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计划成功
    过了三天,我始终想不出一个完整逃走的计划,正在闷闷不乐时,佟青走了进来。

    看见我躺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眉头皱的都扭到一起了,也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

    “小姐,你怎么了?”

    “没事。”

    “今日里,我怎么看见你不高兴啊?难道是国师惹你了?”

    我睁开眼睛瞪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她一溜小跑的跟上了我,手里还拿着一个托盘。

    “小姐,你这是要去哪?”

    我转了弯上了台阶,便去了上面那个凉亭,如今才二月的天气,山上确实寒风“嗖嗖”。

    “小姐,你等着。”

    她将托盘放在石桌上,转身跑了下去,我站在亭子的的一角望着远处,苍翠间重墨轻彩便是一副美丽的画卷。

    也就一刻钟的功夫,佟青跑了上来,一边走,一边嘴里嘀咕个不停,我心烦意乱的看着她。

    “她怎么不住山上,而住在寺庙里呢?”

    给我披上衣服的那一刻,我听见她在嘀咕的话,什么不住山上?住寺庙啊?

    “你在嘀咕什么?”

    听见我问话,她才回过神。

    “刚才我下去给你拿衣服的事,听见阿妙音房里的那个丫头说,公主回来了,非要住在山下的道观里。”

    “哦!这山下还有一座道观?”

    我突然想起前几天,在子言书房看到的那个道姑,莫非她就是道观里的人?

    “哪有没有说是为什么?”

    “没有,那个丫头是跟别人说的时候,我偷听到的。”

    那个道姑肯定也是认识子言和文秀的,而且那个人还可能跟文秀还很近,但是我思来想去,没有听过关于道观的任何消息啊?

    吹了一阵冷风,我便再也待不下去了,确实有点冷,不知道这样今天会不会感冒?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盯着子言,想要从他眼神里看到过于那个道姑所有的资料,但是始终看不透。

    “吃完饭,朵儿到书房来一趟。”

    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把饭桌的人都吓的不轻,他自己却丝毫没有任何表情。

    吃过饭后,我跟着子言去了书房,他这是有事交代我吧?我就想着在跟他说说我回家的那事。

    “坐吧!朵儿。”

    他先去书桌哪里找来了一本书,顺手递给了我。

    “这几日你好好将此书看看,过几日,我忙完了带你回去。”

    这本书看样子年代很久了,表皮的字有点看不清,页脚的地方磨损的也几乎没有了角,古籍吗?

    “我其实可以自己回去的,你看你有病,还不是很稳定,还是不用送我过去吧!”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而是将桌子上的茶水给我添了一点,其实我并不渴。

    “朵儿,我知道你回去要干嘛?我也知道你不让我去的原因,可是这次我必须要去。”

    得,方才的话白说了,废了不少唾沫,我端起茶杯就大口的喝起来,丝毫忘了,那杯茶是刚刚续满的,而且还冒着热气。

    这样的结果就是,我被烫了舌头,后面接下来就被子言吻住了,这太快的转变让我措手不及。

    我忘记了推开他,任由他肆无忌惮的索取,我们之间其实该沉沦下去的是我才对,为什么他那么迫不及待?

    时间在流逝,我们两个都呼吸急促,我知道这个吻带着太多的复杂的情愫,他的心我也明白,可是我有我的执着。

    我逃一般的跑出了门,我怕自己下一步会情不自禁的回应,我更怕他的下一步。

    第二天,子言的确去了道观,我得到消息的时候还是从防风哪里,他这次居然没有跟着去。

    我不想问子言去干什么,我知道子言的心是什么样的,文秀住在哪里必定是有原因的,所以他去劝是对的。

    昨夜的谈话,丝毫没有影响我一个离开的决定,我只是在等合适的机会罢了。

    第二天,子言照例还是去了道观,看来第一天效果不大,这次田七留下来,防风跟着去了。

    我一看,这是个好消息,我可以借口给子言送东西,偷偷溜出去,只要出了仓剑山,一定没有人能追的上。

    打好注意,我下午就开始偷偷收拾东西,想着或许明天中午就能出发,这样一想让我心里有点窃喜,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晚上,子言回来,看样子还是没有说动文秀,突然有一计浮上心头,我快步去了子言的书房。

    “子言,子言。”

    我推开门的那一刻,看见子言按着头两侧,他这是劳神啊!我嘿嘿一笑。

    “子言,怎么样?文秀回来吗?”

    他摇摇头。

    “其实,文秀可能有什么事不愿意回来罢了,不会是因为我吧?”

    “瞎说,以前怎么也没事?”

