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鬼打墙吗
    值夜的人很多,都通知了,大家一起警惕的盯着四周,哪怕一个声音都不放过。

    我靠着树,坐在那,一动也不敢动,白天姜大哥的提醒,让我更加的害怕了,因为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危险。

    密林了除了几声诡异的鸟叫,其他什么都没有发生,到了后半夜,大家的精神都高度集中的有点迷糊了,白天本来就很累,晚上又是半夜不能睡觉,还要集中精神,确实难为了。

    我这迷糊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但是我一直记得姜大哥的那句话,就连憋着的尿都没有敢去解决。

    人群里不断有人叹息,说话声不断的越来越大,密林里也不再是黑暗的看不清楚人了,我知道黎明来临了,这一夜总算过去了。

    我推推子言的胳膊,伏在他耳边说着我想小解,柳絮儿也抓着我的胳膊不松手。

    子言其实带着防风跟着我们朝西走了一段路,虽然不是很远,甚至还能看清楚那边的人,但是确实是避开了一段那些人。

    子言和防风站姿不远处面向东面站着挡住了视线,我和柳絮儿找了一个树枝多的地方蹲下解决问题。

    真是的!这女人少还真是不方便,连个解决问题都要躲起来,我小声嘀咕着。

    “知足吧!”

    我心里确实不舒服,都过来大半夜也不见有危险,搞得精神紧张,差点尿裤子。

    正说话的功夫,我发现好像起雾了,白茫茫的雾气从我的西面扑面而来,刚刚还没有呢?

    我在朝南面一看,几乎看不见了人,我一把提起裤子。

    “柳絮儿,快点,你看起雾了。”

    就这短短的一分钟,我的身边已经看不见人了,只听见柳絮儿的声音在我面前叫着。

    “朵儿,你在哪,快过来。”

    模糊的人影已经看得不太清楚了,我急忙跑了几步,树枝还刮伤了我的一侧脸。

    子言一把抓住了我,我扯着柳絮儿,也不知道防风在哪,就这样,被前面的子言扯着朝人群那边走,但是我们好像迷路了。

    那边人群里也是沸腾起来,有大喊的,大叫的,甚至不远处还有哭声。

    “子言,这怎么回事,这雾来的这么快?”

    子言带着我们不停的朝前走,但是具体哪个方位,一点也看不清楚,这些可好,迷路了,而且是在黎明前。

    明明人声鼎沸,却看不见人,难道这里还有鬼打墙?

    “子言别跑了,休息一下。”

    其实我不知道跑了多远,但是却很累,这样的跟无头苍蝇乱撞真的不是办法。

    “我们不如等太阳出来吧?”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跑了,但是我的手并没有松开柳絮儿和子言。

    远处还是不停有人哀嚎,但是就是看不起人在哪里,一声声,叫的我都有点害怕,因为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漫长,我们几个人坐在地上,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什么动物或者人袭击。

    也不知道过来多久,渐渐的雾气在散去,能见度才有了,这是我发现我们站的地方,确实让人有点害怕。

    子言身后不远处就是悬崖,我们的大部队根本看不见人在哪里,不过声音倒是听见了,有人在喊我们的名字。

    “我们在这里。”

    我冲着身后喊了一大声,也不知道他们听见没有,现在根本分不清方位而来。防风拿出一个类似指南针的东西,丝毫没有反应。

    我一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里有磁场,怪不得没法使用。看来昨夜的那场大雾和磁场正是一个搭配的套餐。

    而且磁场会干扰人的脑电波,应该会给视觉造成错误的判断,正好是我们不走了,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上午的时候,竟是在林子里找人了,我不知道现在的人有没有损失,但是单凭昨夜的那种奇遇,恐怕有人已经不在了。

    找到大部队的时候,已经在沟底了,而且眼前的一幕让我吃惊不少,自西向东的一个小水沟里,几个人的脑袋还能在哪看见。

    李木玄黑着脸站在哪里,看着泥里人,痛苦的表情一览无余,他身上也是的泥巴,连一只鞋都没有了。

    “军师,目前还剩下六百八多。”

    说话的是那个带队的李将军,他也是一身的泥巴,连上衣都没有穿,到底他们经历了什么,死了那么多人?

    “你们去哪里了?”

    李木玄红着眼睛质问子言,好像认为我们是捣乱者。

    “我们去哪里了?我们差点摔死。”

    李木玄有点不相信,一直盯着我看,我们的身上一点泥都没有,而且也没有受伤。

    “那这怎么解释?”

    “师兄,昨夜的事确实蹊跷。”

    “蹊跷?那你们怎么没事?”

    “那你希望我们都死了吗?”

    我有点怒,他这是盼着我们死啊?

    “军师,从昨夜开始这里的磁场就有了变化。”

    总算还有一个聪明的人,盗墓的李将军也不是那么傻吧!他还知道磁场?看来有些本事。

    清理完人数,修整了一会,李木玄便要出发,其实他心里也没有底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小河其实就是一个小沼泽,估计有些年头,杂草落叶的冲击在这里,一不小心,真的陷进去,还是不容易出来,在加上有水,淹死是很容易的事,关键是昨晚无法救援。

    每个人到现在才知道面临的是什么困难,出发两天,三四百人都死了,刚刚过去的一夜,估计掉进悬崖的不在少数。

    绕了很远才过了那个沼泽的小河,上了是一条比较缓的坡,先前的五个向导,如今就剩下三个了。

    上了坡,密林又成了参天大树,但是这里好像被人为的设计过,每一个大树之间都有三四米的距离,而且一颗挨着一颗的种的很笔直。

    西面的悬崖越来越清晰的能看到崖底的植物了,视眼开阔了不少,看来真的危险开始了。

    因为远处的崖壁上,有了密密麻麻的黑格子,我稍微走进才看清楚那些密密麻麻的是什么?

