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无法逃脱
    第二日清晨我们才告辞,也许大师还会一如既往的做着他认为该做的事,不会因为任何人而中断,这也是一种修行。

    再此踏上回家的路,我反而轻松了许多,纠结的问题不在压在心底,人生就是一场没有回路的旅行,你走还是不走,一切缘由皆在哪里等你。

    五日后终于到了下一个城镇了,城门口有大批官兵在盘查,不知道对方是谁的部队,也不敢贸然过去。

    思来想去,由我和田七扮成兄妹进去一趟,探查下情况,顺别弄点吃的和用的。

    越接近城门时,越来越人多,大部分都是逃难来的,挤得哪里水泄不通,他们一个个拿着画像仔细比对,我朝田七使了一个眼色,他立刻明白了。

    后面的人群一直朝前挤,让这些官兵有点抵挡不住,开始破口大骂起来,抡起手里鞭子,不断的抽向人群。

    轮到我们的时候,我的衣服虽然换了,但是依然破破烂烂的像个乞丐,那个官爷扭着头看看我在看看画像,狠狠的推了我一把,嘴里了骂骂咧咧,差点把我摔个狗吃屎。

    田七犹豫还穿着那身脏兮兮的衣服,过关也很顺利,我看着门口这些人拿着五张画像,其中一个还有祺儿。

    看来这官兵绝对是朱三的部队,现在大批的难民涌进来,未必这个城镇能容下,看来要立刻找到老吴才行。

    我们到了药材行的时候,正好看见小二都在上门板,这还没有到晚上怎么就这么早歇业了?

    “小哥,孙掌柜在吗?”

    他先是打量了我一下,后来才认出了田七,热情的将我们迎进去,喊着掌柜的。

    老孙从后面走了出来,一看我们两个,有点惊讶。

    “七爷,你怎么来了?”

    他看上去很警惕,朝着门口仰望,然后拽着我们急忙朝后院走去,看来不仅城门口盘查,这城里也不安全了。

    “七爷,你们回来了?”

    “孙掌柜,现在城门查的太紧,我家主人没法进来,我是来找你准备点吃的给我们。”

    “小二,你去准备的吃的,然后买几套衣服回来。”

    老孙这一嗓子出去,院里的人立马有人跑了出去,他给我们两个人倒了茶,又拿出一些点心来。

    “七爷,你们有什么打算,现在哪里都是兵荒马乱的,朱三的大部队是半个月前才打下这个城镇的。”

    “孙掌柜,我们还要回去,只不过绕路吧!你这店也不好做了,不如早作打算。”

    “七爷,这可是我们家祖产啊!没有了店铺我们吃啥喝啥?”

    那孙掌柜的眉头都皱出了三道折了,唉声叹气不说,急得脸红脖子粗的好不难过。

    “没有命了,还在乎祖产?”

    我不肖的说了这么一句,老孙头低的更低了。

    “唉……!”

    其实啊!如今这般情形,哪还有生意可做,这孙掌柜的店铺以前本来是仓剑山一个联络点,时不时还受仓剑山照顾,可如今,这座城都是朱三的,哪还有用联络点呢?

    天擦黑以后,我们找了一个城墙的洞,爬了出去,田七蹲在洞口朝他摆手,他还抹了一把眼泪朝我们摆手。

    一路上我们都很谨慎,趁着夜色摸出来,也真是有点惊险,田七走的很快,我不由的也跟紧了他的脚步。

    “其实老孙这人吧!挺好的,就是倔强的很,我说的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听进去。”

    七哥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念叨着老孙,听着他的关心,可能曾经真的是很熟悉的朋友。

    我和田七走了一段下坡路在找到在小树林等待的大家,将城里的消息告诉了子言。

    “现在朱三是想把我们在半路抓住,看来以后回去的路都不会好走了啊!”

    “他还不死心,他要的是能日夜安宁的坐稳这天下啊!”

    远处一片黑漆漆的去路,连月亮都暗淡下来,只有城门口上几盏灯笼发着幽暗的光,城外的路上还能听见喧嚣声不断。

    大家吃了一点东西,休息了一会这才朝着林子深处走去,现在这时辰谁都不敢停歇,自从了解到城里的消息,我这心总有些不安。

    “主上,这里到宜阳应该还有十天的路程,不如我们走小路吧?”

    田七的话我也曾想过,但是小路十分凶险,全要翻山越岭,土匪不说,光是野兽,也太危险。

    “七哥,还是走大路吧!那小路都不安全。”

    前面的子言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我们两个的谈话,一点声音也没有,我快走几步,他脚步走的很稳。

    “怎么样啊?到底你同意谁的说法。”

    我撅着嘴一直等着他回话,田七搀扶着子言,偷看了我一眼,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走小路,尽快能跟小李将军回合。”

    怎么子言也这样想?

