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二十章 蛇衔尾
    从进来这里,柳絮儿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神神道道的,此刻她也走了过来,我看着她一步一步的顺着小道嘴里念叨着什么,向更深的里面走去。

    里面是黑暗的,她怎么现在不怕了?我刚要叫住她,被子言制止了,我们就这样看着柳絮儿越走越深,消失在火把的范围内。

    紧跟着子言也走上了那条只能容纳一人的缝隙中,我紧紧的抓着他的袖口跟随着。

    两侧的尸体就那么近距离的呈现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眼前,饶是那些盗墓的士兵,对这些尸体也是带着十分的崇敬低着头走过。

    他们曾经是谁?为何如今在这里?难道不该是死后入土为安吗?不用棺椁?就这样赤裸裸的排列在洞口。

    他们更像是战士,这个消失的国家的?这个失落的民族的?他们用自己的肉体和灵魂守护这后面的一切。

    是忠诚吗?是信仰吗?我不得而知,但从这样的规模来说,他们生前的确做到了,就连死后也做到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将自己献给了最爱的这片土地。

    也许这就是一种信仰,一种民族的信仰,和对信念的执着,我现在有点理解柳絮儿了,为什么他们家族世代要保护子言的家族,原来那是一种使命感,一种国家的使命感和家族的使命感。

    这样的画面持续了大概几里地,我们终于走出了那个铜鼓阵,也许这些先辈们,知道他们的族人有一天会来到此地。

    我看见柳絮儿竟然回头跪在地上,突然传来“哗啦啦”的响声,大家都急忙朝前跑了几步掉头看向后面。

    最近的地方,铜鼓上的骨架都散了,哗啦一大片的都朝地上掉落,那声音不亚于一次地震。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迎接仪式结束了吗?就好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一样,瘫痪了?

    “走吧!”

    柳絮儿在身后喊了一声,大家这才回过头望向前面的路,巨长的甬道里黑漆漆的,这突然的黑暗让我们有点恐慌。

    “大家都小心点。”

    说话的是盗墓李,他现在居然在提醒大家,看来是盗墓得出了经验了,这中黑暗中埋藏这未知的危险。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后的一个人居然跳起来了,吓得我差点趴在地上。

    “蛇,有蛇。”

    只见那个人叽里咕噜爬上了他身边的铜鼓上,惊恐万分,我们这才反应过来。

    挨着铜鼓近的都呼啦一下子朝上爬,我们在前面根本没有地方上,只能连连后退,幸好,我们手里又火把一直宠着地上驱赶。

    这下可乱了套了,四散逃窜的;站在高处的;连连后退的;什么姿势的人都有。

    “快跑。”

    人群里不知道谁嚷了一嗓子,我们都快速的朝着甬道里面跑去,只想快点逃离那蛇群。

    其实我本来就怕蛇,这可是倒好,一路上遇到两次蛇群,而且这次还是在漆黑的洞里,我还没有来的急看清楚到底是什么蛇呢?

    这条甬道好像永远到不了头一样,我已经气喘吁吁了,还没有看到尽头,这后面的蛇,也不知道到底追上来没有,就这么一直尽力的想要逃开。

    正想这功夫,前面居然传来“哈哈,哈哈”大笑声,而且这声音这么熟悉,因为这声音在这密闭的山洞里显得格外的瘆人,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前面的人到底怎么了?

    那石门就屹立在我前面几米的地方,足足有五米之高,身后的人瘫倒在地,再回头,哪还有蛇的影子?

