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九十三章 难躲天灾
    第二日天微亮,我便起身了,躺在床上一夜都无法安睡,想着那边没有消息过来,甚是担心。

    房里小瑶已经起来了,坐在那边桌上安静的看着书,水盆里是她给我打好的洗脸水。

    这丫头现在越来越喜欢看书了,我都怀疑她根本就会读书识字,现在突飞猛进的涨知识。

    “小瑶,这么早,看的什么书?”

    “姐姐,你醒了啊?我去给你端早饭。”

    她似乎是逃离的般的快步离开的,生怕我抢她的书一般,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小心翼翼的?

    穿好衣服,推开门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雨中的气息还夹杂着一种淡淡的香味,难得这客栈如此讲究,家具用的竟然是花梨木,我算是明白了,这绝对是子言家的。

    小瑶回来的时候,佟青也跟着来了,两个人一前一后从楼梯上来。

    “姐姐吃早饭了。”

    我确实有点饿了,狼吞虎咽的把带来的东西都吃了,才有点打嗝,惹的两个人笑我。

    这昨晚下了一夜的雨,想必那边早就有消息过来吧?我必须去问问子言到底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小姐,刚才国师大人吩咐,让你醒了直接去找他。”

    “恩,正好我也要找他呢!”

    套了一件衣服我便匆忙的去找子言,还未走进子言的书房,就听见房间里大家的笑声。喝彩声连成一片,这是不是说明子言预知的成真了?

    进了门,房间里人真是不少,除了我大家都在,看来我是来迟了。

    “我是不是错过什么高兴的事了?”

    “朵儿来的正好,好消息告诉你,这次那朱三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你父亲不费一兵一卒啊!”

    “子言真的是神机妙算吗?那我父亲怎么样?”

    “暂时还没有消息过来,不过朱三的大军已经回撤了。”

    我有点沮丧,这么说来,并不是那边传来的消息,而是朱三的消息,现在这雨势这么大,那边下游一定也没法传递消息的。

    “朵儿,余杭不会有事的。”

    我点点头,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安,按说余杭离这里也就一天路程,如果那朱三得知子言在这里,会不会包围我们?

    “子言,那朱三不是傻子,你这次让他吃了大亏,他会不会来抓我们啊?”

    我的这一句话给房间里的所有的人提了一个醒,眼下这是下着雨,一旦朱三知道我们的行踪,那他势必不会放过我们?

    “主上,朵儿说的对,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无妨,他暂时还无法顾及到我,你们都下去休息吧!”

    按说朱三现在吃了亏,定是恨死子言的,他可是个有仇必报的主,可是眼下,他还真的顾不上我们。

    吃了午饭,大雨还是没有停歇,似乎加急了许多,客栈的院子里也积了很深的水,我看见有几个人冒雨在清理出水口的杂草。

    午后的时光难得和子言腻在在一起,我跟着他去了他的书房,走廊最里面的房间,他处理公务,我则在书案旁边翻腾一些书,这样的惬意在这样一个雨天下午是如此的难得。

    有时候我在想,这样的难得应该多些,他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情,我最多的时候只能陪伴。

    我趴在书案上,侧目瞧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的身影带着一种让人膜拜的气质,犹如这世间里救苦救难的一位尊神。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我修了几辈子的缘分才能相遇的人,珍视而且尊敬,芸芸众生中,我只是多看了你一眼吗?前世里,我们可曾擦肩而过?

    思绪心头附着在纸上不经意的流露出对他的一种无法用言语诉说的心情,轻盈的笔墨间是我诉不完的爱恋:

    你说花儿没有我娇美,

    你把挚爱刻骨给了谁

    你心中的誓言可有悔

    你问百年之后谁跟随

    如若情深的执念还是换不回,

    我情愿沉溺之中去忏悔

    如若这独爱比上苍更珍贵

    我恭敬的膜拜只想把你换回

    这世间怎能无视我的痴念

    这痴念奈何苍天看不见

    这风中还夹杂的雨的片言。

    这片言怎么能随沧桑消散

    从哪一刻起,我的心里是如此的彷徨犹豫了,从哪一刻起,我害怕了失去?人生匆匆几十年,过往的种种,都随着时间而逝去了。

    我眯起了眼睛,这样真好,我看着他,他在我的身边,幸福就是这样的,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我做梦了吗?我看见王妃了,她一袭白衣站在花园里,手里拿着那柄铜镜,她在笑吗?她在对着我笑吗?我看向西周,没有一个人,她看的见我?