    见天不是天,

    崖壁黑半边。

    莫问先人在,

    黑山在眼面。

    子言的这首诗,我在他身边听得清清楚楚,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黑门山的。

    原来黑门山那一面的陡崖峭壁上密密麻麻的整齐的排连着一个接一个黑漆漆的棺木洞穴,有的年代久远已经腐烂的只剩下破烂的边缘了,但是崖壁上那些洞穴依然存在着。

    我的目光惊骇眼前的一切,这棺木为何要放在山壁上?为什么不让亡者入土为安呢?

    前面的人走走停停的,不敢贸然前行,这满地荆棘和高大的树木遮盖了天空,我们这些人在林子里穿梭就像进了绿色的迷宫,一点方向感都没有。

    队伍里时不时有个人咳嗽一声,时不时有人小声嘀咕几下,还有密林深处不知名的鸟恐怖的叫声。

    对比着侧面的崖壁,我总感觉是在走下坡路,为什么脚下的路还是平坦的的没有朝下的感觉,难道是错觉?

    就这样又走了两个时辰,一直感觉像是下坡,可是回头仍然看似平坦的路,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有人把子言叫走了,大部队原地待命了,人群里小声议论起来,不知道又为何停下。

    每个人都静静的站着原地不在说话,我侧着耳朵听着前面人在干嘛,此事隐隐约约听到的是喊叫声。

    我的身后是防风,我回头发现他四处张望密林深处的动静,也许是职业习惯的敏锐,他的目光带着穿透力和洞察力。

    “为什么他们不走了。”

    防风摇摇头,前面的叫喊声更大了,吓的我一激灵。

    “走,我们去前面看看怎么回事?”

    我扯着柳絮儿,防风随后也跟上了我们,队伍里的人小声议论着,

    “是不是又有人死了?”

    “这什么情况啊?”

    “听说这里是禁地,谁进来都别想活着出去。”

    ……

    走过来这一路,说什么的都有,我就知道他们说是不怕,行军打仗那是面对面的厮杀,这里倒好,看不到的危险。

    “军师,天女来了。”

    李木玄回头望了我一眼,我走过才看到地上躺了很多人,纷纷抱着自己的肚子在地上打滚,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很难受。

    “到底怎么了?”

    人群里嘈杂的声乱做一团,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些让大家没有头绪。

    子言蹲在哪里给最近的一个倒在地上的人把脉,那个士兵挣扎着一刻也不安稳,人群里有人也蹲下制止了那个人的动作。

    子言的脸上凝重的看着这个眼前不停翻滚的人,摇摇头。

    “怎么了,他们怎么回事?”

    “还没有发现原因。”

    看着这些人的情况也不是要死的那种情况,只是捂着肚子,那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你们刚刚吃了什么东西?”我喊了一嗓子,人群里倒是有人安静下来的。

    “我们还没有来的急吃东西,就喝了一口水。”

    “哪里的水?”

    那个说话的人指了指自己的水壶,我跑了过去,一把抢过来,将水倒在地上。

    “水里果然有东西。”

    “有东西?”

    “你们在哪里弄得水。”

    很多人,都把自己的手倒在地上,低着头查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自己带来的水没事,如果你们昨天在别的地方重新灌的水,大家千万别再喝了。”

    这下好了,所有的人都看向我,有的人吓的直接将水壶扔了出去,只听见嘭的落地声。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些人,一定是喝了那些水造成的。”

    “这水有什么问题?你说不让喝就不喝了吗?”

    一个士兵拿着自己的水壶质问我,还带着不屑的目光,这种人,其实死了才好呢?浪费我的好心。

    “天女,不知道你可有办法?”

    “李将军,我又不是神仙,没有办法。”

    那个带队的李将军颓废的下了头,李木玄听完我的话,看了我一眼,掠过我看向看后的向导,此刻应该是想听听他们的意见了。

    “大人,目前看这些人的情况确实是喝了不干净的水造成的,我曾经听说过,黑门山这里的一切,都是被下了诅咒的。”

    那个茶摊老板娘的老公说这话确实在我看来是好笑的,什么是诅咒?不过是吓唬人吧!那水源可能有寄生物而且还是那样的水源,肯定没有办法饮用,不过那个向导倒是能唬他们相信。

    这盗墓李将军低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已经有人实在是不行了,自从进了这个密林,他是高度紧张,还未到地方,已经先后死了几百人了。

    虽然以前自己是个掘坟盗墓的人,自认为神秘的事看多了,但是这次领命来,确实是一点把握都没有,甚至,一路上没有碰见粽子,和鬼什么的,但是处处诡异,都差点吓破胆。

    “军师,不如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先休息吧!你看天都黑了?”

    “原地先休息。”

    后面的队伍立马瘫倒一片,前面这十几个人已经被人抬到一边了,呜呼声不断,但是谁也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