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诡异的背后
    下葬是正中午时刻,一切就绪后,我便等在门口的右边,这也是我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一种葬礼。

    当那些人抬着棺木出来的时候,竟然是一个红色的棺木,出乎我的意料。

    我立刻站在棺木右侧,子言的身影就在我身后,大概他是怕我害怕吧!一直跟在我身边。

    说实话,近距离的看着红色的棺木我确实生出了一些恐惧,但是婆婆我是见过的,何况我知道自己进入这个部族就必须要按这里的规矩。

    上坡的路,即使很多人备用抬棺,还是有些吃力,他们沿着塔楼右侧一直向上走,后面的路,我没有来过,是很好奇的。

    也就那么一刻钟,上坡路平稳的成了平路,道路两边先是一片草地,继而远处变成了一排排的树木。

    巫女在我的左侧,一直拿着类似器皿的东西念叨,我突然发现,婆婆难道没有亲人吗?

    怎么下葬连个亲人都没有哭声,甚至这一路上,竟然没有看到族长跟随。

    就在纳闷的时候,小树林的边上出现了熟悉的身影,族长还有几个年轻人。

    他们弯腰伸出双手在手腕处交叉,手心朝上,等在那里,原来他们是不能看见婆婆入殓和出门的,只能等在这里。

    这一片林子很是茂密,进去的路只有一条,走到族长面前我本想说些什么,子言一把扯住了我前进的脚步,对着我摇头。

    原来是一旦进入林子,谁都不能说话了,我连忙闭嘴,只能用安慰的眼神看着族长。

    族长在抬头看见我拿着羽箭的时候,满眼睛的都是感激的泪水,他的腰佝偻着弯的更深了,是在谢我吗?

    转进林子的一刻大家都加快了脚步,我也跟随着加快速度,在第一个拐弯的地方,我才看清楚林子的树木下面到底是什么。

    一排排的树木下一个个隆起的小土包,虽然没有石碑,但是我仍然知道那就是坟茔。

    抬眼望去,如同他们居住的房子一样,整个墓地的格局竟然和活人住的房子一样。

    一条笔直的土路尽头便是祭台,苍凉的阴森感突然袭来,竟然还跟着一阵风呼啸的扑面而来。

    我不仅打了一个冷颤,这里的气温好像下降了几度,巫女此刻也是面露惊色,我手里羽箭上的羽毛随着风朝着同一个方向飘动,人群里有不小的躁动。

    巫女首先转到那边已经挖的坑边,示意大家快点,人群里的步伐有些不一致了,棺木有些轻微的摇晃,这诡异的一幕确实也惊吓到了抬棺的人,我不知道那来的勇气,一伸手“啪”的一声拍在棺材顶上。

    大家被吓得立刻都看向我,这时候风反而小了许多,那边巫女在招手,大家这会才缓过来,安稳的抬着棺木到了坑边。

    几个大汉麻利的将棺木放进坑里,四周的人已经开始朝里面填土,我站在一边,子言上前一步拉住我,从手心传递给我力量。

    人这一辈子不管你活着的时候如何风光,终究逃不过这个死字,看着婆婆的棺木一点点被黄土填埋,有些东西都随着黄土一起消失了。

    从抬棺进林子到棺木埋进土里也就半个小时匆匆的而来,匆匆的而走,回去的时候,我本想去祭台那看看那个屹立在中间的石柱,但是被巫女制止了。

    一条直路延伸到祭台很远,来不及看清楚周围埋在这里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却已经匆匆的出了林子。

    族长站在大路边想要回望,终被巫女的眼神吓怕了,村民们都陆陆续续的朝着原路返回,只有我和子言被巫女扯住。

    这会我才看清楚巫女是个很小的小姑娘,说十几岁也差不多,我们跟着她再次回到塔楼门前,此刻阿木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

    巫女闪身进了塔楼,沿着一条楼梯朝着上面走去,阿木把我也叫上了。

    木质的楼梯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响声,这是历史的台阶,一步步的在诉说着它见证的岁月。

    七层的楼其实说高也并不高,在上到最顶层的那一刻,竟然像个凉亭一般的圆形空间。

    巫女将一扇扇封闭的窗户一个挨着一个的打开,铺面而来的的微风徐徐吹散了发着霉味的房间,巫女站在朝向墓地那边的窗,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她有点出神的盯着远方。

    阿木看了一眼我,用手指着远处那看不见的树林后面说道:“巫女说那里曾经是一片花海,红色和黑色交织的曼陀罗开满了半个山坡,巫女头领最喜欢黑色的。”

