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天下姓白
    第二天,买了马才朝着家的方向飞驰,这一路上虽然有点累,但是总比脚走的快了,归心似箭。

    七天后终于到家了,母亲听说我回来了,立马把军中的父亲也叫了回来,看见我似乎又长高了许多,眼眶的泪就一直没有断。

    “朵儿,我的朵儿回来了。”

    “母亲,我回来了。”

    劫后余生还能相见,没有什么比这种心情,更加高兴了,佟青也是泪眼模糊的,跪倒这母亲脚下。

    “起来吧!佟青,你跟着朵儿受苦了。”

    三个人的目光里带着泪花,既温暖又感谢上苍,得以重逢这是该高兴的事。

    晚上吃饭时候,家里的人都回来了,父亲,大哥,二哥,三个哥,还有姨娘,多久没有这么热闹的团圆了。

    大家围着桌子,各种高兴的面容,各种欣慰的表情,都彰显着团圆这两个字是多么重要。

    “来,我们一同干了这杯,欢迎我的朵儿回家。”

    父亲带头举杯,其他人纷纷附和,大哥的目光炙热的看着我,这目光里带着泪花。

    我冲着他嘿嘿傻笑,仿佛又回到儿时的时候了,他越来越成熟了,越来越稳重了。

    吃过饭,父亲把我叫到了书房,我就知道父亲肯定会问些什么事,不然我这样突然回家总是有原因的。

    我看着父亲欲言又止的想问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他的脚步有些凌乱。

    “父亲,你是不是问我为什么回来?”

    “朵儿,可是国师大人有什么话需要你亲自带来?”

    “没有,我这就是好久没有回家了,想你和母亲了,回来看看而已,哪有什么指示。”

    父亲的盯着我的脸,想要从中找到我说谎的破绽,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其实我根本就不会说谎。

    “啊呀!我说实话吧!子言病了,我要去一趟西域帮他寻药。”

    “西域?朵儿,这不像你。自从你上次被绑架回来以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连父亲都不认识了。”

    我一惊,难道父亲知道我是谁了吗?不可能的?我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

    “父亲,我还是你的朵儿啊!只是经历太多的事,让我成长而已,我从来都没有变。”

    我思索着我到底哪里出了错,我一直都是这样的,难道以前的朵儿不是这个样子?

    “你从前根本不喜欢读书,你从前特别爱撒娇,你根本就不会游泳,你根本不爱吃螃蟹……。”

    父亲的话当头给了我一棒子,这一切的一切,这个父亲都一一记得清楚,而我却恰恰相反,在细小的事情上暴露了自己。

    “你不是我的朵儿,你到底是谁?”

    父亲的目光里带着探究和追问,一步一步的逼近我,再此打量着我的模样。

    “是,我不是你的女儿……。”

    “你真的不是朵儿?”

    父亲大惊,我点点头。

    “那你是谁?你把我的朵儿怎么了?你为什么会和我的女儿一模一样的面孔?”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我醒来之后,就发现在你女儿的身体里了,我是来自未来的人。”

    “未来?”

    “是啊!就是一千年以后的。”

    “一千年?”

    父亲显然是被我吓到了,退后了两步,再次打量我,这次他多了一些不信任。

    “父亲,不管我是不是你的女儿,现在这身体就是你女儿的,我相信,我能跟你女儿互换灵魂,总是上天安排的结果,不管你接不接受,都已经是事实。而且这件事子言也知道。”

    “国师也知道?”

    “是的,因为我的身份比较特殊,所以他早就发现了,还有我这次回来就是想问问你我们的祖先以前是不是迁移到此地的。”

    “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想知道我们的祖先是不是池堤人?”

    齐佑的心里咯噔一下,那是族谱里应该有记载的,可是当年已经烧毁了。

    “家族是迁移过,但不是你说的那个地方的人,你问这个干嘛?”

    看来父亲撒谎了,他分明知道此事,事到如今他还不愿意将那些往事一一道来吗?

    “父亲可知我前一段时间被朱三绑架的事?”

    “知道,我都已经出发去救了你的路上,李将军派人送来了书信,这才折回,敢再次绑架我齐佑的女儿,我跟他拼了。”

    我心里一暖,原来父亲真的去救我了。

    “你可知朱三为什么绑架我?”

    “还不是为了天女之事?”

    “不是,这次他绑架的目的是子言祖先的宝藏,还有那里面有一颗可以长生不老的珠子。”

    “……”

    “……”

    我将这次绑架事件背后的事,还有进到墓葬的事,以及我和子言家族的事都一一的跟父亲讲来。

    他时不时的拧眉感慨,时不时的低头沉思,还有他关注的表情的变化,我都尽收眼底。

    天微微发白了,我们在书房里谈了很久,这是我第一次跟父亲谈话到天亮。

    “天快亮了,朵儿回去好好睡一觉吧!”

    “父亲,今夜是朵儿最开心的一夜,从来没有跟您聊过这么久,不过你放心,我会替你的女儿来孝敬你们二老的。”

    父亲拍拍我的肩膀,甚是欣慰的样子,我不知道我说的,他能否理解,但是他是明白,他的女儿已经不在了,这不是我的错,也许上天就是这样安排的。

    我走出书房,已经看见下人们在打扫院落,佟青在不远的地方看见我出来,急忙跑了过来,将一件棉衣披在我身上,看样子她在这里等了我一夜。

    “你怎么这么早?”

    “小姐,将军没有罚你吧?”

    “怎么会这么问?”

