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五十章 走出沙漠
    新的一天来临了,而我的任务还要继续,风小了很多,天空依然昏黄的看不见太阳。

    阿木今天似乎也晚了,我出门的时候,他才过来,看样子还有些没睡醒的样子。

    “你今天晚了。”

    “哎!昨晚上,和族长聊到半夜。”

    “不是今天就去几家吗?还有什么事聊那么久?”

    “姑娘,你知道三排房子第四家吗?”

    “那个两个婆婆的家?”

    “恩,昨晚上有个婆婆过世了,今天可能要下葬。”

    我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天,我都不敢相信今天这事,难道是我昨天说的话太过分了?

    “走吧!我们过去看看有啥能帮忙的。”

    现在这事越乱越忙,越忙越乱,那个婆婆也就是两个老婆,亲姐妹两个嫁给了同一个男人。

    我去的时候,都已经盖棺了,所以我只得站在门外等,家里进进出出的女人很多,倒是没有了我的事了。

    每个人看见我都恭恭敬敬的,但是少了亲切感,我知道大家心里的感受,有不理解的,也有怨恨我的,这我都明白。

    族长看见我的时候,他有很多话,看着我只能叹气,他跟阿木说了几句话,阿木过来让我先回塔楼吧,这里用不上我。

    我无奈的只能先走了,一整天我都在房间里补觉,不用我,我倒是落得一个轻巧。

    这两天,我几乎没有出门,外面的天气也不好,窝在房间睡大觉最好,反正天天有人陪着。

    第三天傍晚的时候,又起风了,呼呼的如同一个吞噬我们的黑洞,祺儿不知道什么溜进了我的房间,他趴在床边看我。

    佟青端着饭菜走了进来,这才勾起我的食欲来,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姐姐,这里为什么老是刮风?”

    “因为这里是沙漠的中心啊?不下雨,那就只有刮风了。”

    我这算哄骗小孩吗?

    “小姐,方才阿木把公子叫走了,你睡得香就没有叫醒你。”

    “哦,他现在去哪里了?”

    “应该在族长家里,好像有急事。”

    “好,那我快点吃饭过去看看,谁跟公子去了?”

    “七哥和防风都跟去了。”

    “那我就放心了。”

    我碗还没有放下,便看见子言风尘仆仆的跨进了房门,衣服上都是黄色的沙粒。

    “吃了饭没有?族长叫你干嘛去了?”

    “吃过了,库巴那边有消息了。”

    “那我们明天就可以走了吗?”

    “算是吧!”

    我双手合一,低着头嘴里不停的念叨,阿弥陀佛,保佑我们,阿弥陀佛,一路平安。

    这一夜给我兴奋的,半夜又失眠了,后半夜迷迷糊糊的梦见很多人,我竟然梦到我父母了,他们在哭。

    醒来的时候,我的脸上都挂着泪珠,这是什么事?很久都没有梦见他们,今夜怎么突然入了我的梦。

    子牙打趣我说,是想家了,他不知道我想的倒底是谁,是哪个家?

    我收拾完东西出来的时候,天空居然不刮风了,只有天色已经被黄色代替。

    塔楼前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带着很多东西,手拿肩挑,背扛头顶的,吃饭的锅碗瓢盆,上山打猎的弓箭,下地干活的犁耙工具,这恐怕除了房子带不走,其他都要带上了吧!

    我们这哪里是逃命,我们这是搬家,说的也对,现在就是搬家,可是这……。

    人群里乱哄哄的,腿脚不方便老人都要有人搀扶着,小孩子在一边乱跑。

    我一看这架势,走不出沙漠就要被累死在这了,我一把拽过来阿木,我说一句让他翻译一句。

    “你们都安静下,听我说,咱们这次出去不要带那么多东西,只带够几天的粮食和水,还有你们值钱的东西就行了。”

    阿木翻译这话的时候,没有几个人听见,人群里似乎都在检查自己的东西带全了没,东摸摸,西看看,有的甚至还朝家里跑去,我真是哭笑不得。

    这样没有规矩,我们怎么走出去啊?

    田七不知道从哪里拎出来一个铜盆,对着人群里敲了十几下,这次有人朝着这边看,不说话了。

    “阿木你继续翻译我方才的话。”

    阿木把刚才的话一重复,不要紧,这可炸了窝,人群里不满声高涨起来,嚷嚷声大了起来。

    “他们说的什么?”

