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零三章 开背拿
    此时另一个都城,柳絮儿被五花大绑着,身上衣服破破烂烂,脸上也有些脏,头发被扯得凌乱不堪,或许是反抗严重吧?这肯定是被打的?

    房间外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柳絮儿侧脸着地,斜躺着,手背在后面不能动。

    “呦!看看这是谁啊?”

    一阵胭脂水粉的香味,带着点点嫩绿的裙摆从自己的鼻翼间划过,轻盈而妖艳,一个女人?

    两个身影从身边一闪而过,居高临下的站着自己的前面,那个男人带着阴柔的淡笑,一身软若无骨瘦弱。

    这个女人是谁?纤细的身材,水蛇腰,烛光玉琢的玲珑小脸,含笑的对着我。

    “怎么?妹妹竟然忘了我?”

    我上下打量好几次这眼前这个女子,似曾相似,却又想不起来,她的一瞥一笑只是曾经停留在记忆了的那个人?那个人?

    “你是双儿姐姐?”

    我惊恐万分,这也太诡异了吧!如果没有朵儿姑娘的先前提醒过,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就是死了很多年的双儿,那个疼爱自己的姐姐。

    “妹妹还记得我?”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你抓我的?”

    “妹妹,我是想——抓你,想了很多年了的。”

    柳双儿的眼神从温柔如水,到恨之入骨的表情也就一秒钟的转变,这是有多恨我。

    “双儿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曾亏欠你什么?何况……?”

    她俏身蹲在我面前,又换了一张脸,对着我嘿嘿之笑,眼神却冷落冰霜的鄙视我。

    “怎么过这么多年,絮儿你还是那么傻?你是忘了吗?还是要我提醒你?”

    这么多年?自从双儿过世以后,我有很久都不能忘了她,小时候别人欺负我,她总是守护我,有什么好吃的都给了我,因为巫女的身份,别的小孩都不跟我玩,唯独双儿姐姐一直陪着我身边。

    “怎么,伺候巫女都是我应该做的吗?你想当然就该享受这份荣耀?你以为你真的就是巫女吗?你不过只是一个贱货生的野种罢了,你母亲就是个贱货,勾引我父亲,怀孕了,在嫁给他弟弟,最后生出一个贱种还当了巫女,你说你是不是很幸运?”

    “不是的,不是的,你不能侮辱我母亲,不是这样的。”

    “怎么,你母亲从来没有告诉你,你是我妹妹,那个巫女的身份原本就是我的,我的。”

    她说出的话刺耳极了,带着侮辱和不堪,听到这些不曾有过的往事,我的脸色惨白,柳双儿抓起我凌乱的头发,使劲的朝着地上摔打,我被撞的一阵阵眩晕,眼冒金星的疼痛眩晕起来。

    “把双儿拉开。”

    恍惚间有人拉走了她,我的头狠狠的撞在地上,晕厥过去。

    我又回到小时候的那条路上,母亲微笑的牵着我的手,每次送我去祠堂的时候,远远的温柔的看着我,她打着手势跟我说着什么,我听不见任何声音,只是母亲的笑容那么灿烂,那么刺眼,母亲有没有想过,我的未来呢?

    我醒来的时候,依旧还躺在地上,额头好像破了,有血流到眼角,我艰难的抬起了头扫视这里整个大帐,正位的那里坐着双儿姐姐和那个病恹恹的男人,他们目视我的清醒。

    “既然醒了,说说地图在哪吧?”

    我将头放在地上,听天由命吗?这样的结果我不是早就知晓吗?现在还有什么好期待的,但愿朵儿她们不会被抓就好,

    “宝藏地图在哪?怎么才能打开?”

    “这些你不是都知道吗?还用问我?”

    “絮儿姑娘,我并不想为难你,你和双儿是亲姐妹……。”

    “她不是我妹妹。”

    双儿打断了那个男人的问话,我只听见那个男人爽朗的笑声,仿佛并没有怪罪的意思。

    “双儿的妹妹,当然是一家人了,只要絮儿姑娘告诉我这一切,荣华富贵随便你挑,将来你可以做公主,甚至……。”

    “少主。”

    这一句少主,有人打断了他问下面的话,他直径从我面前出去了,我很想看看双儿姐姐,这些年她还活着。

    “姐姐,双儿姐姐。”

    “好妹妹,你还记得我这个姐姐?难得难得。”

    “双儿姐姐,你——这么多年,你还活着,为什么不回去?”

    “啊!”

    她用一直脚踩在我的头上,嘿嘿只笑,丝毫不顾念我们是姐妹。

    “回去?回去忍受你这个巫女吗?”

    “别跟她废话了,父亲让人来催了。”

    “地图到底在哪?”