    难道真的不怕土匪吗?如今这天下乱的,到处都是危险。

    这林子其实也不是很长,也就一个时辰我们便出了林子,前面就是起伏连片的大山了。

    大家走的急,一出林子都坐在地上休息了,后半夜实在是困的不行了,就没有急着出发。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大天亮了,除了我和佟青,祺儿以外,人家都醒了。

    白芷和田七在火边烤鱼,防风陪着子言在一边打坐,这里哪来的鱼啊?

    “醒了?”

    “白姐姐,哪里来的鱼?”

    她朝着山脚下点头,我朝下跑着,一条清澈的小溪就在山间流淌,水底的石头和鱼儿看的一清二楚,就连杂草的根都能看的清楚。

    我胡乱洗了一把脸,顿时觉得清醒了许多,从山脚下向远处看,茂密的森林就在眼前。

    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开始吃了,子言递给我半条鱼,焦黄的颜色,散发着鱼香,这是大自然的馈赠啊!

    休息好了,大家这才赶路,下来山坡就是一条直路,我们却朝西边而行了。

    这不对啊?不是说走小路吗?东面才是小路的路口啊?

    “哎!你们不是说走小路吗?”

    “田七早上去查看过了,现在林子那里面没有办法走了,只能走大路了。”

    “我早说过,你们偏不信。”

    大家都哈哈的笑起来了,唯有我搞不清他们怎么了?还当我傻子一样啊?

    “姐姐,七哥那是考验你?”

    “什么?考验我。”

    大家又哄堂大笑起来,这笑声回荡在山谷里,格外的清脆悦耳,很久没有这样开心的笑过了。

    出了山谷,我们基本上都是昼伏夜出的赶路,白天躲避这一路上的排查,夜晚赶路。

    朱三的大军看来在我离开余杭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将大半个疆域都占领了。

    光看着一路上的流民和城镇的住兵就知道,他现在基本上控制了大半个唐代的疆域了。

    行了快十天了,眼看着马上就到宜阳了,我就提议白天赶路,不必再等到晚上进城了,也许就是天意,也许就是巧合,还真是出事了。

    也就是宜阳城外十几里,遇到了朱三埋伏的残余部队,我们刚刚从小路下来,正好碰见他们几十个人出来。

    这现在躲还来的急吗?

    “前面什么人?站住。”

    我一听,当时就觉得不好,这要是跑根本跑不过他们啊!真是阴魂不散啊!这种小路上也有埋伏,我们这是自投罗网啊!

    “都镇定。”

    子言在身边轻声的说了一句,我紧紧抱紧祺儿,转过身,不远的地方为首的是个彪形大汉,留着络腮胡,还穿着盔甲,我一看他那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在我们几个女人身上打转。

    “官爷,我们是走亲戚的,迷了路。”

    田七倒是很会打哈哈,陪着笑,将身上的一袋银子已经恭敬的递给那个走过来的大汉面前,那大汉的眼睛始终就没有离开我们几个。

    “去哪走亲戚啊?”

    “回官爷的话,前面的镇子。”

    他骑着马在我们身边转了一圈,上下打量了一圈我们,虽然我们都已经是平民的衣服,还有点破烂,但是依然不像个老百姓。

    “你,说你呢?过来。”

    他一手拿鞭子指子言,一手握紧了身边的刀,我吓的已经要去拉子言了,子言冷酷的双目,不屑一顾他的话。

    “官爷,我家公子耳朵听不见,你多担待。”

    田七的这话,差点没把我笑出声,耳朵听不见?这糊弄人也要编个好的理由啊?

    “妈的,叫你呢?”

    他的那一鞭子还未抽到子言身上,半空中已经被田七抓在手心里了,这下真是捅了马蜂窝了。

    后面的几十个人,蜂拥而来,一下子就冲着我们杀过来,顿时场面乱成了一团。

    “退后。”

    子言一声大叫,我和祺儿佟青,被子言护在身后,他们三个前面厮杀起来,这是敌强我弱啊!

    虽然都是经过训练的高手,现在这局面确实有些吃力,何况对方还有兵器。

    我心情胆颤的看着他们三个,我将祺儿推给佟青,跑到子言面前,抓起一把刀,做出了一个警惕的动作。

    “你们三个小心点。”

    我们一直朝着边上退却,子言抓着我的胳膊,我看了一眼给了一个安慰的笑容。

    我现在也可以保护他的,虽然我并不会武功,但是若真的到了这一刻,我依然会挺身而出。

    “小心。”

    就在我走神的这功夫,侧面突然窜出一个人,他的刀朝着我的后背砍去,说时迟那时快,子言抱着我一转身,一脚踢了过去,那家伙趔趄了好远,吓得我一身冷汗。

    子言的身体轻颤着站稳,我好怕他此刻倒下,我赶紧将他护在我身后,再也不敢走神了,这生死关头,我是真的怕了。

    “子言,你没事吧?”

    “没事。”

    我眼睛一直盯着四周,他咳嗽了几声说着话,我心想不好,这是受伤的千兆,现在我根本不敢回头查看他如何。

    眼前的他们三个还在厮杀,地上已经躺着好多尸体了,他们三个人的身上也都是满身血迹,不知道是谁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