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婆婆葬礼
    房间里婆婆的话,始终让我想不透,先祖们既然那么相爱为什么还要下了诅咒?

    转述问题的不止这一个婆婆吧?她的母亲,或者每一个被选为巫女的人,族上几代人了?都在转述一个问题,为了什么?

    从老者的家里出来,我反而觉得自己来到这里更疑惑了,我明明是为了子言中毒的事而来的,偏偏现在变成了寻根。

    “子言,婆婆说的话可信吗?”

    “可信。”

    我转身堵住了子言前行的脚步。

    “怎么,你认为是真的?”

    “嗯。”

    夜风有点凉,我让开了路,和阿木我们三个人并排走在无人的上山路上,很久没有人说一句。

    快到接近塔楼的时候,我止住了脚步,转身望着下面漆黑一片的房子,亮着灯火的人并不多了。

    “姑娘,在看什么?”

    “看下面。”

    “房子。”

    “恩。”

    “上面的房子还有很多呢!但是都已经没有人住了。”

    “为什么?”

    “因为部落的人越来越少了。”

    “阿木,你也是池堤人?”

    “我的祖父是。”

    我来了兴趣,想听听这个部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部落,没准还能找到点线索,现在只能从这个阿木下手了。

    “说说你知道的池堤。”

    阿木似乎再想该如何开口,他倒是先转身看看了一眼上面远处一片漆黑的地方双手手腕交叉,手心朝上,我知道这是对最尊贵的人的礼节。

    “我们池堤人,从先秦的时候就来到这里居住,算是游牧民族吧!”

    我心里嘀咕,游牧民族不是该在草原上吗,这里可是沙漠。

    阿木指着塔楼后面我根本看不见的地方,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难道后面就是草原?

    “北面过了这个山坡就是一片草场,听祖父说,我们整个部落以前很大很大。”

    “那为什么现在人数减少了。”

    阿木却盯着我看个好半天,似乎还带着不相信。

    “不会是因为我吧?不对啊!是因为巫女吧!”

    “传说先祖巫女曾经爱上了一个山羌外族的王,后来在成亲那日,不知为何死了。再后来听说巫女发下诅咒,不仅祸及那个外族,也连累的我们自己。”

    “那个诅咒是什么你知道吗?”

    “不知道,但是自从巫女死了以后,但凡族中女子与外族通婚都会在成亲那日死亡。”

    “好诡异的诅咒啊?这样的结果导致族中人口一代一代的在减少,甚至还有痴傻人出现吧!”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都是一个部族的,慢慢的都变成了近亲结婚,那不是影响基因的事吗?

    哎!害人不浅啊!愚昧的人啊!

    “那你知道那个外族男人他们怎么了吗?”

    阿木摇摇头,他大概也不知道那个诅咒到底是怎么惩罚子言的家族的人。

    反观子言,他倒是一直在望着北面的发呆,我伸手拉了他一把,他才回头看我。

    “走了,休息去了。”

    塔楼的房间虽然简陋了一点,但是丝毫不影响住宿,今晚我们外来的几个人都住在了塔楼,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必须?

    大家都等着我们两个回来,才疲惫的去休息了,佟青有些不放心我,欲言又止的想说什么,都被我推着出了门。

    现在房间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所有想说的想问的,此刻我都想知道,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可是想问我的什么?”

    我点了点了头,抓耳挠腮的不知道所措,嘴唇差点被咬破了,其实说白了,都到了这一刻还有什么不能问?不能说的呢?

    “你知道的,当然,你肯定知道,就是你们的部落怎么没落的?”

    “我们家族和池堤一样,但是我们受诅咒的是也包括了女子。”

    我的嘴巴张大,惊恐的看着子言。

    “后来族里的人再也忍受不了这种诅咒,纷纷离开了,都认为只要脱离部族便不会遭遇灭族,可是那诅咒像个影子一样永远无法摆脱掉,我在师傅遗存的一些手稿里发现了关于家族里的这些秘密。”

    “你师傅原来知道此事?”

    “恩,可能师祖也知道吧!”

    “你母亲也是先知啊!我现在才相信,你母亲早就预料到今日的一切,不然也不会为你牺牲那么多。”

    “我母亲更加知道,你就是终结这诅咒的人。”

    “我——?”

    子言点了点头,他望向我的目光里多了一份肯定,如果先前不是那么确定我穿越时空的目的,那么这一刻,他更加肯定了我。

    窗外的月儿,竟然透过窗户照进了房间,皎洁的一片银白,竟然生出了一些恬静。

    还未天大亮,便有人来拍我的门,急切的敲打声,让我不得不起身离开暖和的被窝。

    “谁啊?”

    “小姐,出事了,你快点起来。”

    “佟青?”

    我一边打着哈切,一边打开了房门,佟青的一只手差点拍在我的脸上。

    “怎么了,一大早的?”

    “小姐,族长家来人说是请你过去。”

    “什么事说了吗?”

