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沙漠绿洲
    黎明前,我们终于能坐下来休息了,才吃了两口,我便瞧见祺儿和佟青已经相依偎的躺倒睡着了,他们太困了。

    祺儿的手里还有半块未吃完的饼,真是累坏大家了,竟然走了一夜的时间。

    我走过去看了看子言,他除了一些疲惫意外,还是不错的,虽然我知道他一直硬撑。

    “躺下休息一会吧?”

    “你陪着我躺一会?”

    我看了看身后,有点感慨,只要子言想的,我都同意,我们两个一同躺下,地上铺的是一层毯子。

    我们侧卧着面对着彼此,我抓着他的手,他淡淡的笑着。

    “累吗?”

    “不累,走一夜怎么能累啊!”

    “朵儿,我们……。”

    “我们会到那个地方的,我也会治好你的身体的,我还要跟你生生世世在一起呢?”

    他宠溺的抚摸着我的脸,就像欣赏一件心爱的艺术品一样小心翼翼的,把我的脸上的五官摸了一个遍,然后轻轻的吻上我的唇,我回应着,我此刻的爱都在他的心里,不用表达。

    人生是不是真的经历了一些生死后,才觉得生命的可贵?或许有些事我们都是盲目的在做,但是支撑我们的唯独是那个我们可以相拥,可以相爱的人的点点滴滴呢?

    这样的夜,让我有点陶醉,这样的相拥,让我害怕失去。

    可以抛开的东西太多了,唯独那个牵扯的心无法放下,经历过了,你才真的懂得。

    灼热的阳光还是将我唤醒了,现在还真的不是休息的时候,又恢复了炎热,我看佟青,居然她被晒黑了?相比她我也好不哪去。

    在我们出发后,阿木倒是主动和防风聊起来家常,时不时的还逗逗祺儿,问问题了,猜谜了。

    我退到后面跟子言并肩一起了,祺儿还是跟着佟青和防风跟阿木在一起,白芷和田七在我们身后跟着。

    一路上光听见祺儿的笑声了,中午休息也没有下骆驼直接赶路了,就这样走了三天,终于在第四天中午,我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的房子,我居然看到前面的房子了?

    身后的子言居然在笑我?前面的阿木也在笑我,他们真是够可以的,还有心情笑我,还不加快速度冲过去,终于可以休息了。

    “朵儿,你好好看看,前面是不是房子?”

    我仰着脑袋看了一遍又一遍,是房子啊!难道我眼睛看到的还有假?

    “那是幻象。”

    “幻象?”

    “海市蜃楼!我的天啊!”

    我抱着我的脑袋,类似密集恐惧症的脑袋木起来,霎时间我的思维呈现出空白。

    我恰恰忘了沙漠里最容易出现的幻像就是这种现象,比如看见小河;看到城镇;看到行人,对于某种极度渴望的人来说,那幻象能害死我们的。

    接着第五天白天好几次都出现这样的景象,有的像蓝色的湖水,有的像城市的街道,难道真的是我太渴望了吗?

    好在阿木是有经验的,依然带着我们七拐八拐进了沙漠的腹地,这地方寸草不生,甚至连一个小虫子都没有的地方。

    然后五十米之外确实另一番情景。

    我是疯了一般跑过去的,这里的三座山好像一个天然的屏障与世隔绝的这个地方,风沙吹不进来,胡杨林子里到处都是能看到一条条小河流淌的支流踪迹,这是幻觉吗?

    我再远远望去,根本看不到头,由于山脉的阻隔,这里的气候倒是很宜人,湿度很大。

    我再次闭上眼睛再睁开,才敢确认,我们到了,历经千难万险,差点死在沙漠里。

    我一走进胡杨林子,立刻就觉得不像是进了夏季的炎热酷暑,倒是进入了秋风宜人的季节,舒服极了。

    林子的支流边有几个女人好像在洗衣服,突然发现我们这些陌生的闯入者惊呆了几秒钟,纷纷都朝着林子深处跑去。

    我有心喊了一下,被阿木止住了,他摇着头,似乎更加警惕了。

    “在朝前走,就是池堤部落了”

    “我们到了吗?”

    “我们到了吗?”

