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九十二章 洪灾
    我站在门口隐约听见房间里有说话声,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我深吸一口气推门进来,只见柳絮儿坐在圆桌前跟子言比划着什么,说着很是热闹。

    “子言,你找我有事?”

    “朵儿姑娘来了,快过来坐。”

    她站起身子朝我招手,好有女主人的气势,我却到像个外人了,我宛然一笑,朝着她走过去,直径坐在子言的右侧。她的热情似乎很尴尬没有的到我的回应。

    “朵儿,有件事我要和你商量下。”

    “说吧!”

    我嘴里说话,眼神却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向对面的柳絮儿,她一直温柔的对着我在笑,这笑却带着几分猜疑。

    “我们暂时不回余杭了,过几日,我们去南诏。”

    “什么,不回余杭?就在这呆着?”

    “是。”

    “是,什么啊?还有一天的距离怎么就不回去,现在余杭这边情况如此复杂,朱三的大军压境,说不回去就不回去了。”

    第一次我有些赌气的生子言的气,都马上到了,却不走了,他到底怎么想的?我的眼眶有点微红,幸亏是低着头,谁都没有发现。

    “朵儿姑娘,子言不是不回去,而是这明日根本就回不去。”

    柳絮儿急忙辩解。可我根本不想听她的话。

    “你懂什么,就是下刀子我也要回去,我自己回去。”

    我赌气的回敬着柳絮儿的话,丝毫不怕得罪她,心里一阵发紧,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下来。

    “为何哭了?”

    子言扶正我的身体,为我拭去眼泪,他脸上的分明写着心疼两个字,手里的动作变得轻揉起来。

    “朵儿姑娘,误会子言了,他不是那个意思。”

    我瞪了柳絮儿一眼,我说怎么她这次跟着出来,原来他们要回南诏?连子言都没有告诉我。

    “朵儿,从明日开始,连着三日会有大暴雨而至,这余杭城北有一条已经干枯了好几年的河渠,这场仗,朱三必败,而且还会损失过重。”

    “你是说,朱三的大军都在河道,我们会不战而胜?”

    子言点点头,看着我开窍了,这脸上有了淡淡的笑,为什么不早说?害我白紧张一番。

    “你那脾气急的跟倔驴一样,谁敢跟你提前说啊!”

    柳絮儿底气十足的怼了我一句,我恨的牙痒痒,这柳絮儿怎么和那文秀一个毛病啊?

    “三日后,你和絮儿,跟着田七他们先行去南诏,我去见见你父亲,交代一下。”

    “我们这次不是为了回余杭,而是去南诏?”

    我试探的问出了疑问,我就知道带着柳絮儿一定有事,他们都没有事先告知我一下,我一直蒙在鼓里。

    “我们家族留下的那笔宝藏,子言要先找到,不能落在别人手里,这也是祖上的心愿。”

    柳絮儿的这番话明显带着绑架子言的意志,那些家族就那么重要?值得几辈子人呕心沥血也要重整家族?我不能理解,对于我来说,逝去的一切,纵然在拾起,又有何意义存在?

    “絮儿,你先下去休息吧!记得我交代你的事便好。”

    子言有些不悦,柳絮儿的话是否说的言过其实了,她身份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一个臣子,根本没有权利替他做决定。

    柳絮儿起身有些慢,脚步有些慢,她此刻根本无法揣测子言的心思,上一刻还是那么平易近人,下一秒却拒人千里,他看着那丫头的眼神如此的温柔,而他看自己却永远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

    房间里有些静,子言的身影恍惚在灯火里,拉长,变大,他的脊梁担负东西太多,从来没有一刻,我觉得他是如此的可怜。

    “子言,家族的重整就如此重要吗?”

    “不是重整,而是让那些宝藏用到更需要的地方去,那个逝去的宗亲家族早已不存在了,花费人力物力重整没有任何意义,我只是想找到了,造福更多人。”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可听柳絮儿的意思好像不是?”

    “她没有权利干涉我的意思。”

    子言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是冷漠的,他比谁都清楚,他也比谁都淡漠。

    “柳絮儿的使命真的很可怜,她被你们这些家族的魔咒教化了,她活着就是为了家族而生。”

    “很晚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子言眉间的疲惫越来越多,似乎永远有忙不完的事,我站起身来,想要给他一个拥抱安慰,他却转身去了书案,留给我一个背影。

    我轻轻的关上门,踏上寂静的走廊,有时候我很恨这个时代,什么都让我无从着手,自己就像一个白痴,虽然历史早就注定的,但是每一次更替都经历过什么,史书三言两语就概括了。

    柳絮儿并没有回房间,而是站在楼梯口上她房间前面的凉台里,看见我一路从房间走了出来,她一直盯着我的身影等待着。

    “你在等我?”

    “朵儿姑娘不介意聊几句吧?”

    我随着她的脚步进了她房间里,她客气的给我倒了一杯热茶放在我的面前。

    “不喝了,怕晚上睡不着。”

    “呵呵!朵儿姑娘还是真性情。”

    “你这么晚等我有何事?快点说吧!”

    “那我就直说了,我的身份,朵儿姑娘想必也知道,除了跟子言有婚约,我们家族,世代守护他们的主子,每一位家主的夫人都是我们家族选出的。”

    “那有怎么样?”

    “我知道子言对你的有情,既然想要跟着他,我不介意多一个你,但是你永远都是小的……。”

    “哈哈哈!你是不是在说笑?”

    “我是很认真的在跟你说话,没有半分玩笑之意。”

    她确实很认真,怎么在我听来就是玩笑话,我做小的?亏她如此大方的接受我。

    “柳小姐,哦!不,柳姑娘,我还真是要谢谢你这么大方,但是我不接受。我和子言我们谁都无法容忍第三人出现,包括你。如果你的家族只是守护者,那就做好守护的责任,别寄予太多。”

    “朵儿姑娘就这认为,我是外人?”

    “不然呢?”

    “有时候太自信了,往往会适得其反的。”

    “那我就等着适得其反的那天。”

    我头也不回的出了她的门,我甚至都不知道刚才我的勇气从何而来,她才是命定的未婚妻吗?我很像笑自己,跟她争夺子言。

    出了门离开我才感觉到脚步有些沉重,不是因为柳絮儿的大方,而是觉得她身上古板让我觉得她很可怜,

    今夜难眠,对于我来说,或许就是无眠,我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眠,翻来覆去的倒腾,一方面我在等那场暴雨的来袭;另一方面这是我第二次失眠,对于未来的我和子言,还有牵扯着很多人的,我们都无法挣脱命运的摆布,听之任之?还是一意孤行?

    这似乎就是一场游戏,开始让你万分的痴迷,中间的环节让你有所收获和等待,结局呢?注定着残忍吗?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你会面临什么的生死迷局,你的身边充斥着你无法想象的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但是你现在看到的一切,怎么能归结成一场游戏呢,它是真实存在的一场命运之战。

    后半夜的风声夹杂着暴雨突袭而来,窗框的碰撞声,呼呼的风声,都在这一刻爆发了。

    我记得几年前,那条河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一条河的,河底里的白杨树都长了碗口粗的,从上游这里到余杭一直是一条斜坡一样。

    加上东面地势有低,北面和西面这边都是高处,自然而然那条河就成了排洪沟。

    朱三如果真的在沟底修筑防御工事,那他真的就会被淹死的,我这么一想,觉得真的有点残忍,那些当兵的,他们……。哎!我还有心情担心别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