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找到阿木
    傍晚的时候,酒足饭饱后,我和佟青带着祺儿,还有防风便出来走走散散心。

    黄昏的库巴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像个奔放的少女,热情而美丽,带着浓浓的爱意迎接四方宾客,

    大街上热闹非凡,除了一些酒馆,我居然还发现了有歌舞坊的地方,而且这一条的大街上,有好几家歌舞坊。

    悠远节奏欢快的从门内传了出来,我站在门口张望里面的情形,因为有过一次被教训的经历,我再也不敢轻易进去了。

    “是不是很好听?”

    防风站在我的身后说着风凉话,时不时还讥笑的朝着我眨眨眼,意思问我要不要进去瞧瞧。

    “别用激将法,我不上你的当。”

    我转身朝着前面大摇大摆的走去,他一定没有想到吧?

    “嘿!长本事了!”

    我一扭头敌对的瞪了他一眼,其实他也就是没事找事逗逗我,可是今日里我不吃他那一套,后面的人居然都哈哈大笑起来。

    转过主街道我看见路边一个卖吃食的摊位,好像是烤的什么,旁边一个大烤炉摆着。

    “我们过去尝尝?”

    我问身后的人,没人搭理我,只有防风大言不惭的说我,防风有可能跟我有仇吧!

    “你不是刚吃完饭吗?你那肚子是无底洞吗?”

    我扭摆扭摆的不管他说什么,直径跑过去,看看到底是卖什么吃的,摊位边上还有两个人等着。

    “大哥,你这是卖什么吃的?”

    问了一句,半天没人搭理我,那个大叔满头大汗的依然在忙着自己的烤炉。

    他不会是哑巴吧?我偷偷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个人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我才发现,我不懂方言。

    这可怎么办啊!可是我看着那个烤的金黄的圆球球就像尝尝这个到底是什么吃食。

    旁边的人买了东西走了,我便用手指指这个吃的,伸出五根指头,然后给了十两银子。

    大叔有点愕然,盯着我看了好一会,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我也是急的不知所措。

    “我们要五个这个东西,给你十两银子?”

    防风开始大声的跟人家比划,好像他也觉得那个人是哑巴或者聋子,而且无论我们怎么说,人家还是听不懂。

    我像泄了气的皮球,叹了一口气,准备放弃这个吃食,这语言不通还真是一切都难以交流。

    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旁边商铺里走过来一个中年的男人,一身青衣袍子,他好像也是来买东西的,看他那长相,顿时我高兴极了。

    因为他好像是汉人。

    “这位大哥,麻烦你帮我个忙行吗?”

    他疑惑的看着我自来熟的话语,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番。

    “何事?”

    “我想买五个这个吃的,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跟这位老板说。”

    他跟这个老板交流的时候用的是方言,看样子有说有笑,还顺带指着我说。

    我尴尬的只是笑着跟人家点点头,然后眼馋的看着他那边出炉的一些烤的东西。

    “老板说,五个十文钱。”

    “十文?这么便宜?”

    “你跟他说,这里的吃的,我全要了,给他十两银子。”

    那个人看着我语出惊人有点惊讶,我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哪里说错了,赶紧赔笑。

    “我家里人多,这二十几个都不够吃。”

    黄灿灿的吃食,人家全部卖给了我,十两银子,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给多了还是少了,因为我不会算数。

    防风在一边怒瞪着我,腹语一定在骂我败家,买几个吃食就十两银子?

    我从这些吃的里面拿出三个送给了那个男人,他“呵呵”一笑倒是堂而皇之的接受了。

    “这位大哥,不知道我能否请你在帮一个忙?”

    “请说。”

    “我初到此地,语言不通,想请你给我当个向导,我在找一个人。”

    他上下再次将我打量一番,这会倒是露出了一些疑惑,看样子人家在犹豫。

    “你放心,酬劳我会给出的,不会让你白忙活。”

    “姑娘,不是我不帮你,我也是时间有限,你看我那药铺也离不开人,不如我……。”

    “等等,你说你是药铺的掌柜?”

    “正是,我的药铺就在那边。”

    他指着西面大街上临街的一间药铺给我看,我心里窃喜,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位大哥,我能去你的药铺看看吗?”

    “可——以啊!”

    我将手里的纸包一起推给了防风,疾步的朝着那个药铺走去,这今天遇到了,我一定要去看看,是否有这个人。

    我其实也没有把握多久能找到,但是一听是药铺,我就觉得不能放过,必须要问问打听打听。

    走过去的时候,大堂里人并不多,因为已经快天黑了,我看见有的伙计在打扫卫生。

    “客人,不知道你要抓什么药?”

