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古书线索
    我不知道这一次的离开会在什么时候再能见到家人,但是他们却能理解我,这深深的离别总是让我情难自控,对家人的歉疚,对亲人的不舍。

    马车上,子言的心情似乎很好,连脸色都有了一点红润的迹象。

    “丫头,谢谢你。”

    子言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话,着实让我有点惊讶,他竟然会说谢谢我的话。

    “怎么?觉得我为了你付出了太多?”

    “你不仅仅为了我,还有这天下。”

    “呵呵!你真是抬举我了,我哪有那么伟大。”

    他直视我,眼睛里带着敬畏的目光,甚至我都感觉他像是对我一种深深的赞叹。

    “小姐,你真的就是不一般。”

    就连佟青在一边都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我瞪了她一眼。

    “子言,朱三下一个目标会是谁?”

    “小李将军。”

    “那我们是不是该提前通知他,让他做好准备,不至于措手不及啊?”

    “来不及了,朱三的大军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到了林州了。|”

    “那怎么办?林州那边还有他的家人呢?”

    我想不到的是朱三的行动会这么快,登基第一件大事就是讨伐亚轩,而且还是名正言顺的打这讨伐逆贼的口号,他大概早就行动了吧?亚轩和朱三这是新仇旧恨一起算啊?

    “子言,不如我们先拐道吧!我想去看看。”

    “防风,去林州。”

    子言对着外面的防风和赶车的人说道,这次即使晚了我至少要去看看,虽然知道哪里将会有一场残酷的战争,马车倒是加快了速度,颠簸起来。

    这一路上,明显战乱更多了,不远的城镇都是被占领过的,满大街一片狼藉。

    官道上了多了很多人,都是逃出来的百姓,两旁的路边不断地有哭声传来,死尸也多了起来。

    这样的场景好像真的是扫荡过的,整个世界都变了,原来朱三真的是加快了行动步伐,只是可怜这些百姓了。

    虽然从余杭到林州并不是太远,但是一路上的情况总是突变,还是耽搁了五六天,我们到的时候,亚轩带着大军也杀进了城,已经在打扫战场了。

    城门口上挂着五个人头颅,滴在地上的血迹还清晰可见,一边的城门边上堆满了尸体,另一边是受伤的士兵,看着触目惊心的。

    我们被领着进了城,城里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满街上都是死的死,伤的伤的百姓,还有士兵,街道两侧的店铺都被洗劫一空。

    这是我第二次回到林州这里,竟然是这种时候,进了府里,我被吓傻了,用血流成河一点也不夸张,前厅的院子被尸体堆满了,满地都是血,我的眼睛有点晕了。

    子言连忙抱住我,搀扶着向前走,那些死状恐怖的尸体就在眼前摆着,有的没有头,有的没有胳膊,有的没有腿,有的是拦腰截断,经历过生死,我以为我看惯了。

    可是当我看到这样的情景在眼前的时候,还是被眼前的情景吓到了,残忍的莫过于此,死了连个尸首都不是全的,朱三的人简直都是变态狂。

    从一开始那个回长安的路上遇到的京观,我就知道,如今在见到这些士兵,朱三该是有多恨亚轩,才会这样屠杀林州的百姓和士兵呢?

    下人带着我找到当年独眼龙将军的书房哪里,亚轩就在里面,门外还有几个将军在候着。

    看见我和子言来了,纷纷见礼。

    “国师大人,你来的刚好,将军他……,哎!”

    我走近房门,轻扣了两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里面很暗,这是我第一次……。

    “出去。”

    角落里一声沙哑的嘶吼,震耳欲聋,我不理睬他说的出去,直径朝着他的方向走去,他猛的一抬头看见了我。

    他飞快的起身,奔向我用力的抱紧我,将我禁锢在他的怀里,我险些摔倒,他抱得太紧了,他太高了。

    “朵儿,朵儿?”

    “嗯。”

    我就这样任由他,他的伤痛太大了,我能给他的只是一个拥抱的力量,仅仅如此。

    没有什么比失去亲人更加伤心的事了,这一次是灭门,他所承受的不仅仅是这些,还有耻辱。

    “亚轩,你还好吗?你要坚强啊?”

    他站直了身体,闭着眼睛点了点头,我看到他飞快的擦拭了眼角的泪水。

    “你怎么来了?”

