已经做好了准备?

    “那我父亲可有应对之策?”

    他“嘿嘿”一笑看向子言,这意思是他不能抢主上的风头?把答案又转回给子言。

    “你们都先下去吧!”

    田七带着几个人偷偷笑着走了,门外说话声渐渐远去,子言从书案走了过来,挨着我坐下,他眼睛里分明写满了疲惫,脸上却永远带着淡淡的笑。

    “可有吃饭?”我轻轻的点点头。

    “可有收拾好东西?”我再次点点头。

    他倾身将我轻轻的抱紧怀中,交颈相互依偎,我感觉他的下巴隔着我的肩,有点微疼,原来他瘦了,连下巴都变得尖尖的,我不曾发现,我只顾着自己想法。

    “让你担心了,这些事本来早就该跟你说的。”

    “没有,是我太急躁了,遇事总是学不会冷静对待。”

    我的鼻息有了微酸感,一瞬间的感动,原来他什么都不说,却早就做好了准备,而我只知道急躁。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没有多久,就是上次朱三去过之后。”

    原来很久了,我总是后知后觉,子言所想的,行一步那百步之外就知道何意,他考虑的那是我这个水平。

    “所以朱三根本不信我是天女,他的目标至始至终都是你,因为我就是你的那张底牌?”

    他微微的点点头,我此刻才发现,他们的战争里牵着这太多无辜的人,究竟是一个什么迷局呢?

    “你和他有杀父之仇?”

    子言猛地放开我,蒙圈的目光看着我,疑惑。

    “不对,那就是杀母之仇?也不对,你母亲很多年就死了,他不一定认识啊?”

    我陷入了自己的瞎想,我始终猜不到朱三跟子言有何仇恨?处处针对他。单说这天下,朱三已经马上收入囊中,一个国师根本不可能威胁他的地位,那是为何?

    “因为,那处宝藏。”

    “宝藏?子言,你有宝藏?”

    “是家族留下的。”

    “从来没有听你提过?你家族如此有钱?”

    他苦笑起来,摇摇头,将我扶回座位,不知道该从何讲起家族的那段历史。

    “我记得小时候常听母亲说,要回去,至于回哪里?我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后来,师傅告诉我,我才知道,我的祖上是僰族一只分支,母亲的祖上几代人都是皇族,当时由于战乱失去了国家,后来族人就分别逃离,师傅说我的祖上逃进了深山里,从此隐姓埋名。”

    “你的家族也是少数民族吗?”

    “应该是,我对母亲的家族并不熟悉,这些事都是师傅告诉我的。”

    “那你师傅可是高人啊?估计也是你们家族出来的。”

    “师尊可能和家族有联系,师傅不是。”

    “继续说啊?”

    “到了曾祖父那一代,开始想要重整家族,准备挖出那些宝藏,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族里起了纷争吧!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这事为何被朱三知道的,倒是一个迷,他曾经几次三番的问过我关于家族的事,无非就是想要得到这笔宝藏。”

    “这事除了你知道,还有谁知道?”

    “絮儿也知道,不过详细的她不一定知道。”

    原来,柳絮儿和子言还是有关系的,柳絮儿的身份让我不得不考虑,她是否就是那个家族里的人,不免让我有些心凉,不知道为什么。

    “朵儿,你在想什么?”

    “哦!没有,我在想,绝对是有人泄露了消息,不然柳絮儿的家族不会被灭亡。”

    “这个我早就知道,他们的部族很早就是我祖上的守护者,之所以选中他们可能就是看着他们的忠心,至于联姻这事,可能是祖上的意思吧!”

    “所以你母亲才会千方百计的延续你的性命,不仅仅是了你,而是为了你整个家族着想?”

    “师傅说,祖上的人丁单薄,几代都是一儿一女,但是男孩未满十岁便会夭折了,这成了一个诅咒。”

    “诅咒?什么诅咒?”

