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零六章 预谋
    中午的饭,朱三安排我们吃的大餐,大概他觉得这也是合作的第一步诚意吧!吃饭时,我竟然还看见了防风,这让我有点意外,原来防风也被抓了。

    “防风,他们有没有对你用刑。”

    防风苍白的脸色一眼便知道了答案,我的眼圈有点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朵儿,你别难过了,能活着出来,真是上天待我不薄,就是不知道主上怎么样了?”

    “放心,朱三一定答应我,放了你们,明天我们就能见到子言了,你放心吧!”

    我再次安慰着他,但是我知道他的心里最内疚,没有能好好照顾好主上。

    吃了饭给我和柳絮儿安排了好的房间,防风也去休息了,我洗了澡,刚躺下,馨姐姐便找来了。

    “朵儿,你做的对,这样才能有机会出去。”

    “姐姐,谢谢你。”

    柳絮儿坐在一边收拾东西,也不参与我们的聊天,我试了好几次话题想要拉进三个的距离,奈何柳絮儿不给我这个面子。

    “朵儿,我今天见到国师大人了!”

    “真的吗?姐姐,他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我一听有了子言的消息,立马从床上跳下来,于馨有些尴尬,看着我激动的摇她的胳膊有些以外,似乎只有我只顾着高兴了。

    “你快说啊?”

    “瞧把你急的,他很好,就是——瘦了。”

    “瘦了,被折磨了这么久,能不瘦吗?只要人没事,就好。”

    我拍拍自己的胸口,总算是放心了,他很好就没事,突然我鼻子一酸,竟不知道自己为何?

    “朵儿,如果,我说如果,他……。”

    “姐姐,你是在哪里看到他的?”

    “啊!我——我是去看望我父亲的时候,求了父亲很久才答应见一面的。”

    不管怎么说,明日我和他便能相见了,这么多日的想念,他一定很高兴看到我的。

    馨儿聊了会就走了,柳絮儿一直拿眼睛在瞪着我,也不说话。

    “絮儿,为何今日你如此奇怪?”

    “你还高兴?小心人家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

    “谁啊?”

    她一转身,将还没有包好的包袱朝着凳子上一扔,瞬间衣服都散落的掉了一地。

    今天这火气这么大?我们明天都要走了,这是气谁呢?

    我收拾好包袱放在凳子上,上了床,絮儿的呼吸声浅浅的,已经睡了,她和平时不一样了,我没有得罪她啊?

    第二日,我们按照事先说好的,由我去劝说子言,出于私心,我必须要保护子言平安,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保护他。

    同时我也知道哪些宝藏意为着什么?但是比起子言的命,那都是一文不值的东西,或许哪些宝藏即使我们同意帮朱三找到,未必他就能真的拿走。

    这样一想,我的心里豁达了许多,我详细的分析了目前我们最应该做的是什么?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活着。

    也许对柳絮儿来说,他的任务就是要光大家族,但是我也知道她其实也有过犹豫,正因为曾经一直执念,才让她的家人都一个个的离开,她说到底是最可怜的那个人。

    等我们出发的时候,我才知道,朱三并没有将子言关在于府,而是三十里外的渭水军营。

    坐在马车里,柳絮儿依靠着一个角落里,无精打采的望着外面,馨儿姐姐则坐在我的旁边,防风则坐在外面。

    “柳姑娘,你的伤怎么样?”

    柳絮儿甚至连看都没有看馨儿一眼,我知道柳絮儿心里一直不舒服,究竟什么原因看不惯馨儿呢?

    “姐姐,絮儿的伤暂时还没事,就是一时半会好不了。”

    “柳姑娘似乎对我有意见?”

    “没有,哪有的事!她啊就是这个性格,姐姐别瞎想。”

    大概是我替她说话,她却嗤之以鼻,冷笑着,我赶快拿眼神示意她,都是朋友何必这样僵呢?

    “有些事,最好是没做过。”

    柳絮儿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一句,让我两都有点摸不着头脑,馨儿姐姐反而笑了。

    她们两个到底是何仇恨?怎么这么大的火药味?柳絮儿的性格就是如此,看谁都觉得有仇。

    其实对我来说,我和馨儿在经历她的家变以后,确实有愧于她,我甚至一度想用自己去换取她父亲的自由。

    但是那天和朱三谈判的一番话,我知道朱三抓着于大人,无非也是为了牵制我,利用于家牵制我,在利用我牵制子言,柳絮儿只是顺道抓住而已。

    说起来,很多事我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尤其是馨儿姐姐为什么可以自由?我却被关起来?很多问题我都明白,我只是觉得不管馨儿姐姐是不是帮凶,我都相信她不会骗我,即使骗我也是有原因的。

    黄昏将至,我们到了渭水军营,子言居然站在军营门前等着我,他穿着月白的锦袍身形消瘦了许多,面容有些憔悴。

    看见他,我根本无法抑制自己的眼泪,匆匆擦了一下朝着他狂奔过去,这一刻等待的太久了。

    “子言,我好想你啊!”

    “朵儿,你还好吗?”

    我红着眼睛,他紧紧将我抱在怀里,耳语厮磨,他的想念不必我少,此刻我们只有彼此。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流逝在我们的拥抱中,久久难以放开,生怕下一刻我们都无法触摸到彼此。

    “天女,是不是该兑现我们的诺言了?”