    甬道那头,我听见了大喊大叫声,他们会不会是被蛇咬了?我不得而知,我现在一听蛇,浑身都哆嗦。

    难道这石门背后就是墓葬?这就是藏宝之地?所有人都点燃了火把,将门前这块照的如同白昼。

    高大的石门上雕刻着一条蛇咬着自己的尾巴图形为圆,而且这种衔尾蛇图腾居然还是浮雕,眼睛处确实一个椭圆的空洞。为什么不是龙?那种龙才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权利象征。

    李木玄上前抚摸着石门上的这个图,他抬着头望着头顶这扇白玉的石头,矗在门前很久。

    我扯了扯子言的袖子,他将我拉近身体,一只胳膊伏在我的肩膀上用了些力气。

    “师兄。”

    李木玄穿过人群走了过来,似乎他方才欢呼雀跃过了,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

    “师兄,这一进去,凶多吉少,我答应过师傅,要好好照顾你的,希望师兄莫要贪恋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多谢师弟还念及我是你师兄。”

    李木玄说完过去和两个李将军商量什么,随后身后的人都开始清理背包,把不要的东西都丢了一地,有的人甚至把吃的都丢了。

    我心里十分感叹,这些人,真是要钱不要命啊!这是想每一个人背一袋子金银珠宝带走吗?

    那个茶摊老板娘的老公偷偷站在我的身后,拽了我一把,我一回头,差点摔倒,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姑娘,我知道你们是有本事的人,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我出去,我婆娘快要生了,还等着我呢!”

    我忽然想到那个在山脚下送了我们很远的哪位孕妇,她大着肚子送出了很远,不停的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我急忙扶起他,小声的跟着嘀咕了两句,他便点点头,站在一旁等待了,此刻我才想起姜大哥呢?

    我朝着人群里寻找,始终看不到他的身影,难道他遭遇不测了,我记得他是跟紧洞里来的得?为什么不见了?

    “朵儿,在找谁?”

    “子言,你看到那个姜大哥吗?”

    “他大概留在后面了吧!”

    那他肯定是凶多吉少了,我有点难过,这刚才还在一起,转眼便看不见人了,叹息之间,我开始觉得我们这些人又有谁能离开这个地方?

    此刻在看大家都席地而坐开始进餐,把能吃的都吃了,能喝的水都灌进了肚子,这难道是最后的晚餐吗?

    我有点好笑,那个李将军人真是一绝,想必都是拿命挂在裤腰带上的主,不是生就是死,所以即使死也是想当饱死鬼。

    相反盗墓李,我看他一直在身后个自己的人在说着什么,那些人的背包倒是没有像他们一样,将什么东西都扔了。

    只是当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也在看着我,似乎是在看着我身后的子言,我不得而知。

    子言吃的并不多,我也就吃了一点食物,我们几个现在虽然吃的少,但是都吃不下去。

    我从脖子里摸出那块玉佩递给子言,他从衣襟里掏出柳絮儿给他的哪一块,正好可以和到一起。椭圆形的灵玉,此刻发出了微弱诡异的白光。

    大家都修整好了,站在一旁,等着我们,子言上前将那块拼好的玉佩轻轻的放在门的正中间凹槽里,顺时针这么一转那个千金之重的门,竟然就那样发出“轰隆隆——轰隆隆”的声响。

    尘土哗啦一下弥漫开了,我低着头,朝后退到墙壁边上,随着门口吱呀吱呀的裂开了一个口子。

    我刚要上前,子言一把将我扑倒地上,生硬的地面磕破了我的膝盖,这速度太猛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一瞬间便有人惨叫的摔倒,看样子应该是有暗器击中了几个人,我的冷汗再一次冒出头皮,鸡皮疙瘩都起了两层。

    好家伙,这暗器速度太快了,在开门的这里等着我们呢?

    我眼看着几个人躺在地上打滚,声音惨绝人寰的嘶嚎起来,我就知道,这是致命的暗器。

    门内的光亮映射了出来,里面还是不停的飞出暗器,大家都趴在地上,将脸埋在地上,不敢抬头。

    大门的吱扭声停了,里面才没有动静,我侧目在看对面的那几个人,已经没有了声音,身体不动了。

    这才几分钟的时间,又有人死了。子言将我扶了起来,那边有人已经在查看死了人的尸体。

    我不敢过去看,生怕自己的小心脏受不了。一路上见了太多了死人,我以为自己已经很坚强了,但是再此看到有人死了,心里还是很难过。

    防风将柳絮儿拉到我身边,我的目光已经呆滞了,她轻轻的拍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我点点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