    “真是让你失望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地图?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啪”的一声,有人用脚踢在我胸口,憋闷感袭来,一口血哽咽在喉,突然喷了出来。

    这一脚的力量用的很大力气,怨气爆发的用尽全力,我的身体翻了一个滚。

    “找死。”

    “别挑战我的耐心,贱人。”

    呵呵!这会我成了贱人,威逼利诱不管用了,开始用暴力了,反正都是一死,还有什么啊?随便你们。

    我的胸口处疼痛难忍,我闭上双眼,任身体放空。

    很多年前,我记得第一次跟着母亲去祠堂的时候,那里面站满了人,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带着笑,一种尊敬的笑。

    母亲不说话,只是微笑的点头跟大家打招呼,我紧紧的抓着她的裙摆胆怯的跟在身后。

    那个时候我不明白自己巫女的身份是什么?族里的叔叔伯伯都对我很好,教我这个逗我那个,双儿姐姐就成了我的陪伴。

    第一次见到双儿姐姐的时候,她手里拿着一朵花,站在伯伯的身边,她的个子高我半头,我就叫她姐姐了。

    她总是一声不吭的跟在我身边,有时候她偷偷带我去后山玩的时候,回来伯伯总是会打她一顿,关在小黑屋里,我总会带着好吃的去看她,那个时候双儿的目光里带着一种笑,我本以为那是一种温柔。

    “来人,将她拖下去,好好拷问。”

    我的思绪被打断,两个大汉进来将我一路拖着进了一个牢房,一把将我甩到地上。

    我的力气已经消耗完了,就这样死了也不错,冰凉的地板上,我困极了,似乎远处有脚步声传来,

    不知道外面是太阳还是月亮,我就那么躺着一直到自己清醒过来,身体满目创伤,疼痛的想要翻个身都难。

    “把她给我拖出去。”

    又有几个官兵的人将我拽起来,拖着朝着另一个房间走去,原来这里是个大牢。

    “呦!吕头,从哪里弄来一个小娘们。”

    我来不及看清楚说话的人,就被人吊了起来,绳子把手腕勒的疼起来。

    “一边去,这可是将军的重刑犯。”

    那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拿着一个细长的鞭子,走到我的身前,他络腮胡,满脸横肉,小眼睛眯着盯着我的身体。

    “我说小娘子,你还是说了吧?你看看你这细皮嫩肉的,我这一鞭子下去,你这白净的身子,可是道道开花啊?”

    他一只手拿着鞭子一只手从我的脖颈抚摸下去,恶心的我都想吐,那眼神的邪恶要多难看又多难看。

    “呸”我将口里的献血混合着唾沫吐了他一脸,他立马翻脸的给我一个嘴巴子,殷殷血红顺着嘴角流下来。

    “妈的,贱货,找死。”

    “哈哈!哈哈!哈哈!”

    “是啊!我就是找死,我就想快点死了,不必受你们这些人的侮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那胖子后退了两步,使出了吃奶的进,雨点般的鞭子条条抽在我的身上,仿佛是针扎,仿佛是雨打。

    我再次昏了过去。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首先感觉到的就是整个后背痛的要死,坏了,他们找到那个东西了吗?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背负着一种责任,开始太小并不知道什么东西,直到及第那天,母亲才第一次让我看见了我背上的疤痕,似火烧一般的疤,狰狞的有点可怕,在我的左肩处,那么明显。

    母亲让我永远记住自己身后这个疤,那里面藏着一个绝世的秘密,让我无论如何要记在心里,可是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现在背后的痛让我再次回忆起,我看着柳双儿拿着那一点点带着血肉的金箔,原来那埋在身体的是什么?一截小小的金箔,难道那上面就是宝藏的地图?

    看来柳双儿也知道我身体里藏着的东西,原来他们抓我一直在寻找的就是藏在我身体的这个东西?

    “怎么?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那份地图在哪了吗?”

    “你——。”

    我额头的细汗由于身体的抽搐已经滴落在地上,湿了一大片,此刻身体如掉进了冰窟里,打着寒颤的再次晕了过去。

    这是哪里?我站在悬崖的顶上,雾蒙蒙里有个人影接近我的身体,她轻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发,柔柔的手指,温柔笑容。

    母亲?是你吗?絮儿好想你啊?画面突然一转,我眼前竟然是一口漆黑的棺木,母亲安详的就躺在里面,她穿着金丝凤尾罗裙,黑色的镶着金边,她的面容已经变得青黑色。

    啊——

    我满头的冷汗,被自己想到的惊醒,我趴在一个榻上,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

    后背的疼痛让我瞬间紧张起来,上身的衣服已经被剥离,一圈白色的布缠绕在我胸前。

    我四下想要寻找我的衣服,门突然就被人打开了,我下意思的抓紧那个单子。

    “这么快就醒了?看来你还死不了。”

    这柳双儿,眉目间全是讥笑的算计,我怎么和她是姐妹呢?

    “你不用这样鄙视我,这对我没有用。”

    “柳双儿,你千方百计的投靠金主,他给了你什么好处?”

    “柳絮儿,你觉得我缺什么呢?”

    “你缺良心,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啪”她这一巴掌,将我打的趔趄的倒在塌上,嘴角再次有血涌了出来。

    “哈哈!怎么?被我说中了,你连狗的不如。”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贱人,小时候就欺负我,到了如今你还敢欺负我吗?我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房间里有回复了安静,她气的走了,我心里很舒服,但是同时我的背上一进渗出了血。

    我一下子躺平了身体,现在背后的痛,远不及心里的痛,眼下他们拿到地图了,我便无用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过不了多久,我便会被他们处死,这样也好,我终于可是去见我的母亲了,我要问问母亲她们当年到底是为什么生下了我?大伯是不是我的父亲?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