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汇安药铺
    我和白芷在大街上打听了很久,才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发现了这家叫,汇安堂的药铺。

    进门墙上挂着一幅一位老者的画像,正门处正是柜台,一整面的墙壁都是药盒子的大柜子。

    浓而重的药味掺和在一起,一看就知道这家药铺不小,地处偏僻,但是来的人络绎不绝。

    柜上的人都在忙乎着自己手里的活,根本没有人招呼我们,我和白芷直接走了进去,朝着右手侧的凳子上坐下。

    我再次打量着这个房间,人来人往的到都是一些少数民族的人,汉人少之又少。

    “两位姑娘是看病?还是抓药。”

    “看病。”

    “抓药。”

    ……

    那小二瞅了我们两个人一人一眼,我和白芷都笑了,干嘛同时说,还说的不一样呢?

    “不好意思,这位小哥,我们是来找人的。”

    “不知道两位姑娘找谁?”

    “我们是慕名这里的一位,姓吴的大夫。”

    这位小二再次打量了我们一眼,想了想,又朝着里间的那个门口瞧了一眼。

    “二位稍等,我去去就来。”

    似乎他还很谨慎了,难道看个大夫还带着隐藏什么吗?我有点疑惑起来。

    也就十几分钟的样子,那个小二从后面的门口走了进来,相反脸色却难看了。

    “实在是对不起啊,吴大夫现在不在,不如两位姑娘还是明日再来吧!”

    说谎,这分明是在说谎,看样子他刚才进去一定是被训斥了,不然脸色不会这么难看,还对我们说了推辞的话。

    我从衣服里掏出那本书,递给小二,他难为的看着我们。

    “你拿着这本书进去问问,如果他真的不认识,那我们就告辞了。”

    这小二也是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最后在我们两个哀求的目光中还是进去了。

    这本书是吴叔给我的,他说过,只要是见过这本书,必定会见我的,这也是最后的押宝了。

    正想着的功夫,那边的门口走出了一个消瘦的中年人,看样子走的很急,两只袖子都是挽着来不及放下的。

    小二前面给他指路,引道我们的面前。

    “不知道两位姑娘有何事找在下?还带着这么贵重的东西。”

    我打量了一下大厅看着人生嘈杂,确实不是个能说话的地方,他一看也明白了,带着我们进了那个里间的门。

    后面的地方很大,除了几间看病的房子,就是个花园,此刻这位吴大夫带着我们进了花园的小亭子。

    “吴大夫,我们是从林州来的,想必你也知道这本书的重要性,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

    “姑娘,不知道有何事需要吴某帮忙?”

    “唉!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要请吴大夫能帮我们介绍一个可靠的人能带我们去一趟池堤。”

    听我们说出池堤的名字,他的脸色蜡白,再次将我们看了一眼,似乎很为难我们的要求。

    “其实,我知道要你帮着忙实在是有点为难,但是我的身份确实需要去一趟哪里。”

    “不满姑娘,家族里曾经有规矩不容许我们这些出来的人再回去,你的要求确实让我为难了。”

    “吴大夫,如果我说,我是巫女呢?”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除了惊讶,还有一些敬畏,但是我相信我的身份她一定会帮忙的。

    “好,我来想办法,明天给你们消息如何?”

    “好,那多谢了,如果可以我会让族长收回那个规矩的。”

    他听完我的话,再次冷登了一会,而且还将我上下看了一个遍,当然是带着不相信的眼神。

    回去了以后,天也黑了,子言在等着我吃饭,虽然房间里的饭菜并不是山珍海味,但是我们几个能坐在一起吃饭,这是难得的。

    祺儿,坐在我的旁边,田七坐在他的边上,但是我看孩子的眼神始终带着警惕。

    “祺儿,来,姐姐给你拿块羊肉。”

    他看着田七的目光小心翼翼的从我手里接过食物,我们都笑了,虽然孩子已经八九岁了,但是这几年我并没有和他见过面,所以他即使知道我是谁,但是也觉得我陌生了。

    睡觉前,我将今日里见过那个吴大夫的事跟子言一说,他倒是有些不放心我这样做法,说是人心难测,我笑他小题大做。

    晚上躺在客栈里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像是鬼哭狼嚎那样的吓人,真是大漠风沙起,苍茫万里无人烟啊!

