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逃离
    终于能休息了,很多人身体已经严重出现疲劳,甚至有的已经出现的晕厥。

    我望着前面慢下来的脚步,知道我们终于走到了安全的地方,这点却已经到了黎明。

    我是颠倒在地的,子言来不及抓住我,太累了,从来没有过的疲惫和身体不适。

    “朵儿,你还好吗?”

    “好……。”

    我说着好,身体却不停使唤的迷糊起来,子言将我扶着坐在一棵大树底下,我便昏睡过去。

    凌晨,也许是多日养成的警觉,也许是习惯的失眠,我只是昏睡了一会,就无法在入眠了,这连着好几日子失眠成了习惯了,

    我看了看四周,呼噜声不断,子言就挨着我睡着了,远处的地上躺着一些人,我身边是防风警惕的看着他们。

    他眼中的红血丝已经说明,他此刻也是到了极限了,我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躺一会,他摇摇头一直盯着远处。

    “我来看着,你睡会。”

    拗不过的坚持,他只好靠着树坐下来了,我站在他们的前面,四周——瞧了瞧。

    也许是太累,我走过去的时候,竟没有一个人醒来,走着走着不知为啥竟然走到了李木玄的那边,我听见有两个人在说话,哀声叹气不少。

    “这次回去,将军会不会怪我们?”

    “你想多了,能留着命出来就已经不错了。”

    “只是,我没有完成任务?还连累了很多兄弟死在这没有人烟的地方,连个尸骨都没有,逢年过节连个来烧纸钱的人都没有!”

    听声音这大概是盗墓李,他这会反倒跟李木玄抱怨起来,难道他来的时候就没有想到吗?

    自认为自己盗墓无数,探脉挖坟那已经是磨炼的成了高手,谁知道天外还有更高的天。

    我瞥了一眼李木玄,他仰躺在哪里,显得一点也不急躁了,反而时不时还吹个口哨。

    看见那个李指挥使起身,我便悄悄的朝后退,生怕被发现,蹑手蹑脚的又回到我刚才的地方。

    “在想什么?”

    子言突然这么一说话,吓得我一激灵,原来他早就醒了,看着我一切的动作。

    “子言,你怎么不多睡会?”

    “睡了,只是你一起身,我就醒了,我看着你去那边了。”

    “我失眠成了习惯了。”

    他似信非信的盯着我,黑暗里倒是笑容温柔的让我想要将他扑倒在地,只是这么一想……?我瞅了一眼四周。

    “何事,如此的让你失眠?”

    “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习惯了警觉而已。”

    他越过防风,坐在我身旁,我将头靠近他的肩,他反手一只胳膊抱着我,我便感觉到了温暖。

    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又睡着了,闷热的气息,有点出汗,我是被自己热醒了的。

    “睡得真好。”

    “恩,我又睡了一会。”

    他大概一直这个姿势吧!我看着他抽回胳膊的那一刻有些僵硬,原来他竟然是抱着我睡着的。

    “我来帮你揉揉。”

    “没事的。”

    我的鼻子发酸,眼眶红肿,虽然有时候我确实神经大条,往往忽视了很多小细节。

    “没事的。”

    防风递过来一个苹果,果皮的水分流失的有点蔫了,但丝毫不影响它的美味。

    竟然还有苹果,防风什么时候还有这种存货?

    吃了苹果虽然不能解决肚子还饿的情况,但是已经至少了补充了能量,想着,也许到了晚上,我们就能下山了,可是等了快半天,还不见有人通知走,我就纳闷了。

    防风回来的时候,脸拉的老长,跟谁欠他钱一般。

    “我们什么时候能走?”

    “李木玄说暂时不走。”

    “什么?暂时不走?”

    我这还没有说完,子言已经去找李木玄了,这大白天的不是早点赶路下山,快点回去,而他要休息,别说子言听了生气,我一听也来气。

    我急忙跟了过去,又怕子言跟李木玄吵吵起来,虽然他一向不会因为小事和别人争吵,但是……。

    ……

    “你以为你是谁呢?竟敢跟我下命令。”

    我过去的时候就听见李木玄的嘴里说了这么一句,子言站在哪里怒视着还躺在担架上的李木玄。

    “李大人,可否问下,你就不怕你的那两条腿都截断?”

    我站在李木玄面前,看他的脸上黑气,说了这样一句话,他的脸更黑了。

    这李木玄也真是的,都这样了,还想着休息,而不是尽早的下山,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出发的时候已经过了晌午,赶上最热的时候,每个人的衣服又跟淋雨一样了,因为是密林,小路来的时候有一段是非常茂密的,人穿过树丛时会听见“沙沙——沙沙”的声音。

    傍晚的时候终于算是看到了大路,这样算来,山村就在眼前了,我高兴的顾不上疲惫,这总算是出来了,真好,劫后余生让整个人都变得兴奋。

    不远处突然冒出来一些人,吓了我一跳,他们是冲着我们跑过来的,原来接应的人到了。

    “军师,国师大人,将军让我们迎接你们。”

    我看向前面,黑压压的恐怕要整一个连的官兵,这是来接我们?还是接宝藏的吧!

