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苦口婆心
    出了塔楼,外面的天成了昏黄色,风呼呼的吹着,让人有点睁不开眼睛。

    佟青从后面追了上来,给我和子言分别拿来块黑纱巾,田七早已武装好了,我胡乱饶了一圈,将头和脸罩住,朝着下面山坡走去。

    风呼呼的吹起了一角纱巾,我眯着眼睛跟着子言朝族长家走去,路上稀少的行人都是匆匆的脚步。

    族长并没有在家,他拖着有点残疾的腿可能是挨家挨户的动员族人吧!

    我们拐出巷子的时候,正好看到族长从上面一排房子里出来,两个大汉还是一路搀扶着他,他脸上形色匆匆,阿木和巫女跟在身后。

    “族长。”

    我使劲喊了一嗓子,黄沙就已经被吸进了嗓子,呛得我咳嗽起来,我抓着子言的手,朝上面紧走了几步。

    他们都蒙着面纱,围着头和脸,看见我有点诧异。

    “姑娘,你怎么来了?”

    “我看看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族长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跟来,有点小小的惊讶随后朝着对面的巷子里走去。

    我跟着他们后面,进了一个家里,院子并不大,有些简陋,但是收拾的很干净,庭院里还种了一些花草,几乎成了黄色了。

    男主人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来人,行了礼,最后看见我的时候,腰弯的更低了,连忙让进房间。

    小屋并不大,房间如同院子一样很干净,床铺上躺着一个人,看样子应该是个病人。

    我四周打量下,他们在一边交谈,房间里只有最基本的用具,这样的人家是怎么生活下来的?我很好奇。

    也没有待多久,我们就出来了,看来谈的并不顺利,也许这样的人家还要带着一个病人是有点困难。

    族长的脸上很难看,严肃到了极致,这样的动员工作并不好做,我现在才知道故土难离的含义。

    后来陆陆续续的又去了十几家,各种表情吧!一言难尽,这一天下来,走了一半。

    我算是筋疲力尽的一点也不想在走了,族长邀请我们去他家吃饭,顺道聊一聊。

    这一天,并不是特别的顺利,我能想到,有些事说起来容易,真的要做的时候比登天还难。

    吃过饭,阿木凑了过来,问我今天有啥感受,一个字“累”,两个字“很累”,三个字“特别累”。

    “这离开故土,并不容易啊!”

    阿木倒是先感叹起来了,似乎,还有点伤感。

    “当初,你是怎么离开这里,到了外面的?”

    “我啊!有点复杂,是不得已。”

    “说来听听,我也可以参考一下。”

    他迷惑的看着我。

    “从我记事的时候,我就跟着父亲在库巴镇上了,但是每年都要回来一次,为了祭祖。”

    “所以你很小就跟着汉人学习汉文化,也会说汉语?”

    “嗯,库巴虽然是个小镇子,但是那里可是西域和大唐通商贸易必经的一个关口。”

    “你母亲呢?”

    “她很早就去了,每次回来一来就是为了给部落人带必需品,二来是为了祭奠母亲。”

    “除了你,还有什么人知道池堤?”

    阿木指着族长身边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说:“他叫阿吉,常常跟着我出去,他也知道。”

    “你把他叫过来,我有事跟他说。”

    阿木一招手,那个汉子走了过来,站在我们边上,那身材真的就像一座小山。

    “你跟他说,让他明日一早出去,给你父亲送个消息,让你父亲想法多准备些房子,然后让他买些骆驼进来。”

    “额,这……。”

    “没事,一会我把钱给他。”

    子言一摆手,田七立马明白怎么回事,匆匆的出了门。

    这眼下,我才知道搬迁一个部落需要的不仅仅是钱那么简单,很多事都需要事先安排。

    依旧一刻钟的时间,田七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叠银票,看样子好像是我们全部的家当了。

    我把那些银票好不犹豫的递给了那个汉子,他瞪大眼睛颤抖的接过,阿木把我的话再此重复给他,这会他才点头。

    族长看到那些银票,感慨万千,他对着我行了一个大礼,这次是跪倒的。

    说是第二天走,结果还是泡汤了,族人们都没有收拾好,这么短短的一天时间哪能走的了呢!