    我再次探出头想要去寻找那些花海的踪影,远远望去,一片黄沙即将淹没了那没有一颗花,甚至连杂草都不长的地方。

    那怎么可能是一片花海呢?不,那曾经真的是一片美丽的所在,只是早已被岁月的痕迹淹没了。

    巫女看着我,似乎又在我的身上找寻着别人的身影,她虽然说这我听不懂的语言,但是我能看的出她眼里的无奈。

    “巫女说,部落的每一代巫女都是一样的命运,或许你就是解救她们的人。”

    我尴尬的笑了笑,我甚至不敢再看她,我怕自己辜负这片土地上,早已化作黄土的她们。

    起风了,远处的黄沙已经遮盖了整个天空,根本什么都看不见,风将我的发丝朝着吹去,我仿佛能感觉到有人哭泣。

    子言轻轻的将我揽在身侧,这种温柔给了我信心和力量,阿木一直盯着我们的动作。

    “你问问她,我该如何解除诅咒,还有如今哪里还能找到黑色的曼陀罗。”

    阿木朝着巫女翻译我说的话,巫女直接摇头,阿木有些无奈的看着我也直摇头。

    这么久了,当初的誓言是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开这中间的迷雾呢?

    “或许我们应该去看看那巫女的墓。”

    “对,好主意,都说解铃还系铃人,子言你就是那个系铃人。”

    子言连自己都没有想到,他是故事的主角,眼神飘向那一片弥漫着黄沙的地方。

    “阿木带路。”

    阿木看了看我,又瞧了瞧巫女,为难的矗立着,也不敢说不去,似乎等着巫女发话呢!

    巫女看着远处驻足了也就一分钟,她首先下了阁楼,阿木朝我招手,我们两随后跟了下去,这是要过去吗?

    楼梯口等待的人只有阿木一个人了,看来巫女已经走了。

    “她怎么了走了?不是要过去吗?”

    “巫女说,七天以后再去。”

    “七天?”

    虽然预料错了,但是总算有了日子,不管这一次来这里是否能解开诅咒,但是我要找到黑色的曼陀罗给子言治病。

    子言的毒恐怕不能等了,否则真的有生命的危险,我看了一眼身后子言,他只是在笑。

    晚上吃过饭,我把大家都召集到房间,开了一个小会,问问大家的意见。

    祺儿给每个人安排了位置,我乐得直笑,眼瞅着他忙乎完一切,才开始说我的计划。

    “相信大家已经知道了白天的情况,我就简单说下我们这几天的要做的事了。”

    “等等。”

    我才说了一句,田七站了起来,看了看大家,似乎有话要说。

    “你说?”

    “那个朵儿,主上的病,不能耽搁了。”

    他的话到最后越说声音越小了,似乎迫于子言的压力不敢说了。

    “恩恩,这也是我刚要说的问题。你就插嘴了。”

    “咱们已经来了几天了,首先要搞清楚前因后果才好对症是不?子言的病,我现在既然来了,就是要找方法的,但是我们首先应该找到能治疗子言病的人吧?”

    “难道那个巫女不能治吗?”

    白芷趾高气昂的说了一句,生怕我忘了治病的事。

    “这个我还真没有问过巫女,要不明天我去问问看?”

    “未必他能医治。”子言淡漠的说道。

    大家一下子都被打击到了,几个人唉声叹气像泄了气的皮球。

    “方才你也听到了,你才是治病的根源?”

    “我——?”

    也许子言是提醒了我,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前世的那个我,而我也是解开这个诅咒的唯一的一个人。

    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盯着我的脸,搞得我尴尬的不知道说啥好,这满心期待的眼神,都寄希望于我的身上。

    “都散了吧!”

    房间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出了门,佟青回头张望我的目光多了一份忐忑,她的担心我知道。

    子言端着茶凝神,我有些不忍,他一路上说是跟着我来找寻黑曼陀罗,其实他有更深的含义。

    “说吧!你到底在等什么?”

    我叉腰站在他面前,像个兴师问罪的判官,他居然还笑的出来。

    “朵儿,你不觉得,你跟前世的那个她很像。”

    “我不是她,我不会下那么狠毒的诅咒,来害无辜的族人,我更不是她,将两个人情一刀两段切的生生世世的分离。”

    也许是我的这些话,也许是我的认真,另子言倍感动容,他急切的将我拥入怀中。

    “你不是她,你是我的朵儿,你是那个为了我可以忍受一切的痛苦的朵儿,你怎么会是她呢?”

    暖心的话都在拥抱那一刻渗透进彼此的心里,我们都认真的爱着对方,用全部的心。

    “你陪我来这里,是不是来对她忏悔的?”

    他坚硬的下巴敲打着我的肩,我知道是子言在点头,在他心里,他也不是他,但是他知道,巫女在等待的是什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