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零五章 人心难测
    晚上,透过窗户看到月亮被乌云遮住,寂静的夜里让人有点不安,这府里仿佛笼罩在阴霾之中。

    “那个柳双儿居然还活的好好的?”

    柳絮儿坐在黑暗里不知道为何说了这么一句话。

    “她活着肯定是早就计划好了一切,等着你呢?”

    “我大伯也算是处心积虑了,他步步为营的将我们一家人逼死,只是为了那宝藏?”

    说这话的时候,柳絮儿的目光很平静,已没有当初那么惊讶了,看来整件事我猜的全对了。

    “所以呢?”

    柳絮儿看向我,探究的看着我疑问的神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所以我知道了,我为什么还没有死。”

    我冲着她坐正身体,黝黑的目光看穿了她心里的痛和无奈,都是因为一些无法改变的事。

    “絮儿,我不知道你们家族和子言的家族到底有何渊源?我也不想知道你们到底信仰什么?但是这一切已经都成为了过去,你们不是为了家族而活的?”

    “朵儿,子言的信仰是什么?”

    “守护天下的百姓,能过上太平盛世。”

    “这和家族的信仰有何不同?天下是他的使命,难道家族就不是吗?”

    我张了张嘴,无法辩解柳絮儿的话。

    谁有知道子言到底背负了什么样的命运?要这样一直一直的坚强下去,他只不过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啊!

    于馨刚洗完澡,还未穿上衣服,便听见“咚—咚——咚”敲门声很激烈,有点想破门而入的感觉,此刻有谁会来找自己呢?

    “谁啊?我睡了。”

    “我,开门。”

    一听声音便知道来人是谁了,吓得她吹了蜡烛直接跑到床上,这个时候朱建为什么回来找她?

    “少将军,我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明天在说行吗?”

    “贱人,马上给我开门。”

    于馨哆哆嗦嗦再也不敢啃声了,生怕那小子就那样闯进来,此刻自己是一个人。

    “你给我开门,贱人。”

    门外拍打声越来越大,于馨再也不敢动弹,这样下去自己该怎么办?她蹑手蹑脚的走到桌子前面拿起了那个插蜡烛的墩子藏在身后。

    门外瞬间没有了叫嚣声,难道是走了?她挪动身体趴在床边紧紧的盯着门口。

    “啪”的一声,门被撞开了,黑暗里有两个人闯了进来,把屋里的灯点亮了,身后摇摇晃晃的进来一个身影。

    “啊!”

    “你们先下去吧!”

    身后的门被两个大汉紧紧关闭,两个影子停留在门口,眼前的朱建醉醺醺的一步三晃的来到床边。

    “贱人,竟然不给本将军开门,你找死吗?”

    于馨一个趔趄被踢跪倒在地,膝盖的麻骨被踢得生疼麻木的站不起来,他一把拽起头发就朝着床上拖。

    “贱人,竟然不停本将军的话,那就让你尝尝本将军的厉害。”

    “不要,不要……,朱将军……?”

    朱建像一头发怒的雄狮,不停的撕扯了她的衣服,那一点点的酒气发挥了到了极致。

    床上的于馨挣扎着,毫无反抗之力,仍人宰割,她一个弱女子能和一个这样的男人比体力。

    不一会,于馨的衣服已经被扒光了,那脸上带着的泪珠在朱建的眼里倒是另一种诱惑。

    起身压在于馨的身上,论她怎么挣扎都被钳制在自己身下,朱建此刻是疯狂至极,父亲的辱骂,兄弟的欺压,都让他觉得自己要发泄,发泄心里的不满,仇恨。

    一切都是这个女人造成了,他要她感受到屈辱的滋味,只有这种占有才能释放。

    白皙的身体上到处都是青印,被剥光的身体点燃里朱建最后的一点理智,他要发泄。

    门外的两个人听着屋子里的叫喊,嘶吼都淹没在这个没有月亮的夜里了。

    ……

    第二日,于馨是下午才起来的,房间里乱七八糟的,那个朱建早已没有人影,身体的疼痛都不及心里的恨,她好恨。

    没能救出父亲,自己还被糟蹋,一切都完了,为什么不杀了自己呢?

    她趴在床上哭了很久,很久,原本这一切都不该发生的,到底是因为什么?

    都是因为朵儿,那个贱人,要不是她自己的家人也不会一夜之间阴阳两隔;要不是她自己的父亲也不会被抓;要不是她自己也不会到了这般境地;一切都是拜她所赐。

    我要报仇,我要她不得好死,我要她也常常这种滋味,哈哈哈!哈哈哈!

    穿好衣服,于馨这才去了朱建的书房,门口的人通报以后,她才被准许进去。

    “起来了?”

    朱建黝黑的脸上带着玩味的淫笑,从头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她,似乎想透过衣服看穿她的身体。

    这种眼神让于馨的脸上愤怒不堪,极致的想要恶心的吐出来,真想一刀捅死他。

    “怎么这样看着我,做都做了,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你答应放了我父亲的?”