    第二天,居然真的是外面看不到天了,满眼间都是黄沙的飞舞,想着那个吴大夫说今日给我们答案,我的心就开始有点兴奋了。

    吃了早饭,子言非要跟着我一起去,我们只好四个人都去了那家药铺,大早上的人并不是很多。

    小二通报了,那个吴大夫亲自出来迎我们,相比昨日,今日的他有些疲惫感,一眼便能看到黑眼圈。

    “吴大夫,我们来了。”

    “各位,里面请。”

    我看他的眼神一直在打量子言,从一出来,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子言的身体。

    “不知道吴大夫可否准备好了?”

    “差不多了姑娘,只是还有一事要告知姑娘。”

    “吴大夫,你请说?”

    他走路的脚步站定,似乎我们几个人才进了花园,并没有到亭子里,他难道就在这里说嘛?

    “如果我没有猜错,想必这位公子一定是国师了。”

    他眼神真好,不,应该说他知道得真是不少,连子言国师的身份他都知道,看来这里不仅仅是一个药铺那么简单吧?

    “正是本尊,吴大夫真是知道的不少。”

    “岂敢,岂敢,在下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医者,不过是久闻国师大人的医术罢了。如今能见到国师,乃是在下的荣幸。”

    “吴大夫,过谦了,听闻吴大夫的医术也是妙手回春。”

    呃!啥时候子言听说过这个吴大夫了?我怎么不知道?就连那个吴叔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的医术的,怎么现在对一个未曾谋面的人这般的夸奖?

    “姑娘,此去路途可能遥远,我找了一个可靠的向导,但是此人只是认识去库巴的路,到了那里你要找一个叫阿木的人,他会带你们过去的。”

    虽然他说的人,我还要费一番功夫找,但是这里一定不错了,我们先过去库巴在商量下一步的路怎么走。

    离开药铺后,我才知道吴大夫介绍的向导是谁,那个店小二,我怎么也不敢相信,他居然就是我们的向导,我一路上一直盯着他的脸看,怎么都看不出,他那里像向导了?

    “姑娘,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来往库巴我已经轻车熟路了,你就放心吧!”

    他这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吹牛,但是既然吴大夫这么肯定,那一定他是有经验,只求他能顺利的带着我们过去就好。

    “那我们需要准备东西吗?”

    “当然,我们现在就去买东西。”

    他前面带路,领着我们到了一个类似羊圈的地方,那里面拴着好几只骆驼,他跟那个当地人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那边的那个人脸色难看,不停的摆手,两个人就那样在那边交谈了很久,才走过来。

    “一百两,六峰骆驼。”

    “一百两?这么贵?”

    他的眼神瞥了我一眼,似乎不满意我的说辞,子言直接将钱递到我的手里。

    “我——,不是,他——这也是太贵了吧?”

    “买不买?”

    “买啊!”

    防风直接从我手里拿了钱过去给那个人,顺别将六峰骆驼牵了过来,这连个讨价还价的机会都不给我们。

    店小二直接走在最前面,也不看我们,他这么胸有成竹,是不是吃了很多回扣啊?

    “别担心了,出来了,就不要计较那几个钱。”

    店小二回头看了子言一眼,知道他才是真的懂的审时度势的人,不仅冲着他竖起了大拇指。

    我们又在大街上的店铺了买了一些路上的必需品,什么水袋了,皮的棉袄了,还有一些布。还有就是一些必须的药品,还有吃的。

    回到客栈的时候,多开了一间房给店小二,这家伙竟然觉得理所应当的,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要说这次出来,虽然带了不少银票,可是一路上已经买过一次食物分给了那些流民,这钱就花了好多,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库巴,钱总是要剩下了买必需品的。

    晚上吃了饭,我们大家坐在一起整理今天买的这些东西,虽然知道前面的路还走走很多天,但是还是将食物和水带的最多。

    看着地上一堆的包袱和好几床棉被,无语了,我就知道这不是去旅行,而是第一次走沙漠,前路是多么的渺茫啊!

    看着祺儿,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祺儿跟着我们走,是有点困难,但是也不能将孩子再次留在这里,所以田七跟祺儿说了以后,祺儿反而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渴望。

    “祺儿,姐姐想带着你,但是你可以吗?”

    他轻轻的点了点头,我伸手拉起了他的小手,将他从田七的怀里拉到我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

    “祺儿。”

    这个孩子从小我记得就是一个很执着的人,做什么事都不会半途而废,如今越来越大了,如果说这次进去,就算对他的一次人生锻炼吧!未来的风雨会更大,我希望他永远保持着这份坚持。

    这一晚,祺儿跟在我的身边睡觉了,这也是他接受我的第一步,我知道我给不了他什么,但是我想用自己的言行去感染他,让他真的成为一个像他哥哥一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