    李木玄不适时宜的站在我的身边提醒,他仇视着子言,面无表情的将最后两个字说的很重。

    柳絮儿上前一步,站着我的右侧,扯了扯我的胳膊,我一边拉起子言的手,一边拉起柳絮儿朝着大帐的方向走去。

    身后十几双眼睛分分钟能将我瞪死,我现在要跟子言好好商量商量下一步计划了。

    “我会给你你要的答案的。”

    我和柳絮儿直接去了子言的大帐,外面还有重兵把守,他们也不想想我能跑的了吗?弄了那么多人守着。

    大帐里很简单的一个睡榻和案几,我们彼此交换了一下颜色,柳絮儿立刻明白我的意思。

    “絮儿,今天我们好好商量下计划,明日早作准备。”

    我扯着嗓子皮喊的,生怕外面的人听不到,柳絮儿沾着茶水在桌子上给子言简单写了几个字。

    子言凝重的深情有些惊讶,我在后面补充了几个字,

    “必须同意。”

    “朵儿,你说我们这次出去,是不是还需要挑一些比较有实力的人,我们可不想送死去。”

    柳絮儿说话的时候,我飞快的将现在的计划简单写了几个字,还生怕子言看不明白,重复了好几次,他倒是不停的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这双簧唱的,我都佩服我自己可以做地下工作者了。

    防风一直插不上话,但是他的眼光一直盯着主上,知道我们都说完了,防风才噗通一声,跪在子言面前。

    “主上,属下……。”

    “防风,你起来吧!这不是你的错。”

    “可是主上……。”

    “有些事,一切都是天意,如果说你错了,那么一开始决策的时候,我就错了,所以你不必这样自责。”

    “防风,这不是你错,我也有责任,但是现在我们不是在找错误的时候,而是我们必须要活着。”

    大帐外有脚步声传来,防风立马站了起来,这时子言附上我的手,眼神示意我,我立马领会,他温柔的开始抚摸我的手,就连柳絮儿这会都有点嫉妒我。

    “朵儿,子言,我可以进来吗?”

    我一听说话的人是于馨,朝着子言看了一眼,柳絮儿随口来了一句贱人。

    “哦!馨儿姐姐你进来吧!”

    她一袭玉白的锦衣,素雅清秀,甜甜的笑着走了进来,看见我和子言拉在一起的手,脸色突变。

    “姐姐,可有事?”

    “我来看看,你还缺少什么东西,好给你准备。”

    “不麻烦姐姐了!什么都不缺。”

    “子言,你看你是不是该吃药了?”

    “什么药?子言病了吗?

    我急忙站起来,站在子言身前,上下打量着他的身体,摸摸这,看看哪。

    ”朵儿,我很好。“

    他抓着我乱摸的手,浅笑的宠溺着不放开。

    于馨红着脸僵在那,拿眼睛一直盯着我们的两个人的手,身后的柳絮儿大概是对于馨很有意见,咳嗽了几声。

    我一听这咳嗽声,才想起来柳絮儿好像身体也不好。

    ”馨儿姐姐,先前絮儿不是伤了背吗?麻烦姐姐能不能先给絮儿换换药?“

    ”好,那我去拿。“

    她倒是很痛快的走了出去,刚才她的话确实让我多了一个心,子言到底吃的什么药?

    ”子言,你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我身体一直很好。”

    “那为什么,馨儿知道你该吃药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对啊!子言,我们现在可不能有一点大意了。”

    “你们两个放心,只不过是一点伤风罢了。”

    子言看我的表情和眼神还跟以前一样,但是我总觉得馨儿看他的眼神有所改变,似乎变得亲密起来,又似乎不是亲密这个词这么简单。

    “她有跟你说些什么吗?”

    我摇摇头,但是今日里的于馨真的和昨天不一样了,尤其是刚刚她看子言的眼神。

    “田七,有消息吗?”

    “七哥现在下落不明。”

    “子言,如今暂时不要管那么多了,保命要紧。”

    他起身走到大帐口,心情十分沉重,眼前发生的一切,史料无极,他回头看着我们三个都在望着他。

    “去通知你们将军,我们同意了。”

    门外的小兵一听我的话,屁颠屁颠的跑了,不一会的功夫,朱三竟然亲自来了。

    “哎呀!国师大人真是爽快啊!”

    朱三一落座来了这么一句,子言丝毫不拿正眼瞧他,我为了避免尴尬还是替子言说了。

    “朱将军,国师同意只是同意带路找到那宝藏,但是不代表他同意帮助你们拿走宝藏。”

    “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你也知道那是国师大人祖上遗留下的东西,国师是不可能自掘自己家坟墓吧?”

    朱三竟然哈哈大笑起来,我可是就是论事而已。

    “好,我不会难为你们的,只要知道地方,我们亲自动手。”

    我一直认为朱三这个人那是比较不走寻常路的人,看来,他确实是那么回事。

    “那我们就准备东西了?”

    “慢着。”

    他刚要起身朝外走,我一句话慢着,留住了他的脚步。

    “朱将军,我们这次去,可是不比你往日的经验,我希望你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而且最好多带点人。”

    他一愣,渐而又笑了起来。

    “姑娘提醒的是,我一定会满足姑娘你的。”

    我嘲笑着看着他的背影,我的话他会不会琢磨出味道呢?朱三,我这次如果不能活着出来,我必定要你的人全部也跟着陪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