    “好,我一会就去跟父亲说,但是现在要你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

    “什么事?”

    “去说服朵儿,让她去说服李子言带我们去找那宝藏。”

    “你以为,我能说的动吗?”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我要先见到我父亲。”

    “好,那我派人带你去见你父亲,记住,别跟我耍花样。”

    朱建说这话的时候是带着警告和威胁的,那意思就是说,别以为你是我的人,我就不对你下手,你们的命对我来说一文不值。

    于馨带了些吃的,去了关押的那个地方。

    “朵儿,我带吃了来了。”

    “姐姐,你有子言的消息吗?”

    于馨摇摇头,将手的东西递给朵儿,一眼看到墙角里坐着的那个女孩子。

    “我今天要去见我父亲,顺别打听下国师的消息,你们别担心,国师一定没事的。”

    “怎么会没事呢?也不知道朱三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到现在也不见我?是死是活,总要给个说法吧?”

    “也许他们还在计划什么吧?”

    “嗯?计划什么?”

    “我瞎猜的,你快点吃吧!一会凉了不好吃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偷来的。”

    闻到肉香了,我打开一看一个鸡腿和几个点心,这可真是好久没有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了。

    “吃吧!”

    我拿到嘴边闻了闻,转头看见柳絮儿在墙角靠着,这个时候应该她吃才对。

    “絮儿,你吃,吃了好长肉。”

    “你吃吧!我没事。”

    “怎么能没事呢?你现在最需要这种补补身体。”

    “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

    于馨是逃似的跑了,搞得我莫名其妙不知道她为什么跑的那么快?

    “她大概是伤心了。”

    “伤心?为什么”

    我嘴里塞了一口肉和点心,在我印象里她从来都是特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伤心呢?

    “朵儿,那个馨儿对你很了解啊?”

    “馨儿姐姐,以前救过我一命,我在她们这里还住过一段时间呢!所以大家都很熟悉。”

    “哦哦!她现在为何帮朱三做事?”

    “没有吧!她是为了救他父亲吧!”

    我抹了一下嘴上的油,口腔里还在咀嚼这美味的鸡腿,这是吃的最香的一次。

    “说起来,她们家差点被灭门和我多少有点关系,要不是我前几次来过,馨姐姐帮我,也不至于落到全家一百多口,最后剩下她父女两个人,哎!我是有罪的人啊!”

    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我的预料,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我有无法逃脱的责任。

    “朵儿,有时候,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或许你应该从另一面看问题。”

    “什么问题,难道馨儿姐姐跟你说什么了吗?”

    “哎呀!不是,我就说,有些事,并不是你的错,为何要揽在自己身上?”

    柳絮儿今天怎么了,老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看着他的脸,她这是在替我辩解?

    “好了,好了,不说了,快点吃吧!吃了好休息。”

    她蜷缩在角落里,背对着我,她怎么了了?

    第二日,一大早,来了四个兵,把我们绑起来,押着我们去见朱三,这终于要过堂了,惶恐了好几日了。

    我们被带到了一个小客厅里,我记得这里应该是与大人的书房才对,虽然没有进来过,但是在院门口很熟悉。

    进来的时候,上面坐着的只有五个人,朱三,李木玄,朱建,还有一个块头很大的将军。

    “天女,这几天受委屈了?”

    我抬眼看了一圈房间的人,不怒反而笑了,这人真是脸皮比城墙都厚,还受委屈?

    “朱将军,小女子那会受委屈啊?这可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真是伶牙俐齿,死到临头还嘴硬。”

    “军师还真说对了,我数鸭子的。”

    几个人低着头想笑也不敢笑,憋得脸通红。李木玄倒是也不怒,对着我直翻白眼。

    “今日,请天女来,是有事商量。”

    “这是请吗?”

    我一伸手,将手上的绳子给朱三看,他笑呵呵的吩咐人给我们松了绑,手腕处已经勒出印记。

    “天女想必知道,我为何非要请你来吧?”

    “朱将军,你请我来无非就是来压制子言,让他乖乖听你摆布罢了。”

    “呵呵!天女果然冰雪聪明,不愧是天女。”

    “废话少说,说重点。”

    “你……。”

    李木玄倒是被急的七窍生烟,朱三都没有急呢!他倒是生气了,真是太监的料。

    我鄙视的瞪了他一眼,他眼里突然冒出了杀气,恨不得捏死我,我还偏偏就是不怕他。

    “既然姑娘这么说,那我就直接说了,我想让姑娘说服国师,带着我们找到那个墓葬位置。”

    “条件呢?”

    “当然,事成之后我会放了你们。”

    “成交。”

    我这话一出,轮到朱三惊讶了,他一定觉得我竟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还没有拖泥带水。

    “呵呵!天女真是爽快,那我们明日就启程如何?”

    我回头和柳絮儿对视了一眼,她点了点头,这现在也是唯一救子言的方法了。

    “好,明日出发。”

    这一次谈判就是只要朱三答应放了子言,我什么都答应,但是我也明白以朱三的性格,他说的话未必算数,但是总算有了机会计划下一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