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池堤路线
    夜里我几乎失眠了,望着房顶发呆起来,甚至还笑起了,这种感觉真的无法言语的兴奋。

    不光是我,佟青也是笑着。

    “小姐,我们真幸运。”

    “是啊!老天的眷恋啊!”

    此刻我有点想要膜拜苍天,我起身跪在床上,磕了三个头,嘴里念叨着让上天看到我的诚意,我是真的感谢。

    人就是这样,但凡一点幸运都会觉得是上天的旨意,我这个普通的无神论此刻也相信了有上天的存在。

    第二天,果然那位掌柜派人来请我们过去,我的心脏跳个不停,巴不得能飞过去。

    见面的时候,居然就掌柜的一个人在等,我瞟了一眼其他,根本没有那个阿木啊?

    “人呢?阿木呢?”

    “我现在带你去找。”

    原来不是这里,还带着我们去找?大门外是四匹马,我以为会坐车,没有想到是骑马。

    骏马奔驰在大街上,路上的人都纷纷躲避,后面扬起了一阵沙土,这效果都不用道具。

    出了城,马儿跑了十几里才看到一个类似牧场的地方,说是牧场,但是草却很少,篱笆围起来的栅栏,圈着很多羊。

    不远就能听见那些叫声,原来我们是到了一个牧场,只是跟那些水美草肥的地方相差很远。

    跳下马就能看见不远的一处大房子,看上去像个有钱的人家,一看那些羊群。

    屋前站着一位老者,穿着少数民族的衣服,留着一个山羊胡,看着我们这些人有些吃惊。

    “老人家,您可好?”

    哪位老者看着这位掌柜大哥,明显一脸嫌弃,手握的的更紧了。

    “老人家,您别生气,这次我来真的是有事找您的。”

    他将我们三个推到了前面,显然是很怕这个老人家,但是又带着尊敬的样子。

    “老伯,我们来找阿木。”

    “没有此人,你们找错地方了。”

    这位老人家确实有点让人猜不透,一上来直接拒绝,我看了一眼身后的掌柜的,他又示意我看看远处那个栅栏里的男人。

    “老人家,不知道你可否认得这本书?”

    子言将那个本书亲自递到了老者的手里,他光看了一眼封面就对子言打量起来,似乎带着不信任和疑问。

    “你们从哪里找到的?”

    “这本书是我的一个朋友让我带来的,他说看到这本书,阿木就会答应我的一切事情。”

    这句话我说的有点唬人,是说答应带路,可不是答应一切的事情,如今这情况还是掺杂则几句假话更为让人信服。

    “进来吧!”

    老人家转身进了屋,发了话,我们也跟着进了房间,说实话一进屋还真是吓到我了。

    房间里面的空间整个东西位置敞亮,通透,却也简单的很。

    “说吧?找阿木做什么?”

    我看看子言,子言看着我,他想说什么,被我制止了,接下来还是我来说。

    “老人家,我想让阿木带我们去池堤走一趟?”

    说这话的时候,老人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书里面的内容,只是听到池堤两个字的时候,才抬头看了我一眼。

    “姑娘为何要去?”

    “要找一种花。”

    “如果那种花已经消失了呢?”

    老人家为什么这么确定?他怎么知道我找什么花?我可是什么也都没有说啊!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你找的那种花早就不存在了。”

    “老人家?为何你不用问问我就知道我要找什么?”

    “呵呵,姑娘,池堤的黑玉曼陀罗那可是圣药,能起死回生,这医药界谁人不知道。”

    老人家说的这么肯定,那么他也跟池堤有重要的关系,只是……。

    “老人家,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更要去一趟池堤了。”

    他再次将我上上下下的看的透,不明白我为什么还要去。

    “老人家,我有非去不可的三个理由,第一,这黑玉曼陀罗的消失你不是族长只是听说不足为信;第二,关于这本书,我必须要亲自交到族长手中;这第三吗!那就是,我去了黑门山那座墓葬,知道了一些事必须要亲自和族长说。”

    老者显然不知道我的来头,听我说完这一切,他也有点犹豫,低着头抚摸着这本书。

    “老人家,那座黑门山大墓是我家族的。”

    子言的这句话犹如炸弹一般,彻底将眼前这位老者轰的有点找不到北,信息量太大了。

    今天能走到这里,不管如何我都要找到那个地方,即使没有阿木带路进去,我也要找到进去的路。

    一切的一切都只指向了一个真相,我必须去解开,我也觉得我能穿越一切都是天意。

    “好吧!我让阿木带你们去。”

    老人的眼眶有点红,些许是的我们的身份触动了他内心的一些往事,或者他也有很多事都无能为力罢了。

    “明日一早,我让阿木进城找你们。”

    “好,一言为定。”

    回去的时候,我们都不曾看到那个阿木,他是老人还是年轻人?还是孩子,我们都不知道。

    但是我看到老人的眼睛里始终是带着深深的忧愁,不知道这忧愁是从这本书开始,还是从他心里的一段故事开始。

    第二天,药铺掌柜亲自带着他们去了我们的客栈,还把一起需要的东西都备齐了,甚至连我们坐的骆驼都牵来了,这让我们有点意外。

    这个阿木居然是个年轻的人,看脸应该比我还小几岁,但是掌柜却说人家已经中年了,难道是童颜?