    第二天依然是风沙不断,我跟着族长去了最后几家,其实整个部族的人现在也就三十几户了,连一百人都没有,如果不走,恐怕在这里就要灭绝了。

    一天走下来,腿肚子都打颤,收效不大,有老人的几家都不愿意离开,虽然是我下了命令,但是还是有不想离开的。

    这可怎么办啊?

    回到塔楼的时候,我几乎是挪着脚步走进房间的,疲惫感袭来,不仅仅是身体的,还有精神的压力。

    子言亲自端来了饭菜,佟青端着洗脚水,一同走了进来。

    “小姐,泡泡脚吧?你都走了一天了。”

    “先吃点东西。”

    子言将饭菜已经端到我的床边,我胡乱吃了几口,其实是心里吃不下。

    “唉!这好话说尽,总有族人不想离开这里,我也是没办法了。”

    正所谓故土难离,便是现在这样子,我这是强制性的命令人家,而不是说服。

    晚上子言还是留在我的房间了,他这是跟我住上瘾了吧?他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我则坐在床上冥思苦想,怎么说服他们呢?

    外面的风声似乎停了,整个世界仿佛安静下来了,夜里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偶尔听见他低声的咳嗽几下,这几天忙得倒是忘了我来此的目的。

    翻过身,我看见子言一直盯着我,他也没有睡下,难道是我吵醒他了吗?

    “你怎么还不睡?”

    “你这么大动静,我能睡下吗?”

    “哎!今晚有点失眠了,睡不着?”

    “说说这是为何?”

    “我们来到这里恐怕半月有余了吧!我这几天忙得倒是忘了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你来是为了寻找为我解毒的方法。”

    “对啊!可是我都忙碌了什么事?真正寻找的还没有一点头绪。”

    “你不用找了。”

    “为什么?”

    子言躺正身体,掩着嘴,低声的咳嗽了几下。

    “这里没有你要的答案。”

    “你又没有问,你怎么知道没有?”

    子言安静的闭上了眼睛,他的表情有些慵懒,似乎毫不在意,我一咕噜爬了起来,接近他。

    “你早就知道,这里没有解毒的方法?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的毒没解?”

    尽管,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但是还是想从他嘴里得到答案,为什么很多事都瞒着我而不说呢?

    我坐直身体,看着他,我甚至都不敢怀疑,他到底为了什么这样一再瞒着我。

    他突然睁开眼睛,缓慢的背着我做了起来,咳嗽声有些急切,他的身体又瘦了,脊背的骨骼都有些明显,我的心慢慢沉了下来。

    我心疼的眼睛红了一圈,偏偏拿他无奈,他披衣下来床,在桌上找一个瓷瓶,倒出一刻红色的药丸吃到嘴里。

    我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原来这些日子都是他一直在照顾我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只顾着寻找一些答案。

    “子言,为什么,你什么事都不能坦白的告诉我?”

    他转身看了我一眼,浅笑着慢悠悠的走向床边,掀开被子躺下,然后拍拍他身边的位置。

    我慢慢的靠近他躺在身边,享受他的拥抱。

    “墓里的那几幅画,都暗藏玄机,它表面上是叙述一件事,其实也是一种告诫。”

    “你知道那个墓主人是谁了?”

    “没来这里之前并不确定,在找到巫女的棺木时我才确定了。”

    “他就是那个王?”

    “恩。”

    “那他为什么葬在哪里?而不是这附近?”

    “他应该活了很久吧!不然怎么会到了哪里!”

    我猛的转过身,正好脑袋撞在子言的鼻子上,他揉着鼻子。

    “你的意思是,他的子孙都没有活多久,而是他活了很久很久?这也是诅咒的结果?”

    “变聪明了。”

    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原来这个惩罚真的存在,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亲人离世,而自己却无法死去,我很难相信这个诅咒是巫女下的。

    到底有多大的仇恨,要让子孙们跟着一起受过,人都已经死了,这仇恨也要生生世世的轮回吗?

    清晨起来的时候,我的眼睛都是肿的,昨夜好像是哭过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忏悔还是后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