    一个小二迎面跟我客气的说道,但是看见我身后的人,便退了下去,任由我四周查看。

    “姑娘,你认识那个人吗?”

    “不认识,但是我知道名字,你们这里有人叫阿木的吗?”

    “阿木?没有此人。”

    他一说没有此人,我立马有点失望,但是也在自己安慰自己,哪能那么快就能遇到呢?

    空荡荡的大堂里买药的人都走了,只剩下我们几个人站在哪里,我有点沮丧的叹了一口气。

    “姑娘,难道你找的人也是在药铺当伙计?”

    “我不确定,但是让我找阿木的人也是开药铺的,他说曾经只知道这个名字。”

    “那可就难找了,这库巴叫阿木的人太多了,你从何找起呢?”

    “对了,听说那个阿木是池堤人。”

    一听我说池堤人,那掌柜的脸色立马严肃起来,他看我的目光多了很多奇怪,而且还退后了两步。

    “大哥,你认识池堤那个阿木。”

    “你是怎么知道池堤的?你从哪里来?为何要找池堤?”

    他一下子问了我三个问题,单凭他的严肃,我已经确定他肯定认识那个人。

    “大哥,不满你说,我们是从长安来的,找池堤国也是因为我的家人病了,需要去池堤国找一种花做药用。”

    “你说的怎么能相信呢?而且池堤国早已经消失了。”

    这位大哥看来一点也不想让我找到,那更加确定他与池堤国确实有某种联系,而且那个阿木他恐怕也认识,只是现在我如何让他帮我呢?

    “我带来一本书,相信你看了,一定会帮助我的。”

    我跟防风交代了几句,他带着佟青和祺儿便回去了,我让他把那本书快点带过来,顺别带子言过来。

    此刻,我心里又惊又喜,惊的是他如此忌讳那个地方,肯定是真的认识;喜的是,想不到出来买个吃食就能找到,老天是看着我的。

    “朵儿,他的话有几分信?”

    白芷在我的耳边嘀咕,她警惕极了,真怕我陷入危险,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姑娘,你请这里坐。”

    这位大哥面相上极其和善,但是那只是他的表面,真正内心是狠角色,我一看我眼角的余光,便有点警觉。

    “这位大哥,听说池堤人都是信奉巫女的,你们是不是有这习俗?”

    他不言,只是盯着我看。

    “听说池堤国的女人都不嫁外族,如果嫁了,那必定都是活不久的?”

    他还是瞪着我,一言不发。

    “池堤国的祖先巫女因为死于非命,后来,族群没落了,如今恐怕所剩人数不多了吧?”

    “你,你是从来听来的。”

    恰恰这句话出卖了他,不打自招,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正说话的这一功夫,子言便快速走了进来。

    他看见来人,顿时有点惊叹起来,站起身子的那一刻还有些不稳。

    “国师大人?”

    他这一句一说,倒是让我们震惊不少,他居然认识子言?还知道他是国师大人。

    “先生认识我?”

    “听说过而已。”

    “那先生一定知道我为什么来了吧?”

    他摇摇头,猛到眼睛一亮。

    “难道国师大人病了?”

    “的确,是我要找池堤国的。”

    “可否,能让在下诊脉?”

    子言坐在我对面的凳子上,和哪位掌柜并排,看样子是同意了。

    诊脉中,他们两个相互对视着,似乎在用眼神交流,而我又看不出来到底说了什么。

    “国师大人确实中毒了,而且……。”

    子言的眼神示意他不能说下面的话,所以我听到的时候意思好像是说而且不太好状况。

    这人啊!观察事情不能单信听到的,也不能偏信看到的,而是要结合以往的,都说人是最会善变的,其实一点也不假。

    “那本书,我能看看嘛?”

    我递给他,他视若珍宝的一点一点的翻看着那本书,其实里面的文字未必他能读懂,但是这本书好像是一本信物一样,但凡看到书的那一刻,只有有关系的人才能看出来来历。

    “我可以帮你找到阿木,但是我有一个条件,这本书能否留在我这里?”

    “抱歉,暂时还不能,如果掌柜想看,那就等我出来的时候吧!”

    他没有想到我拒绝的如此之快,有点不太高兴。

    “我保证,我从池堤回来,一定将此书送给掌柜的。”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决心和勇气,但是我知道我现在无法将此书留下,也许我找到池堤国,这本书也是一个见证,但掌柜的要此书,我大惑不解,这又不是医书。

    “那姑娘明日再来吧!我必定找到阿木见你。”

    “那我们就告辞了,等你的好消息,如果要通知我们,我们住在枯月客栈。”

    “好,请,请。”

    “请,先生留步。”

    回去的路上,我高兴的跳了起来,如此之快出乎我的意料,如今我再看子言,充满了希望,他真的有救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