    “我听子言说了你这边的情况,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他从我身后过去,将房门打开,外面人都一下子围了过来,看着他红通通的眼睛,就明白了一切。

    “国师,请进。”

    他把子言请了进来,身后的几个随从将军也跟着走了进来,站成一排。

    “真的不知道国师……。”

    “叫我子言吧!现在已经没有国师了。”

    “呵呵!好,子言,不知道你和朵儿怎么会来了林州?”

    “李将军,不知是否收到我的书信?”

    “收到,只是还是晚了一步,可恨的朱贼他日我定当亲手宰了他,替家人报仇雪耻。”

    说这话的时候,亚轩手里的茶杯都被他差点捏碎,献血顺着指缝滴在了地上,他也不觉得疼,眼神里死寂的恨,都化作一腔热血等待爆发点。

    “家里还有人吗?”

    “除了祺儿,都死了。”

    “祺儿还活着吗?在哪?”

    我想起几年前救过的那个小男孩,当年的他现在是什么样子了,他大概八九岁了吧!

    “不知道,城里都找遍了。”

    “那还不去城外接着找,这兵荒马乱的,一个孩子能去哪?”

    亚轩这才回神过来,吩咐人去城外找,我的心焦急万分,这孩子一个人能去哪啊?

    军医帮他处理了手里的伤,我们寒暄了一会,不断的有人来送文书和战报,看样子很多事都等着亚轩处理,我就没有在打搅他了。

    子言留下了和他们谈事情,我就独自出了书房在院里等,远的不敢走,满院子都是死了的家丁,将士,这让我有点怕。

    陆陆续续的有人进进出出,忙碌的样子,我就知道这林州只是暂时的平静。

    晚饭前,他们两个才从书房里出来,我一直担心子言,在看到他那一刻,我才稍微的放下心,看他们的样子都很疲惫,尤其是亚轩,他似乎更加成熟了。

    “走吧!去吃饭。”

    “琪儿还没有消息?”

    “没有。”

    席间,满桌子的菜,谁的胃口都没有,子言和亚轩一直聊战事,我坐在一边无聊的很。

    “朵儿,听说你要去西域?”

    “是,子言的病不能耽搁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找到方法。”

    子言倒是温和的笑了,这大概是笑我倔强吧!

    “你等等啊!”

    亚轩说完走了出去,他让我等什么?不一会,他拿着一个包裹走了进来,伸手递给我。

    “这是吴叔,让我转交给你的。”

    “吴叔?”

    我想起了那个军中的大夫,他当时说过一些关于病情的事,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秘闻的?

    “他说什么了?”

    “他说,你有一天会去西域的,拿着这本书就会明白了。”

    我急忙翻开了一页,里面赫然写着:

    生死轮回,宿命在天。

    这几个字什么意思?我拿给亚轩和子言看,他们都摇摇头,我好奇心驱使下继续翻开后面。

    这本书看样子有些年头了,哗哗的纸张,都是脆的,我小心翼翼的翻着,生怕哪里掉了一页。

    这个吴大夫,怎么好多的事他都知道,他还托亚轩给我这个,难道一早就猜到这些事?

    我看了一眼亚轩,探究他会不会知道什么,但是他却摇摇头。

    “你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我再次将目光放到书上,密密麻麻的除了一些点点圈圈,我一概看不懂,这难道是少数民族的语言符号?

    “亚轩,关于吴叔的来历,你了解过吗?”

    “没有,很多年前,父亲受过一次伤,那时候吴叔救了父亲,也不知道怎么说服吴叔的,后来吴叔就一直跟随父亲身边了。”

    “他是哪里人?”

    “不知。”

    我点点了头,没有在追问,这吴叔有这本书可能真的知道些什么,他的身世也是一个迷,不过他能给我这本书,说明知道我要去找的是什么。

    “朵儿,你怀疑吴叔是池堤人?”

    “有这个可能,还需要他本人确认。”

    “不然我让人去请吴叔过来?”

    “我亲自去。”

    我站起身来,斩钉截铁的说,这个时候我总算找到了一些头绪,方向没有错。

    “我跟你一起去。”

    子言也站了起来,看着我的目光。

    “那还是我亲自带你们去吧!”

    亚轩站起来说道,我们三个人相互间对视,都彼此间默契的笑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