    “对啊!以前我们也常常吵嘴啊,但是文秀也没有说离家出走啊?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这样吧!你明天再去一次,实在不想,那就让她先在哪里冷静冷静在说。”

    子言这样带着病去看文秀,实在是因为皇上当初的嘱托,让他好好照顾文秀,只是没有想到……,哎!

    回到房间,我跟佟青一说自己的计划,把她吓了一跳,后来她反应过来说啥!我去哪里他去哪里,我们这是打定主意了。

    收拾好东西,我站在院子里有点依依不舍,说走吧!还真是让自己惆帐,其实又不是不见面了,只是我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

    第三天,子言还是去了,我悄悄看着他下了山,走远,便小跑回了房间,命佟青收拾好东西等着我。

    我随后去了一趟厨房,让他们将我昨夜吩咐做的文秀爱吃的点心包好带了回来。

    今日里还是田七留在山上,我便去找了他,他在房间里看最近山上的账面。

    “七哥,子言是不是走了?”

    “对啊,主上刚刚走了一个时辰,怎么了?”

    “嗐!昨天晚上,我让他再去的时候给文秀带点她爱吃的点心,这会我起的晚了,忘了这事。”

    “那我再给主上送一趟就是了,没事的。”

    “不用了,你看你这么忙,我亲自去送就行了,再说了,我也好久没有出去了,顺别也可以逛逛。”

    “你知道路吗?”

    “派个马车送我们过去不是行了。”

    田七也觉得行,立马让下人在山下准备好马车,等着我们过去。

    我高兴的差点当时露出了马脚,出了门急速跑进了房间,叫上佟青下了山。

    这会我就带着一个小包袱,手里拿着两个食盒,为了怕他们起疑心,包袱里就一身衣服和一些银票。

    除了在山门检查外,我说明情况,他们立马放行,出了山门,我撒丫子的高兴的跳了起来。

    反倒是佟青,紧张的一点表情都没有,是不是还愣神许久,可我觉得很好的,走到半路,我拿出刀子威胁赶车的老头,让他下去,顺别绑了起来,放在路边,等着有人救他。

    就赶着车急速的朝着我要去的地方狂奔起来,我想县城怎么也要到天黑才能到,这子言知道消息迟早也要到了晚上。

    我都佩服自己的聪明,其实我知道虽然我这样跑了,但是我知道子言肯定会追上来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那封信我留在了房间,很多事我不能总靠着别人,我要学会自己去做事,学会适应和改变。

    虽然这一去我不知道会多久,但是我想要救子言,这是我必须去做的,不仅仅因为我。

    我们走了大路,如果被追上,我会跟他解释的。但是我错了,恰恰相反一天时间都没有人发现我走了吗?

    白芷拿着信去见主上的时候,子言似乎早就料到这一切,而且早就派了人跟着了。

    “主上,这丫头越来越脾气大了,连声告别都不说。”

    “无碍的,有些事还是让她自己去做吧!”

    白芷无奈的退了出去,看着手里这封信,此刻很多想念涌出心头,他知道,这件事总有一天她会知道,当年见到她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样的女子是极不平凡。

    他曾经在古籍了发现了这个秘密,祖先和池堤巫女之间永生永世都要受此诅咒,他和朵儿也难逃厄运吗?

    朵儿的思想和那些先辈们,根本不同,她是接受了,但是并不屈服的性格,但愿她在此生能了结了那诅咒,来生定当好好的跟那个丫头白头一生。

    只是这些真的都成了一个梦,一个梦的开始。

    走了一天的路,竟然看不见一个山上的人,心里难免沮丧,难道是他们没有发现我留的书信?不会吧!

    县城我根本没敢停下来,直到赶到下一个镇子,实在是天太黑了,不安全的因素。

    前面就是客栈了,这里的客栈估计再也不是子言的,不如今晚就先住下,明天再说。

    “小姐,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老板,来一碗汤面加点辣。”

    那边老板忙乎乎的根本顾不上搭理他们两个,看样子这客栈生意还不错,人来人往。

    “佟青,我们今晚先在此处住下,明日买了马在赶路你看行不?”

    “小姐,我跟着你就好了。”

    “恩恩,那明日我们先回余杭看望父母,再做打算。”

    “好好,好好。”

    佟青大概有半年没有回去了,这一说回去,高兴坏了,想家的日子真好,我也好久没有回去了。

    两个人晚上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佟青是高兴的,我却是离别的心情。

    “小姐,听说你们这次遇到危险了?”

    “算是吧!那个朱三的部下死了很多人,这一路上简直惊奇加害怕,我们还遇到一种怪物,能一瞬间咬掉人的半个脑袋。”

    佟青吓得将自己的头身体都埋进被子里,还一直好奇的打听我们一路上的见闻。

    我又想起了那个向导,那个女人,他的孩子会怎么样呢?这人生的变化真的太大了,转眼之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