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云枭瞪着冷森的大眼睛,泪水无情的滑落在被褥上,她万般小心,却没想到在权少卿面前,毫无招架之力的全都暴露了。

    “抬起你的头,看着我!你是一名军人,就要就军人的气魄。在这个世界上,有人说你是妖怪吗?”权少卿站在她的床前,双目威严的望着她,语气里的戾气减少了几分!

    云枭仍然低着头,她不明白权少卿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就不怕她?或者不怀疑她是妖怪?

    好半天,她才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目光充满了胆寒。

    她看到权少卿站在她面前,身姿挺拔,健硕高大,浓眉下凤眸明亮如星辰,灿烂如阳光,纵然如此,她也猜不出他此时心中的想法。

    “回答我的问题!”权少卿口气冷然道。

    “我小时候是被一个瞎子养大的,她说我出生冰晶裹体,七月飞雪,害死了父母,被村民当成妖怪抛弃荒野。住在山洞里的瞎子爷爷见我可怜,在冰天雪地把我捡回去,后来我六岁的时候,他死了,我就跟着山里的狼群生活,十岁的时候被一个冒险者捡回去。瞎子爷爷说,我和别人不一样,不能让外人看到我的不一样,不然别人会把我当妖怪。”云枭战战兢兢慢慢地解释道。纵然她受过很教育,学了很多知识。但是,她周围都没有和她一样的人。

    所以,她就算知道自己不是妖怪,但也不敢把自己的异能拿出来,让别人知道。

    因为从小别人把她当妖怪的经历,太深刻了,有了根深蒂固的恐惧。

    权少卿完全可以从她的话语中听出,她人生的非凡经历,没有父母的孩子最为可怜。也可想而知,这样的女孩子经历什么样悲惨和痛苦。

    “如果我告诉你,你不是妖怪呢?”

    权少卿的话落,云枭有些不可置信!

    他走上前,站在她身边叹了口气道:“你不仅不是妖怪,还是人群中少有的人才。这个世界和你一样赋予异能的人还有很多,只是在你的生活中没有出现过。冰系异能的威力很大,所以你一出生就失去了父母。”

    “冰系异能?”云枭喃喃的重复着四个字,然后缓缓低下头,双手抱着被子。她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让她觉得多么喜欢和不解。

    “电视剧总看过吧!小说总知道吧!你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真是见鬼。”权少卿觉得,他无法理解面前这位少女曾经经历过什么。为什么连这些小孩子都懂的常识她都不知道。

    他的话落,却见云枭摇了摇头道:“我十岁才来到人类的社会,我要学习生活的点点滴滴,要学习说话,要学习课文。我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追上别人的脚步,然后跳级升学。几乎从来不看课文意外的东西,也包括电视。”

    权少卿扶额,他记起云枭的简历写着,她出生在大凉山。那是一个偏远的原始森林,落后的生活和教育,才让她变得如此不幸。

    权少卿看着再次低下头的云枭,沉默寡言,孤僻不自信,或许她还没找到她存在的价值,所以也活得不开心,太过在乎别人的目光。不懂得交流,不会为人处事。

    说到底,她只是一个没有爱,被社会抛弃的善良孩子。

    比起顾小西,她似乎更不幸。

    “跟我说话的时候不要低着头。云枭我再次告诉你,你不是妖怪,而是人群中上天赋予你的异能者。你不是一无是处,而是还没有找到自己生活的意义,你的才能也没有被挖掘出来。看着我……”权少卿面色严肃道。“我不会因为你有这个异能就让你退伍,相反我会更加重用你。你知道吗?”

    云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望着权少卿,冰冷的眼里慢慢燃起了希望,“我真的可以得到重用。我真的不是妖怪吗?”

    权少卿重重地点头,然后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我的下属有几个像你这样的人。这是我费尽千辛万苦,在几亿人口中找出来的天才。他们天赋异禀,能力惊人,只要你保证一辈子效忠国家,我可以给你特殊的权利。甚至,比你的团长权利更大。”

    听着权少卿的话,云枭咬着唇,脸部的肌肉绷的很紧,长长的睫毛下,泪水早就在眼眶里打转,微风从窗外吹进来,撩起她柔软的发丝,她强忍着心中的喜悦不哭,最后却还是忍不住开始啜泣。

    她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因为克制哭声,那呜咽声也断断续续,她从来没有觉得像现在这一刻,那般轻松快活,觉得自己还是个人类。

    她终于得到了尊重,是从心灵上的敬重。

    她抬起头视线望向权少卿,用着她沙哑而残破的声音,励志道:“我不求拥有多大的权利,我只想留在部队。并且,我发誓,只要部队收留我,这辈子我的生命就是国家的。部队就是我的家,我会努力做一个有用的人!”

    权少卿看着她满是泪痕的脸,掏出随身的手帕递给她,“擦擦脸,以后不要在再害怕什么。我会找人秘密培养你,把你培养成一个有用的人才。”

    云枭愣在那,看到递给她手帕的那双手,骨节分明,白皙如玉,那充满张力的手指像是握住了一个世界,那般有力,美丽,高贵。

    她接过手帕,手指颤抖,命运的轨迹,从遇到他开始逆转了。

    她像是一块干涸的海面,遇到了汪洋大海。

    云枭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脚下了床,然后跪在权少卿面前,磕了个头,感激他的知遇之恩。

    顾小西是她绝望之时的一缕阳光,而权少卿是她生命里的伯乐。他们是她这辈子都会记住的恩人,感谢他们给了她勇气,给了她温暖,给了她未来。

    权少卿脸一黑,望着跪在地上的云枭,满脸严肃道:“给我站起来。我的下属没有向别人下跪的废物,没有哭哭啼啼的孬种,更没有胆小不敢抬头的懦夫。”

    云枭抹了把眼泪,立即从地上站起来,抬头挺胸向权少卿行了个军礼,大声吼道:“是,长官!”

    纵然泪水止不住流,可那不是伤心的泪,她只是喜极而泣。

    权少卿看到云枭脸上燃起的斗志,心里总算舒了口气。

    这丫头的确有些可怜,命运坎坷……算了,让她跟在顾小西身边,或许能大放光彩。说不定还能是一个很默契的组合。

    “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你回去睡吧!不然小西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至于你有异能这件事,你可以告诉她,但是除了她之外,任何都不能说。听明白了吗?”权少卿面色凝重,口气严肃道。

    “是!”云枭郑重点头。

    顾小西回来的时候,已近是深夜,大成境的三卷功法并没那么好练。她一开始练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当她运转第一卷的功法时,内力比以前更加雄厚了,手中拧凝聚起来的灵气也比之前浓郁,自身也变得更强。但是修炼的速度却比以前慢了足足一倍。

    三个小时的吞吐修炼,之后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再收集更多的灵气。

    顾小西抬头看天,也许地球的灵气越来越稀薄,她能得到灵气更是少之又少。而大成境需要更多的灵气来支撑。

    她叹了口气,看来得慢慢来,急不得。

    顾小西回去的时候,在大门口看到了上蹿下跳的小小,显然是想挣脱绳子去找吃的。

    她大步走上前,拍了拍小小的头,“如果你一直这么不听话,我觉得还是把你送回后勤部队。以后你就在里面,胖死,老死,也没人管你。”

    小小摇晃着小脑袋,此时知道错了。

    但顾小西不能放开她,错了就要收到惩罚,下次才能铭记于心。“既然错了,就在这里好好反悔。当狗也要当得有志气,有血性。知道吗?”

    小小嗷呜一声趴在地上,开始思考狗生!

    它真的错了吗?“呜呜呜……”小小嘴里发出委屈的低咽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