    我看着那个说话的人偷瞄了一下后面,他的脸色立马变了,只是当着李木玄的面也不好问什么。

    “回去再说。”

    到了村口,几个将领和村民都眼巴巴的等在哪,人群里他们搜索着亲人的身影。

    我在人群里看到了那个茶摊的女主人,她眺望着我们的方向,搜寻那个她熟悉的身影,只是他的丈夫再也回不来了。

    我无法跟她解释这一切的原因,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开口,看着这些期待的目光,我的心隐隐作痛。

    茶摊的女人被一个老妇人搀住率先走出了人群,看到我们这一刻,她的目光里带着期盼朝我的身后望去,只是一秒钟的时间便暗淡下来,虚脱的跪倒在地。

    我甩开子言的手,上前跑了几步,几乎就要搀扶住她了,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大姐!”

    “姑娘,我丈夫呢?你看到他了吗”

    她的手指紧紧的掐着我的胳膊,很疼了,哀切的眼神一直望着我,时不时的还朝身后看一眼,我想要搀扶着她起来,可是她那笨重的身体,我根本就扶不起来。

    “我丈夫呢?求求你告诉我,好吗?”

    “对不起,对不起!”

    “他答应我的,他答应我的。”

    女人的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连我听得都觉得难过,他答应她会回来的,这是一种对她的承诺,却永远的实现不了了。

    “啊——啊!”

    她声厉嘶哑的将胸中的憋闷一股脑的都爆发出来,渐渐的我就发现她极具痛苦的变成哀嚎,还捂着肚子。

    “不好,怕是要生了吧?”

    老妇人说这话吓了我一跳,子言也发现了不对劲,几个村民也不约而同的跑了过来,七手八脚的将孕妇抬走了。

    剩下的人将我团团围住了,推搡着站在我身边嚷嚷起来,他们七嘴八舌的问这问那,还一直拉扯我的。

    子言和防风一把将我扯过来,护在身后,我哽咽的哭泣起来。

    “你们的五个向导都死了。”

    人群里一片哗然,有骂声,哭声,喊叫声,还有人上来试图要打我们。

    李将军的手下,几十个人上来把我们拉开了,要不然,我们三个怎么能和村民动手啊!

    他们把我们送到帐篷就走了,外面戒备森严起来,我刚才没注意,这会才发现,除了我防风和子言都不同程度的被挠伤了。

    子言的左脸颊一块醒目的抓痕,已经出现血道,防风也好不到哪去,他的脸和手被抓伤了。

    我看着防风捂着半边脸嘴里骂个不停,不仅好笑起来。

    他看见我还能笑的出来,瞪了我一眼。

    “你倒是还能笑的出来。”

    “是,是我不对,让你跟着受伤了。”

    子言端坐在哪里,也不知道脑子在想什么,丝毫没有闲情管我们,我看了看他,立马闭嘴了,瞪了防风一眼。

    刚要找人拿点药消毒,门外有人来找子言了,说是那个孕妇难产,希望国师看在那个向导的面子去帮帮她。

    来人竟然是那个老者,我看着子言跟着老者一起快步的走了,心里反而更加担心那个女人。

    刚刚得知丈夫死了,现在这情况大人和孩子怎么办啊?都说女人生孩子鬼门关前走一遭。

    没多久子言就回来了,我看着他的脸色就知道事情并不好。

    “怎么样,生了吗?”

    “生了,但是那个女人没有救过来。”

    听见这句话,我突然意识到,女人为什么没有救过来了,她是一心求死,哎!只是可怜那个孩子啊!

    我总是感叹生命的不易,恰恰忘记了,人的选择都是因为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后半夜我刚要睡,就被子言拉扯起来,他伏在我耳边刚说完一句话,外面便骚乱起来。

    “着火了,着火了,有人偷袭。”

    我看着外面火光一片,喊杀声,兵器碰撞声,还有惨叫声,都一起传进耳朵。

    “快点走,有人来救我们了。”

    子言拉着我,防风在前面带路,冲了出去,外面已经乱了,地上躺着很多尸体,远处的帐篷几个都烧了起来,不远处几十个人等着我们上马。

    我以最快的速度跟着子言跑过来,翻身上马,“哒—哒—哒”一溜烟的便消失在黑夜里。

    这一路上,虽然是晚上,但是月亮很亮,刚开始后面时不时能听到喊杀声,但都随着我们的离开,听不见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