    “没有,看来人的样子很急,还在那边等着呢!”

    “子言呢?”

    “公子已经起来了,在梳洗,你也快点吧!”

    我怏怏转身回屋穿好衣服,佟青也帮着我收拾好,也就十分钟的时间不到,子言便走了进来。

    我一瞧他今天穿了一件月白的袍子,身形更加消瘦了,只是这气色还不错。

    “子言,知道什么事吗?”

    “婆婆昨晚去了。”

    “去哪里了?”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哦!原来是死了,这也太突然了吧!只是为了等我吗?

    “收拾好,我们走吧!”

    一路上,倒是不少人都朝着同一个方向走,他们男女老少中,口里念念叨叨,谁也不跟谁交谈。

    这难道也是习俗吗?

    我去的时候,门口已经坐满了很多男人,面露悲色,而只有女人穿梭于大门和房间内。

    有人迎了我们,子言留在门口,有女人带着我进到房间,婆婆已经安静的躺在那里了,奇怪的是她穿着一件全是红色的寿衣,这到让我很意外。

    主事的是一位很年轻的女子,看她吩咐很多人做着坐那,轻车熟路的样子,我便知道,她可能就是下一任巫女了。

    她看我的时候多了一份小心,过来跟我见了礼,大概是生疏的原因,在我的面前到显得有些拘谨。

    我在房间转了一圈,觉得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本来就想看看婆婆送她一程而已。

    巫女拉着我出了房间,到了大门口,阿木走了过来,看样子,巫女是有话跟我说。

    她先向阿木见了礼,然后附耳说了几乎话,向导一边专注的听着,一边不停的点头,巫女的话并不多,说完看了我一眼,便又走进大门里了。

    阿木把我叫到很远的地方,才停下脚步,欲言又止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什么事,要这么神秘?”

    “那个,那个。”

    “那个什么啊?快说。”

    “姑娘可有来月事?”

    “什么?月——事?”

    我突然知道了阿木为什么跑这么远跟我说这个问题,不仅他感觉尴尬,我比他更加尴尬,这个时候问这个干嘛?

    “姑娘,别误会,刚才巫女跟我说,如果你要是今天有此事,那么婆婆便不能下葬。”

    我的老天啊?我,我这月事,还有这么大的威胁性,来了便不能下葬别人,第一次听说。

    “那,那婆婆什么时间下葬?”

    “等你的月事走了。”

    “那岂不是要一周。”

    “什么一周?”

    “没,没什么。”

    这都是啥风俗啊?跟我还有关系,以前没有我都怎么过的啊?这真是让我无地自容啊!

    “你跟,巫女说吧!我没有月事在身。”

    阿木顷刻嬉笑眉眼了,立马跑到门口等着那个巫女的身影。我望着他那背影,好像中了一千万的彩票一样。

    “为何在此?”

    子言在人群里走了过来,看见我一直望着门口方向张望。

    “刚才闹了一个乌龙事件。”

    “何为乌龙事件。”

    我神神秘秘的看了看四周,附耳把刚才向导问我的话,一股脑的全说给了子言。

    子言的脸色从淡定,到浅笑点点,一路到脸颊的边缘,微弯的嘴角上翘浅浅,突然,我好想尝尝他唇的感觉。

    我被自己的意念吓到,连忙收起自己贪恋的目光,他的笑更加放肆了,好像猜到我心里的想法。

    “有记载池堤巫女下葬的时候,下一任巫女是不能有月事在身的,这样容易冲撞了灵魂。”

    “哦!原来丧葬礼仪这么多啊!幸亏我还没有来。”

    说完这句,连我自己都感觉当着子言的面说有多尴尬,我就是改不了这说话不经大脑的习惯。

    那边阿木在朝我挥手,巫女好像是在等我过去,子言牵起我的手,朝着大门口走去。

    这一系列的动作,让我有点不适应,他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下,没有顾忌的牵着我。

    走过的人群里,时不时有人将目光盯着我们牵手的地方看个不停,也许是惊讶大于惊吓吧!

    “姑娘,巫女希望你能在婆婆出了这个大门口以后,拿着这个羽箭守护在婆婆的右侧。”

    “为什么是我拿?”

    “因为,你是转世巫女。”

    “哦,哦,好吧?”

    巫女从她的手里递给我一只羽箭,说是羽箭其实只有一巴掌长一点,其他部位是插在一个棍子里的,羽箭的顶头除了有寒光的箭头,就是七根美丽的羽毛。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神器?

    我不仅上下打量着手里这件武器,反而更加觉得这就是一种权利的象征,巫女这个身份,虽然我并不知道她真正的权利是什么,但是巫女必定会巫术,才能让整个部落信服。

    他们崇尚的信仰,都在这个巫女的名词里,我不仅感叹这个婆婆曾经是否真的有一种神力,至少她能预知我的到来,单凭这一点我就很佩服,这样一想,我就很想知道关于巫女的所有信息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