    “我看你进去那么久,都一夜没有出来。”

    “没事,我和父亲好久没有聊了,是时间久了点。”

    “那就好,走,我们赶快回屋。”

    佟青这丫头虽然有时候有点萌萌的,但是很忠心,难得替我这个小姐操心,也不知道小瑶怎么样了,她会不会感动亚轩。哎!我怎么又想起她了。

    一上午的时间我基本都在梦中度过的,过了晌午,我才醒来,母亲已经吩咐将饭菜端进我的房间,我是被香味唤醒的。

    我睁开眼睛,就看见母亲坐在我的床前,微笑的望着我,充满了宠爱的目光。

    “醒了?朵儿,快点起来吃点东西。”

    母亲亲自将外衣给我披上,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猜不透母亲为何如此。

    “我的朵儿长大了。”

    说话间,她的眼睛里还挤出了几滴眼泪,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这会这么感动?

    “母亲,你怎么掉泪了?”

    “母亲是高兴的,高兴地。”

    我妙明奇妙,喜极而泣?

    母亲将鞋给我放正,我好方便穿上,她的动作显得那么端庄,隆重,仿佛是在教我规矩。

    “以后朵儿嫁人了,要孝敬长辈,照顾相公,做个好媳妇。”

    母亲说的我莫名其妙,我一脸的无知被母亲拉着到了桌子旁边,她则笑嘻嘻的盯着我看。

    “母亲,可是有什么喜事?”

    “国师大人上门提亲了。”

    “啊!”

    我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他怎么来了?还是来上门提前的?这——这是要干嘛?

    我急忙就要朝外跑,被母亲一声呵斥叫住了,我不敢回头看母亲的目光,她会不会认为我高兴极了。

    “母亲。”

    “朵儿,母亲刚才的话都忘了?”

    “啊呀!不是那样的母亲,我——不是,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你等我一会回来。”

    我一溜烟的跑了,母亲在后面笑出了声,她是对国师这个女婿很满意吗?这样开心。

    前厅里老远我就听见父亲和子言的谈话,白芷,防风和田七都在门外候着,看见我跑来,分分钟白眼怼死我。

    我瞅了他们一眼,就心急火燎的就跑了进来,不管不顾的就扯起子言的衣袖朝门外拉。

    眼瞥了一下客厅角落里放置的五口大箱子,有点白眼。

    “朵儿,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父亲在身后骂我,而子言却带的笑带着宠溺,任由我拉扯着,我差点忘了,他还有病着呢!真是急死人了。

    “不碍的。”

    “父亲,我有话跟他说,一会回来。”

    我听着父亲在后面还骂我什么,也根本顾不上,我将子言拉着朝花园走去,一路上不少人都围观我的行为。

    花园假山站定,我仇视的盯着他,怒气冲顶。

    “你为什么要追来?”

    “你留书出走,我当然要跟着来。”

    “你不知道你还病着吗?”

    “不碍的。”

    “什么不碍,你明明伤的那么重,还到处乱跑。”

    我的鼻子有点酸,眼角表情依然严肃,可是心里真的很心疼他就这样不管不顾的跑来了。

    “你提亲是怎么回事?”

    “就是提亲啊!我觉得我该给你一个妻子的名分了,虽然这个时候不合适,但是我要让天下都知道,你是我的妻子。”

    这一句,你是我的,足以震撼我的心田,这么久以来,我们彼此的相爱总是要走世俗这一关的。

    我静静的望着他,此刻我真的想融进他的怀抱,这样的爱,这样的情,这样的心,都让我沉醉。

    我擦拭这眼睛的泪水,我哽咽的说不出话语,我甚至很想这一切就将自己交给他。

    一阵咳嗽声传来,我才警觉。

    “走吧!是我鲁莽了,忘了你还在生病。”

    “恩恩,走吧!你父亲还在前厅等着我们呢?”

    穿过花园,就是走廊的一角,我拉着子言的手,走在人群里,有人惊呼,有人羡慕。

    父亲看见我们回来,冷着脸对我,相反对子言倒是客客气气的,父亲一边吩咐人煮茶,一边吩咐人拿棉衣给子言。

    我瞅着父亲一系列的动作,真是不可思议,这才来求亲,我父亲就像变了一个人。

    “国师大人……。”

    “叫我子言吧!”

    “哦,好,好,子言啊!朵儿跟着你我就放心了,这丫头脾气不好,爱使小性子,你多担待。”

    “伯父。”

    “伯父?”

    “伯父?”

    我跟父亲都吓了一跳,这声伯父从子言的嘴里说出来还真是不一般的别扭,他到叫的很顺口。

    “哦!哦!没事,子言,你说吧?”

    “朵儿的性格,是比较活泼了点,但是她很明事理,有些地方做的比我都好。”

    我不知道子言这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也不知道是为了恭维我父亲才这样说的,但是看他说话好像理所应当。

    我看着他们两个详聊甚欢,也插不上半句,坐在那里干瞪眼,好不自在。

    正好我看见那五个箱子放在角落里,好奇子言提亲都带来什么,金银财宝?还是绫罗绸缎?亦或者是珍奇异宝。

    正要挪过去看个究竟的时候,就听见他们两个谈论朱三最近的活动,好奇心一下子都被他们的吸引过去了。

    “伯父,最近要做好准备,这朱三怕是会对余杭有所行动了。”

    “哼!我早就等着他这一天了,他的目的天下百姓早就知道。”

    “只是这一打仗,受苦的都是老百姓。”

    “子言,这天下总会有统一那天的。”

    父亲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我,我那晚的话,他大概是听进去了,这天下谁的姓都不姓,只姓“百姓”这两个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