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曾经的自己
    晚饭后,亚轩带着我们去了城外营地,连着几日的战事,死伤的军士很多,所有只得在城外找地方了。

    我去的时候,吴叔还在熬药,查看每一个人的伤势,我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恍惚,期间不断的有人过去跟他说话,不断的有人找他,他弯着腰站在药庐旁边忙碌。

    有人叫他,他才回头看到我们三个站在外面等着他,急忙走了出来冲着我们见礼。

    “将军”

    “不必了见礼了。”

    亚轩倒是嘴快,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竟然制止了。

    “吴叔,朵儿姑娘想跟你聊聊?”

    “吴叔,可以吗?”

    我恳切的看着他,他回头看了一眼那边的药庐点点头,可能是不放心吧!我知道他现在很忙,那边还有人等着他。

    “走吧!去我的房间。”

    我们三个跟着,一路上,听到的都是受伤的将士们不停哀嚎声,才明白这日复一日的战争有多残酷。

    到了门口,吴叔只是让我和子言进去,亚轩叹了一口气离开了,吴叔望着他的背影也叹了一口气。

    “这孩子,一点也不像他父亲。”

    狭小的屋里依然是浓浓的草药味,角落里放着大批的白布和各种瓶瓶罐罐,桌子上还有未收拾的一些用过的绷带,血浸染成整个红色了。

    他将木板搭建的床收拾出来一角让子言坐下,随手查看他的脉搏,我静静的站着身旁等着。

    “国师大人这毒虽然是控制住了,可这身体也是受了损。”

    “看样子还是没有瞒过你。”

    “吴叔,子言的毒控制住了吗?”

    吴叔点了点头,开始清理桌子上的那些垃圾,我想要帮忙,被他制止了。

    “姑娘不要动手,以免传染。”

    “哦!好,吴叔我这次来是……。”

    “我知道,姑娘的来意,我也猜到姑娘会来的。”

    “那本书……。”

    “那本书,是我的家族留下来的。”

    “你是池堤人?”

    “我只是后人。”

    “后人?”

    ……

    “姑娘应该也是池堤后人,但姑娘却有着池堤巫师的血统,一千多年了。”

    “吴叔,我要去西域。”

    “我猜到了,是为了国师大人的伤。”

    “恩,可是我不知道该如何才帮助子言将身体的毒素清除,既然你是池堤人,又有这本书,那能不能请你帮帮我。”

    吴叔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转身望着我期盼的目光,他又一次叹了一口气。

    “姑娘,那本书里的几个字相信你也看到了。”

    “我看到了,但是我还是不信命中注定。”

    “但凡逆天而行的,都需要付出代价。”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子言的眼睛的,我知道,这代价从池堤人灭族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

    “任何事情都有它的两面性,逆天而行不过是有些人看不清盲目而行的结果。”

    子言的这一句话,显然是不服气,他这些年一直做着逆天而行的事,命运何其不公。

    “小的时候,祖父常说,我们家族的命都是上苍恩赐的,要懂得感恩,那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后来渐渐明白,我的家族世世代代都藏着一个秘密的,但凡外嫁的女子都会死于非命。”

    “外嫁女子?”

    “是的,外嫁的女子。”

    “你是说,你们家族的女孩只能嫁给家族里的男子?”

    “是的。”

    吴叔说这些话的时候,似乎隐忍了太多的伤痛,回忆过去,总是不忍心揭开那道伤疤后面的血肉。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子言的家族是男孩子过早的夭折,这个池堤人确实女孩不得外嫁?

    “到底是什么诅咒?”

    “是祖辈人的一些往事罢了。”

    “子言,你知道为什么吗?”

    “那些壁画上确实有记载,但是并没有记载说女孩不能外嫁这事,说来还是我的家族对不起池堤国女巫。”

    “国师大人已经知道了?”

    “大概了解了一些曾经发生的事。”

    “那国师大人就应该知道圣坛在哪里了?”

