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铜鼓迷阵
    子言傍晚的时候去找那两个向导了,顺便安排下明日的行程,如今修整了一天,大家的气色都有了好转。

    天黑前,子言带回来一点吃的,说是吃的,其实那根本就是又硬又黑的一些饼子。

    我们都出来四五天了,吃的估计已经都消耗的差不多了,为了接下来的路,我们必须吃。

    “大家都抓紧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今天一晚,明晨出发,带伤的留下。”

    人群里一阵沸腾,子言的这番话好像是他们解脱了一样,就是不知道什么样的伤才算带伤?

    天色暗了下来,徐徐微风吹来,带着丝丝凉意,这一刻是最舒服的时候,我走过去和柳絮儿坐在一起,她背部的伤,又开始渗血了,连着两日都止不住。

    现在能做的只能上一些药粉,不知道她还能支撑多久,接下来的路还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呢?

    我朝后仰躺在大石头上,望着暗下里的天空发呆,今夜千万别出事,我在心里默默祈祷。

    上半夜我是看着柳絮儿的,下半夜怎么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子言去那边跟李将军他们开会了。

    眼前突然雾蒙蒙的一片,我踉跄在一堆堆的石头里,身边来来往往很多人,只是他们移动的速度太快了,根本看不清长相。

    “呜呜——呜呜——呜呜”

    是哭声吗?是谁在哭?我眼朝四周张望,移动的人影不见了,那哭声时远时近的出现在我耳旁。

    我一睁开眼睛,耳朵真的听到是哭声,那刚才那个不是梦?我一咕噜爬起来,看着不远处的人很多人都睡的很熟。

    几个巡逻的人机械的来回走动,此刻子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就靠在我身边的石头上睡着了,他端正的依靠那里,我身上是他的衣袍。

    防风就在我的脚下躺着,我看着柳絮儿迷糊站起来朝着前面的石头那边走去,她大概是方便去了吧!

    我又躺回,不对啊?她怎么一个人自己去了,她还有伤呢?她去方便应该叫醒我跟着她,我蹭的一下,跳了起来,她不对劲。

    我扭头朝着前面去追她,脚步轻轻的生怕吵醒身边这些人,在朝前面,柳絮儿走的很快,她要去干吗?

    今晚的月亮似乎是躲进云层里面了,有点暗,前面的石头多了起来,我记得前面好像不远就是悬崖的边吧?她这是……?

    我想要喊住她,但是转念一想不是说睡梦中的人不能被叫醒吗?那样会吓死人的。

    我加快了脚步,此刻我听见了刚才那哭声,不对啊?这里没有人哪来的哭声?快接近柳絮儿的时候,我分明听见她在哭,还在喊着什么。

    “柳絮儿,你快回来,你要干嘛?”

    我喊了一小声,她没有回头,前面的地方模糊起来,阴沉沉的瘆人,我一把抓住柳絮儿的胳膊就朝回扯,她的力气出奇的大,竟能硬是扯着我朝前走了。

    我心跳加快,虽然不信鬼,但是现在这诡异的一幕让我汗毛全都竖起,冷汗突突冒出。

    突然身后伸出一只胳膊扯住了柳絮儿的另一个胳膊,把我吓得毛骨悚然。

    幸好是子言,我才放下心,我们两个扯着她硬是把她拖回来的,此刻柳絮儿瞪大眼睛,满脸杀气。

    子言一拍穴道,柳絮儿才安静的倒在了地上不动了,我颠坐在哪里,此刻我却大汗淋漓,内衣都湿透,紧张的不能言语。

    防风随后赶来将衣服盖在柳絮儿的身上,她像个熟睡的婴儿一样,刚刚发生的一幕都让我心悸。

    “她这是怎么了?”

    “幸亏朵儿抓住了她,不然后果无法想象,那前面不远就是悬崖。”

    “啊!我的老天啊!柳絮儿这是寻死吗?”

    “她中邪了。”

    我瘫倒在柳絮儿身边,抽走了一切的力气,双腿现在开始不停的打颤起来。

    “难道是那哭声?”

    “什么哭声?”

    子言好像明白我说的哭声是什么了,他眯着眼睛盯着那一片石头堆触目。

    天擦亮时,柳絮儿醒了,对于自己晚上发生的一切都不记得了,我也就没有再提。

    我伸了一个懒腰,才想起要去昨晚那个石头堆里看看,飞奔过去,此刻大家都已经醒了,坐在地上整理东西。

    我去的时候,他们几个都在那边,几步的前面就是悬崖,我这是才感觉到后怕,昨晚明明前面是石头堆,怎么今天却是悬崖的边上。

    “都别看了,幸好没有事。”

    他们几个都回去准备了,我踩着边缘朝下看,确实深不见底,崖底都是一眼的绿色。

    如果这真是柳絮儿中邪,那么柳絮儿会不会还有更危险的情况在后面,可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我们出发的时候已经是天大亮了,为了尽快能在今天找到墓葬的具体位置,出发早了。