    恍惚间我醒了,身边站着的是子言,我的肩膀上披着一件他的外衣,原来我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他手里拿着一张纸,我记得那应该是我的吧?我尴尬的站起来就想要抢回来。

    “这是你写的词?”

    词吗?我耸耸肩膀,我不过是想写首歌词罢了!对,也算词啊!歌词而已。

    “这心里似乎很矛盾?”

    “哪有,我就是练字呢!”

    他移开那张纸,看向我的目光,明明是撒谎,他怎么能看不出来呢?我太低估了子言的智商。

    “呵呵!是词,瞎写的。”

    “收了。”

    “收了?一张纸而已啊?”

    他拿着那张纸坐回他的位置,压在了他的书下面,继续处理他的事,我目瞪口呆,一张破纸也收了?

    一下午,我们两个都待在一个房间,期间时不时有人进来送茶,时不时有人进来送消息什么的,我继续看我的书。

    这样的雨真的下了两天多,不到三天,将整个小县城差点淹了,幸好这个城镇在地势比较高的地方,不然到时候,还真是不好说,这里会不会成了一片湖。

    太阳如约而至暖和的出来了,除了遍地都是泥泞外,湿润的空气倒是让人心旷神怡。

    我坐在小楼上欣赏着院子里的风景,雨后的院子被冲刷的干干净静像新的一样的。

    “你们听说了吗?城北那条河淹死了很多人。”

    “这么大的雨,那肯定的。”

    “听说,下游也死了很多人。”

    “我这还想着去余杭呢,哎!看来一时半会走不了了。”

    我听着院子里那些人说的话,其实早就猜到这样的天灾,老白性肯定是要遭殃的。

    余杭城北的那条河,正好位于下游,这的从上游冲刷泥土带着各种各样的杂草树枝,倾泻而下,我们这一片的土地都淹了,何况下游啊!

    也不知道余杭什么情况?看来父亲又要忙一阵子了,这洪水来势太猛了,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无家可归了。

    虽然躲避了战争,但是这天灾仍然无法避免,想要平平安安的活着还真是难啊!

    第四日一大早,我跟着柳絮儿带着田七几个人一路先行南下,在下一个地方等待子言,他说是要去一趟余杭,但是并没有带着我,我也知道余杭现在没有危险了,他肯定不会是去哪里。

    我尊重他,也尊重他的决定,有些事不能帮助他,还不如减少给他的负担。

    马车上的我和柳絮儿谁都不搭理谁,气氛降到冰点,佟青和小瑶两人瞪眼警惕的看着柳絮儿,人家根本就不搭理她两。

    “小姐,我保护你。”

    佟青一把挡在我的面前,那边柳絮儿噗嗤一声,笑了,我也跟着笑了,小瑶和佟青被笑的不知所措。

    “就你们?还保护她。”

    话语里带着蔑视,挑衅,不屑一顾,丝毫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这眼神有点让人不舒服。

    “柳姑娘,就这么看不起我这个对手?”

    “你根本算不上是我的对手,你不过只是一个小丫头而已。”

    柳絮儿的话说的不错,我根本算不上她的对手,她和子言有婚书的约束,而我和那些爱慕子言的女人有何不同?她的大度还真不是吹出来,她太自信了。

    “怎么?柳姑娘这就这笃定吗?”

    “呵呵!朵儿姑娘,那天的那些话,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你也清楚我的身份,现在的我们都是为了子言,所以我请你在好好考虑一下。”

    这柳絮儿不得不说确实有气场,以前觉得她病恹恹的柔弱的很,恰恰那样是我的错觉了。

    现在看到她一副势在必得的姿态,就知道子言很多时候还是在乎她的,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她是关键人物。

    “对,柳姑娘的那些话,确实给我莫大的让步,我不接受倒是显得我小气的很了,那好,我就在考虑考虑柳姑娘的话。”

    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是带着七分的笑和三分的恭维的,对于柳絮儿我现在不能做任何事,连嫉妒都不能,她不像文秀那么脑残。

    柳絮儿骨子里有一种致命的信仰,可能很小的时候家族就教化了她的思想,她那种根深蒂固的逻辑在我看来愚忠。

    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一个家族必须要有这样一直根深蒂固的信仰者,由于他们的忠诚才造就了很多世族大家,得以延续的不仅仅是家族的传承,更多的是一种家风,一种有力量的家风。

    此刻我这样想,在看向她,多了一份尊重,不为别的,只为柳絮儿那一份对子言的忠诚。

    前方将是一段荆棘密布的路,我们正慢慢的试图想要安全的走过,这个时候最大的力量就是团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