    我和佟青一起问出了这句话,佟青欢舞雀跃的差点跳起来,还拽着祺儿高兴的朝前跑了一段路。

    “已经到了山下了,你看这条路上去就是村落,”

    吴叔给的这个书,只是一个证据,要不是阿木带路真的难以进来,因为这个地方藏匿的太深了,谁会想到,居然在沙漠的最里面。

    小河的水不知道是从哪里流经这里,在这边胡杨林里穿梭而行,身边的溪水潺潺清澈,水草丰富。

    我低头瞧着还不是很深,胡杨树就那么扭着身子斜插在小河的低洼处,一个个,一排排的将这一片水域变成了生气勃勃绿洲。

    我们都坐在溪水边修整,我捧起一点水喝了一口,清凉甘甜的沁人心脾,仿佛你喝到的是九天上的琼浆玉液。

    经历过死亡,经历过干渴,你就会发现,其实水是最珍贵的一种东西。

    “此处别看是一片绿洲,山外面可是茫茫千里的沙海,生人是走不到这里的。”

    阿木确实很有经验,这个被世人遗忘的世外桃源隐藏在神秘的沙漠里,早以为失踪的国度,还依然存在着。

    佟青拉着祺儿,在溪水边嬉戏,两个人居然还打起了水仗,田七,白芷和防风倒是跟着身后警惕的看着四周。

    “子言,你看这里,真美啊?”

    “朵儿喜欢吗?”

    “喜欢,谁能想到这里居然还有这么清澈的水源和树林,大自然多么的神奇。”

    “其实这里以前并不一定就是沙漠。”

    “不一定?那是什么?”

    子言继续朝前走了,他说话神神秘秘的,好像只是说了一半话啊?

    “祺儿过来?”

    我伸手朝着后面喊,祺儿和佟青急跑了两步来到我身边,她们显然比我还好奇这里的景色。

    白芷也从后面跟上来,我们四个并排走,祺儿夹在中间。

    “祺儿,这次跟着姐姐出来,受苦了?”

    他摇摇头,不好意思的又低下头,我知道他这一路上吃了不少苦,毕竟只是一个孩子。

    “小姐,祺儿其实很能吃苦的。”

    “祺儿,倒是磨炼了自己。”

    佟青说了一句,防风在前面又夸奖了一句,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这次西域之行中,收获了很多,只是我们是大人而已吧!

    就在我们兴高采烈的互相夸赞对方的时候,阿木和子言的脚步在前面停下了,他两个站在那不动,似乎盯着前面的什么。

    “怎么了?”

    “那边有部落的人提示不能前行了。”

    我伸长脖子眯着眼睛眺望,哪有人?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什么提示不让走了?我啥都没有看见。

    子言后退了几步抬手指着远处右上角树上挂着的一面类似旗子的东西,不是很规整的一块皮子。

    我侧目看了他一眼,他怎么会知道那是拒绝的信号?

    “你们谁是领队?和我一起过去,其他人原地等待。”

    阿木这是啥意思?看着我对着子言说话,这是跟我说的?还是跟子言说的?

    我刚迈出一步,子言将我抓了回来,他跟着阿木朝着前面去了,嘿!这是啥意思?明明我才是头。

    “我也看出来,姑娘其实你根本就不是主事的人。”

    “防风,你怎么说话的?我怎么就不是?”

    “在主上面前,你还是乖乖听话吧!”

    他偷偷的笑起来,跟着她们都捂着嘴笑我,我白眼怒瞪他们,都小看我。

    那边子言已经走的很远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林子深处来了一个人穿着红颜色衣服的男人。

    隔着很远的距离根本听不懂他们说这什么,似乎那个人开始很严肃,不过交谈之后,倒是对子言极其尊重的样子,也就那么三五分钟的功夫,那个穿红衣的男人隐匿在林子里不见了。

    子言朝着我们摆手,示意可以过去了,他站在哪里,我却看呆了,他的身影和这林子的景色仿佛描绘成一副画卷。

    “走吧!还发呆了?”

    白芷在身后催促这我,祺儿扯着我的手,仰头看着我的失态,有那么一瞬间的影像在脑子里快速的闪过,似曾熟悉。

    阿木比我还好奇的首先问子言,怎么那么快就让我们过去了,似乎不信他的能力,还好奇的再次打量了一下子言。

    我的疑问同样。

    “你跟那个穿红衣服的人说了什么?”

    “给他看了一眼这个。”

    他伸出手,手里是那一块完整的玉佩,我附上手触摸着温凉的玉,此刻感受到这玉佩的厚重感。

    不远的地方来了很多穿红衣服的人,为首的两个大汉搀扶着一个花白胡子的老者,步履蹒跚的走来。

    眼看着快到跟前的的时候,他们都停下了脚步,我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不朝我们走了?

    还是那个人上前来,将子言手里的玉佩带走了,还恭恭敬敬的捧过头顶。

    我们都好奇的看着那个人一路小跑的动作,这是当神一样的供着啊?

    那边的的老者接过玉佩的的那一瞬间突然跪倒在地的也举过头顶,后面的人纷纷跪倒伏地,似乎是膜拜?

    这是啥情况?

    我看了看子言,又看了看那边的情况,这是膜拜玉佩还是膜拜子言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