    左侧陡坡下去,就是一条很长的小路,前面这一段路就像是一座独木桥,根本只能一个人走,下面都是密林,看不到底。

    我老有感觉我们走的路好像都是在绕着圈走的,具体的方位我根本搞不清走的是朝那边的。

    走在独木桥的路上,腿都是打颤的,好在不是那么陡,虽然窄但是只要不恐惧就不会怕。

    渐渐到了前面就变得宽起来,下坡路也是镶在崖壁里,但是距离能容下一辆马车,宽阔多了。

    柳絮儿被子言和我搀扶着,时不时咳嗽几声,急忙捂住嘴巴减小声音,她佝偻着身体,压低上身。

    她这样坚持着,我们都有点心疼,我知道她这是为了子言,尽管她知道她在子言的心里也许只是一个合作者。

    队伍的里没有一个人说话,此刻每一个人心中都是沉重的,前路茫茫不知道等待自己是什么,这几天的跋涉有些人的心里已经承受到极限了。

    这一路上,走了这么久丝毫没有任何危险的地方,因为是白天看清楚的东西很多,比如这小路上也会有一些尸体,但是都是动物的,比如这悬崖底部的树,都看的一清二楚。

    越走越宽阔的路上,时不时冒出几颗小树苗,有力的抓住岩石的一角,坚强的生长着。

    大概走了两个时辰,前面巨大的岩石溶洞出现了,外部的顶上也是悬崖,上面是茂密的森林。

    队伍在洞口修整了一番,进洞前,李木玄用他那占卜术算了一卦,至于好坏我并不知道,回头看见子言只是盯着前面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发呆起来。

    “子言,是到地方了吗?”

    他点点头,将我拉近他的怀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似乎这里对他来说也是十分好奇的。

    “没事,这里也是你的根,是该了解的。”

    我侧眼到柳絮儿的目光和子言一样竟然一样,感叹中带着探究,两个人都是使命的参与者,却不知道自己背负着到底是什么样的使命走到一起的。

    岩洞的口有点已经杂草丛生的一人之高了,我们踏进去的时候,只是压出了一条路而已。

    大家点上火把,小心翼翼的三五成群的一队人。走进洞内有点冬暖夏凉的感觉,还是一个蜿蜒的石头路,洞壁十分光滑,脚下全是碎了的石头块或大或小的铺满了整个地面,走起来有些硌脚的疼。

    我抓着子言的衣服,柳絮儿她们紧跟着我身后,这里如果是墓穴的开始,那么机关想必也会十分的多,稍有不慎便命丧此地。

    每一个人都十分小心自己的脚下的路,一步一步的谨慎起来,但是出奇的很,这短短几百米的洞里,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难道是我们猜错了,如果这里是甬道的话?那么是不是该设置机关了什么的,以防止有人盗墓啊?

    看着有几个人开始小声的说话,我的警惕性突然提了起来,害怕那些突如其来的危险。

    “咚——咚——咚咚——咚咚咚。”

    又是鼓声?跟上次那个瀑布边上的一样的,那的确是金属的鼓声,突然就那么不经意的想了起来,把我们吓得,都差点蹲地上。

    子言拿着火把朝前走过去,我拉扯他不要上前,可是他却拍拍我的手示意没事。

    那微亮的火把随着子言的手摆动,渲染了整个前面的洞,前面几步之遥竟然密密麻麻的全是鼓,而且还可能是成百上千的铜鼓,整齐的排列着,想列队的士兵一样。

    我跑过去,借着火把的光,看清楚了前面的景象,虽然经历了岁月的洗礼,那些铜鼓依然那么明亮,前排的几个可能有水的关系,似乎有点变样,此刻头顶上,一滴滴的水珠有序的敲打着地面排列的铜鼓,敲出悦耳的声音。

    我甚至怀疑,这幕后的作者是无心还是有心的,知道这里有一个缝隙,可以渗进来水滴。

    这些铜鼓的排列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后面呼啦一下子都围了上来,摸摸那个敲敲这个,好奇心很重。

    大家的注意力都关注在这些铜鼓的做工上,谁都没有发现后面黑漆漆的后面是什么。

    子言挪开一面鼓,后面竟然是一条可以通行的小道,我生怕自己跟不上子言,挤开人群就追了进去。

    自己的力度太大,竟然将后面的铜鼓撞了一下,那刺耳的声音穿透溶洞,侧身不知道倒了什么东西。

    子言一回头,手里的火把不经意了照到了后面鼓上坐着的那个骨架,此刻那具骨架的头已经滚到了地上。

    “啊……。”

    我惊吓的一声,瞬间就扑倒他的怀里,不小心连身后的铜鼓也撞出了声音。

    我再也不敢看了,大家都抬头将目光看向我,他们的火把照到的地方就是我身后惊骇的一幕。

    绵延很长的两侧铜鼓,里面从我这里开始每一个铜鼓上,都坐着一个人,确切说,是一副人的骨架,双腿交叉,虽然已经没有形态,但是依然坐在那里。

    大家都呆住了,无法思考眼前发生了什么,这是墓葬吗?这整个是个万人坑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