    我低头问阿木,阿木朝人群里看了看,大概听出来了。

    “他们说,这些都是一辈子的生活必需品,不能带走,他们就不走了。”

    我一听这话急了,眼睛瞪着他们,这些人都是怎么样的心理?我费劲的想要把他们弄出去,让他们不至于在这里被饿死,一点都不配合。

    “你们只能带食物和水,其他一律不能带,否则大家都走不了,只能在这里饿死,阿木翻译。”

    阿木翻译完我的话,人群里在此哗然,这下很多男人不耐烦了,纷纷转头准备朝回走。

    我一看这样子,急的跑到他们面前,双手拦住他们的去路,心里把他们骂了一千遍。

    “你们都站住。”

    那些人的脚步都停在原地,看着我的样子,我急疯了,一圈圈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

    “你们必须跟我走,必须走,这里不能在住人了。”

    我指了指天空,还有这地上细碎的沙粒,哽咽着,哀求着他们。

    “你们看看这天,这地?这里过不了多久就要被风沙掩埋了,我是你们的家人,我不可能看着你们无家可归,我答应过巫女,要将族人带到安全的地方,还要看着我们池堤子孙千秋万代,这些都取决于你们今天的选择?”

    阿木翻译了我的话,人群里变得鸦雀无声了,很多人,都听得很认真,他们不是不懂道理,他们是因为故土难离罢了。

    族长说了几句话,人们都将很多东西解了下来,带回了自己家,然后又回来。

    我们这才朝着下面走,很多人站在山脚下朝着上面行礼,我站在人群里看着塔楼,看着塔楼后面的山壁,看着山壁后面的树林,树林后面的一切的一切,都将永远消失在今天以后了。

    胡杨林很美,过去很美,今天依然美丽,以后也会永远的保存下来它的美,骆驼都在这里喝饱了水,等着我们。

    有些族人哭了,他们频频回头,不愿意离去,久久的望着那一片山坡,呼呼的风又来了,我们不得不加快脚步。

    漫天的黄沙席卷了整个大地,那一片热土被埋在了黄沙里,渐渐的离我们远去。

    回库巴的路上并不好走,连着风沙两天,拖慢了前行的脚步,还带着老人和孩子,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

    沙漠里最怕的就是迷路,风沙的突袭,会让人分别不清方向,而失去目标。

    如果不是阿木的一路带领,真怕走不出这可怕的沙漠。

    到达库巴的时候已经是一周后了,我们就像被隔离了一个月的人,饥饿,疲惫,脱水严重。

    阿木的父亲虽然提前早就预想到这些,当接应的人看到我们的时候,根本不相信我们还能活着走出来。

    随后的几天,有几位年龄大的族人还是离世了,甚至小巫女也在其中,我不知道她得了什么病,我看到她的时候,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掩面而泣,我究竟带他们出来是对还是不对?

    心里强大的支撑力顷刻间崩塌,我以为我可以做到的事很多,可是看着这些人一个个就在你面前离开,那是一种什么打击?

    一阵眩晕后,我整个人病倒了,来势汹汹的。

    当我醒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子言坐在床边,佟青则趴在床边睡着了。

    “子言。”

    “朵儿,你醒了?”

    房间里安静的只有烛光的火苗嗤嗤的在响,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子言的脸色温柔如水。

    “我睡了几天?”

    “三天了。”

    他起身去给我倒水,脚步有些急切,也许是茶杯碰撞的声音吵醒了佟青,她一抬头便看见我在看她。

    “小姐,你可醒了。”

    她说着一咕噜站了起来,眼睛里满是泪水,哽咽着不停的擦着自己的眼泪,这丫头真是的。

    子言将我扶了起来,我确实有点口渴了,把茶杯的水喝了一个顶朝天,意犹未尽又来了一杯。

    “小姐,你都睡了三天了,发热了,公子照顾了你三天了,吓的公子都吐……。”

    “佟青,你下去休息吧!这里我来就可以了。”

    佟青的话还没有说完,被子言打断了,佟青委屈的低着头朝着门口走去,田七走了进来,将一个瓷瓶恭敬的递给子言,随手带上了门。

    “你可是身体不适?”

    “不碍的,我自己的身子我知道。”

    “是不是身体的毒发作了?”

    “你怎么样?那天吓死我了,就那么晕了过去。”

    “也许是看到小巫女的离开,我太难过了吧!看着他们的离去,明明都已经走了出来。”

    “生死有命,你有何必自责呢!”

    “他们是我的家人,我的亲人,我在巫女的墓里发过誓,一定要带着他们活下去的。”

    “你做的已经够多了。”

    我们相互依偎着,在这宁静的夜里,守护者属于彼此的一份信任,属于彼此的一份责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