    “不知,壁画上只是画有圣坛的样子,并没有具体路线。”

    他们两个一问一答说的很奇怪,似乎还都了解什么?我在一边干着急插不上嘴。

    看样子子言瞒了我很多事,他都不曾对着我讲过这些,我有点心凉的感觉,子言看着的脸,知道我在想什么了。

    “朵儿,你是不是怪我?”

    我很想笑,自己努力为了什么,子言为什么要瞒着我这些事,我以为我们已经彼此敞开了心。

    “子言,为什么这些事不能跟我说说。”

    我们两个僵着,彼此相望,我觉得他这一刻是陌生的,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觉得心痛。

    我转身出了门了,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我自己在努力什么呢?我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只是不愿意回头多看他一眼。

    回去的路上,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讲,仿佛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彼此间第一次有了隔阂。

    黑夜里起风了,冷的我竟然有点麻木,飞扬跋扈的发丝将整个脸都盖住,掩饰了我的泪水。

    “朵儿,怎么不说话?”

    亚轩发现了我的异样,过来扯我的衣袖,我强颜欢笑的说着话,竟然不经意的去看子言,他也在看我。

    回去刚躺下没有多久,有人敲门,佟青起身,我知道是他,装作熟睡的样子。

    他轻轻的坐在了我的床边,用手抚摸我的发,宠溺中带着怜爱,我不仅鼻子发酸。

    “朵儿,有些事我不告诉你就是不想你担心,你我家族曾经的诅咒都是源于过去,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就是曾经的那两个人吗?”

    他的话,我也有过怀疑,轮回我从来不信,但是现在又一次那么巧合的出现了,还相隔了一千多年,

    我一咕噜爬了起来,坐在床上,原谅他吧?别让往事在增添我们之间的隔阂,我撅着嘴看着他得意的笑在唇部散开。

    “那你为什么不能跟我说?”

    “这诅咒如果我说是你下的,你会怎么想?”

    “我,我下的?”

    他点了一下头,这怎么可能?我又不是神仙,能有这么大的能力,我心里万分惊恐。

    不,这个是轮回里那个人下的诅咒,我的前世?我幡然醒悟,带着惊恐,紧张,方寸大乱。

    手里的潮湿的出了汗,心脏跳得极快,“咚—咚—咚—咚”的小鼓急速颤抖中。

    “朵儿,不是你的错。”

    “子言,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我抽泣的哆嗦起来,我无从适应这样的自己,他一把将我抱紧,轻柔的抚摸着我的后背,呢喃的私语。

    “不是的,不是的,我的朵儿从来都没有害过我,我的朵儿一直在努力的照顾我,怎么可能呢?”

    我抽泣的哭起来,压抑着心里的难过,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到底做过了什么?

    这一夜我醒了睡,睡了梦中惊醒,极度疲惫的在凌晨终于安稳的睡着了,子言什么时候走的并不知道。

    其实梦里乱七八糟的人来来往往,唯独没有子言。

    快中午的时候,被佟青叫醒了,因为今天就要出发了,我这硬是耽误了半天光阴。

    中午亚轩给我们践行,连吴叔都来了,我来到这里没有帮上忙反而让他们跟着担心了,心里过意不去。

    临出发的时候,吴叔把我叫到一边说了一句话,这一句话在去西域的路上帮了我大忙。

    临上马车,亚轩拽住我,他站在身边为难的欲言又止。

    “是不是要我一路上留意祺儿?”

    “恩!大战在即,我分身无术,祺儿是我最亲的亲人了,希望朵儿能一路上帮我留意下。”

    我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我知道他的担心,唯一的弟弟下落不明,他却不能放下手里重担,亲自去找。

    “放心,我会的。”

    就是他不说,我也会沿路寻找的,那孩子现在也不知道是生还是死,命运坎坷啊!

    离开林州我们继续西行,一路上我一边打听祺儿的下落,一边留意吴叔说的那些人。

    越朝西走,越来越多的少数民族的人,应该是现在的新疆地区吧!都说西出玉门无故人,这话一点也不假。

    过了玉门关在朝西便是西域了,我们准备在这座小城镇修整几日,也好补充一些东西,这一路上,子言的病发作了一次,吓得我三魂丢了两,不知道他是否还能坚持多久,子言笑我大惊小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