    “我并不知晓诅咒是什么,但是千百年了一直如此。”

    “你们家族肯定得罪了神灵了,所以才会降罪于你们,传说应该是这样才会遭到诅咒。”

    “原来朵儿也相信传说?”

    “那不然为何?你现在能活着是用别人的命来延续的,包括你母亲寨子里的那些人的性命?”

    子言点了点头,认为我说的没错,他有点无奈,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就被冠上为了家族而活着,多么的可悲,利益,尊严甚至一个不存在的荣耀,都让他背负了。

    而且他母亲也是个奇人,明明知道子言的命运却能逆天改命让他活着,这天下,这苍生,还有这已经不知道死去多久的家族,都让子言一个人承担了,是不是有点太不地道了。

    “你家族的人真狠,明明知道是诅咒无法逃脱,依然在上天的眼皮子低下搞了一个小动作,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了,他们都无法的改变的?你就能吗?”

    “我能不能,现在不是已经有了答案了吗?我依然活着,这就是打破了那个诅咒。”

    哎!想想也是,子言现在不是还活着吗?老天都奈何不了了,什么诅咒?都成了一句空话。

    夜已经深了,窗外的月光有些暗淡,似朦胧里隐藏着不安,似安静中带着警惕,不管风云如何变化我们依然要努力的活着。

    子言将我送回去了房间,便走了,看他行色匆匆,我就知道今夜他必定无眠了。

    洗了脚,我坐在床上从内衣里掏出那块玉佩,这玉佩和柳絮儿的有些像,只是不知道用来干什么?

    “小姐,早点休息吧?明日里还要早起赶路呢!”

    “佟青,你说人的命运能改变吗?”

    “怎么不能?小姐不就是一个例子吗?”

    “我?”

    我看着佟青有些出神,我在她心里难道是改变了吗?我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变了。

    “小姐和国师大人能在一起,这不是天意吗?这不是小姐的改变吗?”

    佟青的一句话让我如梦初醒,我和子言原本是不可能的吗?我们本来是两个时间点的人,根本不会有交集,那是谁创造了这个交集点呢?我似乎陷入了另一个迷局,迷局的结局在哪里?

    第二日天不亮,我们几个人便出发了,还带了十几个随从,这次柳絮儿也跟着出来,想必子言是有事让她跟着,时间紧急我们是骑着马的,路上几乎休息的时间不多,终于在第四日天黑前,到了一个小镇。

    这县我来过,上次父母来接我就是这个地方,只不过我们这次并不没有去再去打扰人家县衙。

    再行一日便是余杭,这终于到家了,我有点欣喜若狂,晚上住进客栈时,还喝了一点小酒。

    “出来这么久了,这归心似箭真想飞回去啊!”

    我突然感叹道,大家都看向我表情,一个个惊讶的,大家干嘛那么奇怪啊?

    田七低着头笑出声,被子言一计目光瞪得,立马掩嘴闭住,剩下的几个便低着头不在说话,自顾吃起来。

    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的话有错误?也不至于大家都笑我吧,食之无味的我,再也没有心情感叹了。

    回到房间,心里憋着一肚子火,他们干嘛那样笑我啊?佟青收拾床铺,小瑶收拾包袱,我站在一边琢磨着,我刚才那里说的不对?

    “今天他们这是怎么了?如此发笑呢?”

    “姐姐……。”

    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而至,看门口的影子绝对是七哥,他这会来叫我必定有事。

    “小瑶,去开门。”

    七哥冷不防的被突然打开的门趔趄了一下,我听见小瑶在笑。

    “朵儿,主上找你。”

    “好,我知道了,我换件衣服就去。”

    我出了门,朝走廊的尽头走去,这家客栈看样子应该有很长的年头了吧?房屋的取材用料都是木头的,格局设计很符合审美。每间房间的前面栏杆处,都突出一小块地方,摆放了茶几小桌,几把凳子。

    坐在上面可以欣赏外面的景色,楼下便是一处被整理出的花园,假山处还能听见潺潺的流水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