    他跟我打招呼的时候竟然还含羞的红了脸,眼睛里还带着稚嫩的目光,童颜吗?

    出发的时候,是下午,因为实在是子言的身体不能耽误了,我必须尽快赶到那个地方。

    炎热依旧热浪似火,这次我们朝着南面走了,不在向西,库巴这个小城向南还是一条大路,来往的路上时不时的还能看到驼队。

    走了半天的路程,我们渐渐的发现,居然又朝西斜了,而且可能还是朝着沙漠里。

    这一路上,这个阿木始终话不多,我本想好好的问问关于那个地方的情况,如今却不得不放弃话题。

    夕阳下山前,我们依然没有停下来休息,他不像那个店小二什么事都跟我们提前打招呼。

    我看着后面越来越慢的人,子言需要休息,不能在这样赶路了,似乎阿木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愿。

    “阿木向导,我们是不是该休息一下了,你看天都黑了?”

    “这里不适合休息。”

    “我们歇歇脚喝口水总可以吗?”

    “不行,在朝前走一段路吧!”

    他始终在前面也不回头看我们一眼,听他说的,可能是有些危险存在,不愿意我们这样休息。

    我们都有些沮丧,我的嗓子开始有些毛,脱皮的嘴唇干的我时不时舔一下,虽然带着水足够五六天,但是谁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方才他的话,更让我不放心了。

    夜幕降临,沙漠的气温还未消散,半天的路程折磨的我们真想躺下来休息。

    一声怪叫,让我们都惊出了一身汗,眼前的阿木就那么冷不防的颠落在沙子上,而且身下的骆驼却随着沙子一点一点的下沉,这种情况让我措手不及的楞在原地不敢动了。

    “快离开,这里有流沙。”

    他一声惊叫才让我回神过来,防风已经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根绳子扔了下去。

    周围的沙子还在不停的下沉,阿木的轻微的晃悠身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类似漩涡的东西,居然就是流沙。

    “我们怎么才能救你?”

    我站在不远的地方,一点一点的向后挪动,我甚至害怕自己也跟着滑进去,因为我离阿木最近。

    现在又是黑夜,如何才能不伤一个人救出他,没有他我们怎么才能到了池堤呢?

    这情况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才不动了,我前面三米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个圆锥形不规则的漏斗。

    幸好防风及时将绳子抛给了阿木,他是伸直了胳膊站在哪里的,一点一点的观察周围的情况。

    “姐姐,好厉害啊,沙漠里居然还有地震。”

    祺儿被佟青拉着站在我身后,我哭笑不得,这哪是地震啊?

    “阿木。”

    那边地下没有回应,我目测下去的沙子怎么也有两米多深,这如果滑进去,被埋了,恐怕根本逃不出来,或者如果不熟悉这些流沙的陷阱,那必死无疑。

    我此刻才明白阿木说的此地不宜休息是什么情况,原来这里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这样一想,我不仅抬头望着这看不到头沙漠,到底哪里还会有流沙,还会有看不见的危险等着我们呢?

    救上来阿木,他吓的也不轻,我看到他的手有些发抖,不停的出冷汗,这让我更加忐忑不安。

    “喝点水吧?”

    我递给他水袋,他的手哆嗦的怎么也打不开塞子,我伸手帮忙,他的脸有点红。

    “谢谢你,阿木。”

    他喝的水被我的这句话吓得又喷出来不少,掉落在沙粒中不见了,甚至连一点潮湿的颜色都没有。

    惊吓之后大家稍微坐了一会,目前这里还真不易休息,还不知道流沙会如何移动方位。

    再次启程之后,我们都不敢再骑着骆驼了,都是牵着慢慢跟着,刚刚的情况大家心里都警惕起来。

    一身冷汗后,我的衣服有些凉,夜里的气氛下降了,我裹上了皮袄,尽量用体温烘干我的衣服。

    我顺着阿木的脚印一点一点轻轻的踩着,四周什么都没有,我就看好我的脚下。

    “阿木,你走这条路走了多少次?”

    “每年至少一两次吧!”

    “那这种情况出现多吗?”

    “这个季节多一些。”

    “这个季节?”

    “夏季?”

    祺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我身边,把我下了一跳,他用力的牵着我的手,看着脚下路。

    “姐姐,刚刚你跟那个哥哥说的什么?”

    “小孩子少打听,好好看好脚下的路。”

    这会我哪有心情跟他聊天,我的一颗心都在脚下的沙子上,他跟着我我此刻更加担心了。

    祺儿和很听话,没有在继续打听,安静的跟在我身边,我朝后看了一眼,大家都低着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